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式員"鎖機跑路" 螃蟹網絡創始人負債百萬成打工仔
2019年01月24日00:26

  原標題 程式員“鎖機跑路”遊戲項目黃了 螃蟹網絡創始人淪為負債百萬打工仔

  每經記者 宗旭 每經編輯 徐斐

  近日,深圳市螃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螃蟹網絡)的一則《告遊戲行業全體同仁書》在網絡流傳。文章中,螃蟹網絡創始人尹柏霖控訴稱,其前員工燕飛宏在遊戲上線測試當天,鎖死服務器與電腦,並惡意失蹤,最終導致項目失敗。作為項目創始人的尹柏霖,也淪為負債百萬的打工仔。

  眾所周知,由於遊戲版號的限製,2018年可以說是遊戲行業的“冰封期”,再加上創業融資環境與前幾年相比發生了很大變化,企業在尋求外部融資的同時更要“自救”。因此在遊戲版號開放審批的節點上,曝出初創遊戲公司因程式員鎖死服務器與電腦導致項目失敗,顯得格外可惜。

  為何一個研發多時的遊戲會因為一個僅入職3個月的程式員而失敗?1月23日,尹柏霖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燕飛宏惡意失蹤打亂了項目排期,而且由於燕飛宏沒有交接工作,導致項目長期停擺。“遊戲測試上線的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過程,並不是一個獨立的事情。”

  ●程式員被指鎖機跑路

  根據尹柏霖的描述,事發當天中午“全體員工都在等燕飛宏一個人開會”,而燕飛宏以正在修BUG為由多次拒絕會議邀請。儘管後來尹柏霖親自邀請,燕飛宏仍然不理不睬,雙方發生短暫爭吵,燕飛宏摔鍵盤走人。直到下午遊戲測試時多方聯繫不上他,才知他已離開公司。

  對於燕飛宏的動機,尹柏霖在《告遊戲行業全體同仁書》里歸結為“報復”。尹柏霖稱:“燕飛宏在3個月的就職期間,官僚主義嚴重,與同事不能和睦相處,出於報復心理,於我司遊戲數干人測試當天惡意失蹤,鎖死服務器與電腦,拒不交接工作。”

  當初之所以會招燕飛宏進入公司,按照尹柏霖的說法,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形勢所迫。據尹柏霖介紹,在公司的預算里,後端就只有一個人,“之前公司也只有一位負責人,不過這位負責人跟同事相處得很好,奈何身體出了問題,跟妻子孩子離開深圳,回老家養病去了”。當時正值遊戲上線前夕,急於用人,“沒有這個後端項目會全部停擺”。情非得已之下,尹柏霖通過朋友認識了燕飛宏。

  “當時公司已經停擺,我總不能讓後端卡著進度吧,所以就把他招進來。第一個月是完全看不出來的,沒想到第三個月就出現測試當天手機關機跑路這種情況。”尹柏霖說道。

  如今,螃蟹網絡的現狀是“項目已死,創始人負債數百萬”。由於燕飛宏與螃蟹網絡簽訂有競業禁止協議,螃蟹網絡正在啟動相關的法律程式。

  對於公司最後的境遇,尹柏霖在知乎上發文,毫不避諱地稱自己並不是一個合格的創業者,對於整件事也負有很大責任,其給自己列了幾點“罪狀”:管理不善,輕信他人。

  ●項目耽擱8個月

  回顧事件的發展,從2017年底前員工燕飛宏在測試當天鎖死服務器與電腦並惡意失蹤,到項目失敗及2019年初的曝光,中間經曆了一年多的“挽救期”。

  因此,也有部分網友質疑“入職三個月的程式員搞黃項目”的真實性,更有人猜測燕飛宏是尹柏霖為項目失敗找的“背鍋俠”。此前,燕飛宏在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否認了尹柏霖對他鎖死服務器的指責,稱“沒有那個能力把服務器鎖掉,服務器是雲服務器,是由他(尹柏霖)掌控的”。

  尹柏霖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由於自身不是技術人員,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表述得非常清楚。“我說的鎖機、鎖服是指電腦跟密碼沒有經過任何的交接,電腦跟密碼也不告訴我們,服務器是打不開的。我們追究燕飛宏的是他拒不交接工作。”

  據尹柏霖介紹,燕飛宏突然離開後,項目停擺了很長一段時間,公司需要重新招聘技術人員理清原來的代碼、修復服務器及找回電腦密碼。而遊戲上線測試推遲導致之前投放的廣告、預約的廣告位等,都沒辦法發揮其原有的作用。

  有業內人士分析稱:“遊戲上線第一天極其重要,很多玩家在等著,還有遊戲測評師等出稿,如果上線初始順風順水,基本就是好做了。但是推遲之後,在玩家心目中的印象損毀嚴重,可能會導致壞口碑在玩家圈傳播開來。而且對於小公司來講,推遲上線造成之前買量的投入基本沒有產出,後續的買量也是一個巨大的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螃蟹網絡後端只有一個程式員,尹柏霖強調:“代碼是別人寫的,之前他過來的時候是有交接的,所以他能夠理解代碼。但是他沒有交接工作,新來的程式員沒辦法開展工作,中間耽擱了8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里,每個月我們都要投入十多萬到二十萬的營運成本。”

  對於尹柏霖的這種說法,《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曾試圖聯繫燕飛宏方面進行核實,但最終無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