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37度】候車室里的年貨:一件件都是家的故事
2019年01月31日00:07

原標題:【社會37度】候車室里的年貨:一件件都是家的故事

  【社會37度】

  編者按:這裏的文字沒有浮華,沒有空談,沒有“標題黨”。信息轟炸的網絡時代,我們只希望安靜記錄身邊的故事,關注冷暖人生,帶你觸摸社會的體溫。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月31日電 題:候車室里的年貨:一件件都家的故事

  作者:楊雨奇

  “年”的腳步越來越近,對於數以億計背井離鄉外出奔波的中國人來說,春節就像一個鬧鍾,提醒著他們放下忙碌,回家團圓。

  40天內,近30億人次“在路上”,春運已是中國社會的年度景象。異鄉漂泊,春運的候車室是離家最近的地方,而候車室里的年貨,則是最能縮短親情距離的寄託。

  送給父母的新衣服、帶回老家的異鄉特產、孩子盼望已久的玩具……候車室里的年貨,一件件都是關於家的故事。

春運時期的北京火車西站。楊雨奇 攝

  孔明霞送給女兒的“小豬佩奇”

  1月28日,春運第7天。

  熙熙攘攘的北京西站候車室里,一個大大的“佩奇”玩偶讓孔明霞顯得格外顯眼。臨近年關的這幾天,這個卡通形象,在中國互聯網上一夜躥紅。

  抱著“佩奇”的孔明霞來自陝西西安,兩年前,孔明霞離開年幼的女兒來北京打工。

  狠心拋下女兒外出打拚,是為了給孩子一個更好的生活。然而,在外奔波兩年,孔明霞說,自己陪伴孩子的日子,十個指頭都能數出來,而這才是無法彌補的虧欠。

  為盡力彌補無法陪伴孩子成長的缺失,孔明霞每年都會為女兒備下一份禮物,並且一定要親手放在孩子手中。

  “作為母親,既然無法陪伴孩子左右,就更得重視每一次相聚的機會。”孔明霞希望女兒長大後能夠理解自己當年的離開,“離家千里,只是希望家人過得更好。”

  今年,孔明霞也早早為女兒備下了新年禮物——“小豬佩奇,她的最愛。”

孔明霞抱著佩奇玩偶正在候車。楊雨奇 攝

  原來,在和女兒平日裡的視頻聊天中,小豬佩奇是女兒提及最多的話題:“有一天她問我,為什麼佩奇能全家一起吃飯,我就只能和爺爺奶奶吃?”孔明霞記得,那個夜晚,自己在出租屋裡哭了出來。

  前不久,孔明霞看到爆紅網絡的《啥是佩奇》,也在第一時間轉發給公婆,叮囑二老拿給女兒看:“我想讓女兒知道,媽媽也和劇中的爺爺一樣,思唸著她,也為她準備好了她最愛的小豬佩奇。”

  春運第7天,北京西站的候車廳里已經摩肩接踵,這一天,全國超過千萬人次踏上回家的火車,一路抱著“佩奇”的孔明霞就是其中之一。

夏金博提著封邊膠和行李準備進站。楊雨奇 攝

  夏金博提了一桶封邊膠帶給兒子

  1月21日,北京南站迎來春運首日的旅客。人來人往的候車室內,50歲的夏金博在人群中努力擠向檢票口。

  夏金博來自江西南昌,這次過年他要趕赴上海和自己的兒子團圓。在腳邊堆放的行李中,一桶用於櫥櫃門板封邊的膠是他為兒子備下的年貨。

  在北京一個建築隊干裝修的夏金博,這桶膠是他再熟悉不過的東西。

  “兒子剛在上海買了房,我這回過去要給他裝個櫥櫃。”對夏金博來說,今年新春能送給兒子最好的禮物,是為他的新家裝上最結實的櫥櫃。

  21日一大早,夏金博就從房山的工地出發,輾轉2小時地鐵到北京南站,因為行李太重,候車室里的夏金博,每一次提起膠桶走路都踉踉蹌蹌。

  兒子的新房,是夏金博一家努力攢出的。在外打工的這些年,夏金博省吃儉用,每年能攢下近10萬塊。就這樣,去年夏金博幾乎搭盡全家的積蓄,給兒子付了新房的首付款。

  對於新房的裝修材料,即便周圍的人都勸他在網上買,那樣更方便,但是作為行家的夏金博總不放心,“我看著挑的,質量才有保證。”

候車室內,蔣祿金正蹲在地上吃泡麵。楊雨奇 攝

  被蔣祿金藏在保溫杯里的生肖項鏈

  1月28日,53歲的蔣祿金握著一張開往綿陽的硬座火車票,趕到北京西站第一候車室。這個個頭不高的中年男人,提著四大包行李,走起路來氣喘吁吁。

  在擁擠的候車室,尋不著坐位的蔣祿金,蹲在空地上吃起泡麵來。

  對蔣祿金而言,一桶4元的泡麵就是一頓午飯,實在無需多花錢在候車室里吃飯。蔣祿金慳錢已經成了習慣,甚至在他帶回家的行李中,還有沒用完的洗髮露、牙膏等物件。

  但對於一年回家一次的春節團圓,蔣祿金卻專門花錢置辦了年貨。

  說起送給孫子的新年禮物,蔣祿金打開了一個帶著銅鎖的行李箱,從中取出一個水杯,藏在杯底的,是一條由三層塑料袋包裹好的項鏈。

  “這個必須收好,免得被碰了偷了。”蔣祿金指著這條刻著兔子的項鏈說。

蔣祿金展示為孫子買的生肖項鏈。楊雨奇 攝

  項鏈上的兔子是蔣祿金孫子的屬相,而這條80元的項鏈,對每月工資不到三千元的蔣祿金來說,也不是一筆小支出。“一年沒見孫子,送他個禮物讓他知道爺爺很想他。”

  在被特意保護起來的黑色行李箱中,還有一套蔣祿金為81歲母親準備的棉服,“家裡只有一個老人了,送啥都該。”

  實際上,為了省出這份辦年貨的錢,蔣祿金將自己本來的臥鋪車票改成了硬座:“坐20多個小時能省出100多塊,拿這個錢給孫子買禮物多好。”

胡方軍提著送給女兒的電子琴,排隊準備檢票。楊雨奇 攝

  胡方軍提著一台電子琴趕火車

  1月28日上午,在北京西站一處發往至河南鄭州的列車檢票口,等待進站的旅客已排起數十米的長龍。

  與其他乘客身背肩扛的大包小包相比,隊伍中,33歲的胡方軍(化名)比較引人注意,他提著一台電子琴趕火車。

  擁擠的人群裡,因為擔心電子琴被磕碰,胡方軍每走一步都前後張望,用手護著琴盒。

  電子琴是胡方軍為女兒準備的一份“驚喜”,自打胡方軍離家打工,每逢春節他都會為女兒帶回一份禮物,“孩子盼一年,收到禮物特別開心。”

  胡方軍的女兒今年7歲,之所以挑選電子琴送她,是因為妻子在一次電話裡提及的一個細節:女兒常談到班里那些上音樂培訓班的同學。

  胡方軍和妻子都明白,從小懂事的女兒從未開口要過任何禮物。於是,胡方軍和妻子商量,這台800元的電子琴,就是父母今年送給女兒的新年禮物。

  儘管抱著電子琴趕火車不方便,但胡方軍還是堅持要完成“父親給女兒選禮物、帶禮物”的過程。

  “爸爸把禮物親手交到她手中,孩子會更開心。”

  胡方軍說,禮物再好也無法彌補缺位的父愛,這個給孩子的“驚喜”,只想讓她知道,無論隔著多遠,爸爸心裡一直在想著她。(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