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伸出手,讓我們做朋友
2019年01月22日05:06

原標題:孩子,伸出手,讓我們做朋友

曾經的小濤(化名),自閉內向不愛說話,也從不和同齡人交流。從他記事起,媽媽就離開家,長期在外打工,留在家裡的爸爸既要照顧小濤兄弟兩人,還要賺錢養家。小濤的世界里,從小就缺少了家庭應有的關愛和歡笑。

這樣的狀況,在幾個月前開始改變。2018年9月,一群笑容可親、陽光快樂的大姐姐、大哥哥來到小濤所在的陝西省涇陽縣王橋鎮西街小學,他們和孩子們一起唱歌跳舞做遊戲,還耐心傾聽他們的煩惱,教他們怎樣與人相處、如何解決棘手難題……

這是一項深入陝西農村的鄉土實驗,是對兒童實施干預的“讓我們做朋友——陝西”項目。和小濤一樣,來自陝西省涇陽縣農村13所學校的354個孩子,成為項目的直接受益者。

據項目首席研究員——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教授、西安交通大學長江學者郭申陽介紹,“讓我們做朋友”項目是在發展心理學和干預研究理論指導下,通過嚴格科學實驗,對9歲至10歲兒童進行的行為干預。

“提升兒童的社會信息加工技能,是這項干預的核心。”郭申陽表示,社會信息加工,無論從正面還是負面,都對兒童的成長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正面的,包括他們的學習成績、人格發展,成長為人才和精英,都與心理髮展關鍵期的社會信息加工息息相關;負面的,所有能想到的心理、人格和社會問題,都與社會信息加工的缺陷有關,包括攻擊性行為、未成年期懷孕、吸毒、酗酒、賭博、鬥毆、校園欺淩、偷竊、搶劫、抑鬱、自殺等。

“當代中國社會變遷的大背景下,生活在農村的兒童面臨著更多風險因素。”例如,社會支持缺失、家庭功能失調、受教育水平不高等——如何在發展心理學揭示的關鍵階段,教會他們社會技能,引導他們正確加工處理社會信息,“關繫著兒童的未來”。

“讓我們做朋友”課程的目標,正是幫助兒童更友好、更有效地解決成長過程中面對的問題。它是美國兒童干預項目“作出選擇”的中國版,2005年,中美專家就展開了針對這一項目在中國“本土化”的探索與嚐試。

2011年,天津約100名小學生首先接受了“讓我們做朋友”課程的小規模測試。這些居住在城市的兒童,非常喜歡這個課程,並且取得了很大進步。“讓我們做朋友——陝西”項目,則是“讓我們做朋友”干預項目在中國的進一步測試,也是首次在中國農村地區大規模實施、以社會信息加工理論為基礎的干預項目。

項目由西安交通大學和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承辦,日慈公益基金會讚助,旨在對西部農村兒童社會能力培養進行模式探索。與天津不同,此次干預的主要服務人群,鎖定在農村兒童。項目通過情緒管理等7個模塊,對孩子們展開積極社會行為的系統訓練。

在涇陽縣,項目組隨機抽取了13所學校、共354名三年級學生,組成干預組。同時,抽取14所學校、390名三年級學生,組成控製組。干預組學生共接收14次系統干預課程和兩次數據測試,控製組學生只提供數據而不接受干預。

從2018年9月,項目第一次數據蒐集開始,西安交大人文學院社會工作學、社會學、新聞傳播學專業近30名研究生和本科生,赴涇陽縣展開面向這些農村兒童的干預活動。

對這些在校大學生來說,上課也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干預啟動前,師生們用了7天時間,一起學習、練習課程內容和授課方法。學習合格後取得結業證書。

2018年9月7日,小老師們走進涇陽縣的小學校園。第一次見面,他們讓孩子們描繪了一幅畫冊,以完成數據的測試。“畫冊的描繪,實際上從側面反映出同學們解決問題的能力。”此後,每逢週五,干預老師們都會準時登上大巴車,從西安交通大學出發來到孩子們身邊。

“面對一個情境,我們首先要發現線索,並解釋線索,問一問:別人為什麼要這樣做?”“一個滑滑板的同學,將你碰倒在地上,根據他的反應,你怎樣判斷‘他是友好的,還是不友好的?”“當我們要選擇一次行動,標準有兩個:一是選那個對自己和他人都有益的;二是選那個最可能實現的。”……

一個個情緒管理、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技能,在對孩子們的干預課程中,點滴灌輸、不著痕跡。舞蹈、繪畫、講故事、玩遊戲……豐富多彩的干預形式,更是深深吸引著孩子們。

2019年1月4日,354名學生完成了“讓我們做朋友”項目的課程學習。結業典禮上,每個孩子都獲得了結業證書和大禮包,他們還和干預老師們一起,書寫了“讓我們做朋友”的書畫長卷,並再次跳起每次分別時都會跳的那支舞:用愛追逐夢。

“‘讓我們做朋友’讓我學會了怎樣控製自己的情緒,並給大家帶來快樂。”經過干預,小濤的性格變得開朗,也開始和同學們一起玩耍,還交到了許多好朋友。

來自山底小學的學生李文語則告訴記者,參加活動前,自己不知道煩躁了該怎麼辦,也不明白別人不理自己了,是該生氣還是找他溝通?現在的她,已懂得了很多這方面的知識。

“干預學生‘十五週’,影響學生‘三十年’。”在西街小學校長張備戰看來,這“十五週”的干預,將對學生以後的30年成長,甚至一生都產生深遠影響。接受過干預的學生們在各方面都取得了明顯進步:一些孩子的注意力更加集中、同輩關係改善、情緒控製能力和意識增強、攻擊性行為減少……一些接受干預的班級,整體面貌也在悄然變化,例如同學們能夠排隊吃飯、相互幫助……

對西安交大的學生們來說,參與項目也為他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體驗。看到孩子們成長,特別是抑鬱寡歡、家庭貧困、缺少父母關愛的孩子們笑了、融入了集體、第一次站起來勇敢發言,交大的同學們也笑了,眼角掛著淚花。

“是孩子們,讓我們感受到了服務社會、幫助他人的幸福,讓我們懂得了愛、付出和回報。”交大學生李娜說,自己會永遠記得孩子們花朵般綻放的小臉和離別時依依不捨的小手,還有那些手繪的小卡片和稚嫩的問候語。

“通過對兒童的一線科學干預,項目組積累、學習了社會工作實務操作的本領和技能,為培養社會工作隊伍提供了寶貴經驗。”項目副首席研究員、西安交大社會學系副主任彭瑾表示。

更值得欣喜的是,項目數據分析初步結果表明:在所有“技能水平活動量表”指標上,項目都顯示出對提升兒童“解釋線索”“敵對歸因”“目標設定”和“決策回應”等能力的積極影響,這些影響具有統計學意義上的顯著性——“這表明,‘讓我們做朋友’項目在中國農村是可行的,並值得大力推廣,其成功實施和推廣必將使更多中國農村兒童受益。”郭申陽教授表示。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孫海華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1月22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