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起點9|傳統手工藝的一段黃金時期
2019年02月12日08:36

原標題:新·起點9|傳統手工藝的一段黃金時期

編者按: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週年。70年間,中國從一個積貧積弱的國家,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回首1949年的新中國,百廢待興,那是一個新的起點,新的征程,對於文藝界也是如此,電影、文學、戲劇、音樂等文藝各界迅速恢復活力,成為新中國建設的重要力量。今天,讓我們回到起點,看看當時的文藝工作者都在做些什麼。

在很多人印象中,手工藝以“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名義,在國家大力支持之下熱度再起,是最近幾年的事情。

但追述曆史,在新中國成立之初,在急需出口換彙的大背景下,傳統手工藝經曆過一段迅速發展壯大的“黃金時期”。

為國家換取外彙,“一個牙雕廠頂半個首鋼”是北京牙雕廠老藝人萬分自豪的曆史,再具體一些,在北京牙雕廠的輝煌時期,一個雕件甚至就能換回一輛伏爾加小轎車。

大量的傳統手工藝人在國家支持之下,開創了手工藝的輝煌時代,也為今天傳統手工藝的複蘇留下了基礎。

在換彙背景下,手工藝迅速回溫發展

當時,新中國急需大量外彙支援建設,而科技與工業完全落後,現代工業產值僅占工農業總產值的10%多一點。而老藝人製作的傳統手工藝產品以精湛的工藝和特色,深受東南亞國家甚至歐美國家歡迎。

北京牙雕。2017年3月31日,北京,一家象牙工藝品作坊的員工在製作工藝品。視覺中國 圖

發展輕工業換取外彙,支持重工業建設,成了當時條件下新中國的選擇。

此外,建國之初,與我國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不多,為了盡快使新中國被瞭解、認同,從曆史悠久、特色鮮明的民族文化藝術入手,也不失為一條最佳途徑。

對外受認可,在內投入少,手工藝因其特殊性,被重點關注,走上“產業化”之路。

“新中國接管的多是清政府留下來的宮廷工藝。”原上海市工藝美術學校校長朱孝月曾總結當時政府手中的手工藝“遺產”。

經曆了軍閥混戰、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傳統手工藝的境況慘淡。掌握宮廷技藝的藝人失去宮廷供養,在民間舉步維艱,改行者大有人在。有數據說,幾乎九成以上的手工藝人流離失所。

但手工藝人仍在,流傳千年的工藝仍保留在他們記憶之中。這成了當時手工藝得以恢復壯大的源頭之水。

在一系列恢復經濟政策之下,政府鼓勵老藝人“歸隊”,許多在戰亂中改行、埋沒的老藝人紛紛重拾舊業,手工藝行業迅速回溫。

為集中分散的手工業生產,“手工業合作社”開始被提上日程。合作社採用供應原料、稅收扶持、低息貸款、收購成品等方式,對分散在城市角落的小手工藝進行整合扶持。

當時國內對這些精美的手工藝品需求極少,手工藝合作社的產品幾乎全部用來出口換取外彙。

木雕。2016年4月27日,浙江省金華市,工匠現場表演非遺項目——東陽木雕。視覺中國 圖

浙江東陽竹編、木雕技藝傳承已久,1954年當地把木雕、竹編藝人組織起來,組成合作社小組。

“生產的工藝美術品多為國家領導人出訪禮品,比如提籃竹編。”浙江省工藝美術大師徐經彬談及,新中國成立初東陽的手工藝曆史,幾乎都是面向國外。除了作為國禮,王府井的工藝美術服務部也會有一些訂單,“也是銷售給外賓。“

2018年5月23日,浙江金華,竹編老藝人徐茂盛在武義璟園古民居景區攤位上現做現賣微型竹編農具。 視覺中國 圖

北京工藝美術服務成立於1954年,是全國第一家工藝美術品專營店。因為面向外賓,當年王府井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這家店卻極少有人進入,其成立目的就是為國家採購作為國家禮品的工藝品,以及籌備用於出國參展的工藝品。

在一系列政策的支持下,手工業迅速壯大。在新中國成立前,手工藝品出口額最低年份僅數萬美元,而在1952-1956年間,出口總額增長至2.44億元,換取外彙76萬美元。1952年換彙900萬美元,1956年就猛增到2800萬美元,4年時間漲了2倍多,在當時可謂巨大的經濟成就。

從手手相傳到傾囊相授

政府介入的手工藝行業合作化運動帶來的另一項變化,是技藝的交流和融合。

手工藝屬於作坊式的小產業,長期以來,以“手手相傳”的師承帶教方式傳承,老藝人對各家絕活視如珍寶,互相交流甚至向徒弟傳藝,都是十分慎重的事。

加入合作社後,老藝人對學生們傾囊相授。北京玉雕大師潘炳衡1954年加入北京第一玉器合作社,擔任技藝總指導,公開傳授“壓金銀絲嵌寶”技藝。北京雕漆生產合作社工藝美術師劉金波和徒弟簽訂保教保學合同,多次示範傳授絕技……這在“寧贈一錠銀,不傳一口春”的舊手工藝行業,是難以想像的。

在這樣的模式下,大批掌握技藝的學徒被培養出來。老藝人們集體攻關、相互觀摩,參與技術交流會……自身的眼界也在開闊。

許多工廠創辦了學習組,在傳授技藝之餘,還開設文學、藝術等課程。學徒在三年學徒期內沒有生產壓力,可以專心學藝。評比、參觀等活動時常舉行。院校培養和民間傳統幫帶方式結合,培養出一批成長迅速的手工藝人。

在國家統一調配資源的大環境下,生產原料由國家統一供給。許多之前沒有條件使用、不敢用的大型材料,手工藝人們都有機會接觸使用。

於是,在這一時期,大量體量巨大、工藝複雜的劃時代作品被創作出來。比如1959年的象牙雕《飛奪瀘定橋》,長125釐米,高50釐米。這樣巨大的作品,在傳統手工作坊中幾乎不可能被創作出來。

一些技藝精湛的老藝人,還得到機會進入藝術院校跟隨名師學習。北京玉雕藝人王樹森後來就進入中央美院,跟隨著名畫家徐悲鴻。徐悲鴻、龐薰琹、雷圭元等有西方藝術教育背景的藝術家、學者也經常下到工廠指導。手工藝人甚至有機會在國家資助下去“採風”創作。“對藝人的創作,要在工作場所、參觀、旅遊等方面予以幫助。”1956年,全國手工業合作社籌委會主任白如冰總結經驗,特別提到要在各方面對手工藝人予以支持,“如創作出優秀產品,要馬上給予物質獎勵,並在報上宣傳。對藝人帶徒弟傳授技藝,還要給予教學津貼。在政治待遇方面,應該讓藝人參加必要的政治活動,基於一定政治地位和適當學術頭銜,並吸收他們參加美術協會。各種工藝美術品應標記創作者姓名,以鼓勵其鑽研技術的積極性。”

手工藝人的地位,有了巨大的提升。

民間工藝進入學術範疇

在這樣的氛圍下,工藝美術院校的成立也被提上日程。

1953年12月,周恩來總理參觀首屆全國民間美術工藝品展覽會後,提出成立工藝美術學院的設想,並定下基調,“要從小到大逐步發展,要結合生產,要關心人民的生產需要,要學習先進技術。“

1956年3月,毛澤東主席在聽取中央手工業管理局和中華全國手工業合作總社籌備委員會彙報後,也建議,“ 要提高工藝美術品的水平,保護民間老藝人,你們自己可以設立機構,開辦學院,召開會議。”當年5月,中央工藝美術學院正式成立。

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師資中不少人有海外留學背景。雷圭元、龐薰琹等,都是留學法國,有系統西方藝術學習經曆,又有深厚中國傳統藝術素養的一代學者。他們對中國傳統手工藝與現代設計的結合,手工藝資料整理,做出了開拓性的貢獻。

緙絲工藝。2018年11月16日,江蘇省蘇州民間緙絲工藝展示。 視覺中國 圖

據龐薰琹的學生、清華美院教授劉巨德回憶,龐薰琹曾費盡心血收集描繪中國古代紋樣數十本,圖形近萬種。他對苗族民族文化興趣深厚,曾走進80多個苗寨,為中央博物院收集民族服飾和繡片600多件,自己創作設計方案近百種。

著名畫家張仃親自把街上擺攤的民間藝人請到家裡,訂購作品。著名作家沈從文認真研究傳統工藝,出版了一系列著作。美學家、雕塑家王朝聞呼籲:“那些本領很高的老藝人,他那創造性的勞動不只繼承了傳統,也豐富了業務知識。他們從經驗中得來的口訣,對他們來說也許是平凡的,對於我們說來卻是新奇的、寶貴的、有益的。”

在系統研究和教學之下,一批既掌握我國民族民間藝術,又具備西方設計基礎的學生被培養出來。民間手工藝和現代設計開始結合,現代設計開始走向民族藝術之路。

各地集中老藝人成立的工藝美術研究所,則創立了手工藝科學研究製度。這些研究所主要工作是挖掘、恢復傳統產品,總結技藝、整理資料,進行工藝研究和革新。

點翠工藝。2018年11月21日,北京,首都博物館“來自盛京——清代宮廷生活用品展”,點翠頭簪。 視覺中國 圖

老藝人研究熱情高漲,研究所獲得的支持也不容小覷。北京工藝美術研究所甚至成功從故宮借出緙絲屏風等珍貴文物,供研究所的老藝人參考工藝。至1965年,全國有各級工藝美術研究所(室)45個.。

如火如荼的局面有過波折,但直到1980年代,傳統手工藝仍是出口創彙的重要一塊內容。

但隨著工業的迅速發展,我國靠傳統手工藝換彙的歲月逐漸成為曆史。1990年代,曾經輝煌的手工藝失去了國家支持,被拋入國內市場經濟的洪流中,漸漸沉寂。

而如今,又經曆了近30年的時光,“內需”成了讓手工藝複興的新支點,傳統手工藝之美,開始重回大眾視野。去年,連影視劇也乘起了“非遺”的東風,題材相近的《延禧攻略》和《如懿傳》互打擂台,不僅同一角色被拿來比較,劇中的“非遺”傳統手工藝也成了劇方拿來較勁宣傳的賣點。緙絲、絨花、點翠、刺繡……沉澱千年的“慢”手藝,開始重新綻放出光彩。

【參考文獻】

鄭靜.建國初期社會主義改造對手工藝的影響[J].南京藝術學院學報(美術與設計版), 2012

王麗丹.中國傳統工藝美術體製集談錄[A].藝術百家.2009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