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風雲》:虎頭蛇尾的重拳打棉花
2019年02月07日10:16

原標題:《廉政風雲》:虎頭蛇尾的重拳打棉花

年初一上映的《廉政風雲》,看起來彷彿熱鬧電影市場上的“一股清流”。沒有那麼多的噱頭和大張旗鼓的宣傳,發行上也沒出什麼幺蛾子,麥莊聯手的“廉政公署版無間道”,總覺得至少有港片的紮實類型功底和影帝影后不會出錯的演技加持,應該是春節檔中穩紮穩打的一部。萬萬沒想到,呈現出來是一部虎頭蛇尾、重拳打棉花的半調子戲碼。

《廉政風雲》有真實案件作為打底改編。2003年的時候,香港發生轟動一時的香菸走私案件,但因為廉政公署的一位汙點證人開庭前被謀殺,導致無法開庭而無疾而終。後來廉政公署想要通過影視作品來警示大眾,主動聯繫了麥兆輝導演,於是就有了《廉政風雲》這部電影。

影片從貿易集團負責人陳超群棄保潛逃講起,證人許植堯(張家輝飾)缺席出庭。案件步步推進,謎團一步步深入。影片的前半段交代得很用力,一步一步鋪陳整個案件背後有個大boss,一步一步地升級懸念。片中那個每個人口中都提及的“大老虎”,似乎是個令人膽寒的存在,不僅涉案的嫌疑人,從律師到法官,到廉政公署的上級領導,每一個人都問劉青雲飾演的案件負責人陳敬慈:你真的要打這隻大老虎嗎?這個後果很可怕的!一切都指向一場不可收拾的結局,讓觀眾發生什麼不得了的大事。

春節檔安排了這樣一部電影,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去年國慶檔黑馬《無雙》的逆襲。《無雙》把造假鈔的步驟一步步事無鉅細地展現出來,本身情節上就有足夠的推進力,即便沒有後面的反轉加分,光是製造的部分已經十分抓人眼球。而《廉政風雲》的“洗錢”雖然看起來是很厲害的設定,放在電影里則完全停留在“口頭介紹”的階段,說是用金融市場的工具把雞蛋分發在一堆雞蛋裡,但也全然不見“竊聽風雲”的緊張操作手筆。除了要抓“大老虎”這麼個“唬人”概念,這件貪腐案有什麼惡劣影響,沒有交代,雖然有27億的巨額也是在影片非常靠後的部分才揭示出來。從劇作上來說,推進人物行動的動力和吊觀眾胃口的吸引力都是不足的。不過貪汙的錢轉換成比特幣,這樣一個在區塊鏈技術的熱潮下,緊跟時代步伐的貪汙受賄新手段可能也能勉強算影片的一大亮點吧。

核心劇情沒有畫面的表現力,在電影上來說基本就屬於失敗了一半。

另一半的則交給了演員的演技。劉青雲、張家輝、方中信、林嘉欣、袁詠儀……港片老面孔的聯手彷彿給人一種《寒戰》般的期待。然而好演員強撐薄弱的劇情就更讓人覺得惋惜。劉青雲的演技依然在線,可以看到從他開始到破案,眼裡的紅血絲都一點點累加。但從片頭出主創人員名單字幕里,張家輝的造型就給出單列,似乎就一定程度上劇透了這個人物的關鍵作用。

看到最後甚至覺得影片最大的看點恐怕是張家輝和劉青雲20歲出頭的“青年妝”,看著年過半百的影帝繃緊皮膚拚命裝愣頭青的樣子,竟然get到了一種春節檔影帝“拚了”給你拜年的氣息。

最終的反轉也幾乎是為反而反,雖然結尾設定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但顯然中間bug太多,以至於反轉顯得毫無力度。

《廉政風雲》中雖然有“廉政公署辦案人員執著於一個案件,就已經是最大的貪念”這樣的金句,人物卻依然是無根浮萍。彷彿為了“人性關懷”強加的夫妻感情線和為了最終反轉劇情卻把整個案件導向脫力兒戲的友情線都沒有給電影帶來加分。甚至片頭看似仇深似海痛徹心扉的劉林夫婦的感情危機,在刷爆卡段落里被消解為小兩口no zuo no die的日常撒嬌,林嘉欣痛陳夫妻感情隔膜原因則彷彿在向春晚致敬:用一個小品告訴大家“公職人員的生活好不容易啊!”而這條線並沒有為真正的推動案情起到什麼作用,最多就是最後粗暴的以口頭傳達和短信傳達這樣簡單粗暴的形式終結了案件。

頭重腳輕是影片在結構出現上的致命傷,誰能想到大過年的看個港片竟然沒!有!高!潮!所有的線索一步一步收緊,到終於明確(其實也不算很明確)的時候影片就戛然而止了,甚至連“揭曉時刻”在鏡頭視聽語言的呈現上都沒有給予任何的推進。

“渣渣輝”自曝身份然後導致整個案件取消,讓整部影片的著力點抽空,而最後“大老虎”身份的點穿則來自於一開始消失的第一被告的投案自首。花了兩個小時,費盡心力還死了那麼多人,最後編劇導演告訴我這個事情因為釣魚執法不算數啊。重拳打棉花,尤其在警匪類型片里,不給觀眾爽點,幾乎可以算是溜觀眾玩兒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