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斥廠家政策不公 奔馳商務車“渠道之爭”矛盾升級
2019年01月24日05:07

原標題:怒斥廠家政策不公 奔馳商務車“渠道之爭”矛盾升級

坐了兩個多鍾頭高鐵,在擁堵的道路上坐車蠕動了半天,又在“三九”寒風中佇立了許久,李明還是沒能邁進奔馳中國總部戴姆勒大廈的門檻。

成為奔馳商務車專屬經銷商近10年來,李明來過戴姆勒大廈十幾次。但與以往參與培訓、商務會議不同,這一次,李明想向北京梅賽德斯奔馳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BMBS”)討個說法。

2019年1月17日上午8時許,來自重慶、江蘇、黑龍江等地的9家奔馳商務車專屬經銷商企業的約60名企業員工來到戴姆勒大廈,就長期困擾企業經營的“渠道政策”問題展開維權,但沒能得到任何官方回覆。

同日,中國汽車流通協會(CADA)梅賽德斯-奔馳經銷商聯會商務車工作小組在北京正式成立,並舉行了工作小組的第一次會議。

據悉,該工作小組由來自利星行汽車、中升集團、鵬龍集團、仁孚集團、通源集團及福瑞集團等多位經銷商代表組成,代表成員大多為大型經銷商集團。

從北京望京街8號的奔馳中國總部戴姆勒大廈樓下的維權橫幅,到緊急成立的經銷商聯會商務車工作小組,同一天發生的兩場“氛圍截然不同”的對話,揭開了奔馳“渠道之爭”的隱秘一角。

“同為奔馳經銷商,為何我們的待遇這麼低”

“我們就是要一個公平。北京奔馳、福建奔馳,都是奔馳的經銷商,怎麼就被區別對待了呢?”對於近幾個月的遭遇,李明感到“有些窩囊”。

2009年,李明投資4500萬元,成為奔馳商務車的專屬經銷商,銷售福建奔馳生產的商務車產品。直到2016年,奔馳在中國市場一直採取“專屬專賣”的形式,即商務車由商務車的專屬經銷商經營,乘用車則由乘用車的經銷商經營。

李明告訴記者,因為產品種類少、更新換代慢等原因,一開始奔馳商務車產品市場競爭力不強,自己熬過了多年虧損,2016年才開始有盈利。他說,因為認同奔馳的品牌和戴姆勒的經營理念,“當時虧得再慘,也從沒提過分的要求。”

不料,由於福建奔馳突然發生股權調整,李明的好日子急轉直下。2016年9月,北京汽車宣佈收購福建奔馳35%的股權,成為福建奔馳第二大股東。2017年4月,北京梅賽德斯奔馳銷售服務公司開始接手管理奔馳商務車在中國市場的銷售、售後、市場和網絡發展。

“這時候開始,BMBS便大規模向奔馳乘用車經銷商開放奔馳商務車的經營授權。卻不準許商務車專屬經銷商經營乘用車。”李明認為,這種不公平的政策直接導致了商務車專屬經銷商的經營困難。

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奔馳在中國市場銷量超過65萬輛,其中,商務車銷量不足3萬台。目前有204家經銷商可經營奔馳商務車,其中商務車專屬經銷商56家。這意味著,在商務車市場規模並未大幅提升的情況下,商務車專屬經銷商要跟100多家“後來者”分享市場,不僅“僧多粥少”,還有可能繼續被財大氣粗的奔馳乘用車經銷商分去一杯羹。

有業內人士認為,在汽車市場整體遇冷,商務車現有經銷商網絡已經過剩的情況下,奔馳此舉將無異於釜底抽薪。對於長期處於弱勢地位的經銷商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李明告訴記者:“如果沒有專屬專賣的政策,繼續給乘用車經銷商開放商務車的授權,我們這些商務車專屬經銷商面臨的競爭形勢將非常慘烈。”

“我們投資了幾千萬元的成本成為奔馳商務車的專屬經銷商,乘用車經銷商卻不用投資,就可以直接賣商務車。原本由‘專屬專賣’構建的平衡被打破後,乘用車經銷商憑藉低價策略以及原有的渠道優勢,在商務車市場搶占了不小份額。”他有些忿忿不平地說,“廠家這種區別對待的做法既不公平,也不負責。難道奔馳高管們還迷信古代的嫡庶有別?”他甚至認為,奔馳這樣做是為了讓商務車專屬經銷商知難而退,“逼我們退網”。

“雙向開放”建議被拒絕 廠商博弈數輪無結果

事實上,像李明一樣被區別對待的奔馳商務車專屬經銷商不在少數。李明透露:“奔馳商務車專屬經銷商曾多次向BMBS管理層反映這種不公平的行為,但均遭到漠視。”

2018年10月,李明與其他15家奔馳商務車專屬經銷商的負責人發起成立了全國工商聯汽車經銷商商會奔馳商務車專屬經銷商聯盟(以下簡稱“聯盟”),並得到了中華全國工商聯汽車經銷商商會常務理事會第三屆三次會議的批準。李明所在的公司為副理事長單位。

隨後,該聯盟向北京梅賽德斯-奔馳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倪愷發出了第一封公函,同時抄送給了位於德國奔馳總部戴姆勒股份公司高層,其中包括戴姆勒集團首席執行官蔡澈以及即將接任蔡澈職位的戴姆勒董事會成員康林鬆。

公函中對奔馳商務車專屬經銷商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作了細緻闡述,同時提出了“雙向開放”的訴求,以解決目前遇到的問題。

“我們的要求就是希望BMBS方面給予乘用車、商務車經銷商‘雙向開放’的公平待遇。”奔馳商務車聯盟成員王偉表示,廠家必須公平地對待經銷商,要麼實現經銷商的經營車型待遇的完全對等,要麼恢復商務車經銷商對商務車產品的“專屬專賣”權。

據他透露,在聯盟向BMBS發函溝通並未得到滿意答覆後,2018年11月21日,BMBS派出了中層管理人員與商務車專屬經銷商聯盟進行了第一輪磋商。BMBS網絡部總監韋楷、高級經理付丹丹、銷售部總監史澤坤、高級經理王劍等參與。

“在第一輪當面磋商中,我們就已經明確指出,BMBS管理層運用市場壟斷地位,主導了一個不公的競爭行為,使商務車經銷商深受其害。不但沒有使商務車銷量增加,反而擾亂了市場。”王偉當時再三向廠家代表強調,“雙向開放”是解決問題的最佳方案。BMBS則在會談中表示,“會將情況及訴求反饋給公司高層”。

然而,在會後的回函中,BMBS管理層否定專屬經銷商遇到了不公平對待,對於“雙向開放”的訴求予以拒絕。據王偉透露,BMBS認為“不能混淆商務車與乘用車的授權網絡”,同時還告知商務車經銷商,他們所在地區城市乘用車網絡數量已經飽和。

2018年12月18日,在奔馳中國總部戴姆勒大廈,聯盟代表與倪愷等人進行了第二輪磋商。

“倪愷對聯盟代表提出的‘雙向開放’或重歸‘專屬專賣’兩種解決方案均予以否定,希望找到第三種解決方案,比如給予一定補貼和返利,用以協助降低成本的解決方案。”王偉說,這種方案被聯盟代表當場否定,“因為這不能夠根本解決目前專屬經銷商不公平的經營大環境問題,不過是揚湯止沸。”

浙江利群律師事務所蔣希律師建議,奔馳商務車聯盟可以通過法律途徑解決該問題。蔣希表示,在該事件中,北京梅賽德斯奔馳銷售服務公司涉嫌違反了《反壟斷法》第十七條第一款第(六)項的規定,構成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

“根據《反壟斷法》第十七條第一款第(六)項,禁止沒有正當理由對條件相同的交易相對人在交易價格等交易條件上實行差別待遇的規定;以及《工商行政管理機關禁止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的規定》第七條,禁止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沒有正當理由,對條件相同的交易相對人在交易條件上實行不同的交易數量、品種、品質等級的規定。”蔣希說,辦案機構可據此認為當事人的行為構成濫用市場支配地位。

兩個多月以來,18封函件、兩次會面磋商並未解決聯盟與BMBS的矛盾。李明透露,下一步,聯盟或將通過向主管部門投訴、向法院起訴等多種手段繼續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如果不抗爭,等待我們的結果只能是自生自滅。”

記者反複撥打北京梅賽德斯奔馳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兩位公關負責人的電話,截至發稿前,電話始終無人接聽,短信無人回覆。

(應當事人要求,文中李明、王偉均為化名)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程鴻鶴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1月24日 09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