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精者眾生相:失敗的身心受挫 成功的被鬧分手
2019年01月18日09:15

  原標題:捐精者眾生相:失敗的身心受挫,成功的被鬧分手

  “捐精能獲得高額報酬,靠捐精能掙下一套房子的首付;

  捐精有美女護士手動取精,還能合法看AV;

  地下捐精可以直接發生性關係;

  多次捐精當了幾十個小孩的爹還不用承擔撫養義務……”

  每一輪關於“捐精”的熱點,都真假摻雜,讓捐精顯得更加神秘。

  一聽說捐精有錢拿,男人們都High了。

  網友A:“原來捐精還有報酬,按這麼說,我已經打掉了一架波音747了。”

  網友B:“我這輩子過得太TM奢侈了。”

  網友C:“淚奔~我每週都揮霍上萬元!”

  其實大家都想多了。

  目前各地人類精子庫對成功捐精者的慰勞補償費大約在3000-5000元左右,一共需要捐獻7-10次才能完成一次捐獻,錢不算少,但想要攢夠一套房子的首付,估計你精盡人亡也無法辦到。

  之所以需要捐精,是因為能夠幫助到一些不孕不育夫婦、同性戀女子、或是單身想要小孩的女子,還能提供給醫院提供醫學研究等,是一種高尚的人道主義行為。

  曾經有同行在採訪捐精者時,不斷追問了諸如“高潮、射精、手淫”等詳情,我們不會,但是談性色變的朋友也可以退出這篇內容了。

  ▍他捐精失敗了

  今年中國人類精子庫幾次傳出鬧精荒,大家也知道,現在中國的捐精誌願者大部分都是大學生。他們之所以願意捐精,一部分人是因為認知水平較高,一部分人因為捐精能獲得報酬,還有一部分人,純粹是覺得好奇、好玩兒,想去試一試。

  但是去的男性就能捐精成功嗎?並不是,大學生捐精者合格率不到10%,對於這些捐精者來說,成功捐出去了不能說,沒捐出去,就更不可能說了。

  無名就是這麼一位捐精失敗者。

  無名是在大三的時候收到某地人類精子庫的宣傳單的,傳單上除了正能量的宣傳標語外,報酬對他來說也是充滿誘惑:參加初篩可以獲得100元路費,入選後能獲得5000元報酬。

  無名說:“我當時看中了一台遊戲本,所以想去試試,補貼家用嘛。”

  他撥通了宣傳單上的電話,很快加上了工作人員的QQ。工作人員先給他介紹了捐精相關的國家政策,告訴他捐精者與捐精出生的小孩沒有法律上的父子關係,不用承擔撫養義務,人類精子庫也將對捐精者的身份保密。

  幾乎沒有太多的猶豫,無名就答應了。

  無名:“我想了一下,這東西每週都會被衝到下水道里,還不如合理利用,還能幫到別人呢。”

  到了預約的時間,無名去到了人類精子庫,接待他的是一個女醫生。當然和大家想像的並不一樣,沒有什麼美女護士手動取精這種事,醫生先是給他播放視頻,視頻里主要講如何消毒,如何使用一次性坐墊的這些內容,視頻看完後,他就一個人走進了取精室。沒錯,取精是自行完成的。

  取精室貼著一些美女圖,三點未露,無非就是性感一點,裡面有一個沙發,一台電視。電視的用途想必你們都猜到了,就是用來看一些有助取精的“科教片”,還有洗手液、衛生棉等消毒用品,第一次取精時無名可能過於緊張,而且因為醫生忘記給他開電視,沒有外部刺激,進行得並不是太順利。

  無名:“我好不容易把看過的小電影都回憶了個遍,才取了一點點,然後標上編號,領了100元錢,就回去了。”

  幾天后,無名收到複測通知,再一次來到了人類精子庫。這一次取精過程很順利,當時他還有點小得意,但沒想到回去兩天后,卻收到通知說他的精子活性不達標,捐精失敗!

  無名:“這對於我來說真是晴天霹靂啊,簡直就是身體和心理的雙重打擊,你懂那種感覺嗎?人財兩空的感覺……真的整個人都不好了。”

  雖然不是很懂,但是能夠理解。

  對於人類精子庫來說,畢竟捐出的精子是求精者的希望,對精子質量高標準是必須的。

  要知道,我國精子庫對精子的檢查標準高於國際標準。對精子的篩查至少必須進行4次,主要是篩查精子的活力。捐精者每次捐精之前必須禁慾4-7天,每次取精數量必須超過2毫升,密度大於60x106/毫升。60分鍾內,精子的存活率必須大於60%,在這些存活的精子中向前運動的數量也必須大於60%。

  所以捐精前,也要先鍛鍊好自己的身體。

  而對於那些捐精成功的人來說,雖然完成了這件神聖的事,但是並沒有得到對等的社會認同,甚至於對自身產生懷疑、後悔。

  ▍他們捐精成功,卻後悔了

  有一個捐精者完成捐精後,將事情告訴了女友,女友覺得無法接受,她說自己無法想像另一半和別人有孩子,而且不止一個,說不定哪天在大街上還會遇到,那種感覺太恐怖了。捐精者跟她解釋,告訴他法律意義上自己和那些小孩並不是父子關係,“但是你們生理意義上是!”女友說,後來他們就分手了。

  還有一個捐精者,他說自己會把曾經捐精這件事,永遠埋藏在心底,把這個秘密一直帶進墳墓裡去。

  大多數的捐精者都是悄悄進行捐精行為的,怕被身邊的朋友另類眼光看待,怕另一半離開,也擔心父母家人無法接受。

  當然,也有一些人並不太在乎別人知道自己捐精,就像MZ。

  ▍地下捐精者

  MZ是一個台灣人,他這樣介紹自己:“我是住在台灣的捐精者,身高180,體重65,年齡25歲,有不想結婚但想生小孩的女生嗎?歡迎你來台灣找我借精生子哦。”

  沒錯,MZ是一個地下捐精者。此前,他已經在台灣完成過一次捐精,他之所以不在乎別人如何看,是因為他的捐精目的並不純粹。

  那些和MZ一樣尋求地下捐精的人,都有著各種各樣的原因。對求精者來說,他們覺得精子庫費用太過昂貴;而對於捐精者來說,各懷心思的就多了:單純只是想做公益的捐精者,覺得精子庫捐精過程繁鎖,耗時過長;而另一些捐精者則是為了能獲得更多的報酬;還有一些捐精者動機則很不堪,他們只是為了占女性便宜,所以通常會要求以直接接觸方式完成捐精。

  地下捐精危害有多大?在人類精子庫,在一個捐精者的精子活力檢查通過以後,還要對他的身體進行全面檢查,除了常規的身體檢查,還包括家族病史遺傳調查和心理健康調查。通過之後,會對捐精者的身體組織進行嚴格的化驗,用以確認捐精者是否存在乙肝病毒、梅毒、愛滋病毒、衣原體等病毒感染。在經曆了以上這一系列檢查之後,才能成為一名合格的捐精者。

  但是地下捐精,沒有這些檢查程序,沒有相關的醫療消毒設備,受精者除了自身健康安全無法得到保障之外,也對以後生下的小孩埋下隱患。地下捐精涉及了法律、倫理與生理上的多重風險之外,也可能會涉及到跨境精子交易。

  其實提到捐精,大部分人都有點諱莫如深。

  過於隱私,覺得難以啟齒,同時牽涉倫理爭議,即便知道了公益捐精與獻血、器官捐獻一樣,是值得稱道的公益行為,依然很難接受,甚至於人類精子庫的行業人員,也儘量避談。

  有些人擔心,如果捐精者多次捐精,會生下太多小孩,引發倫理悲劇,其實中國衛生部早有規定:一名供精者的精液標本最多隻能提供給5名婦女受孕,一旦滿5名,這份精子就會被銷毀,全國各個精子庫的資料都是聯網共享的,並不存在“捐了又捐”的可能。而且一個合格誌願者在中國大陸,只能在一家精子庫捐精。

  不知道瞭解了捐精的男性,會願意去捐精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