美媒給阿富汗問題“開藥方”:阿政府放棄偏遠農村
2019年02月14日01:25

  原標題:美媒給阿富汗問題“開藥方”:放棄偏遠農村 強化地方治安

  參考消息網2月14日報導 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1月24日發佈題為《我們最長的戰爭仍是一場重要戰爭》的文章稱,特朗普可能是一位具有爭議和破壞性的總統,但在阿富汗問題上,他對這場曆時17年戰爭的失望與奧巴馬或大多數人的看法幾乎沒有什麼差別。據報導,今年初,他曾要求大幅削減1.4萬名駐阿美軍中多達一半的兵力。

  文章認為,真要這樣做的話,將是一個錯誤。維持美國這場曆時最長的戰爭仍有充分理由,尤其是如果美國重新定義它,不是從國家建設的角度,而朝著與阿富汗人民結成持久的夥伴關係、打擊地區和全球極端主義的方向發展。事實上,美國應該停止尋求撤軍戰略,而將阿富汗視為一個打擊“基地”組織、“伊斯蘭國”組織以及幾乎沒有消失跡象的相關運動的更廣泛地區軍事網的一個支柱。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可以逐步減少我們的部隊,但在今後許多年里,我們應該要在南亞獲得選擇性的情報和軍事能力。

  一份聯合國報告估計,目前“伊斯蘭國”組織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成員總數在2萬到3萬人之間。正如恐怖主義問題專家布魯斯·霍夫曼和塞思·瓊斯所強調的,過去4年湧入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約4萬名外國武裝分子大多仍未被消滅,而且分散在整個地區。

圖為在阿富汗作戰的美軍
圖為在阿富汗作戰的美軍

  自2015年以來,“基地”組織和相關恐怖組織製造了至少3起大規模恐襲或未遂恐襲(分別位於埃及、索馬里和澳州)。人們不必對西方文明面臨的生存威脅歇斯底裡,而應在保持阻止這些組織在任何地區獲得控製區的問題上付出持續的努力。按照這一標準,自“9·11”以來的西方反恐政策基本上是成功的,美國不應輕易拋棄那些成效顯著的措施。

  尤其在阿富汗以及更廣泛的南亞,最新的擔憂是“呼羅珊省”組織。近年來,它可能已經成為除敘利亞和伊拉克之外最強大的“伊斯蘭國”組織分支,並在阿富汗山區建立了據點。儘管不切實際,但其公開宣稱的野心是要建立從伊朗延伸到中亞地區,再到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更廣泛的所謂“哈里發國”。這些野心導致人們擔心,“呼羅珊省”組織有朝一日可能會與實施2008年孟買恐怖襲擊的恐怖組織合作,這是另一個可能帶來災難的恐怖組織。

  文章認為,鑒於當地惡劣的地理條件和軟弱的阿富汗政府,遏製“呼羅珊省”組織還不如打敗敘利亞東部或伊拉克的“伊斯蘭國”組織現實。但是,如果美軍保持現在擁有的基地,美國就有能力觀察和監聽這個組織,並且可以發動打擊。近2年來,有3名該組織最高頭目已經被聯軍消滅。

  在南亞的這一平台補充了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反恐能力,尤其是在當地政府能力最弱且面臨威脅最大的地方。美國在卡塔爾、科威特和巴林的軍事設施,以及進入波斯灣海域的艦艇支持了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反恐行動,美國在吉布提的基地幫助美軍對也門、索馬里以及非洲之角其他國家和亞丁灣地區保持警惕,第6艦隊及美國在意大利的軍事基地則對利比亞和北非其他地區進行了嚴密監視。

  事實上,在阿富汗的駐軍也是這個網絡的組成部分。目前,恐怖分子活動的主要地區都在美軍緊密監控之下。所有這一切都很昂貴,但也不是無節製的。根據對國會預算局估算的分析,或許在這一領域每年要花費大約300億至700億美元,但金額還不到五角大樓2019年預算的10%。

  據中情局估算,如今,阿富汗政府只控製著部分地區——約占全國面積的55%,65%的阿富汗人居住在這些地區。但畢竟其還控製著所有大城市和大部分幹線公路,即便從美國狹隘的反恐目的出發,如果前者能夠維持下去,這個狀態和結果也不錯。

  文章評論稱,以上所述都不是自滿的理由,假設美國和北約不突然撤軍,阿富汗面臨的最大威脅可能就是安全部隊面臨的巨大壓力——據報導,自2015年以來,阿軍死亡人數已超過2.8萬人,逃兵比例也很高,因此阿政府的軍事能力仍然捉襟見肘。塔利班不久前在喀布爾以南的瓦爾達克省發動了造成幾十名情報人員死亡的令人髮指的襲擊,只是阿政府面臨的最新挑戰而已。

  但是,如果採取措施讓阿富汗軍隊和警察變得更加強大,恢復速度加快,目前這種軍力下降的趨勢就能得到有效遏製。所以,美國應該與阿富汗國防部合作,努力增強在本地徵募的阿政府軍的作戰能力。考慮到許多阿富汗人更願意保衛自己的家園而非國家的偏遠地區,這一概念或有助於徵募和保持兵員穩定。

  此外,美國應當鼓勵阿富汗政府停止控製該國廣大農村的嚐試,這種做法雖然可以理解,但卻使士兵和警察留在人煙稀少的偏遠哨所,而這些哨所很容易遭到塔利班伏擊。

  當然,在阿富汗,短期內不可能取得徹底勝利,與塔利班達成任何和平協議的可能性仍然很小。儘管未來幾年規模會逐漸縮小,但美國-北約在阿富汗的軍隊仍可繼續保護西方免受源自南亞的大規模恐怖襲擊。阿富汗人也能夠維持希望,即他們的國家將隨著時間推移日漸穩定和鞏固。

  文章稱,這樣的目標聽起來或許不那麼“丘吉爾化”(堅定、專注和強硬——本網注)。但在阿富汗,它們才是目前最現實的東西,而對於美國的核心安全利益來說,它們也許剛剛好。(編譯/盧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