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檀:我佩服任正非,是因為他清醒
2019年01月22日08:24

  作者:葉檀

  來源:葉檀財經(ID:tancaijing)

  我佩服任正非,不是因為他成功,而是因為他清醒。

  從華為這家企業身上,從任正非身上,可以看到最具國際意識、最務實的企業和個人,怎麼看待這個時代,怎麼度過難關。

  我們可以學到,他們怎麼利用國際通用語言,運用所在國的法律武器,走過狹窄的瓶頸。

  這些企業、這些人,是中國40年的豐碩成果。一批企業家,金融專家,法律專家,技術專家,這些人才是真正的成果,是競爭的頂樑柱。

  01

  我為什麼佩服任正非?

  1.極度的克製,在最大的壓力下,堅持常識。

  華為最近遭遇到一連串事件,任正非有理由牢騷滿腹。但他的表現非常清醒,除了極少數時間流露出舐犢情深,他沒有煽動情緒,而是壓滅怒火。

  他絕不跳別人挖好的大坑,強調遵守當地法律的重要性。企業在任何國家都必須要遵守業務所在國所有適用的法律法規,包括聯合國、美國和歐盟適用的出口管製和製裁法律法規。

  2.堅定地強調保護知識產權,哪怕曾經吃過虧。

  我聽到過太多的人強調,在特殊發展階段,不應該過度強調知識產權,否則,將事事掣肘。

  上世紀70年代、80年代,我們沒什麼可保護的,現在,保護知識產權是在保護我們自己最可貴的創新大腦,不是被迫,而是必須。

  任正非說,如果我們把知識產權當成物權,可能國家的科技創新發展會更加好一點。就是知識產權法若是物權法的一部分,侵犯知識產權就是侵犯物權,這樣的環境有利於原創發明。

  沒有原創發明,哪有未來的“高通”呢?我們應該認識到,知識產權保護是有利於國家長遠發展的,而不是西方拿來卡我們的藉口。

  2002年以後,華為經曆了幾年困境,2002年時候遭遇思科全方位的知識產權官司,2002年12月,思科全球副總裁拜訪華為,提出華為侵犯了其產品知識產權,要求華為承認侵權、賠償,並停止銷售產品。

  華為當時的做法是,停止銷售有爭議的產品,但不接受侵權的指責。任正非說:“敢打才能和,小輸就是贏”,當年的艱難一役,華為走的是國際化法律與技術之路,他們已經回不到封閉時代。

  這一次更加棘手,相信華為能以國際一流的專業團隊保護自己,也能夠調動常人無法想像的資源。

  3.一家處於風口浪尖的企業,時刻覺得自己第二天就要倒下,把企業的倒閉作為永恒的哲學命題。

  這條霸王龍一直擔心自己有朝一日會被滅。1月17日,任正非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們覺得除了困難,都是困難,沒有不困難。

  這不是第一次說,肯定不是最後一次說。華為一直在否定,再否定,上升。

  現在華為還在強調作戰,華為人力資源戰略重心工作近期的規劃是:一切向“作戰”靠攏,努力讓所有形式主義的不增值管理都消亡。

  未來幾年,整個大形勢應該沒有想像中那麼樂觀,華為要有過苦日子的準備,對經濟形勢做出正確估計。

  02

  華為過得不錯,有博弈的籌碼。

  5G時代來臨之前,全球產業鏈重構之際,華為處於風口浪尖,就是因為華為是一個有實力奪冠的選手,否則,誰會花力氣圍追堵截?

  2018年《財富》世界500強榜單,華為營收893億美元,位列第72位,思科營收480億美元,位列212位。

  財富多並不稀奇,華為是世界最重視研發的企業之一。

  看看專利數量。從2013年到2015年,WIPO(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報告顯示,前十中有8家來自中、日、韓國。其中,日本Canon以24006件專利數量奪得第一;其次是Samsung,專利數量為21836件;第三則是國家電網,專利數量21635件;華為以14605件排名第七。

  2016年,中國發明專利授權數量,第一,國家電網,總數為4146件,華為是2690件,排名第二;2017年,國家電網以3622件排名第一,華為第二,專利數量為3293件。

  行業內的對手,無不尊重華為的前瞻,華為對研發的投入,對市場的尊重。

  你如果以為任正非送的無非就是一碗雞湯,那就大錯特錯了。

  這個送雞湯的人有著雷霆手段,看看華為有多少前員工因為知識產權入獄,看看華為為了效率與成本,怎麼樣全員就地免職,看看華為是怎麼樣不用平庸員工的。

  03

  這是一家務實到可怕的公司,用的就是實事求是這一招。

  任正非信奉的是灰度決策,運營沒有非黑即白的事,看到過華為前員工的吐槽嗎?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吐槽,才讓我們感覺到商戰的真實。徹底按照某一款理論運營是沒有活路的,只有最合適,而沒有最好。

  在商場,一說好,就是錯。說合適,才是對。

  面對強大的對手,要做的是,正視他,學習他,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成功之路。每次看華為的資料,巨額研發,軍事作風,嚴酷的管理方式,總是讓我想到最艱難的戰爭年代。

  最可貴的感情,是飽含深情,還能克製和努力。

  沒有低成本大規模的工程師,沒有基礎教育,彎道超車是不可能的。

  任正非一直在說基礎教育,對一個國家來說,重心是要發展教育,而且主要是基礎教育,特別是農村的基礎教育。

  我們國家要和西方競技,唯有踏踏實實用五、六十年或者百年時間振興教育。五十年以上的時間發展基礎教育,讓所有的孩子接受良好教育,極難。

  這五六十年作好自己的事,作好高端製造的轉型,作好基礎教育的均等化,培育出幾十萬家細分行業的龍頭企業。

  有的環節,繞不過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