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週刊》:美股漲跌皆因特朗普
2019年01月21日10:29
圖為《商業週刊》雜誌封面
圖為《商業週刊》雜誌封面

  導讀:《商業週刊》新一期封面文章稱,特朗普將美國股市的上漲歸功於自己,但美股下跌他同樣難辭其咎。

  美國股市行情綠色表示上漲,紅色表示下跌。近來行情翻紅的日子很多。不過當今美股真正的成色應該是金桔色——和美國總統特朗普捲髮一樣的顏色。因為不管怎麼說,美股已經成為特朗普的股市。直到去年10月,這場長牛市還被稱為“特朗普漲勢波”(Trump Bump),而幾個月來的下跌,尤其是12月初以來的下跌,被稱為“特朗普跌勢”(Trump Slump)。

  特朗普善變,很少有人對此表示異議。他動搖了現行製度的根本。但是在他任上的絕大多數時間里,美國股市的波動性卻低於長期平均水平——只有去年2月和3月例外。投資者的冷靜似乎總是與現實有點脫節。不過股價下跌時股市波動性往往加劇,去年第四季度就是這種情況。芝加哥期權交易所波動率指數聖誕節前夕升至36,夏季和初秋則低於15。

  美國股市動盪之際,我們不禁要問,特朗普對美股造成了多大的影響——在上漲時如何助長、在下跌時如何助跌。相反的問題則是,股市2008年以來表現最差的一年對特朗普影響多大。這輪美股大跌是否會促其反省,讓他收縮曾經推動美股大漲的某些政策和措辭?或者推動他更加激烈地批評現狀證明自己的正確,再次實現一定程度的牛市奇蹟?

  經濟學家曆來認為,股市漲跌過于歸功或歸咎於美國總統,實際上總統像坐在大象背上任由大象前行的象夫。這麼說有一定道理。事實上民主黨總統當政時股市表現平均優於共和黨總統,但這不能說明民主黨對股市有特別感情。

  不過有時總統對美國股市的確產生舉足輕重的作用,特朗普就是這樣的一位總統。比如一年前通過的減稅提升了企業稅後利潤,支撐股市估值而使股市直接受益。特朗普的放鬆監管舉措也提振了股價。據喬治華盛頓大學監管研究中心,2017年聯邦政府只公佈了不到20項對經濟影響重大的法規,較2016年的100項大降,且為里根政府以來出台法規最少的一年。

  有人會說,在赤字飆升之際削減公司稅,或者放鬆旨在保護公共健康和安全的監管是一個錯誤。不過這些改革顯然提振了股價,從而有利於股東階級。此外這些政策還有利於未上市交易的小公司。達拉斯小企業遊說團體Job Creators Network副總裁Jack Mozloom稱,在為小企業創造良好環境方面,特朗普比以前任何總統都積極。

  不願將任何成績歸功於特朗普的民主黨人不願承認美股上漲與他有關,而是歸功於前任總統或美聯儲,或者乾脆說是運氣。但難以忽視的是,美股在特朗普意外當選數日後大漲,然後持續上漲近兩年。這就是“特朗普漲勢”。

  甚至出現了一種理論,解釋儘管出現了“特朗普混亂”,股市波動性仍然較低。這是因為,投資者無法解讀華府傳出的含混信號,於是便置之不理。2017年5月,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經濟學家帕斯特(Lubos Pastor)和韋羅內西(Pietro Veronesi)在經濟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網站VoxEU.org發表文章稱:“今天說北約過時了,明天又說沒過時。市場仍然關注政治家的言論,但對其言論的關注程度不如過去。”

  然而在去年10月初,美股走軟。問題是責任在誰?豬灣入侵失敗之後,甘迺迪總統懊悔地說:“成功的原因有千百個,失敗的原因只有一個。”特朗普顛倒甘迺迪的說法。他曾經興衝衝地發出一系列推文,把牛市歸功於自己。如今美股跌跌不休,他又想方設法歸咎於他人,包括民主黨人(力推通俄門調查)和他選任的美聯儲主席鮑威爾。

  特朗普的辯護有一定道理。誠然鮑威爾領導下的美聯儲沒有採取利好美股的行動。投資者的確不希望加息。12月19日美聯儲公開市場委員會的聲明不理會市場低迷,稱經濟增長強勁,有可能進一步逐漸加息,於是聖誕節前的大跌接踵而至。

  不過特朗普不能因此擺脫干係。雖然市場像任性的大像往往自作主張,但找出特朗普促成大跌的具體方式是可能的。他大打貿易戰尤其使投資者驚慌。自去年9月以來,標普500指數市盈率已下降13%。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RBC Capital Markets)12月中旬的調查稱,讓機構投資者睡不著覺的頭號因素是特朗普。

  在製造業經濟數據不力、蘋果公司下調收入預期之後,1月3日早盤標普500指數下跌2%。蘋果CEO庫克稱,貿易關繫緊張加劇中國業務走軟。當日蘋果收跌近10%,至142.19美元。

  特朗普發佈推文攻擊鮑威爾也可能產生事與願違的後果。甚至一些認為美聯儲應緩和加息步伐的市場分析師也表示,特朗普的言論或將導致鮑威爾為表明美聯儲的獨立性而不必要地快速加息。或者由於債券投資者擔心美聯儲將同意特朗普的看法,從而存在通脹加速攀升的預期。這將導致債券價格下跌,而債券價格下跌通常導致股價下跌。

  特朗普的領導風格也很不合適。他那讓人猜測和保持不平衡的策略也許對敵手有效,但卻疏遠朋友。協助編製一項經濟政策不確定性指數的布斯商學院教授戴維斯(Steven Davis)稱,不知道還有哪位美國總統試圖以不確定性為武器,這樣損人不利己。

  股市並非評判總統的最佳指標。即使總統政績差股市也可能上漲,即使政績優秀股市也可能下跌。比如,對中國強硬利空部分科技股並不說明這麼做不好。相反,特朗普很多討厭的地方並未在股指中體現——比如粗魯的公開表態,對美國全球聯盟的損害。而且一些潛在有害的行動(比如試圖放鬆煤電廠排放的規定)有可能提振某些股票。

  不過,要求特朗普為美股下跌負責有些道理,就因為他經常誇耀股市上漲是他執政成功的證據。比如2017年12月19日淩晨3點左右他發佈推文,稱道指有史以來首次年漲5000點——“讓美國再次偉大”。特朗普前競選經理Corey Lewandowski稱,特朗普無疑認為股市是衡量他工作成績和政策效果的一個指標。

  有時候特朗普似乎用總統聲明推動股市上漲。比如12月31日美股上漲,之前特朗普週末發佈推文,稱他與主要貿易夥伴國就貿易問題的商談順利。然而這一招的效果僅此而已。如果實際情況與預期不符,投資者有可能做出激烈反應。甚至特朗普的一些最大支持者也認為他的誇耀是一個錯誤。Mozloom稱,“如果特朗普把自己與股市捆綁,那麼股市下跌時將難辭其咎,他應該預料到這一點。”

  特朗普接下來的動作也許取決於股市的走勢。如果迅速回升,那麼這一幕就像一場噩夢被忘記。不過如果股市進一步下跌或低位震盪呢?一種理論認為,這將加強特朗普陣營一些較溫和顧問的力量,這些人常常以市場的消極反應提醒特朗普,試圖讓他遠離極端行動。特朗普似乎更加尊重市場的判斷而非學者的建議。前首席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n)試圖阻止特朗普對鋼鋁進口加征高額關稅,雙方在關稅問題上的衝突導致其去年3月去職(股市聞訊大跌)。

  現在是財政部長姆努欽如坐針氈。他明白自己地位脆弱,在聖誕節前的週日發佈講話,稱美國六大銀行借貸流動性充足,試圖以此提振股市。這是那種常常留在危機時表達的信心。之後特朗普表示相信姆努欽,稱其睿智,但為股市打氣的影響不長。

  特朗普就像孤注一擲的賭徒,加倍下注有害政策,認為這些政策最終將發揮作用。股市越下跌,希望採取激烈措施使其回升的誘惑越大。特朗普距離這一步還很遠。畢竟股市相較其當選美國總統以來仍是上漲的。不過他正在擺脫曾努力阻止他衝動行事的顧問們,比如科恩、前國務卿蒂勒森和前國防部長馬蒂斯。與此同時部分政府關門造成拖累,穆勒的通俄門調查步步緊逼,而且民主黨人在控製眾議院後準備糾纏不休。(檸楠/編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