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衝出3萬億GDP 北京減量發展獲得重大騰挪空間
2019年01月24日01:57

  全年衝出3萬億GDP 北京“減量”發展獲得重大騰挪空間

  本報記者 周慧 北京報導

  1月23日,北京市統計局官網公佈,2018年北京市地區生產總值30320億元,成為繼上海後第二個GDP過三萬億的城市,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6.6%,實現了6.5%左右的年度預期目標。

  作為全國第一個提出實施減量發展的城市,北京市2018年的減量發展成績單也頗值得關注。2018年,北京市規模以上法人單位關停搬遷361家,其中製造業、批發零售業和住宿餐飲業企業占83.4%。

  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的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北京首都發展研究院院長李國平和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均表示,3萬億意味著北京市經濟規模上了新台階,但更值得關注的是北京市經濟的高質量發展。

  提出減量發展的北京,如何做到科學的騰退疏解,以及強化創新驅動發展,增強原始創新能力,都是2019年值得關注的問題。

  第二個3萬億城市

  陳耀認為,對於北京來說,3萬億意味著經濟規模上了一個台階,但是現在來看北京的城市發展,重點不是在總量上的變化,而是高質量發展,比如北京的科技創新和基礎研究如何突破。

  陳耀說,北京要考慮人口經濟密集地區如何優化發展,2018年北京的6.6%的增速和全國一樣,但它是科技型企業和現代服務業快速發展在帶動。

  2018年北京全年新設科技服務業和文體娛樂業企業88716家,合計占全市新設企業的48.4%。北京市新經濟增加值占GDP比重保持在1/3左右。

  另外,消費結構的變化被官方當作年度經濟數據的亮點,北京服務性消費占市場總消費的比重為53.8%,對市場總消費增長的貢獻率達8成以上。

  北京市發改委數據顯示,北京市人均GDP今年預計超過2萬美元。李國平認為,相對於北京3萬億的GDP總量來說,北京市人均GDP數據更值得關注。北京從2012年就進入了後工業化的發達經濟階段,經濟結構和發展方式都發生了變化,不過對標紐約、東京這種國際大都市,北京人均GDP並不高,未來還要繼續提高人均勞動效率和加強創新驅動。

  在目前已經公佈的地區GDP排名中,緊追北京的城市是深圳。2018年深圳市生產總值突破2.4萬億元,同比增長約7.5%。另外兩個GDP在2萬億到3萬億區間的城市是廣州和重慶,GDP分別在約2.3萬億元和2萬億元,增速分別在6.5%和6%左右。

  單從GDP總量規模來看,目前國內上北深廣穩居一線城市陣容,從GDP增長速度來看,北京、上海和廣州都在6%到6.6%的增長區間,深圳則保持7.5%的高速增長,高出全國經濟增長的平均水平。二線城市中,直轄市重慶從經濟規模上緊追一線城市。

  近日地方陸續公佈省市年度經濟數據,其中1月22日公佈數據的安徽省,GDP總量在2018年也首次超過3萬億,安徽全省生產總值30006.8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8.02%。

  2017年,國內GDP破3萬億的11個省市,分別為廣東、江蘇、山東、浙江、河南、四川、湖北、河北、湖南、福建和上海。其中唯一的城市是上海,2017年上海市生產總值完成30133.86億元,首次破3萬億;2018年上海市生產總值完成32679.87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6.6%。

  2018年北京和安徽同時進入3萬億俱樂部。從增長勢頭來看,安徽2018年的GDP增速超過北京1.4個百分點,2019年的GDP增速預期也高於北京,單從增長速度來看,安徽省2019年的GDP總量有望超過北京。

  北京式“減量”優化發展

  在北京市統計局發佈的經濟情況介紹中提到2018年北京市高質量發展,推動減量集約、轉換發展動力、優化首都功能等。其中涉及空氣質量變化、疏控並舉和調結構等多個方面。

  李國平分析,減量發展和騰退空間這些都是北京市總體規劃提到的,北京是全國第一個提出實施減量發展的城市,要集約高效的發展,需要騰退用地釋放空間來留白增綠,改善城市環境。至於如何解決帶來的生活不便,需要北京市補足社區服務空間,增加便民服務措施,在騰退的時候保留一定緩衝空間。

  北京市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空氣質量進一步改善,全年細顆粒物(PM2.5)平均濃度為51微克/立方米,比上年下降12.1%;在科技投入方面,北京全社會R&D經費投入強度穩居全國之首,基礎研究經費占全國比重保持在2成以上。

  和其他城市相比,北京比較鮮明的特點是減量優化發展空間。2018年,全市規模以上法人單位關停搬遷361家,其中製造業、批發零售業和住宿餐飲業企業占83.4%。2019年北京還要退出300家以上一般製造業企業,疏解提升市場和物流中心66家。

  在朝陽門SOHO和世貿天階開連鎖餐廳的年輕人小焦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近一年時間北京二環內的商業元素在明顯減少,餐飲準入門檻在提高,批發市場、菜市場和餐廳在減少,因為當下的政策風向是推動核心區非首都功能疏解,讓核心區靜下來,所以要把人口密度、建築密度、旅遊密度、商業密度降下來。以朝陽門附近的CBD為例,晚上8點後人就少了很多,他在朝陽門的餐廳也是晚上8點半關門。

  北京近日發佈通知指出,對自願將戶口遷出中心城區的,可給予適當獎勵,具體標準由東城、西城區政府協商一致,分別製定。

  陳耀分析,北京的城市發展階段和其它城市不同,北京靠產業疏散控製人口效果可能不明顯,有些產業走了,人並沒有走,這跟戶口以及中心城區較好的公共服務配套有關。政府出台這些激勵的疏散措施,效果如何關鍵看居民遷與不遷的利益能否平衡。

  “騰退和減量,不是為減而減,減的目的是優化發展。”陳耀說。

  在財政收入方面,2018年,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累計完成5785.9億元。北京市長陳吉寧在2019年的兩會上提出“要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北京市財政工作會消息,2019年北京市將加大財政支出強度,政府投資強度不減,以保障民生重點領域。此外,北京還將配合中央研究製定在京企業向雄安新區疏解的企業稅收分享機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