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遭盜版 專家:加快建知產懲罰性賠償機製
2019年02月12日09:54

  原標題:《流浪地球》盜版1元起售,專家:加快建知產懲罰性賠償機製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當144家電影公司在春節檔打得熱火朝天時,誰也不曾料想這些熱映電影的盜版資源已在線上以“1元起”的白菜價傳播開來。

  2月10日下午,國家版權局通過微博發佈聲明,將嚴厲打擊網絡侵權盜版,保護優秀國產電影,對嚴重的侵權盜版分子,將移交公安部門採取刑事手段予以嚴厲打擊。隨後國家版權局還稱,所有微博(私信、留言)、微信、郵件等渠道收到的侵權盜版舉報線索,都會陸續整理並移交相關版權執法部門辦理。

  2月11日,《法製日報》記者針對其中涉及的法律問題進行了採訪。

  具體分析平台是否擔責,判斷明知或應知是關鍵

  2月8日晚,《流浪地球》的導演郭帆發佈微博稱,最近網絡上有一些盜版現象出現,如有所發現或者有線索提供,歡迎私信並會集中處理相關問題。這句話,揭開了春節檔盜版氾濫的實際情景。

  而早在春節前,國家版權局就已發文公佈2019年第一批重點作品版權保護預警名單,該名單包括大年初一上映的全部8部賀歲電影。

  通知明確提出,各平台應對名單內院線電影資源的傳播進行嚴格管控:直接提供內容的網絡服務商在影片上映期內不得提供版權保護預警名單內的作品;提供存儲空間的網絡服務商應禁止用戶上傳版權保護預警名單內的作品;提供搜索鏈接的網絡服務商、電商網站及應用程序商店應加快處理版權保護預警名單內作品權利人關於刪除侵權內容或斷開侵權鏈接的通知。

  也正因如此,有評論直言,有的網絡服務商、電商網站並沒有把上述預警當一回事。

  不過,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對記者稱,網絡平台上出現售賣盜版的鏈接,只能說明被盜版侵權的影片的公眾關注度高,需求旺盛。至於網絡平台是否履行了監管義務和責任,則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不能“一棒子打死”。

  那麼,相關的網絡交易平台是否需要承擔法律責任?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研究員趙占領向記者介紹,目前主要是按照通知刪除規則來判斷,也就是說權利人,即相關影視劇的製片方發出侵權通知之後,平台如果不採取相應措施,則要承擔侵權責任;如果刪除,那麼一般不承擔責任。

  “這是基本的規則,但也有例外。如果網絡交易平台或者其他的網絡服務商,對於賣家或者是用戶的侵權行為屬於明知或應知的除外。”趙占領進一步解釋說,其中的關鍵是判斷網絡平台上對賣家的侵權行為是否屬於明知或應知。

  趙占領補充說,判斷明知、應知有很多方法和標準,“其中一個標準就是,如果這部影視劇屬於當下熱播,尤其是國家版權局又發佈了版權保護預警名單的作品,在這種情況下,網絡交易平台上還有賣家在售賣。這種侵權行為就屬於應知的範圍,賣家承擔的是直接侵權責任,網絡交易平台承擔的是幫助侵權責任”。

  “對於加入國家版權局預警保護機製的平台,有無按照承諾或要求,及時處理有關侵權內容或鏈接,是評估這些平台是否履行相應監管義務和責任的關鍵所在。而確定這些平台是否違反了相關要求,也需要有充分的證據或材料。比如,相關平台沒有按照要求將相關影片加入預警保護系統,設置相應的關鍵詞屏蔽規則等。”李俊慧說,再比如,相關平台在接收權利人的通知後,有無按照法律規定、監管要求或平台承諾及時採取刪除、屏蔽措施,是判斷相應平台承擔民事侵權責任或行政責任的關鍵所在。

  至於是否構成犯罪,李俊慧向記者介紹,這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根據不同平台採取的措施、花費的時間和取得的效果等多重因素,綜合評估和判斷。對於違反國家版權局相關管理要求的行為,平台需要承擔相應的責任或義務,對於其中涉嫌違法犯罪的行為,比如接到侵權通知後,未及時刪除、屏蔽侵權鏈接的行為,按照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等相關法律規定,則可能需要承擔連帶侵權責任,嚴重的不排除要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

  盜版現象屢禁不止,增強侵權處罰力度

  根據相關媒體的調查,春節檔上映的8部新片均已有盜版資源流出,並在大年初二就已在網絡上氾濫,不少牟利者通過各類網絡平台發佈信息,以單片1元至5元不等的價格對外出售。值得注意的是,以上盜版資源並非是現場盜錄、較為模糊的槍版,而是高清版。按照片方保守估算,兩天時間里單點鏈接平均觀看次數就能達到2萬至10萬不等。

  但今年春節檔氾濫過快、質量過高的盜版現象,不同往常。有業內人士分析,這樣大規模的盜版,背後應該是有專業團隊在操作。

  “高清畫質內容的盜版內容外流,說明盜版源頭不在用戶,而是在影片放映或其他可能接觸到高清畫質的環節。因此,這需要加大院線內部版權保護管理措施,防範在院線放映等環節造成正版內容外泄。”李俊慧向記者分析。

  近些年,很多國產電影都曾被盜版問題困擾,如2017年7月《戰狼Ⅱ》上映後就遭遇了盜版,片方為此呼籲社會打擊盜版,部分網站也主動響應,刪除盜版鏈接。

  為何此類事件屢屢上演?趙占領認為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有的網絡平台對於賣家或者用戶的侵權行為,採取默許甚至縱容的態度,因為對其平台用戶的活躍度、交易量等各方面有幫助;另一方面,在客觀上打擊所有的盜版侵權有一定困難,因為發佈商品的信息、鏈接等,不是先審後發的。平台在一般情況下有技術自動過濾機製等,但是關鍵詞這種技術工具容易被規避。

  李俊慧給出的原因則是,首先,有利可圖是所有侵權盜版行為屢禁不止的關鍵誘因;其次,侵權盜版查處難度大是客觀原因;最後,侵權盜版處罰力度不大,震懾效應不夠也是重要原因。

  也有業內人士向記者提出,之所以盜版現象如此猖獗,還在於國內監管部門對此類犯罪行為的懲罰較弱。據業內人士介紹,在目前的相關規定下,即使泄露片源,賠償金額也不過是合同原價的雙倍,甚至更低。而這種情況如果發生在荷李活,責任方公司或將面臨破產。正因如此,雖然有針對盜版等侵權行為的行政處罰,但因缺乏強製措施,基本上是無力的坊間評價。

  不過,據趙占領介紹,針對盜版行為的行政處罰也不能說無力,目前最主要的問題在於,網上盜版侵權比較多,甚至氾濫,執法部門也很難;另一方面,作為權利人,要去維權,首先的選擇就是立即製止侵權,這就要看網絡服務商能不能給予及時有效的配合。如果要求侵權方去賠償,就涉及到司法賠償的標準,但相應標準在實踐中普遍比較低,因為有兩大塊比較難證明,即實際損失和侵權所得。

  “所以,在絕大部分情況下使用的都是法定賠償,也就是法院根據具體的侵權情節、侵權時間長短、主觀惡意程度、影響範圍大小等,來酌情判定這種行為,賠償並不會太高。幾萬元至幾十萬元之間的賠償金額比較普遍。但這對於被侵權者來說,就太低了。”趙占領說,違法成本肯定要提高,才能對盜版侵權行為產生有效的打擊力度,“同時行政執法加大查處力度,司法行政也要提高賠償的標準”。

  加強人工巡查抽查。提高投訴處理效率

  截至目前,此次盜版資源究竟從何而出還處於調查過程中,但縱觀盜版網站,一有新片上映,無論是國內的還是國外的,是否正在熱映,基本都可以同步找到種子資源。

  據記者瞭解,目前賀歲檔電影盜版資源的嚴重形勢已引起國家電影局及國家版權局的注意,有關部門正在對盜版行為展開打擊。不過,也有業內人士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目前電影盜版產業鏈的成熟程度,和監管層的打擊力度是否成正比?

  “應該是有正向關係的,因為電影畢竟是文化創意產業。其中最核心的還是創意,有效鼓勵原創者的一個方面就是要打擊盜版,所以說行政監管對版權保護的作用非常大。”趙占領說,“一方面,網絡交易平台應當加大對於盜版侵權的打擊力度,除了要完善技術過濾機製,另外一個就是加強人工巡查或抽查;另外一方面,要提高信源投訴的處理效率,同時對於賣家和用戶的盜版侵權行為,應進行嚴厲處罰。”

  在李俊慧看來,加快建立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機製是當前加大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要方向,針對侵權盜版行為的打擊、防範和治理,既需要行政部門加大監督檢查和行政處罰力度,也需要版權方拿起法律武器,借助司法手段實現權利救濟,通過不斷提高行政處罰和司法判賠力度,形成對侵權盜版內容打擊治理的震懾效應,努力構成知識產權保護新秩序。

  不過,對於此前有人提出的,目前的監管能力受限,更重要的解決措施仍在於觀眾的自覺抵製和舉報的建議,趙占領給出了否定態度。他說:“這在短期內很難完全做到。因為它涉及到整個用戶這個社會群體,公眾的版權和知識產權保護意識,並非一時半會兒能提高。從短期來看,還是要通過行政執法,通過打擊進行司法保護等。”

  “對於侵權盜版內容的治理打擊,監管部門是職責所在,理所當然應當履職、盡責。而對於侵權盜版的打擊治理,也需要全社會的共同參與。比如,廣大用戶共同抵製侵權盜版下載;包括院線等在內的各個環節,採取有效手段,加大正版內容保護力度,避免高清畫質的片源非法刻錄等。”李俊慧建議,此外,從引導公眾走進影院付費觀影的角度考量,也需要逐步建立票價錯峰減價優惠力度,讓廣大公眾有機會用獲取盜版內容的成本看到合法正當的正版內容。

  來源:法製日報微信公眾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