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棚改三年:拆遷暴富? 如今不存在的
2019年02月12日09:35

  原標題:“人間天堂”杭州棚改這三年:拆遷改變他們命運,但暴富已成往事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今年春節,93歲的錢老爺子的經曆非常特別:他因棚改拆遷搬離了居住40多年的老宅,跟年輕人一樣過上了租房生活。

  老爺子的所在城市,是一直在官宣要成為第五座一線城市的杭州。

  “人間天堂”杭州在這幾年變成了一座拆城,從中心城區延安路到第十區臨安各街道,無一例外。

  因拆遷一夜暴富的故事在杭州也成為了過去。2018年夏天,棚改貨幣化政策導向的轉變,讓杭州人更多的是憂慮“如何用拆遷款再貼錢買房”。

秦楠家房子的拆遷現場 每日經濟新聞 陳夢姝 攝
秦楠家房子的拆遷現場 每日經濟新聞 陳夢姝 攝

  “拆遷暴富?不存在的”

  趕在去年棚改貨幣化政策收緊前的最後一波,秦楠買了房,110多平方米,均價1.8萬元/平方米,毛坯房總價近200萬元。這個春節,她和父母只能窩在三四十平方米的老房子裡。

  這位85後單身女生的家去年被拆遷,120多平方米的房子,拿到的賠償款不到180萬元。

  去年4月的最後一天,秦楠家樓下突然貼出了一張畫著紅圈圈的拆遷公告。“而就在那幾天前,老媽剛剛才接到通知,說拆遷會延遲到9月進行,大家有充分的時間找臨時居住地、選擇新房或二手房。但是我家就是這樣,毫無徵兆地被拆遷了!”

  秦楠家房子是她父親單位的集資房,120多平方米。就在拆遷公告貼出來一週內,秦楠和她父母被催著完成了房屋測量、裝修評估等一系列手續。從她提供的材料看,主要補償類型包括拆遷補貼、裝修補貼、租金補貼、搬家補貼等,以及一口價獎、配合評估獎、積極騰空獎等,總的算下來,不到180萬元。

拆遷補償公示
拆遷補償公示

  “很多人都說,杭州這兩年的高房價都是拆遷戶炒上去的。那其中肯定沒有我,因為我們家的拆遷款還買不了一套位置好些的毛坯房。去年夏天有樓盤出現過10萬一個號子費也不一定能買到房的情況,儘管這不是理想的出手時機,但我們是剛需。所以別把拆遷戶直接定義為暴發戶,至少我家不是。”秦楠告訴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

  2017年:手持千萬現金購房

  2015年4月,杭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廳發佈《關於大力推進住房保障貨幣化的指導意見》,大力推行貨幣化棚改。文件提出,在國有土地征遷安置中,被徵收人選擇貨幣補償的,由徵收部門在按評估價格對被徵收人住宅房屋給予補償的基礎上,再按評估價格的20%給予貨幣補貼。被徵收人按期搬遷且在領取貨幣補償款之日起12個月內購買住宅房屋的,根據購房納稅憑證,由徵收部門再按被徵收房屋評估價格的22%給予獎勵。

  巨額獎勵政策帶來的效果也是一流的。

  據安居客數據,2015年12月,杭州的房屋均價是1.6萬元/平方米,一年之後(2016年12月)為2.2萬元/平方米,漲幅近40%。到了2017年12月,均價達到了2.8萬元/平方米,兩年間漲幅75%。

  其中,拆遷大區之一的臨安,2015年12月的均價是6578元/平方米,到2017年12月,均價已經達到了1.5萬元/平方米,兩年間漲幅近150%。

  2017年,杭州誕生了無數個一夜暴富的神話,也因早年間的違建催生了許許多多拆遷故事。

  比如,江干區四堡單元、七堡單元B-C2-01地塊的貨幣化安置價格約3.6萬元/平方米。如果按照一家5口人算,每人55平方米,補償金額就超過950萬元。加上各項補助和獎勵,一個家庭到手的貨幣化安置費用近1000萬元。

  下城區華豐村的貨幣安置補償方案則為,家裡1個人貨幣安置580萬元,2個人660萬元,3個人740萬元,4個人820萬元,5個人900萬元,6個人980萬元,7個人1060萬元。

  秦楠說,自己朋友圈中有不少都是農村宅地,早幾年下來的房產證審批本就不合規,所以拆遷談判的時候差別很大。“看似一棟樓,但有兩本房產證,按人頭數給補償款,一夜成土豪。另一種情況則是,一棟樓,只有一本房產證,業主就覺得不平衡了,就想方設法抵抗,甚至有要跳樓的。但政策就是這樣,最後誰都沒辦法。”

  2017年成為杭州近年來拆遷量最大的一年,整個市場一房難求,不少人“手持千萬現金,四處找房”。

  另據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不完全統計,包括葛洲壩地產、中冶置業、電建地產、華僑城,以及金科、路勁、大名城等在內的近20家開發商,也在2017年完成了對杭州的首輪佈局。其中,葛洲壩在2017年6月15日競得的蔣村地塊,總價43.1767億元,樓麵價31698元/平方米,溢價率達70%,自持面積44%。

  這時的杭州,滿城拆遷戶,房子沒拆完,新房沒建成,錢已到手,樓市需求暴增,嚴重供不應求。與此相呼應的,是節節攀升的土地出讓金。

  據中指院,2016年杭州土地市場成交金額1593.9億元,相比2015年的630.5億元同比漲幅超過150%。2017年這一數值是2160.9億元,排名全國第二,僅次於北京。一個值得留意的細節是,據《2017年杭州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當年杭州市財政收入為2921.3億元。

  而到了2018年,杭州的土地出讓金為2498億元,超越北上廣,高居全國首位。在賣地這件事上,杭州市政府積極對標一線城市。

  2018年:政策轉向 樓市降溫

  2018年4月,杭州開始實施搖號買房,大轉折也由此開始。

  受此消息影響較大的除了購房者,還有一批之前做房號生意的中介。

  “生意一下就不好做了。”中介王岩悻悻然道:“遠郊區直到去年七八月還能做幾單,但現在沒有了。區位不同、開發商不同,號子費用也不同,從三五萬到十來萬到都有,高峰期還要托關係才能買到,但也不保證能買到房。做一單到手千把塊錢,來錢很快,要買的人有的是,拆遷戶居多,都是開發商最喜歡的那種全款買房客戶。”

  秦楠也回憶道,去年7月,她諮詢過一個本地開發商的熱門樓盤,當時他們的號子費最高已經被炒到了15萬元,還得有關係才好。“開始也心動過,因為整個市場真的非常熱,大家討論的都是怎樣才能搶到好房子,很多都是手持全款,有一種錯過了就買不到房的感覺。”她還說:“我們家買在遠郊區,就是在那之後搖號買的,200多套房子,1000多個號,我們是93號,選到了相對理想的戶型。”

  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發現,在去年“紅盤”頻生的月份,杭州樓市的最低中籤率曾探至0.14%,即4441戶家庭搖號搶購6套房源。

數據來源:杭州本地寶
數據來源:杭州本地寶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去年8月起不斷增加的“流搖”(即搖號未成功)樓盤數量。據“杭州買房搖號助手”小程序,去年8月之前,杭州樓市每月的“流搖”樓盤數量尚保持在個位數。但從去年9月開始,“流搖”樓盤數量開始攀升,2018年最後一個月達到了66個。

2018年4月-12月杭州“流搖”樓盤統計    數據來源:“杭州買房搖號助手”小程序
2018年4月-12月杭州“流搖”樓盤統計 數據來源:“杭州買房搖號助手”小程序

  據記者瞭解,融創某精裝修項目在去年7月開盤時中籤率已經超過80%,後來甚至都不需要搖號購買。

  據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此前報導,2018年10月8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指出,因地製宜調整完善棚改貨幣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庫存不足、房價上漲壓力大的市縣,要盡快取消貨幣化安置優惠政策。

  拆遷引發的樓市喧囂終於開始降溫。

  據安居客,2018年7月後,杭州全城樓市均價在觸及2.93萬元/平方米的峰值後開始緩慢回落,同年12月為2.87萬元/平方米,今年2月為2.81萬元/平方米。

  如今的杭州,拆遷工作仍在繼續。

  用錢老爺子的話說:“這兩年的杭州隨處可見拆遷,你今天路過的時候那些房子還在,或許明天再路過就已經是廢墟了。我就是沒想到,這麼大年紀了還要和年輕人一樣租房住。”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記者 | 陳夢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