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今年經濟下行壓力大 應將穩增長放在重要戰略位置
2019年01月22日17:44

原標題:專家:今年經濟下行壓力大 應將穩增長放在重要戰略位置

1月21日,北京市經濟學總會第十二屆會員大會暨改革開放新徵程中的中國經濟學術研討會在人民大學舉行,北京市經濟學總會會長、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做分析報告。中國網 郭澤涵 攝

中國網1月22日訊 (記者 郭澤涵)目前總體經濟形勢穩中有變,變中有憂,今年經濟下行壓力大,應將穩增長放在重要戰略位置。北京市經濟學總會會長、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在21日舉行的北京市經濟學總會第十二屆會員大會暨改革開放新徵程中的中國經濟學術研討會上表示。

週期性因素大於結構性體製性因素

劉元春指出,2017年以來,潛在產出下滑由於TFP(全要素生產率)值的變化而相對穩定,2018年經濟下滑的核心應當在需求端變化引起,週期性因素大於結構性體製性因素。

劉元春列出幾個近期的經濟數據:2018年12月PMI(Purchasing Managers' Index 採購經理指數)值為49.8%,12月的PPI(Producer Price Index 生產價格指數)同比增長0.9%,環比下降1.0%,11月企業利潤單月同比下降1.8%,11月財政收入同比下降6%,銀行家信心指數68.5(近6個月新低)、經濟學家信心指數66(2016年以來的新低)。

他指出,從需求端看,投資從2017年的7.2%下降到5.9%,全社會消費品零售從10.2%下降到9.1%,出口從10.8%下降到7.1%。從供給端來看,工業增加值增速從6.6%下降到6.3%,第三產業增速從7.8%到7.7%,第二產業從6.3%到5.8%,第一產業從3.7%到3.4%。需求端下滑程度明顯高於供給端和核算情況。

劉元春表示,外需變化可能比預期大,可能更具有不確定性,外需衝擊在實體經濟領域的傳導剛剛開始,美國經濟內在的衝突比我們想像的要大,景氣逆轉可能提前,貿易戰階段性和解依然存在變數。

穩投資的核心力量和格局已經發生變化,其中,製造業投資在價格下降、貿易衝擊等因素下可能持續,基建投資企穩,但投資意願和投資能力受到多重因素的約束,儲蓄率下降帶來的合意投資增速變化。消費下滑可能形成了趨勢性變化,表現在汽車消費下滑、高端消費面臨瓶頸,服務性消費疲軟。

他說,目前總體經濟形勢是穩中有變,變中有憂,下行壓力在加大,政策從過去積極的財政政策,穩健的貨幣政策向“六穩”(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方向轉變。

劉元春透露,政策的變化促使形成“共識”,即2019年經濟會下滑,下行壓力加大,下行中還面臨極大的不確定性,宏觀經濟應當作出相應的調整。同時,也形成了三個方面的分歧,即經濟回落的性質與幅度,不確定性的表現和根源,政策調整幅度和再定位的方向。

“當大家看不清方向的時候,最佳的選擇是把車開慢一點,停下來。2019年大國進行硬碰撞、掰手腕時一定要挺住,目前穩增長應當放在一個很重要的戰略高度。”他說。

1月21日,北京市經濟學總會第十二屆會員大會暨改革開放新徵程中的中國經濟學術研討會在人民大學舉行,清華大學政治經濟學研究中心主任、清華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責任教授蔡繼明做分析報告。中國網 郭澤涵 攝

重新構建民營企業發展的理論基礎

清華大學政治經濟學研究中心主任、清華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責任教授蔡繼明指出,我國民營企業的發展和分配在製度層面上己經發生了變化。改革開放40年間,我國所有製結構經曆了由公有製到混合所有製的轉變。

根據全國工商聯提供的數據,截至2017年底,民營經濟對國家財政收入的貢獻占比超過50%;GDP、固定資產投資和對外直接投資占比均超過60%;技術創新和新產品占比超過70%;吸納城鎮就業超過了80%;對新增就業貢獻和企業數量超過90%。

蔡繼明指出,我國的民營經濟在國民經濟中,從財政收入到GDP增長、從投資到創新和就業都已超過50%,無論是從客觀現實還是從我國的憲法和法律規定上,民營經濟(非公經濟)都已成為社會主義基本經濟製度的重要組成部分。他表示,民營經濟和國營經濟都貫徹了按生產要素貢獻分配,都有助於實現共同富裕,以及人類的解放和自由而全面的發展。

用什麼樣的理論來解釋和支持現在我國民營經濟的發展?蔡繼明提出,傳統的勞動價值理論和賸餘價值理論都是狹義的價值理論,都是在一定的條件限製下才能解釋資源配置、價值創造和分配。

傳統理論認為,私有製和剝削是孿生兄弟,要想消滅剝削就必須消滅私有製。然而,當前我國的主要矛盾發生變化,傳統的理論已不能解釋我國製度的變革,並與民營經濟的發展相抵製,因此傳統理論不利於民營企業發展的聲音不絕於耳。

他提出,根據廣義價值論和按生產要素貢獻分配理論,判斷剝削與否的標準是報酬與貢獻是否一致。

“如果一個人(及其所擁有的要素)的報酬低於其貢獻,他就是被剝削了;如果其報酬高於其貢獻,他就是剝削了別人;如果報酬與貢獻一致,就是按貢獻分配,其中既不存在剝削,也不存在被剝削。剝削與所有製沒有關係。”蔡繼明說。

“創新價值和分配理論,對剝削重新定義,重新構建了民營企業發展的理論基礎,也在更廣泛的意義上為按生產要素貢獻分配奠定理論基礎。”他說。

1月21日,北京市經濟學總會第十二屆會員大會暨改革開放新徵程中的中國經濟學術研討會在人民大學舉行,北京師範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教授賴德勝做分析報告。中國網 郭澤涵 攝

穩住了經濟就穩住了就業

北京師範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教授賴德勝指出,週期性外部衝擊對我國就業的影響、中美貿易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使我國屢次受到衝擊,可以從我國以前的應對措施中得到啟發:穩住了經濟就穩住了就業。

賴德勝指出,中美貿易戰毫無疑問會對我國出口產生衝擊,導致出口企業僱傭工人減少。同時,美國政府採取很多政策來吸引製造業的回歸。中國面臨關稅壁壘,因此在海外市場的投資也會帶走一些就業崗位。

他表示,中美貿易戰,科技革命和去產能這三種力量疊加在一起對就業產生很大影響,值得足夠的警惕。而其中貿易對中國經濟的衝擊只占30%,因此貿易因素並不一定能對中國經濟產生十分重要的影響。

“新時代新徵程我們應該有信心,中國已經成長為典型的經濟大國,體量巨大、產業體系完備、具有超大規模國家抵禦風險的能力。消費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力量。目前中國經濟發展的態勢是穩定的,我們有應對貿易戰的堅固的基礎。”他說。

賴德勝指出,一個全方位的開放格局的形成,特別是“一帶一路”向縱深推進產生了很好的影響,“一帶一路”貿易的增長速度明顯高於全國整體水平。不至於因為一個國家的衝擊就會給中國帶來重大影響,因此還是要深化改革開放。

他指出,要繼續進行供給側結構改革,推動產業升級,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加大對新科技的支持力度,同時對企業減稅減負,降低企業的經營成本,增加企業的福利,統籌城鄉兩個勞動力市場。

“我國的鄉村振興戰略,使得農村成為短期內吸納城市里因為外部衝擊導致下崗的農民工,進而化解外部衝擊對中國就業的影響。相關部門、企業要建立相應的應急機製,進行綜合評估和精準施策,穩住大學生和農民工就業,加強對轉崗和失業人員的技能培訓,加強其新形勢下的就業能力和適應能力。”他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