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帶特朗普”上位:渴望“大國崛起”的巴西和過去做的了斷
2019年01月18日10:10

原標題:“熱帶特朗普”上位:渴望“大國崛起”的巴西和過去做的了斷

巴西總統博索納羅。東方IC 圖

被稱為“熱帶特朗普”的巴西新總統博索納羅自1月1日就任以來,已表現出了不少“特朗普做派”:退出聯合國移民問題全球契約;允許開墾亞馬遜雨林;限製委內瑞拉難民流入,15日,他還簽署了行政令放寬槍支管製,符合條件的公民可最多申請4把槍支。

在歐美民粹主義抬頭,極右政黨上台,選民反建製情緒高漲的大環境下,博索納羅也對美國總統特朗普,歐洲的波蘭、匈牙利等國右派領導人表達了欽佩和讚許。和全球化以及移民潮帶來的歐美製造業衰退、造成中產階級白人的危機感不同,博索納羅在外部環境相對穩定,貿易壁壘高樹的巴西能夠當選,很大程度上歸結於巴西內部的因素。

選擇與過去了斷、對未來充滿樂觀的巴西人

反腐運動助長反建製情緒。從盧拉總統執政時期展開的“洗車”的反腐運動,陸續揭露了巴西政壇長時間的系統性政治腐敗和錢權交易。無論政黨從屬和意識形態,巴西超過三分之二以上國會議員都有貪汙等指控。尤其是舉辦世界盃和奧運會前後爆出的牽連多名政客和企業的貪腐醜聞,讓對民眾對傳統黨派與利益集團的官商勾結無法忍耐。去年的選舉開始前,在窮人和工人階級中深得人心的前總統盧拉因為貪汙而被監禁,讓左派的工人黨失去了勝算。博索那羅做為唯一一位沒有貪汙指控的、建製外的總統候選人,得到了巴西大多數選民的青睞。

選民渴求重振巴西經濟。盧拉執政時期正好趕上世界大宗商品需求和價格上升週期,巴西作為鐵礦石、原油和大豆的重要出口國,在出口的驅動下經濟持續增長。工人黨的扶貧政策在強大的財政支持下成功開展,10年間3600萬巴西人脫離貧困,中產階級人口顯著增加。然而這一經濟週期幾年後進入尾聲,由於巴西經濟對外部市場依賴性太強,經濟結構不夠多元,生產力水平增長緩慢,基礎設施嚴重拖累發展等問題開始凸顯,並造成巴西曆史上最嚴重的經濟衰退。近年來政府財政緊縮,失業率居高不下,去年失業人數超過1200萬,因此民眾渴望新的領導人能夠另闢蹊徑,加快經濟回覆。

治安惡化增加強力政策的吸引力。經濟低迷,高失業率,財政支出不足帶來了社會治安的惡化,2017年巴西謀殺率激增至十萬分之30.8,至少63,880人因暴力犯罪而喪失生命。軍隊出身的博索納羅發誓施行鐵腕政策,將利用軍隊力量將犯罪分子和黑幫毒梟一網打盡。博索納羅多次表達對軍政府統治時期的懷念,他的強勢和嚴厲讓長期生活在暴力犯罪陰影之中的巴西選民更有安全感。

激進保守主義迎合福音派價值。博索納羅的崛起也反映了巴西社會意識形態和宗教信仰近幾十年來的變化。支持博索納羅的黨派和選民被總結為“Bullets,beef and Bible”(支持槍支合法,農牧業從業人員和基督教福音派信徒)。由於世界市場對巴西農畜產品需求不斷增加,農牧業在巴西經濟的比重中不斷提升,因此也加強了農業對於政治的影響力和遊說能力。同時,不同於逐漸世俗化、信教人數比例下降的歐美國家,由於巴西人對於政客和製度信任度極低,政府治理能力不足,經濟危機不斷,暴力犯罪猖獗,使很多人從宗教中尋找寄託和支持,因此福音派在巴西迅速增長。巴西福音派信眾比例從1990年的不足10%達到了目前人口的27%。而博索納羅的保守價值觀,包括反對同性戀和嚴打罪犯贏得了福音派人士的支持和選票。

在博索納羅贏得選舉後到就職的這兩個月,內閣逐漸成型,部分政策陸續出台,也使他的支持率不斷上升,民眾對巴西未來的樂觀情緒逐漸在巴西成為主流。很多人相信博索納羅任命有利營商的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蓋德斯為財政部長以及剛正不阿的反腐鬥士莫羅做司法部長終究能夠為巴西帶來 “Ordem e Progresso”(秩序和進步)。

多年來,巴西人一直在一種“大國崛起”的優越感和“大國尚未崛起”的自卑感之間搖擺。巴西人這一次選擇了強人領袖和自由主義經濟政策作為與過去的了斷。新政府面臨的問題包括:簡化廣受批評的複雜稅法,減少官僚主義辦事作風,提高行政效率,減少政府開支和財政赤字,勞工待遇改革(包括退休金和退休年齡),國有企業的私有化,增加對基礎設施的投資等等。

新年伊始,對未來的樂觀情緒再次充斥著巴西,但是這種樂觀能夠持續多久,還是要看博索納羅政府在改革巴西的路上能有多少作為。

聲稱放棄全球主義的巴西會和美國走得更近嗎?

博索納羅上台標誌著過去十餘年工人黨執政期間依靠巴西的經濟實力和軟實力去影響世界格局和全球治理體系,試圖加強發展中國家話語權,注重拉美一體化,南南合作和多邊主義外交政策走向終結,而轉向利己主義和現實主義的外交政策。

雖然博索納羅政府仍然在執政初期,但是從一些跡象來看,博索納羅領導下的巴西外交政策將會很大程度上改變工人黨時期的外交政策路線方針。今後巴西將會遠離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包括大幅減少一些全球公共普惠的訴求。

巴西總統博索納羅和外交部長阿拉烏柔都和特朗普及美國保守派十分“投緣”。博索納羅表示巴西將外交政策“去意識形態化”(暗指左派意識形態)。阿拉烏柔在就職演說中強調:“伊塔瑪拉提(巴西外交部代名詞)屬於巴西,我們將不會再繼續遷就,或者揮舞‘實用主義’的大旗,巴西要放棄全球主義,巴西要發出自己的聲音。” 博索納羅甚至聲稱將會把巴西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備受爭議的耶路撒冷地區,儘管此項政策勢必遭到其中東貿易夥伴國的製裁。

博索納羅在大選中就多次讚美美國總統特朗普,並表示巴西和美國的關係將會揭開新的篇章。兩個人在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有諸多相似之處,如同特朗普執政下的美國,博索納羅領導的巴西外交也會更加專注於追求國家利益,像特朗普一樣,巴西在對外交往中會更加強硬,注重經濟利益和達成“好的交易”。

“右轉”後的巴西將會加強與美國以及拉美地區右派政府的關係,並且將會加大對拉美左派政權施加壓力,尤其是委內瑞拉,尼加拉瓜和古巴。在巴西總統府官員和軍方都否認了博爾索納羅任內會在巴西建立美軍基地的說法後,巴西與美國較有可能共同加強對委內瑞拉的經濟製裁。

雖然博索納羅在選舉中曾對中國在巴西的投資提出質疑,而且巴西新政府對多元主義和南南合作也沒有表現出很大熱情,但是巴西對華關係仍然具有較強可塑性。巴西與中國沒有地緣政治上的競爭,中國與巴西的經濟互補性很強,無論是從農畜產品、原材料貿易還是基礎設施投資來說,中國都是巴西難以替代的重要出口國和投資國。博索納羅為了在國會中獲得對各項改革措施的支持,必須迎合代表農牧業利益集團的議員,因此需要保持與中國良好的經貿關係。

儘管博索納羅政府與特朗普在意識形態上惺惺相惜,關係兩國之間共同利益的合作基礎並不廣泛,向特朗普“看齊”的外交政策能為巴西帶來的實際利益也值得懷疑。而與中國關係的冷卻或破裂都將會對博索納羅政府和巴西經濟造成巨大損失。

(作者曾在前沿戰略諮詢、美洲對話組織和布魯金斯學會任拉美研究助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