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減少兵員緊張!更多日本女性加入自衛隊
2019年01月25日16:00

原標題:人口減少兵員緊張!更多日本女性加入自衛隊

參考消息網1月25日報導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網站1月23日發表了題為《響應號召:奔赴日本國防前線的女性》的報導。

日本自衛隊在新增部隊、艦船和軍機,以應對威脅,但也面臨來自日本國內的挑戰:人口日益縮水。

預計到2065年,日本人口將從1.24億減少到8800萬。日本自衛隊面臨潛在新兵減少的前景,它將接受年齡範圍更廣的應徵者,且它越來越多地讓女性參軍。

報導稱,目前,女性占自衛隊總人數的6.1%。在澳州,這一比例為16.5%,在英國是12.2%,在美國為16%。日本希望到2030年將這一比例增加到9%。

資料圖片:閱兵式上的日本陸自女自衛隊員方隊。(圖片來源於網絡)

資料圖片:日本首位F-15J戰鬥機女飛行員鬆島美紗。(圖片來源於網絡)

26歲的吉原萌香曾當過護士。她出於冒險精神參加自衛隊。她說:“在這裏工作將有助於我實現夢想。”

她表示,自己看中了海上自衛隊的承諾,即讓女性能夠在職場與家庭生活之間實現平衡。她還感到自己對國家有責任。

以前,日本女性向來被迫承擔家務事或辦公桌前的行政工作。然而在2013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承諾,通過一項被戲稱為“女性經濟學”的政策,賦予職業女性權力。

這一政策影響到自衛隊,2015年4月,防衛省發起了一系列計劃,撥款給各種項目,從性別意識項目到為自衛隊人員子女建立日托中心。

資料圖片:東良子一等海佐是首位海自護衛隊女指揮官。(圖片來源於網絡)

報導援引公開資料顯示,如今,僅有陸上自衛隊對女性有限製規定,某些可能接觸到危險和有毒物質的崗位仍然不對女性開放。2018年,日本政府宣佈結束日本潛艇部隊只有男性的時代。不過,女性只能在安裝如女性更衣室等設施後才能登上潛艇。截至2019年1月,尚未確定潛艇升級的具體日期。

不過,在一些男女混編的單位,之前要求嚴格的職位如今放開,女性開始承擔更重要的職責。例如,2018年3月,東良子一等海佐成為首位海自護衛隊女指揮官。麾下有4艘戰艦和約800名自衛隊員。同年,鬆島美紗二等空尉成為日本第一位F-15J戰鬥機女飛行員。

報導稱,美日軍事關係專家羅伯特·埃爾德里奇稱,儘管在自衛隊內部,兩性平等狀況似乎在緩慢改善,可是女性指揮官人數仍然較少,無法充分代表女性自衛隊員。

【延伸閱讀】孕婦軍裝瞭解一下!日本自衛隊“挖空心思”徵召女性

參考消息網8月29日報導 8月24日,日本航空自衛隊誕生了首位女性戰鬥機飛行員,打破日本一貫只有男性戰鬥機飛行員的傳統。據日本媒體報導,位於日本宮崎縣新富町的航空自衛隊新田原基地8月23日舉行了F-15J戰鬥機飛行員的培訓課程結業儀式,二等空尉鬆島美紗(26歲)等6人結業,24日鬆島美紗被分配到第5航空團(新田原基地),將駕駛F-15戰鬥機。

鬆島美紗2014年自防衛大學畢業,加入航空自衛隊,當時自衛隊規定女性不能成為戰鬥機飛行員。航空自衛隊2015年廢除了戰鬥機和偵察機的飛行員職業領域性別限製,鬆島美紗如願踏上了成為戰機飛行員的道路。

日本航空自衛隊二等空尉鬆島美紗

鬆島美紗自稱是在小時候看了湯告魯斯的《壯誌淩雲》之後,便有了飛行夢想。經過了約兩年的戰機飛行訓練,鬆島美紗終於成為“日本第一人”。

據美國石英財經網報導,在1945年奉行和平主義世界觀後成長起來的日本年輕人對加入自衛隊並沒有多大興趣,再加上日本社會少子化等問題,“徵兵難”問題越來越突出。自衛隊找到了一個可能的解決之道——徵召更多女性加入自衛隊。

為了吸引更多女性進入自衛隊,日本防衛省可謂是煞費苦心。例如在防衛省2015年的預算中提出了一個“女性友好”計劃——擴大培訓,消除人們對性別在工作崗位上作用的傳統想法;製作作為軍裝一部分的孕婦軍裝;建造和改善洗浴設施等等。用一位自衛隊高層的話說就是,要創造一種家庭友好的氣氛,讓加入自衛隊的女性願意留下來。

但是在女性入伍問題上,日本與多數大國相比仍顯得“滯後”,自衛隊在1967年才首次有女隊員服役。在近些年鼓勵女性參加自衛隊的一系列政策出台,如今自衛隊中的女性隊員已經有超過1.5萬人,約占總數的6.5%,防衛省計劃在2030年前把這一比例提高到9%,而更為長遠的計劃是把這一比例維持在12%左右。

資料圖:自衛隊女性隊員

儘管自衛隊在向女性開放更多崗位,以及提供更多女性專屬福利方面呈現出“大步流星”的態勢,但就整體而言,日本在此領域仍算是“後進”,或者說有更多的潛力可挖。據自衛隊手冊,2013年是女性占比為5.6%,同期的美國是14%,德國是11%,而法國則達到16%左右。

除了整體規模上落後以外,自衛隊在向女性開放崗位上也算是“保守”。上文提到鬆島美紗成為戰機飛行員的夢想是在2015年底才開始起航。直到2017年初,日本自衛隊才終於向女性開放了除有核輻射風險的崗位和潛艇崗位外的幾乎所有崗位,但是由於自衛隊文化等方面影響,多數領導崗位以及戰鬥崗位仍鮮有女性。作為對比,美國早在2010年就取消了潛艇部隊的性別限製,2012年有女兵進入潛艇服役。

政策限製方面的進步更多的是取決於政治領導人的決心,但是自衛隊文化建設以及消除性別歧視,相對而言就顯得道阻且長了。美國、英國和加拿大軍方都曾坦承軍營中存在的普遍“厭女”情緒,而自衛隊中這種現象尤為嚴重,女性自衛隊員在每一個崗位上的突破都面臨著巨大的壓力。這樣的文化和氛圍造成了自衛隊中女隊員的職位普遍符合“傳統印象”——陸上自衛隊女性幹部中71%是醫官和牙醫。

資料圖:自衛隊男女隊員練習格鬥術

現代科技的發展令軍隊越來越多的技術性崗位,可以忽略體能以及生理等方面的限製,這也為女性在軍中發揮更大作用提供了更多可能性。而由於女性的一些特質,在一些軍隊建設及作戰任務中,她們所發揮的作用甚至是無法替代的。

在未來的軍隊中女性更多的參與已經是不可扭轉的大趨勢。無論如何,為孕婦定製軍裝、撥款用於兩性平等教育,以及改善洗浴設施等措施的出台,也能看出日本吸引女性參加自衛隊以及引導新風氣的決心和努力。作為“後進”國家的日本也希望能趕上這股潮流。(文/董磊)

(2018-08-29 00:26:02)

【延伸閱讀】自衛隊有上萬女兵?多數當牙醫 營養好普遍發福

參考消息網11月15日報導 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對部分軍隊技術性崗位人員的體能要求逐漸降低,使得女性參軍成為可能。在經濟長期低迷的日本,自衛隊較多地吸納了女青年參軍入伍。1967年,7名女隊員加入自衛隊,開始了女性隊員服役的曆史。

資料圖:自衛隊女性隊員。

根據2015年10月防衛省的統計數據,自衛隊現役官兵23.9萬人,其中女性隊員11436名。而這一年自衛隊的編製員額為258647人(註:由此可見日本自衛隊尚未滿編),規定女性占總數的6%。其中陸上自衛隊的女隊員人數最多。

資料圖:自衛隊女隊員方陣。

資料圖:女藝人加藤夏希身著製服為自衛隊做宣傳。

不過,陸自女性幹部中占比最多的當屬醫官和牙醫,占女幹部總數的71%。純粹的指揮幹部只有353名,這個數字比海自的164人、空自的192人多出2倍左右,但陸自編製員額有153220人,是海自(45585人)和空自(47313人)的3倍以上,從這個角度看的話,陸自女性指揮幹部的比率並不高。

資料圖:自衛隊女子禮儀隊員。

近20年來由於日本經濟不景氣,女自衛隊員逐漸成為“人氣職業”,甚至到了7個人競爭1個名額的白熱化程度。2016年10月,海上自衛隊航空集團首次使用女飛行員執行任務,5名女飛行員被派駐位於長崎大村市的大村航空基地,開始駕駛SH-60J艦載直升機和P-3C海上巡邏機執行警戒監視任務。自此,防衛省對女性隊員開放了自衛隊所有軍兵種崗位。

資料圖:自衛隊女隊員。

當然,在男性一統天下的自衛隊,女性隊員要想出人頭地必須付出加倍努力甚至犧牲,何況日本還是個男尊女卑傾向非常濃厚的國家,現役女隊員在自衛隊中的最高官階也不過是相當於上校的“一等佐”。

資料圖:自衛隊女隊員方陣。

自衛隊史上也不是沒有出現過女性擔任將官的例子。醫官佐伯光和指揮官梶田美智子這2名才女就是典型代表。其中佐伯光畢業於日本醫科大學並獲得博士學位,後在自衛隊中央醫院康複部做了3年部長,於2003年以“海將補”(海軍少將)的身份光榮退役,成為女隊員的驕傲。值得一提的是,她的丈夫佐伯聖二也是海將補,夫妻雙雙躋身“海軍提督”行列。

資料圖:自衛隊女隊員。

梶田美智子從奈良女子大學畢業後曾在地方公司工作過2年,然後以女性幹部自衛官第2期學員的身份進入航空自衛隊,長年擔任航空教育隊第2教育群司令,負責新隊員的教育訓練,她在擔任一等空尉(空軍上尉)時就以優異成績通過了自衛隊難度最大的晉陞考試——指揮幕僚課程,她是自衛隊中第一位通過該課程的女性。

資料圖:男女隊員練習格鬥術。

繼她們兩位之後,當前自衛隊中也不乏傑出女性。比如曾任女子教育隊隊長、現任陸自幹部學校主任教官的前田娟代一等陸佐、陸自研究本部研究員中川美佐二等陸佐、赴戈蘭高地進行人道主義救援並擔任C-1運輸機機長的佐藤早苗一等空尉,以及從最底層的三等陸士(相當於列兵)幹起並獲得提干機會,最後通過指揮幕僚課程考核的龜井律子一等陸尉,她們都是佼佼者。

和男性自衛官相比,她們為自己的事業付出了更多辛勞和汗水,不過付出終究能夠得到回報,她們的成就得到了廣大官兵的讚許。應該說,近幾年自衛隊對女隊員的關注與支持力度總體上不斷加大,比如為了女性自衛官更好地工作,特意為懷孕的女隊員配發了製式的孕婦套裝。

資料圖:自衛隊女飛行員。

另外,自衛隊還有這麼一個怪現象——女隊員普遍體重超標。即使她們入隊之初都保持著魔鬼身材,但隨著服役年限的增加,體形也大都從“A4腰”變成“水桶腰”。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因為隊員每天攝入的卡路里是按男性隊員的標準設定的,而菜單也不分男女,男女隊員吃同樣飯菜的後果必然是女性因營養過剩而發胖。

而且日本自舊日軍時代起就有“不準浪費糧食”的傳統,到手的飯菜不管合不合口味都必須全部吃光。但現代日本經濟發達,為啥還不給女性隊員單獨弄一份菜單呢?根源還在於夥食費預算不足,這也決定了自衛隊不可能為女隊員專門開小灶。(作者/katan)

(2016-11-15 00:09:00)

【延伸閱讀】日本自衛隊徵召女兵招數:製作孕婦軍裝 改善浴室

參考消息網12月4日報導 美國石英財經網12月2日發表題為《日本自衛隊尋找好女兵》的報導稱,雖然日本自衛隊在更多地參與海外軍事行動方面獲得了政府的支持,但它卻遇到一個新問題:如何在人口減少的情況下擴大兵員。

報導稱,對參與外國軍事事務的矛盾態度使其任務並不容易,其參與者大都是在1945年奉行和平主義世界觀後成長起來的年輕人。

自衛隊找到了一個可能的解決之道:徵召更多女兵。

日本天普大學當代亞洲研究學院的主任羅伯特·杜加里克對石英財經網記者說:“徵召女兵非常有意義。由於日本陷入了人口危機,徵召更多年輕男子將變得越來越困難。”

報導稱,為此,日本防衛省在其2015年的預算中提出了一個“女性友好”計劃,包括:撥款1億日元用於建造和改善自衛隊的日常設施;撥款2000萬日元用於“擴大培訓,消除人們對性別在工作崗位上作用的傳統想法”;撥款400萬日元用於製作作為軍裝一部分的孕婦軍裝;最後但同樣重要的是,不確定數量的資金用於改善日本陸上自衛隊軍官培訓學校的洗浴設施。

報導稱,說實話,女性在日本自衛隊所占的比例真的不高。根據最新的自衛隊手冊,2013年僅為5.6%。相比之下,美國是14%,德國是11%。

自衛隊還必須更努力地留住徵召的女性(及男性),日本陸上自衛隊退休司令官山口升講述了多年前的一件事情,他親自介入了一起阻止指揮官處罰一名年輕軍官的事情,這名軍官只是要求請假陪伴新生的孩子。

自衛隊必須要創造一種家庭友好的氣氛,不強迫女性在懷孕後離開,山口升說。(編譯/許燕紅)

資料圖:日本海上自衛隊女歌手三宅由佳莉正在演唱。

(2015-12-04 00:21: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