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楠夫婦陪讀“國學學校” 老師:沒有專設女德班
2019年01月23日21:19

  原標題:孫楠夫婦陪讀“國學學校”,老師:沒針對未成年人專設女德班

  來源:紅星新聞

  近日,一則以孫楠現任妻子潘蔚為主角的短視頻引發強烈輿論關注。

  視頻中,潘蔚自述三年前自己與丈夫孫楠攜兒女離開北京,拋棄了明星奢華的生活,來到徐州,租住在一個月租僅700元的房子裡,只為給孩子們當陪讀。視頻中,潘蔚親手給家人做飯,孫楠與孩子們一起彈琴唱歌,場面恬靜溫馨。

▲孫楠、潘蔚夫婦引發關注的相關視頻內容截圖 騰訊視頻截圖
▲孫楠、潘蔚夫婦引發關注的相關視頻內容截圖 騰訊視頻截圖

  這段視頻在網上引發關注後,網友們迅速注意到讓孫楠夫婦放棄北京優渥生活,過上陪讀生活的這所“傳統國學學校”,華夏學宮。該校一位相關負責人告訴紅星新聞,潘蔚是學校外聯主任,並不時進行茶道和女紅等課程的教學。

  紅星新聞記者發現,孫楠夫婦除了將子女送到該校學習之外,也經常參加該校的各種活動,該校官網上也掛著潘蔚新書的宣傳廣告,孫楠夫婦看似與這所國學學校交情匪淺,但該校相關工作人員向紅星新聞否認孫楠夫婦在學校占資。

▲孫楠曾發微博,曬自己和女兒在該校的合影 圖據孫楠微博
▲孫楠曾發微博,曬自己和女兒在該校的合影 圖據孫楠微博

  徐州市教育局在接受北青報採訪時稱,華夏學宮具備的是培訓資質,並非辦學的教育資質,學生若處於義務教育的年齡,應上義務教育的學校。目前當地教育局已關注到網上所反映的情況,正在組織力量進行調查,如有違規情況,將對其嚴肅查處。

  學費:普通全日製班一年10萬餘元

  當地教育局:該校是培訓資質,非教育資質

  在華夏學宮的官網上介紹,學校創始於1992年,是一所專注於中國傳統文化推廣的民辦非學曆教育機構。教學內容分為兩大類,主修為儒釋道經典,囊括《孝經》《大學》《中庸》等,同時輔修以中國傳統技藝,開設古琴、茶道、女紅、武術等。

  官網上對每一門課程都有簡短介紹,例如“女紅”,官網釋義為:“女紅,是古代女子的基本生活技能,也是‘德言容功’四德之一。”並稱“從年少起練習女紅,是為日後女性持家奠定基礎,相夫教子,經營家庭,是女子一生最重要的責任。”

▲該校官網上的教育內容 圖據華夏學宮官網
▲該校官網上的教育內容 圖據華夏學宮官網
▲孫楠曾發微博,曬出女兒在該校的照片 圖據孫楠微博
▲孫楠曾發微博,曬出女兒在該校的照片 圖據孫楠微博

  據該校一位李姓老師告訴紅星新聞,學校可以提供暑假短期班和普通全日製教學班兩種形式,其中短期課程為一個月的全日製暑期夏令營,收費為9600元。普通全日製班學費一年10萬餘元,主要教學內容以國學為主,也會有數學、英語等文化課程安排,但比重不高。

  李老師稱,學校教學主要以國學經典為主,學生以年齡和資質分班,除了國學課程外,還會輔以琴棋書畫,“有些課程男女生要分開上,比如男生上武術課,教會他們陽剛;女生上女紅課,教她們做衣服、刺繡等,提高審美情趣,教會她們陰柔之道。”

  但李老師稱,學校並沒有針對未成年人專門開設女德班。

  網上流傳著一份該校去年9月推出的“婉矜雅音女學堂招生簡章”,其課程簡介上寫著“我校以女德教育為社會良藥,為涵養女性品德,樹立家規家風、純化社會風氣……”教課內容和女性生命相關的主題為內容,如女德、教育等,收費為一週16800元。據李老師稱,學校除了青少國學課程以外,確實也有針對成年人的,還為暑期夏令營陪讀的家長開設了與學生學習時間一致的短期學習班,“孩子與家長分開學習,但時長一致。”

  徐州市教育局在接受北青報採訪時稱,華夏學宮具備的是培訓資質,並非辦學的教育資質,學生若處於義務教育的年齡,應上義務教育的學校。目前當地教育局已關注到網上所反映的情況,正在組織力量進行調查,如有違規情況,將對其嚴肅查處。

  學生談學校“明星效應”

  老師:十年前學費一年就5萬多元

  自稱是該校畢業生的小琪告訴紅星新聞,她在13歲時開始在華夏學宮進行全日製脫產學習。

  小琪告訴紅星新聞,全日製班級分為兩類,16歲以下修讀6年,16歲以上修讀3年。小琪回憶,自己就讀期間,學校宿舍分為4、5、10人間不等,每間宿舍配備1名宿管阿姨,和學生同住,學生的一舉一動,基本上都會有老師觀察。

  “學校的教育是‘沉浸式’的。”小琪解釋,所謂“沉浸式”是指老師會觀察學生在學習時的舉止,不合適的話會迅速做出調整。對於這樣的教學形式,小琪給予了肯定:“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所有問題都藏不住,讓教育有處可施。”小琪否認了學校的課程中含有“女德”這一門。

  小琪稱,她確實感受到了明星效應給這個校園帶來的一些變化,“她(潘蔚)的到來,使得學校運營模式徹底商業化。”

  小琪稱,從那時起,一年內學費由2萬元變為10萬元,招生人數從200人開始以每年擴招300人的速度大量遞增,“師資力量跟不上學生增長速度。”小琪告訴紅星新聞,由於學校無法發放文憑,在待了一段時間後,自己離開了華夏學宮,自學考上了美國的高中和大學。

  對於小琪所說,潘蔚加入之後,學費在一年之內從2萬元漲至10萬元,華夏學宮的李老師予以否認。

▲華夏學宮LOGO 圖據華夏學宮官網
▲華夏學宮LOGO 圖據華夏學宮官網

  李老師稱,2萬元是2009年時的收費標準,且2萬元只是一學期的收費,“十年前我們的學費一年就已經是5萬多元了。”李老師解釋,學校的收費標準是每2、3年按比例微調,但微調的人群只針對新生,此前學生的收費都按照入學時所交學費收取。

  同時,李老師向紅星新聞記者否認了因為潘蔚的加入,導致學校開始大幅度擴招學員,“潘老師只是我們學校的教職員工和學員而已,如果我們學校真的變成那樣,相信潘老師也不會把孩子送過來讀書的。”李老師稱,潘蔚、孫楠夫婦將子女送來學校學習已三年有餘,目前最小的是孫楠和潘蔚年僅7歲的孩子。

  另一位學生小舒今年19歲,目前正在華夏學宮就讀,她告訴紅星新聞,今年是她在華夏學宮學習的第5年,她選擇的是6年製的課程,“讀完之後和大學畢業生年齡一樣。”對於未來沒有文憑的情況下找工作,小舒稱,“現在學校已經和很多國外大學或是國內企業、文化機構進行對接,給學生們提供多方面的發展需求,以文化方面偏多。”

  校方工作人員:潘蔚是學校外聯主任

  孫楠曾捐出公益專輯簽售所得,給校長名下基金會

  據網上公開信息顯示,徐州華夏學宮原名華夏傳統文化學校,2015年改名為華夏學宮,讓孫楠夫婦“陪讀”的就是這所學校。該校校長易菁,據稱與潘蔚頗有私交,潘蔚出的新書,易菁是聯袂推薦人。

▲徐州市華夏學宮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參股商業圖 圖據天眼查
▲徐州市華夏學宮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參股商業圖 圖據天眼查

  據該校另一位負責招生的工作人員稱,潘蔚是學校外聯主任,同時進行茶道和女紅等課程的教學,並否認了孫楠夫婦與學校有商業合作往來。

  在天眼查上,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徐州華夏同德基金會”隸屬於易菁名下。

  而據《中國慈善家》2017年9月報導,2016年8月,孫楠自稱推出首張全公益專輯《學堂樂歌》,簽售所得,全數捐給華夏同德基金會。而潘蔚也在多個城市的新書發表會上稱,自己新書《素心映照》所得版稅將全部捐予華夏同德基金會,用於弘揚傳統文化。

  據基金會中心網顯示,華夏同德基金會2016年的年度收入為2226萬元,年度支出為520萬元,項目名稱一欄顯示用於“建設華夏學宮”。在天眼查上,2016年該基金會的收入與支出和基金會中心網顯示的數額相符。

▲基金會中心網顯示,2016年,華夏同德基金會支出520萬元建設華夏學宮
▲基金會中心網顯示,2016年,華夏同德基金會支出520萬元建設華夏學宮

  通過天眼查紅星新聞記者發現,該校創始人易菁名下擁有4家公司,除徐州市華夏學宮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外,其餘3家均為不同的文化有限公司,而徐州市華夏學宮文化發展有限公司還占股5家公司,分別涉及物業管理、商貿、旅遊諮詢、文化傳播和餐飲管理。同時,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徐州市華夏學宮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的經營範圍是在2017年8月1日之後,方才新增“非學曆職業技能培訓”一項,此前的公司經營範圍當中,涵蓋的經營範圍主要為文化交流服務、藝術形象設計等方面。

▲該公司於2017年經營範圍變更的前後對比
▲該公司於2017年經營範圍變更的前後對比

  據《青年時報》等媒體報導,2017年10月28日,孫楠在杭州西溪濕地的太極禪苑發佈了國學IP文化品牌“楠氏物語”,並公佈了自己打造國學大IP的一系列計劃,並聯手汝窯、紫砂、熏香、炒茶、竹編等多位非遺大師推出香道、茶道、瓷器、服裝等一批文創產品。

 ▲2017年10月,一則關於孫楠推出文化品牌“楠氏物語”的報導 截圖自《青年時報》
 ▲2017年10月,一則關於孫楠推出文化品牌“楠氏物語”的報導 截圖自《青年時報》

  報導還稱,孫楠開發了“呆爸萌妹”卡通形象,該形像已經開始佈局動畫、漫畫、圖書、音樂劇、教育、電影、衍生品等IP版權開發,並進一步打造國學大IP。

  紅星新聞記者 丨沈杏怡 實習生 汪雅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