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三角新奮進 | 鹽城大豐融入上海“一小時經濟圈”:“米袋子”“後花園”“喂給港”“智造城”
2019年01月23日15:06

原標題:長三角新奮進 | 鹽城大豐融入上海“一小時經濟圈”:“米袋子”“後花園”“喂給港”“智造城”

距離上海市區380公里,占地307平方公里……在江蘇鹽城大豐,有一片“北上海”。

“在G1516鹽洛高速到農場的出口處,有一座上海知青的紀念雕塑,我們想讓人第一眼就感受到已經來到上海,來到上海農場。”位於鹽城大豐的上海農場,承載著幾代上海人的青春記憶,同時也是上海重要的戰略“飛地”。

從上海農場、大豐港到滬蘇大豐產業聯動集聚區,“飛地經濟”迎來蝶變。明年,鹽通鐵路將建成通車,大豐與上海進入“一小時同城圈”,在長三角譜出一曲“大豐飛歌”。

圖說:大豐的荷蘭花海風情小鎮風景如畫。新民晚報記者 李銘珅 攝(下同)

國家級種業企業

一粒米也能溯源

20萬畝肥沃耕地、8萬畝水產養殖基地、5萬畝林地資源……上海農場是上海域外最大的農業生產基地,糧食與生豬供應佔據全市最低保有量的20%和67%,是上海市民名副其實的“米袋子”“菜籃子”。

“我們在上海五角場第一食品商店放了塊大屏,消費者能遠程查看菜地、豬場、魚塘,實現‘可視化’營銷,打造‘店中店’模式。”上海農場辦公室副主任王季坦言,依託上海推進農業供給側改革,上海農場向循環農業、種源農業、品牌農業發展,構建集種植、養殖、微生物於一體的綠色產業鏈,打造上海首個國家級育、繁、推一體化種業企業,農旅結合,提升在長三角的知名度和美譽度。

走進光明糧食科技產業園體驗中心,生態米、冰鮮米、糯香米等品種琳瑯滿目,掃一掃包裝袋上“農墾農產品質量追溯”的二維碼,種植基地、加工日期、檢測結果等信息一目瞭然,全程可追溯一粒米從田頭到餐桌的“前世今生”。此外,智能化糧庫提升稻穀保鮮,加工流水線運作高效有序,碼垛機器人減少二次汙染。

圖說:掃二維碼能夠進入追蹤系統。

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的“明星展位”——光明全球食品集成分銷平台,將變身上海農場“美好生活館”,續寫美食情緣和饕餮故事。

研發總部在上海

生產基地在大豐

在上海知青紀念館,兩本1973年的《上海市海豐農場組織史資料》和一份2014年上海市、江蘇省聯合發佈的《關於共同發展滬蘇大豐產業聯動集聚區的意見》一併陳列,訴說滬豐兩地合作曆程。

圖說:上海紡織大豐紡織有限公司車間內,一位女工正在聚精會神工作。

如果說上海農場是“飛地經濟”的起點,那麼滬蘇大豐產業聯動集聚區(北上海·臨港生態智造城)則是創新互動的“升級版”。作為上海唯一市級層面與外地共建的開發區,這裏不僅定位上海先進製造業的域外產能基地、創新成果的產業化生產基地,還被納入長三角地區一體化發展三年行動計劃,打造區域產業合作示範區。

智造城已吸引宗頤鎂合金輪轂、奧為智能門窗等多個10億元以上項目落戶,新能源汽車等項目也在洽談。這種“研發總部在上海,生產基地在大豐”的模式,已頗為成熟。

早在2006年,上海紡織集團就在大豐設立產業園區,成為上海在外省市規模最大的棉紡基地。2016年底,“中華老字號”三槍也將面料加工基地整體轉移至此。走進織布車間,一台42針棉毛機正飛速運轉,8968枚織針同時工作,每一針厚度僅0.3毫米,相當於4根頭髮絲,是目前中國市場最精密的織機之一,填補了三槍相關產品的空白。

“產業轉移,不是簡單平移,而是產能升級。”上海三槍集團副總經理李天劍介紹,大豐工廠的面積相對縮減,但生產效率和品質都大幅提高,不僅提高自動化、智能化程度,而且更注重綠色環保、減少排汙,“我們還在規劃兩條高檔襯衫、針織服裝的生產線,逐漸形成覆蓋棉紡、織布、染整、成衣的全產業鏈。”

“海上貨運高鐵”

從上海走向全球

臘月隆冬,大豐港碼頭仍是一派火熱景象,“申豐之花”和“申豐之春”兩艘集裝箱貨輪正在忙碌卸貨,兩船經營大豐港—上海港的直達航線,一週往返三次。

大豐港被譽為“鹽堿地上長出的現代港城”,是國家一類口岸,也是江蘇中部的出海大通道。此前,大豐港經濟腹地每年集裝箱生成量達70萬TEU,外貿出口貨主要通過卡車運至上海港、南通港、連雲港出口,成本高、限製多,打通一條與上海港的水路迫在眉睫。

2016年5月17日,在上海港的支持下,“滬豐專線”首航,開通大豐港至上海洋山港區、外高橋港區的集裝箱內支線,貨物從上海中轉至世界各地。2017年,大豐港自主購置集裝箱貨輪,開啟“海上貨運高鐵”,建起一條便捷、低廉、環保、高效的物流通道,“每集裝箱比陸運可省1000元人民幣”。

圖說:滬蘇大豐產業聯動集聚區。

大豐區港口管理局的數據更為直觀,自“滬豐專線”開通以來,已運送鹽城至世界各地的出口集裝箱貨物2萬TEU,為相關企業節約物流成本1500萬元,節約柴油消耗1500噸。

近年,大豐提出“兩海”一體化,沿海區位與上海資源優勢疊加,大豐港明確“上海港的喂給港”定位,加強功能互補和國際業務,全面融入上海“一小時經濟圈”,融入上海國際航運中心。

“去年,我們前去上海港學習考察,洋山深水港四期的自動化無人碼頭,讓人印象深刻。”大豐海港港口有限責任公司高級物流師徐良期盼,與上海港的深度合作,能為大豐港帶來先進的技術裝備、管理理念、經營模式,“通過上海港進入全球航運網絡,進入全球視野。”

“快旅慢遊”後花園

從“留下”變為“住下”

新春將至,大豐荷蘭花海的花市里,上千種花卉競相綻放爭豔,讓人目不暇接,流連忘返。去年,荷蘭花海最高日接待遊客20萬人次,其中三成左右是上海遊客,並與上海錦江集團洽談,聚焦整合資源、產融合作。

“鬱金香、百合花、薰衣草等四季有景,但賞花遊仍是初級旅遊業態,要實現從觀光遊向休閑渡假遊轉型,需要更多項目支撐,滿足不同群體需求。”荷蘭花海旅遊渡假區負責人介紹,從引入荷蘭羊角村餐廳、王潮歌《只有愛》戲劇幻城,到建設阿姆斯特丹酒店、希爾頓溫泉酒店等,荷蘭花海正推進旅遊風情小鎮建設,讓遊客“留下來”“住下來”。

圖說:大豐的荷蘭花海風情小鎮。

知青紀念館、中華麋鹿園、荷蘭花海……大豐正打造上海生態旅遊康養基地。大豐每年接待上海遊客150萬人次,連續5年受邀參加上海旅遊節花車大巡遊。

鹽滬高鐵通車後,兩地進入“一小時同城圈”,真正實現“快旅慢遊”。已是上海市民“後花園”的大豐,正邁向長三角旅遊的“新地標”。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範潔

雙城故事>>

“北上海”已成經濟熱土

“你的家鄉來人了!”大豐之行,這句暖心話常在耳畔。

他們曾在農場揮灑青春汗水,他們正在園區承接產業轉移,他們常在景區體驗風情魅力……鄉音、鄉情串起地緣相近、人文相親的兩地佳話。

1950年,江蘇鹽城劃出一片墾區,“人地二易”安置當時的上海遊民,307平方公里的土地,成為上海域外最大一塊“飛地”;

圖說:知青農場。

1968年,上海農場迎來第一批上海知青,以青春播種希望,收穫碩果,先後有84807名知青來到這裏,留下“北上海”的人文風貌與動人故事;

1978年,改革開放大幕拉開,曾經的滄海桑田成為經濟熱土,大豐港一片繁忙,恒北村梨香滿園,荷蘭花海遊人如織,增添一張張靚麗名片;

2007年,鹽城全面啟動接軌上海、融入長三角;

2010年,鹽城加入長三角城市經濟協調會;

2015年,上海、江蘇合作共建產業聯動集聚區……

伴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進入“快車道”,上海與大豐正越來越近。

範潔

江蘇鹽城大豐

大豐,地處江蘇鹽城,是黃海之濱的璀璨明珠,江蘇中部沿海耀眼的海岸線,麋鹿故鄉的野趣盎然,古鹽文明的積澱承載,勾勒生態之美;黃海港城的迅速崛起,上海飛地的外聯內援,描繪現代之城。大豐已獲得國家首批可持續發展先進示範區、國家首批生態示範區、國家園林城市、中國優秀旅遊城市等榮譽。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