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笛兩聲說愛你 匆匆一面成奢望
2019年02月13日02:04

原標題:鳴笛兩聲說愛你 匆匆一面成奢望

“1分52秒神仙愛情故事”上熱搜 央視新聞解讀背後故事

鳴笛兩聲說愛你 匆匆一面成奢望

央視視頻截圖

沒想到看《新聞聯播》,竟然也能被感動到哭得稀里嘩啦。

2月10日,央視《新聞聯播》播出了一段春節期間鐵路上發生的一個真實的愛情故事。故事名叫《相約在零點37分》,記錄了春節期間堅守在各自工作崗位上的兩名鐵路工作者,僅有短暫的1分52秒的相聚時間。準備求婚的男孩把戒指和食盒匆忙塞給女孩,來不及說聲“嫁給我”,就又要分別。男孩在站台上衝著車上的女孩揮手,卻說不出話來,女孩在車廂里看著男孩塞給自己的東西,低頭抹去淚水,配樂放著《因為愛情》。

這段新聞播出後,引發了網友的強烈情感共鳴,微博話題“1分52秒神仙愛情故事”上了熱搜榜第一,兩天時間閱讀量達到2億。這段“神仙愛情故事”是如何被發現和挖掘的?央視新聞今日解讀了這段新聞背後的故事。

因為愛情

火車鳴笛成為通訊工具

這段新聞來自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視新春走基層《相約在零點37分》,由央視陝西站記者譚海梅和攝像甘誌慶、許輝負責拍攝。故事的主角男孩叫郝康,是中鐵西安局延安機務段電力機車司機;女孩叫雷傑,中鐵西安局的乘務員。一個跑貨運、一個跑客運,平時是否能見上,全靠運氣。

接到這份報導任務,記者譚海梅的第一反應是“很受感動”。她也曾經曆和老公長達八年之久的兩地分居,深深懂得那樣的相聚有多不易。在與鐵路方面的溝通中,領導們曾經擔心兩位主角性格內向、羞澀,報導效果不好,因此主動熱情張羅協調男女兩方工作、安排好碰面時間,甚至佈置好了站台……但拍攝三人組最終決定,不去打擾這對戀人,排除掉拍攝中的一切外界干擾,讓他們真實地去做他們自己。

報導的開始,是在西安和榆林,譚海梅在兩地分別和女主、男主單聊。北上榆林時,男孩一見到譚海梅就說:“姐,我見過你,雷雷都跟我說了。你也不容易!”

一句“不容易”,拉近了他們和記者之間的距離。

雷傑當年是郝康的師傅,兩人有點像楊過和小龍女。然而與《神雕俠侶》中不同的是,他們的聚少離多,相約只能看到背影……

郝康計算過,兩人有時同在一地的時間只有3秒,細心的郝康會特意算好時間點,等雷傑的客車與他停靠同一個站,就會鳴笛兩聲。譚海梅問這代表什麼,他說 “愛你!”這個小默契,譚海梅同樣也問過雷傑。雷傑說,郝康告訴過她,但她沒聽見。然而,郝康說“心裡能看見,天空能聽見”。

採訪中,譚海梅也分別問過兩個人,比如說為何不轉行?兩人也不迴避,都說有過這個念頭,但是又愛這一行。這段採訪同期聲在播出時,編輯最後定格在了郝康的淡然一笑。其實,當時說到與女朋友隔窗相見,郝康一直控製著自己的情緒。面對記者的“殘酷”追問,七尺男兒當時哽嚥了。

匆匆一面

來不及開口卻感動彼此

在榆林採訪完郝康,譚海梅就把攝像許輝一個人留在了榆林,並同時叮囑許輝做好保密工作,決不能告訴郝康要拍他們的站台相遇。她自己則連夜飛回西安,和另一路攝像甘誌慶第二天隨雷傑的車出發,去榆林。

列車開動前,雷傑並不知道記者隨車採訪。按照規定,乘務員值乘不能帶手機。上車前,她習慣性地給郝康發了信息,譚海梅也給榆林的攝像許輝發了信息,內容都一樣:我上車了。此後的雷傑與譚海梅一樣,與外界隔離。

這樣的報導是有些冒險的,甚至在報導開始前,譚海梅三人也想過三種可能:兩人又一次錯過、差一點見面,或是真能見一面。但是無論哪一種,在他們四年相戀過程當中,都曾發生過。但是,三人相信,不管哪種結果,都是新聞事實。

車到榆林時晚點10分鍾,原本停靠8分鍾改為5分鍾。從車到站開始,所有人都很忐忑。雷傑在等郝康,譚海梅在等攝像許輝。

乘客上下檢票工作結束時,雷傑眼裡已經泛起了淚花。連拍攝雷傑的攝像甘誌慶也問譚海梅:“這次是不是見不上了?”

就在這時,黑夜遠處跑過來三個人,郝康跑在前面。

跟拍過程中,許輝問郝康,除了粥,還給雷傑帶了什麼東西。郝康這才拿出了戒指,他說,買了半年了,一直沒機會送出去。今天要能碰上,就給她一個驚喜。

可是真到見面的那一瞬間,他,來不及問“嫁給我好嗎”;她,來不及答“我願意”。

車子要開動,郝康下車,兩人隔著車窗,遠遠的,依依不捨。兩人都來不及說一句“我愛你”。列車發動,雷傑打開戒指,又哭又笑。自己戴上了求婚戒指。譚海梅擁抱雷傑,終於繃不住了。

鏡頭之外

她帶著重感冒完成配音

拍攝這段新聞的團隊同樣讓人感動。據介紹,拍攝時,攝像許輝的媳婦懷孕七個月。《相約在零點37分》播出當天,攝像甘誌慶的兒子出生,可謂“雙喜臨門”。

為了更好地呈現這段新聞,選題的發現者、後期帶班製片人晏琴介紹:“光讓前方傳素材就補傳了九次”。新聞的配音是她帶著重感冒配的,期間改了三次,“相聚那麼短,列車那麼長”這句神仙“文案” 也是她在配音前的最後一刻靈光一現定下的。晏琴的父母春節前來北京,初八離開。這期間,她愣是為了工作一天都沒有陪上!

報導結束的第二天早晨,看見父親在朋友圈給自己的留言,晏琴險些掉下眼淚。而這種與家人的“爽約”,也是所有新聞工作者的日常生活寫照。

文/本報記者 祖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