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談生育率:生娃養娃實在太貴 1線城市成本超200萬
2019年01月24日07:40

  百萬人民幣“寶貝”

  來源:叁里河 作者:江大橋

  美團創始人王興之前評論中國經濟的時候說:“2019年可能會是過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里最好的一年。”這句話被傳為朋友圈的金句。梁建章也用了一句類似的話評價人口出生率,不過聽起來更加驚悚:“2018年可能是未來一百年出生人口最多的一年。”

  雖然大家早有準備,多個渠道已經吹過風了,但是在國家統計局公佈“2018年全年出生人口1523萬”這個數據後,相關話題還是上了幾乎所有媒體的頭條。按照網上的推算,中國2018年的生育率可能只有1.05左右。

  在2017年之前,受益於二胎政策,中國的人口出生率已經連續8年提高。國家統計局2018年1月21日發佈的數據,2016年和2017年。我國出生人口分別為1786萬人和1723萬人。

  國家衛健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副司長宋樹立這樣回應時說:“生育問題影響因素是比較多的,育齡婦女的規模、結婚年齡、生育年齡,還有經濟社會因素等等,是比較複雜的。”

  說複雜其實也不複雜,生娃和養娃是實在太貴了。

  2018年有媒體曬出過《中國十大城市生養成本排行榜》,裡面算的是從出生到大學畢業。北京和上海排在第1名和第2名,分別是276萬和247萬,三四名深圳和廣州的也超過了200萬,杭州、南京、武漢分列5、6、7名,在160萬至180萬之間,第10名的長春,也超過了120萬。

  對於“養娃”這件事情,恐慌的人不在少數。窮有窮的養法,富有富的養法,不一定都是這麼貴,但相對過去來說,肯定是近幾年越來越貴了。

  比如,武漢有個網友,在2017年的國慶因為自己開始帶娃就算了一筆賬。她回憶,2010年的新聞里,武漢養娃7歲前的成本是年均2萬;2011年成本驟增,從懷孕生子到大學畢業,至少32.9萬;2013年新聞變成了“網傳武漢養個娃成本160萬”。2017年她自己算了算,一年僅孩子的基本生活、教育、醫療等費用,每個月在3000元上下,一年下來也接近4萬。這裏還算的是公立學校,沒有參與任何教育培訓的情況。

  鳳凰財經去年做過統計,雖然沒有前文提到的200萬那麼誇張,但也在74萬至96萬之間,稍不留神就是百萬打底。以文中數據為參考,分成接個階段:

  懷孕生產,大約在1萬左右;

  0歲~3歲,大約20萬;

  3歲~6歲,8萬~20萬;

  7歲·18歲,30萬~40萬;

  18歲~22歲,15萬。

  懷孕生產階段如果算上28天~56天的月嫂,這個數字恐怕就更貴了。按照杭州月嫂的價格,無論平台或是私人,1.2萬~1.5萬28天是最基本的了,北上廣估計更貴,往下城市則會稍稍減少。同時,這裏算的都是公立醫院。如果是私立醫院,費用大概為5萬~8萬。

  0歲~3歲階段,又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外請保姆,二是家裡有人全職。

  保姆價格一線城市至少在每個月4000元~5000元,三年下來就差不多12萬了。如果父母雙方有一方全職,之前的收入就要減半了。再加上奶粉、零食、水果等每個月1000元,紙尿褲、玩具等每個月400元,還有早教、疫苗和其他醫療費用。

  3歲~6歲幼兒園期間,普通民辦5000/月,普通公辦3000/學期,再加上每個月的1000元~2000元的興趣班。三年下來,在加上飲食、服裝、讀公辦學校,差不多12萬。

  再往後,就是小學、初中、高中每個階段的費用有差異,但加上課外輔導、補習班、興趣班等等。初中和高中,補習依然是大頭,就算只補三門課,一節課200元每週一次,補課加複習資料的開銷也超過10萬。初中高中一起,大概在30萬~40萬之間。

  大學的組成相對簡單,學費、住宿費、生活費,再加上一些技能培訓,整個算下來,4年也要15萬左右。

  比如2018年山東孩子,從出生到大學畢業總共花費84.16萬元。

  這還沒有算學區房呢!

  北京上海就不比了,以杭州為例。以上公立學校的“老破小”60平左右的,至少要250萬~300萬,比如翠苑、采荷之類,好一點的學軍邊上的學區房,貴的可以賣到600萬。

  所以無論怎麼算,中國中產階級的孩子,只要是出生在三線以上的城市,都是妥妥的“百萬人民幣”的寶貝。這個水平已經追上他們的美國同行了。

  美國農業部2017年報告中,美國中等收入家庭,撫養2015年出生的孩子一直到18歲,需要花費不到24萬美元,按當時彙率算大概是162萬人民幣。這裏不包含上大學的費用。

  報告顯示,中等收入家庭年收入,大概在5.92萬美元至10.7萬美元之間,收入低於上述範圍的家庭可能會花費17.5萬撫養小孩,大約120萬人民幣。收入高於10.75萬美元的家庭,則花費37.2萬美元撫養小孩,大約256萬人民幣。

  美國中等收入家庭的養娃成本比上一年增長了3%,美國人也經常抱怨。但是中美人民之間的收入可是相差了大概7倍。搜狐一文中的數據提到,按照大學前的撫養成本,中國是僅次於加拿大的第二低,但算算其他國家的平均收入,中國養娃是真的貴了。

  比如在杭州生活的夫妻,按去年8月智聯招聘公佈數據,杭州月薪大約平均在8500元,夫妻雙方加起來到手估計1.5萬,甚至可能更少。按每個月1萬左右的按揭來算,2個人一個月可能就剩下5000元可支配。

  中產階級陷入養娃的軍備競賽,原因有很多種,歸根到底還是公立教育投入不足。

  數據來源:wind

  以首都北京為例的教育投入占北京公共財政支出,曆年都在10%左右。在2015年世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發佈的一份報告中,新西蘭這一數據為21.6%,韓國16.5%,美國也有13.6%。

  2018年10月教育部官網公佈《2017年全國教育經費執行情況統計公告》,中國教育經費達4.3萬億,占GDP約4.14%。美國教育總支出占GDP約7.2%,這裏還沒有計算彙率和人口。

  北歐國家人均GDP都在5萬美元以上,在上世紀70年代一度是世界生育率窪地,甚至被認為有“亡國”的可能。但在1994年,北歐最低總和生育率繼續突破1.8。之前有媒體在文中寫到,北歐三國生育率,瑞典1.93、挪威1.8、芬蘭1.75。

  丹麥和瑞典總和生育率走勢圖

  這要歸功於社會民主黨上台之後,北歐普遍執行的“從搖籃到墳墓”的高福利政策。

  比如瑞典在產假方面,嬰兒出生後,父母可享受480天的帶薪假,每個孩子到18歲為止每個月都有補貼費等;丹麥,夫妻雙方加起來可以享受最長52周的生育津貼,其中父親最多可以領取34周的生育津貼,生育津貼最高可達工資的90%。

  而這些,都是國內大部分父母想都不敢想的。梁建章們一直呼籲的“鼓勵生育”、“生育補貼”就是受到北歐國家的啟發。

  但是我國的問題顯然比北歐更複雜。我國和亞洲的先發國家類似,都存在高房價問題,這是日本、韓國、中國香港生育率持續走低的原因。

  新華社數據,韓國2018年新生兒總數大約32.5萬名,總和生育率首次跌至1以下,繼2017年後再創新低。日本也是一樣,據共同社報導,從生育率來看,2017年的綜合生育率為1.43。界面報導顯示,日本2018年出生的嬰兒為92.1萬人,連續三年不足100萬人,為1899年開始統計以來的最低值。

  兩個港口城市,香港的出生率接近1.1。新加坡《2018年人口簡報》中提到,整體生育率從2016年的1.2跌至2017年的1.16。經常全民派發“糖果”的賭城澳門和韓國一樣,生育率屢屢跌破1。

  美國房產公司Zillow的一份報告顯示,“房價每上升10%,生育率就下降1.5%”,並且這一現像在美國的大城市更加明顯。隨著美國房價的上漲,除了買房時間推遲之外,女性選擇生育的時間也相應推遲:2010年,美國初為人母時的平均年齡為27.7歲,到2017年美國年輕婦女選擇做母親的平均年齡推遲到28.7歲。

  普遍高房價的亞洲,可能永遠不可能像北歐一樣,僅僅依靠福利和補貼就把生育率提升到同樣的水平。城市化率都太高了,2014年的統計中日本的城市化率已經超過了93%,韓國超過82%,美國在81%,當時中國只有54%。

  《人口學刊》在2016年發表的《中國的城鎮化如何影響生育率?——基於空間面板數據模型的研究》一文提到,“城鎮化對生育率下降不僅存在直接影響而且存在空間外溢效應”。文中還提到,“戶籍人口—城鎮化”對本地生育率影響較大,而“流動人口—城鎮化”對周邊地區影響很大,說明人口流動是生育觀念傳播擴散以及生育率地區差距縮小和收斂的重要原因。

  根據東南亞的情況,出生率和城市化率呈現非常明顯的反比關係。中國的城市化率相似的馬來西亞是1.9,不過馬來西亞的華人出生率也低至1.1。中國分省來看出生率和城市化率,也基本符合這一規律。過去山東的出生率很亮眼,但是經過兩年棚改之後也急劇降低。

  目前只有廣西的出生率還維持在比較高的水平。《大國空巢》作者易富賢多次肯定廣西的傳統價值觀和生育文化的原因。但是同樣是傳統價值觀和生育文化保存較好的福建,已經和全國均值沒什麼區別了。這兩省的城市化率10%以上的差距發揮了決定性作用。廣東部分城鎮化率較低的區域也是生育率比較高的。

  但是為了提升生產效率,轉移過多的農業人口,我們還要繼續推動城市化率到70%以上。房價也是中國金融穩定至關重要的一環,穩房價和穩金融都成了政府明年的重點工作。我們還面臨著減稅的重任,單邊增加生育補貼和醫療教育開支更是短期內不現實的目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