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月薪高達20萬,這個行業正經曆倒閉潮
2019年01月23日10:25

  醫生月薪高達20萬,這個行業正經曆倒閉潮

  “拚臉時代”並未過去。中國醫美市場需求巨大,野蠻生長將讓位於品質深耕。

  八點健聞

醫美行業
醫美行業

  文|八點健聞(id:Healthinsight)鄭琪

  歲末年初,中國醫美機構繼續面臨洗牌的格局,市場上屢有倒閉潮的傳聞。

  “更美”CEO劉迪告訴八點健聞,“2018年,醫美機構大概有10%-20%的淘汰率。”另一位廣州的醫美人士透露,過去一年內,當地新開醫美機構在80家左右,而同期關閉的則有50家以上。

  與此同時,醫美機構的轉手率較上年增長了30%左右。在北京,“雲醫美”創始人譚斌告訴八點健聞,“目前我手裡就有幾十家醫美機構要出售。”

  資本似乎也在退潮。互聯網醫美平台“新氧”CEO金星的直觀感受是,“很多醫美機構在轉讓,資本對整個醫美市場的熱度在退減。”

  “那些外行熱錢堆起來的醫美機構顯然經不起考驗。”譚斌唏噓。在他看來,醫美行業並非有錢、有“資源”就能做起來的。過去幾年,地產巨頭、互聯網巨頭紛紛在醫美領域幾進幾齣,大多空手而歸。

  業內普遍認為,當前中國醫美行業已從初始化時期邁進規模化階段,經曆若干次倒閉潮將是常態。行業急需解決人才供給和成本控製兩大難題,積極響應用戶年輕化的市場趨勢,並下沉到三四線城市開拓細分的品類服務。

  僅有兩成醫美機構盈利

  儘管市場一度火熱,然而醫美機構的盈利狀況並不樂觀。金星強調,醫美機構正在大面積虧損,“市場普遍認為,僅有30%的醫美機構是盈利的,更有悲觀者認為盈利者不過兩成。”

  “伊美麗”品牌創始人賀華煜曾對廣州、深圳兩地的十多家老牌醫美機構進行調研,結果顯示這些機構的持續盈利能力已經很弱。“有的每月做到二三千萬的流水,依然不賺錢。”

  成本控製不力是硬傷。“尤其是大型傳統醫美機構,從人力資源、廣告營銷的投入與實際回報來看,是極其病態的。”

  醫美機構的人力資源投入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是醫生,二是運營和銷售人才。

  “有常駐醫生的醫美機構,也很可能做不成功”,聯合麗格醫療美容集團董事長李濱曾在公號文章中提到,“沒有常駐醫生的,100%成功不了。”

  中國醫美市場的醫生缺口巨大。國際美容整形外科學會(ISAPS)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醫美外科醫生僅有2800人,每百萬人中(15-64歲)的註冊醫美醫師為2.8人,而日本、美國、巴西、韓國的同等醫生數量是中國的10-20倍。

  於是,醫美醫生成了行業爭搶的對象,身價水漲船高。據賀華煜介紹,“一個新手整形醫生,起步薪資就可以談到3-4萬元。5-6萬元的月薪只能請剛出道1年左右的整形外科醫生。而一個主治醫師,平均薪酬在15-20萬元/月。”

  醫生短缺,運營和銷售人才也同樣短缺。在賀華煜看來,“高薪,高職,低能,是醫美行業的普遍現象。”比如,一個有兩年經驗的運營總監,市場參照薪酬在4-5萬元/月;一個有5年左右經驗的總經理,年薪百萬都是很輕鬆的事情。而做現場諮詢的銷售崗位,工資保底在1.5-2萬元,算上績效,最高月薪可以達到5萬~10萬元,甚至更高。

  但薪酬與能力並不匹配,“很多人是通過不斷跳槽的形式拿到高薪,自身能力與高薪並不匹配。”賀華煜說。

  高昂的人力成本之外,醫美機構還需為品牌推廣支付高昂的營銷費用。有數據統計,多數醫美機構的營銷成本占到總收入的50%左右,錢主要花在了打廣告和品牌推廣上。

  即便是投入了巨大的成本,醫美機構仍面臨大量用戶流失的困局。

  首先,行業亂象導致用戶信任缺失;其次,沒有清晰的用戶畫像,無法找到精準用戶。

  無資質機構非法行醫、藥品器材假冒偽劣、濫用虛假廣告、醫療事故頻發等,一直是醫美行業身上摘不掉的標籤。

  公眾號“北大法寶”的文章《涉醫療美容機構糾紛大數據分析報告 》中提到,在北大法寶V6司法案例庫中,使用“醫療美容”作為標題關鍵詞進行檢索,共檢索到2885件民事糾紛案件,案由集中在名譽權糾紛、肖像權糾紛、姓名權糾紛、醫療損害責任糾紛、服務合同糾紛等。其中,醫療損害責任糾紛案件的爭議焦點,集中在“醫療美容機構及其醫務人員是否存在過錯”的問題上;服務合同糾紛案件則主要是因“美容機構不具備醫療美容資質”,或“手術結果未達宣傳效果”而引起。

  《2018中國醫美行業白皮書》顯示,中國醫美用戶28歲以下者占比54%,90後、95後已成主流消費人群。劉迪告訴八點健聞,一方面,雖然90後、95後的消費需求增長,但大多數醫美機構的服務項目、服務質量和價格還在偏向70後和80後,不能與時俱進;另一方面,消費者洞察、產品定位、審美標準等因素也亟需調整。“目前醫美機構的轉型需要三到五年時間。”劉迪說。

  經濟不景氣對醫美市場的影響也相當明顯,2018年眾多醫美機構的生存非常艱難。中國醫師協會美容與整形分會候任會長江華表示,“醫美消費屬於奢侈消費,沒有錢的時候,人們一定會捂緊自己的錢包。”

  市場不景氣,唯有優質品牌和服務才能生存,大浪淘沙已經席捲整個醫美行業。“只要你的機構真正具備實力,有優秀的醫生和團隊,就能夠經得起生存的考驗。”江華說。

  醫美行業還處於相對早期階段

  “一個行業的發展,勢必會經曆初始化階段、規模化階段和集中化階段等三大階段,其後方能進入相對穩定的發展時期。”金星表示。

  對醫美行業而言,在早期初始化階段,這一市場剛剛被打開,需求很旺盛,但供給很少,醫美機構數量會大幅增加;進入規模化階段後,公司之間開始打價格戰,利潤率逐步降低,一部分醫美機構會因經營管理不善而消失;在集中化階段,規模較大的醫美機構借助資本力量兼併、收購、重組,馬太效應顯現,行業整體的從業機構數量會降低到高峰時期的60%左右。

  往往在集中化階段之後,企業才能回歸到理性競爭,“不再拚價格戰,大家都有錢賺,這時行業會進入相對穩定的階段。”金星說。

  目前,中國的醫美行業則正在經曆初始化和規模化發展階段之間的過渡期,“拚臉時代”方興未艾。人們對美麗外表的渴求催生了大量醫療美容的需求,近幾年,醫美服務和消費市場在中國高速發展,並且增速不減。

  根據德勤中國發佈的《中國醫療美容市場分析2017》,中國正規醫美療程量(包括手術和非手術療程)占全球總量的10%左右,為全球第三大市場。而早在2016年,在服務總收入和醫美療程總量方面,中國醫美市場已經分別排名世界第二和第三。

  “新氧”2018醫美行業白皮書顯示,中國醫美機構的數量到目前為止共有11550家,2018年一年內更是新增了3313家。

  機會:到三四線城市發展細分品類

  對於這些醫美機構而言,如何才能在倒閉潮中逆流而上?

  劉迪認為,“一個做的好的醫美機構,第一是需要有口碑好,技術好的醫生作為基礎;第二要有能拿得出手的醫美項目,必須有自己的優勢項目;第三需有明確的定位和對各個醫美項目完善合理的定價體系;第四是必須學會瞭解年輕人的需求,選擇更適合年輕人的營銷方式。”

  金星的答案,則指向三四線城市的醫美細分品類市場有巨大的成長空間。

  作為行業的核心資源,醫生資源的高度集中導致整個中國醫美行業呈現高度集中的發展態勢。目前,“新氧”平台上的合作醫美機構有7000餘家,覆蓋351個城市,其中41.8%的醫美機構集中在前10個大城市,例如北京、上海均有超過400家醫美機構,而一個三線城市往往只有一二十家醫美機構。

  據2018“新氧”醫美行業白皮書的數據顯示,一線城市醫美在適齡女性群體中滲透率高達21.6%,而在三線城市的滲透率只有1.95%,四線城市還不到0.7%。

  與此同時,這些醫美機構的服務高度相似,部分品類的產品過剩。絕大多數醫美機構都是綜合型機構,有特色產品的機構占比不到10%。

  據此,金星判斷,中國醫美行業從整體來講,未來五年仍然有巨大的成長空間,推動力主要來自於三四線城市的細分品類挖掘。“醫美機構一方面可以從戰略的角度考慮區域下沉,另一方面可以考慮在品類上做進一步聚焦。”

  “雍禾植髮”是發展醫美細分市場的典型案例,近年的年增長率接近100%。這家連鎖植髮機構將“取頭髮、分頭髮、種頭髮”等每一個環節都做好區分,不同的環節由不同的醫生分工協作。

  “這是一種流程再造。”金星告訴八點健聞,傳統的流程是一個醫生做完整個環節,而專注細分領域則可以把傳統流程分得更細,每個環節做得更專,取得更多的技術專利。

  來源:八點健聞

  原標題:醫生月薪高達20萬,這個行業正經曆倒閉潮

  (本文來自於界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