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中國經濟趨勢:經濟增長達預期 發展質量穩步升
2019年01月23日06:28

  分析2018年宏觀經濟數據,既要看到中國經濟總體平穩、穩中有進,還要看到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

  從四個關鍵詞把握中國經濟大趨勢

  來源: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顧 陽

  1月22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舉辦2019年首場新聞發佈會,就當前我國宏觀經濟運行熱點話題回應了社會關切。國家發展改革委新聞發言人、政研室副主任孟瑋表示,2018年面對錯綜複雜的國際環境和艱巨繁重的國內改革發展穩定任務,我國經濟保持了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的發展態勢。新的一年,要落實好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著力推動高質量發展、著力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打贏三大攻堅戰、著力深化改革開放、著力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將外部壓力轉變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動力。

  穩 經濟增長達到預期

  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國內生產總值突破90萬億元,增長6.6%;城鎮新增就業1361萬人;全年居民消費價格(CPI)溫和上漲2.1%;進出口總額首次突破30萬億元,同比增長9.7%。

  “從數據來看,2018年我國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實現了經濟增長的預期目標。同時,三大攻堅戰開局良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改革開放力度加大,人民生活持續改善,保持了經濟健康持續發展和社會大局穩定。”孟瑋說。

  針對有媒體提出“中國經濟實際增速遠低於6.6%”的說法,孟瑋從實物量數據、關聯數據和國際組織預測三個維度作了回應——

  從實物量數據看,2018年全社會用電量6.8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8.5%,這是2012年以來的最高增幅;煤炭在嚴控新增消費的情況下,消費仍增加1.5億噸左右,天然氣更是大幅增長400多億立方米、增速17%以上;全年全社會貨運量增長7%左右。“實物量指標是經濟增長最直接的反映,這些實物量數據可以有力支撐全年經濟增長的數據。”孟瑋說。

  從關聯數據看,在三大產業方面,2018年全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6.2%,服務業生產指數增長7.7%,一產增加值增長3.5%;在三大需求方面,2018年全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長5.9%,且在四季度逐月回升,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9%;全年以人民幣計價的進出口增長9.7%。

  在就業和收入方面,2018年城鎮新增就業達到1361萬人,比上年多增10萬人。前11個月全國財政收入增長6.5%,而且這是在全年減稅降費規模達到1.3萬億元的條件下實現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增長11.8%。2018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長6.5%。

  “無論按照GDP核算三種方法的哪一種看,支撐6.5%左右增速的數據都是匹配的。”孟瑋強調說。

  從國際組織預測看,今年1月初,世界銀行發佈的最新一期《全球經濟展望》,預計2018年中國經濟增長6.5%;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經合組織等對中國2018年GDP增速的預測值為6.5%至6.6%。這些國際組織的預測應該說有可比性和說服力。

  “我們不追求高速度,更加註重高質量發展,但中國經濟完全有條件、有潛力、有能力在合理區間保持增長。”孟瑋指出,中國經濟擁有巨大的發展韌性、潛力和迴旋餘地,中國發展仍處於並將長期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從長遠看,中國經濟健康穩定發展的基本面沒有改變,支持高質量發展的生產要素條件沒有改變,長期穩中向好的總體勢頭沒有改變。

  進 發展質量穩步提升

  過去一年,在錯綜複雜的國際國內環境下,中國經濟運行實現了總體平穩、穩中有進。如果說“穩”直觀地體現在宏觀數據上的話,那麼“進”則更多地隱含在經濟結構持續優化、發展方式加快升級之中。

  “三大攻堅戰開局良好,薄弱環節得到明顯加強。”孟瑋表示,2018年脫貧攻堅工作成效顯著,全國農村貧困人口減少了1000萬以上,預計有280個貧困縣脫貧摘帽。汙染防治呈現“兩增兩降”,即優良空氣天數增多了,汙染物濃度下降了。清潔能源消費量比重增加,能耗強度持續下降。

  伴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重點行業領域去產能進展顯著。2018年,國家發展改革委會同去產能部際聯席會議有關成員單位,堅持以“破、立、降”為主攻方向,持續推進結構性去產能、系統性優產能,供給結構不斷改善,發展質量效益穩步提升。“目前,經過各地區各有關部門共同努力,‘十三五’煤炭行業和鋼鐵行業去產能的主要目標任務基本完成。”孟瑋說。

  經濟結構持續優化、發展新動能不斷壯大是2018年中國經濟的亮點。從需求結構變化來看,最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持續增加,2018年達到76.2%,較2017年提高了18.6個百分點。從產業結構變化看,服務業“穩定器”作用逐步凸顯,產業內部結構也不斷走向優化,如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達11.7%,裝備製造業增加值快於全部規模以上工業增速。

  孟瑋表示,去年以來,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湧現,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保持較快增長,諸如北鬥三號成功完成部署運營、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嫦娥四號成功著陸月球背面等重大科技成果,為產業升級提供了有力支撐。

  同時,重點領域深化改革,不斷釋放出發展活力。我國首個《市場準入負面清單(2018年版)》正式發佈,標誌著市場準入負面清單製度的全面實施。電力、油氣等重點行業和領域改革穩步推進,行業協會、商會與行政機關脫鉤改革試點任務圓滿完成。持續推進“放管服”改革,大力推動群眾辦事百項堵點疏解行動,加快構建中國特色營商評價體系。

  “在全球跨境投資大幅下滑的情況下,2018年我國利用外資1350億美元,同比增長3%,特別是製造業利用外資增長了20%,占比達到了30%,體現了外商對我國投資環境的肯定。”孟瑋表示,隨著我國對外開放水平不斷提升和營商環境持續改善,外資流入將保持良好勢頭。

  更為重要的是,2018年我國居民收入和消費實現了較快增長,人民生活水平持續改善,獲得感顯著增強,越來越多的老百姓分享到了發展與改革的紅利。2018年,全國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長6.5%,快於人均GDP6.1%的增速。據國家統計局測算,我國中等收入群體人口已經超過4億人。

  變 外部環境更趨複雜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看到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在此前舉行的全國發展和改革工作會議上,國家發展改革委黨組書記、主任何立峰表示,當前形勢是長期和短期、內部和外部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必須保持清醒頭腦,堅持從實際出發,辯證看待形勢變化。

  過去的一年,全球市場跌宕起伏,金融市場、大宗商品價格劇烈波動,全球投資大幅下滑,全球貿易保護主義及單邊主義盛行,這對我國經濟產生了較大影響。與此同時,我國經濟正在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長期積累的矛盾和新問題新挑戰交織疊加,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

  “比如,從就業形勢來看,目前我國的就業形勢總體保持穩定,但也面臨著一些新情況、新變化,可以說既有‘穩’又有‘變’。”孟瑋表示,從“穩”的方面看,2018年全國城鎮新增就業達到1361萬人,再創曆史新高。從“變”的方面看,當前外部環境複雜嚴峻,經濟運行面臨下行壓力,這種壓力會在一定程度上傳導至就業領域。再加上新增勞動力供給一直維持高位,可以說就業總量壓力不減。

  據悉,針對全國就業市場“穩中之變”,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門將堅持就業優先政策,強化“組合拳”綜合施策,以穩增長促就業、以抓創業促就業、以保重點促就業、以提質量促就業,著力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為穩定和促進就業提供堅實支撐。

  以更高水平更高層次的擴大開放,有效應對內外部環境之變。去年,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發佈了2018年版外資準入負面清單,在汽車、金融等領域推出22項開放措施。有人擔心,是否開放的步子太大,會產生不利影響。對此,孟瑋表示,新版負面清單的實施,激發了新一輪外商投資熱情,此舉將促進國內市場良性競爭,推動相關產業高質量發展,增加國內高質量產品和服務供給。

  “新版負面清單實施以來,一批幾十億美元甚至上百億美元的重大外資項目落地。比如,特斯拉在上海建設集研發、製造、銷售於一體的電動汽車超級工廠,寶馬在瀋陽投資新建第三工廠,同時還誕生了首家外資控股證券公司、首家外資保險控股公司等。”孟瑋說,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是我國改革開放的寶貴經驗,中國在擴大對外開放中不僅發展了自己,也造福了世界。站在新的起點上,我國仍需進一步擴大開放。

  孟瑋指出,在看到市場“穩”和“變”的同時,還要看到我國市場存在的“潛力”。我國經濟發展擁有足夠的韌性,特別是正在促進形成的強大國內市場和不斷集聚增長的新動能,都將創造出巨大的多元化需求,我們有能力、有條件、有信心妥善應對各類風險挑戰,促進經濟發展行穩致遠。

  憂 危機並存化危為機

  “當前,我們既要看到穩中有變、變中有憂,更要清醒地認識到危中有機,要看到中國發展仍處在重要戰略機遇期,特別是要發揮好戰略機遇期一些新內涵的作用。”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國新辦發佈會上表示,面對存在的困難和問題,宏觀政策強化逆週期調節,結構性政策要強化體製機製建設,社會政策要強化兜底保障的功能,確保今年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

  如果說“穩中有變”強調了對不確定性的高度關注,那麼“變中有憂”更加突出外部環境的複雜性和嚴峻性。去年二季度以來,中美經貿摩擦不僅成為中國經濟穩定增長的最大變量,也由此引發了市場各方的擔憂。對此,黨中央、國務院及時採取“六個穩”政策,統籌推進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工作,儘可能地將經貿摩擦帶來的影響降低到可控範圍內。

  有研究認為,中國人口負增長導致人口紅利提前消失,將給中國經濟發展帶來“隱憂”。事實勝於雄辯,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我國現有勞動力資源近9億人,儘管有一些波動,但規模仍然巨大。更重要的是,我國人才紅利正在不斷凸顯,每年約800萬大學畢業生將對中國經濟中長期發展形成支撐。

  當前,還存在著諸如“消費降級”“通貨緊縮”“投資低迷”等“擔憂”。事實上,上述論斷大多缺乏科學的論據,更沒有客觀地認識到我國仍處於大有可為重要戰略機遇期的基本事實。

  “當務之急,就是要紮實辦好自己的事。”孟瑋表示,要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按照推動高質量發展的要求,著力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密切跟蹤經濟形勢,及時準確研判並做好政策儲備,適時預調微調,有效應對外部風險,促進經濟平穩運行。

  孟瑋表示,每一次危機中都蘊含著新機遇,但同時也對宏觀政策強化逆週期調節提出更高要求。比如,債券融資作為直接融資手段,在緩解民營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面臨的融資難題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對此,今年發改委將從加大重點領域債券發行力度、擴大優質民企債券發行規模等方面發力,繼續做好企業債券發行管理工作,持續增強企業債券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和水平。

  “我們有足夠的調節工具和手段,有豐富的調節經驗和方法。”寧吉喆表示,無論世界上怎樣風雲變幻,我們有勤勞智慧的人民,有堅強有力的領導,有豐富多樣的經驗,一定能夠化危為機,抓住機遇,克服挑戰,變下行壓力為提升動力,促進經濟穩中求進,邁向高質量發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