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媒全面還原有情有義的駱建佑 他想奪奧運金牌
2019年01月22日16:13

駱建佑和哥哥駱建賢
駱建佑和哥哥駱建賢

  21歲新加坡國手駱建佑上週打敗被譽為史上最佳羽球員的“超級丹”林丹,奪得泰國大師賽冠軍,讓不少國人看得熱血沸騰,更被中國媒體形容為中國問鼎2020年奧運的攔路虎。

  週日在瑞典羽毛球公開賽的男單決賽,他惜敗給日本選手古賀穗,但奪下亞軍將令他的世界排名再提升。

  其實,大駱建佑2歲的駱建賢也是新加坡第一男雙選手,2兄弟出生於馬來西亞檳城,分別在14歲和13歲時來本地求學,並加入國家隊培訓,2兄弟的目標都是奪下奧運冠軍。

  本次《大特寫》,《聯合晚報》的記者採訪駱家2兄弟和國家隊教練,也飛到檳城專訪他們的母親、校長、老師和啟蒙教練,拚湊2兄弟的奧運夢如何發芽,如何從檳城逐夢到獅城。

  第一章:夢開始的地方

  炎熱的午後,駱家兄弟在住家門前以鐵門當球網,隨性打起羽球。這是檳城常見的家庭休閑活動,2兄弟的羽球夢就這麼摻雜著汗水與笑聲,在這道平凡的鐵門前萌芽,茁長成非一般的奧運夢。

  哥哥駱建賢告訴《聯合晚報》,“鐵門羽球”從小就是全家人的歡樂時光,哪怕後來到獅城當上職業羽球員,回家時還會和弟弟在門前重溫兒時的鐵門羽球之樂。

  2009年,14歲的駱建賢來本地的蒙福中學唸書,並參加國家隊培訓。當時弟弟也跟他到來看看,他還帶駱建佑到體育學校的練球場打球。隔年弟弟更頂著馬國12歲以下全國冠軍的頭銜,通過新加坡體育學校面試,正式被錄取。

  小學校長說兩兄弟品學兼優

  走進2兄弟的母校檳城韓江小學,就有老師告訴記者,他們都知道駱建佑打敗林丹奪冠的消息,校長李鳳珠形容駱建佑已成了學弟妹的楷模。

  2年前退休的前任校長陳華華(61歲)形容,2兄弟品學兼優,是第一班的優秀生,很受老師喜愛。

  “我對他們很有印象,建佑這孩子很聰穎,腦子轉得很快,也是學長團的學長。有點遺憾人才外流,但畢竟是新加坡給他們發展機會,祝福他們在國際舞台發光發熱。”

  當年負責羽球項目的方錦雲老師常帶兩兄弟出外比賽,她說:“哥哥打球比較積極好勝,弟弟則很活潑,會笑著打球,他們的水平超出其他同學很遠,代表學校贏了許多獎牌。”

  名師出高徒

  父母從小送兩兄弟到外培訓。駱建佑的兩名啟蒙教練來頭不小,九歲時父母把他和哥哥送到楊威羽球訓練學院,指導教練為駱木賢(31歲),曾在檳州羽球公開賽拿過4次單打冠軍、6次雙打冠軍和4次混雙冠軍。10歲時駱建佑也到馬國前羽球國手林天朝門下拜師學藝。

  栽培超過20名新馬兩國單打國手的林天朝形容,本月泰國大師賽以黑馬姿態奪冠的駱建佑,10年前已展示“黑馬”潛能。

  “打12歲以下全國賽時他不是熱門,雖然已經打贏州賽,但在全國賽只是默默無名的二線選手,小組賽時也沒被看好。他就好像對林丹的泰國大師賽時一樣,一場又一場勝出,拿下全國冠軍。”

  駱木賢則清楚記得,駱建佑第一天上課時穿著學校的體育服和可愛的“睡褲”,他形容兩兄弟小時候都在羽球場“浸泡著”長大。

  他說:“建佑小時候長得好像混血兒,很可愛。週末練球時,有些家長兩三個小時後就來接孩子,但駱家父母往往到傍晚才來接送,讓兩兄弟一直待在羽球場練球。”

  說起對這兩兄弟的栽培,校長、老師和教練都認為母親居功至偉,尤其決定把兩兄弟送到新加坡讀書和打球,讓兩兄弟在羽壇展翅高飛。

  方錦雲說:“當年建佑的母親在外請教練,聽說每個月學球就要800令吉,不是每個家長都會這麼做的。”

  母親的哽咽

  駱建佑曾說,13歲被我國體育學校錄取時,他並不想離鄉背井,但其實母親羅素愛(55歲)內心也充滿掙紮。

  羅素愛受訪時說:“建佑是我最小的兒子,從小跟我很親密,那時建賢已經到新加坡讀書,如果建佑也過去,那兩個孩子的成長我都看不到。”

  她說到這裏,忍不住紅了眼眶,並數度哽咽。“機會往往只有一次,當時我想羽球打得好不好不要緊,最重要是可以把書讀好,而新加坡的教育水平會比較高,我很感謝新加坡體育學校願意給他機會。”

  她育有4個兒子,建賢和建佑分別是老三和老四。如今兩兄弟都成了新加坡國家隊主力羽球員,並開始在國際舞台嶄露頭角。兩兄弟已是新加坡公民,哥哥目前還在服兵役,弟弟去年10月已完成服役。

  母親欣慰之餘也不忘提醒兩人不可自滿,必須專注追夢,才可能圓夢。“希望他們繼續努力,不要忘了當初追求羽球夢的初心。”

  第二章:圓夢的第一步

  本月13日,駱建佑在泰國大師賽對壘偶像林丹,在比分大幅落後下奇蹟般逆轉勝,直落2局打敗“超級丹”,捧起人生中第五個國際比賽冠軍杯。

  他一戰成名,正式在國際舞台上展露鋒芒。打敗林丹前,他也以黑馬姿態,一路打敗了5名中國選手,讓全球羽壇開始關注他。

  駱建佑賽後告訴本報:“我很榮幸可以跟林丹對弈,這也是我從小的夢想。我一直都堅信我可以達到世界頂峰,打敗林丹是很高興,但我也知道這是一次勝利而已,未來我還有好長的路要走。”

  就在同一天,駱建賢也在8000公裡外的歐洲國家愛沙尼亞(Estonia)比賽,兩小時內就要上場打男雙決賽。

  他說:“我感到忐忑不安,只敢看直播的第一局,過後從視頻看到弟弟落後連追好幾分,兩局打贏林丹,我感到驚訝又特別高興。建佑賽前已做好充分心理準備,不但冷靜,也對自己有信心,值得學習。”

  駱建賢和拍檔丹尼當天在愛沙尼亞國際賽拿到銀牌,兩兄弟同一天在世界不同角落拿下一金一銀,這是朝向奧運夢的起步。接下來兩人劍指明年東京奧運會,希望爭取出征的資格。

  駱建賢說:“我想為新加坡奪下奧運雙打金牌。”

  駱建佑則說:“我不後悔來到新加坡,這麼多年來在新加坡訓練和成長,我認識了很多新朋友、完成國民服役並代表國家,我很榮幸在胸前掛著新加坡國旗標誌出賽。”

  駱建佑在國際舞台上嶄露頭角。(新加坡羽協提供)

  駱建佑在國際舞台上嶄露頭角。(新加坡羽協提供)

  第三章:未來征途

  國家隊總教練穆利奧指出,我國羽球隊要躋身世界頂尖行列仍有一段距離,但他看好駱建佑可達世界前八名。

  駱建佑在泰國大師賽奪冠後,世界排名從原來的125飆升48位,來到第77位,這是他職業生涯上的最高排名。

  羽毛球新加坡國家隊總教練穆利奧認為,打敗林丹和多名中國選手後,他評估建佑已達世界前20名的水平。

  “但世界冠軍不是一步到位,必須一步步完成訓練計劃,才能發揮潛能和突破。建佑若持續苦練,我認為他可以達到世界前八的水平。”

  穆利奧來新執教為本地球員量身打造訓練計劃,他要駱建佑在兩年內完成體能、技術、心理素質的培訓,目前已完成計劃的80%。

  穆利奧被譽稱為能點石成金的傳奇教練,去年2月從印度被挖角來新加坡,他曾培育印尼超級球星陶菲克,帶領他拿下2004年奧運金牌;他2017年到印度執教後,帶領印度第一男單斯里坎斯拿下五個超級系列冠軍頭銜,斯里坎也是印度史上首名世界排名第一的男單球員。

  陪駱建佑到泰國比賽的助理教練何殷聰(28歲)形容駱建佑對自己很有信心,充滿求勝欲又腳踏實地。“他勇敢做夢,做給別人笑的夢也不怕。”

  談到新加坡羽球隊的整體實力和未來發展,穆利奧認為,需要發掘至少三四名水平相當的頂尖球員,互相砥礪,才可能進入男團世界前五,駱建佑也可能達到男單世界前四的顛峰。

  採訪側記:“小鮮肉”有情有義

  採訪過程中,無論教練或老師,談得最多的,是駱建佑的態度。

  “謙虛”“好學”“有紀律”是他們最常說的關鍵詞。

  栽培超過20名新馬兩國單打國手的林天朝形容,駱建佑的態度絕對是排在他門下的前三名。“我曾跟他說過,有空就要跟學弟們交流交流,給他們一些指導。從此他每次回檳城,都會自動帶球拍來指點學弟。”

  本次檳城採訪,《聯合晚報》記者也意外發現,原來駱建佑和捐心少女麥嘉敏乃是青梅竹馬的知心好友。

  本報在2015年曾報導,來我國求學的18歲檳城少女麥嘉敏因腦血管爆裂驟逝,她捐出八個器官遺愛人間。2017年記者曾隨獲得少女心臟的獅城婦李淑玲到檳城與麥嘉敏的父母見面,見證父親再度聽到女兒心跳聲的感人一刻。

  麥嘉敏的父親麥俊華告訴記者,女兒和駱建佑是小學同班同學,感情很要好,駱建佑來新求學後還保持聯繫。

  麥俊華說:“當年女兒在加護病房病危時,建佑正在越南比賽,一打完比賽就立刻飛回來,趕到陳篤生醫院看嘉敏最後一面。”

  麥嘉敏是家中獨女,她離世後,駱建佑每次回檳城探望家人,都會上門探望她的父母,在父親節時還會代麥嘉敏發信息感謝麥俊華。

  原來這名羽壇“小鮮肉”,除了謙虛踏實,也是個有情有義的性情中人。(中國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