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成者庫克:沿著喬布斯的步伐 開創屬於他的Apple時代
2019年01月14日09:46

  來源: 燃次元&尋找中國創客

  原標題:守成者庫克

  作者 : 王琳

  2011年8月24日,蒂姆·庫克“轉正”了。

  公司創始人喬布斯因為身體原因決定卸任AppleCEO,他把這個艱巨的任務交給了已經擔任8個月臨時CEO的庫克。

  一時間,輿論嘩然。庫克是誰?為什麼是他?他能帶領Apple達到喬布斯所說的最燦爛、最有創造力的未來嗎?

  伴隨著這些質疑,庫克帶著Apple一路前行。2012年問世的iPad mini成為歷史上最暢銷的平板電腦,2015年問世的iPhone 6成為最暢銷的Apple手機。

  即便如此,“創新乏力、吃老本”的質疑聲從未消失,就連員工也覺得Apple從一個“動態機遇締造者”變成了“乏味的運營公司”。

  甚至有人覺得庫克毀了Apple,但他們不知道的是,1998年,他初到Apple,讓虧損近20億美元的Apple公司在1998財年第一季度扭虧為盈。他為Apple儲備了豐富的現金,讓喬布斯的設想成為現實。可以說,沒有他,就沒有後來的Apple。

  庫克接棒喬布斯之後的8年,移動設備市場變化萬千。Samsung、華為、小米、OV,以及不斷趕上的後起之秀正在一點點蠶食Apple的市場。2018年,Apple在危機中迎來短暫的高光時刻,成為一家市值萬億美元的公司。但這年秋季發佈的iPhone新品卻讓外界大失所望,減產、降價、調低業績預期,壞消息不斷湧向Apple公司。

  危局之中,人們又一次拋出似曾相識的問題:庫克是誰?為什麼是他?他能否繼續守住Apple的江山?

  死亡預警

  1996年,20歲的Apple電腦公司陷入了窘境。

  過去,Apple電腦公司(2007年更名為Apple公司)抱著“我們最優秀”的理念,不顧市場情況開發出了Mac電腦,但它的價格實在太貴了,消費者根本負擔不起。

  競爭對手依靠價格優勢趁機反超。1993年,IBM趁勢崛起成為業界老大,康柏公司超越了Apple電腦,成為業界第二。當時,IBM一年的銷量約33萬台,康柏的銷量約31萬台,Apple的銷量約25萬台。

  賣不出的Mac電腦堆積如山,長達2個月的庫存週期對利潤造成的潛在損失威脅髙達5億美元。同時,競爭對手早已實行外包生產,而控製欲極強的Apple公司大部分電腦仍由自己的工廠生產,產品型號氾濫,光是台式機的型號就高達12種。

  內憂外患,公司現金流捉襟見肘,1996財年第一季度便虧損了7.4億美元,全年虧損高達8.16億美元。管理層動盪不安,1993年-1996年,Apple董事會相繼解僱了兩任CEO,而在任CEO已聘請了破產顧問,正在考慮申請破產。

  Apple電腦公司開出的價位是每股60美元,IBM公司給出每股40美元的收購價,最終雙方也沒能談妥。與惠普、太陽公司的收購磋商也因為價格問題而泡湯,沒有人願意接過這個燙手的山芋。

  他們急需一位CEO力挽狂瀾,於是董事會請來了已被Apple放逐10年的喬布斯。為了維持公司的正常運營,喬布斯從Apple當時最大的競爭對手微軟那裡借到了1.5億美元現金,但這隻是權宜之計。

  歸來的喬布斯開始介入公司的細微工作。他取消了多餘的生產線,去除了正在開發的操作系統中無關緊要的功能。他還放下了對產品製造過程的控製欲,把從電路板到成品計算機的製造全部外包了出去。

  這依然不能改善財務狀況。1997年財年,Apple電腦公司損失了10億美元。Apple公司的個人電腦市場份額也逐漸被吞噬,從80年代末的16%一度下降到5.4%。

  喬布斯焦頭爛額,他必須找到一個精通供應鏈管理、能建立準時製工廠的專業人士。但折騰了幾個月,他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都是些在生產製造方面觀念陳舊的傢伙”。

  直到遇到了蒂姆·庫克。

  Apple的福將

  1998年的一個週五晚上,庫克搭上了那班改變他人生的夜間航班,目的地加州庫比蒂諾Apple總部。

  38歲的庫克有著令人歆羨的人生履曆。他曾是IBM北美業務總監,電腦銷售公司Intelligent Electronics代理銷售部門首席運營官。1998年,他正擔任業界第二大電腦公司康柏公司的副總裁,負責分管採購、庫存管理。

  同事評價他冷靜且理智,不過他很快丟掉了這種特性。第二天早上,在不超過5分鍾的與喬布斯的面試後,他決定加入危在旦夕的Apple。

  一位導師曾警告他這一步走得太愚昧了,但庫克卻不這麼認為。“我的直覺告訴我,加入Apple,我將能夠與一幫充滿創造力的天才一起共事。我意識到這是我人生中一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使我可以加入到一家偉大的美國公司,令其起死回生。”

年輕的庫克
年輕的庫克

  1998年3月,庫克正式加入Apple,擔任首席運營官。

  彼時,喬布斯已經把庫存縮短到31天,堆積的產品價值約4.37億美元。對於數碼產品而言,31天的壓貨量,依舊是致命的。

  在庫克眼中,庫存基本上等於魔鬼。他認為應該像管理牛奶一樣管理庫存,“如果牛奶過了保質期,你馬上就會有麻煩了”。

  庫克接手後,把Apple的主要供應商從100家減少到24家,並要求他們減少其他公司的訂單,還說服許多家供應商遷到Apple工廠旁邊。

  此外,他還把公司的19個庫房關閉了10個。庫房減少了,存貨就無處堆放,於是他又減少了庫存。

  他建立了JIT系統(又被稱作準時製庫存系統,JIT是Just In Time的簡稱),這讓Apple公司自身不需要存儲原料庫存,如果需要會向供應商提出,由供應商按時送過來維持生產的正常進行。

  而Apple計算機的生產週期也從4個月壓縮到兩個月,這不僅降低了成本,而且也保證了每一台新計算機都安裝了最新的組件。

  這一系列舉措效果明顯。1998年9月,Apple保持著6天的庫存量,相當於7800萬美元的商品價值,1999年,這組數字變成了2天(有時僅僅是15個小時)和2000萬美元。現在,Apple的供應鏈世界第一。

  庫克的到來,讓Apple公司死而複生。1998財年第一季度,Apple公司扭虧為盈,這種狀態在隨後的三個季度依然維持著。

  喬布斯對庫克的表現非常滿意。他曾在美國的《商業週刊》上表示,蒂姆·庫克進入Apple後,Apple的電腦生產供應線發生了本質的變化。2001年,庫克獲得了50萬美元的額外獎金,他是那一年公司里唯一獲得獎金的人。

  二號人物

  挽救了公司的庫克開始了他的升職之路。

  2002年,庫克晉陞為Apple公司的資深副總裁,負責Apple公司全球的運營和營銷管理。

  2004年,庫克的管理範圍進一步增大,他開始負責Mac的生產。

庫克升職之路
庫克升職之路

  2004年7月到9月,喬布斯為了接受胰腺癌摘除手術申請病假,他將公司的運營交給了庫克。此時的庫克已經成為資深副總裁,是諸多總裁中的No.1,響噹噹的Apple二號人物。

  在擔任臨時CEO的三個月裡,庫克做了一個重大的舉動。2004年7月19日,庫克將iPod降價,20GB的iPod從399美元降到299美元,40GB的iPod從499美元降到了399美元,15GB的iPod停止生產。

  外界猜測,庫克的這個舉動是為了守住Apple的市場占有率而打出的價格牌,畢竟,競爭對手正在追趕。但庫克的真正原因並不是單純的打價格戰,而是為了給新產品提供更寬敞的空間。

  就在iPod降價的3個月後,Apple馬上推出了一款新iPod產品——iPod Photo。該產品一進入市場,便再度受到全世界果粉的熱捧。

  在擔任臨時CEO的三個月裡,納斯達克指數下跌了10.2%,而Apple公司的股價則上升了6%。

  2009年年初,喬布斯身體再一次報警,庫克又一次成為了臨時CEO。

  6月19日,iPhone 3 GS發售。《華爾街日報》稱,“這不過是把現有的iPhone 3G升級了一下,算不上什麼新產品”。

  但事實上,庫克有自己的難言之隱。畢竟在Apple內部,針對產品的創新,一直以來還是喬布斯的絕對領域,旁人無法並且也不方便插手。“如果不經過喬布斯親自過問處理,新產品根本不可能上架。”

  當時,距離上一代新產品發佈已經將近1年,競爭對手虎視眈眈,而對於擔任臨時CEO的庫克來講,只能採用中規中矩的方法維持業績。

  在庫克第二次執掌Apple的半年里,Apple的股價從85.33美元一路飆升到141.97美元,漲幅高達66.4%,同期納斯達克指數從1489.64上漲到了1844.09,漲幅只有23.8%。

  在他的領導下,Apple創造了遠超於市場綜合水平的大牛市。2009財年第一季度總銷售額超過81億美元,同比增長9%,第二季度總銷售額達到了83.4億美元,淨利潤為12.3億美元,超出了華爾街的預期值。

  不過,這個光榮的成績是在喬布斯於2009年7月22日回來之後發佈的,庫克不得不再次站到幕後,Apple的所有光環依舊圍繞在喬幫主身上。

  儘管如此,還是有人注意到功勞有庫克的一份,《紐約時報》在喬布斯回歸9天之後發文稱:“在蒂姆·庫克的領導下,Apple度過了令人滿意的六個月。在這六個月期間,蒂姆·庫克從惡劣的經濟大環境中拯救了Apple。”

  庫克似乎並不希望被過度關注。“有些人反感什麼好處都算在史蒂夫頭上,但是我對這些從來都不在乎,”庫克表示,“老實說,我希望自己的名字從不出現在報紙上。”

  很快,這一希望破滅了,他成了報紙的常客。

  無名的繼任者

  2011年7月的一個週末,喬布斯打電話給庫克。

  “我想跟你談談。”喬布斯說道。

  “好的。”庫克回答說,“什麼時候?”

  “就現在。”

  此時,癌症已擴散到喬布斯的骨骼和身體其他部位,劇痛日益嚴重,他已不再去辦公司工作了,儘管有人看到他在家附近的餐館點了一份法式吐司麵包,但事實上,他總是失眠,也幾乎不能吃任何固體食物。

  他曾向公眾承諾,當他無法再運營公司時,會提出辭職,這一刻真的來臨了——喬布斯希望庫克能成為下一任CEO。

  “我已經決定了,我正在向董事會提請,推薦你做CEO,我將擔任董事長。”庫克看著自己的導師,“你確定了嗎?”“是的。”喬布斯說。

  庫克又問了一遍,喬布斯讓他不要再問了,他已經決定了。

  2011年8月24日,庫克正式從喬布斯手裡接過Apple的帥印。他儘可能低調,但很快,便引起了全世界的矚目。9月底公佈的財報顯示,繼任AppleCEO當天,Apple公司給予庫克100萬股的限製性股票認股權,按照當天的股價和當時的彙率計算,約合24億人民幣。

  不過這100萬股的股票並非當時立即發放的,Apple的附加條件是:“其中50%將於2016年8月24日給予,賸餘50%將於2021年8月24日給予。在股票給予之前,須保持僱傭關係。”

  也就是說,庫克必須一直在Apple幹到2021年8月24日,才可以把這次的“獎金”全部領走。業界人士預測,考慮到屆時Apple的股價,這100萬股的市值將超過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0多億元)。

  不幸的是,除了即將獲得的高額獎金,外界對他似乎一無所知,但這並不代表他的能力欠佳。

  實際上,他早已是Apple公司的實際運營者,也一直是矽穀“挖牆腳名單”里排名第一的人物。2010年,通用汽車陷入危機,他們就曾想過要將庫克挖過去力挽狂瀾,獵頭還曾向庫克提供戴爾和Motorola的CEO職位,不過他都禮貌地謝絕了。他熱愛Apple,從未打算離開,他還告訴獵頭,作為Apple的二把手他很滿足。

  然而,謙恭的謝絕之下是宏大的雄心。

  最像喬布斯的人

  剛剛加入Apple,庫克申請了一間位於CEO辦公樓層、斜對著喬布斯辦公室的小房間,而其他的副總裁全部都和業務團隊坐在一起。

  當時,沒有人多想,不過後來人們才發現庫克想要成為下一任領導者的雄心壯誌。因為他很早就已經明白要想準確理解老闆的思路,就必須離老闆足夠近。

  庫克在領導層的人緣很好,他看上去和脾氣暴躁的喬布斯完全不同。他安靜而理智,不會對人大吼大叫,生氣的標誌是緊縮的眉頭,和開會時長時間的停頓。

  事實上,庫克和喬布斯有太多的相同之處。

  他們一樣追求完美。每週的運營例會上,庫克會逐一研究每一個項目,會議時間可以長達五六個小時,甚至就連數字上很小的偏差他也會嚴肅對待。

  當然也一樣嚴苛。庫克剛到Apple公司時,中國供應商出了問題,他說,“應該有人馬上去中國處理這件事。” 30分鍾後,他看著還在桌前坐著的一位運營主管,面無表情地說:“你怎麼還沒走? ”那位主管站起來,沒帶任何行李,直接開車去了舊金山機場,買了機票飛往中國。

  同事把他比作海鰻,一旦抓住獵物,絕不鬆口。比如,有一次,Motorola無法提供足夠的處理器,庫克便用一整天的時間鑽研數據表,一步一步地從供應鏈和次級供應商中找問題。

在有喬布斯的場合,庫克的穿著都和他保持一致
在有喬布斯的場合,庫克的穿著都和他保持一致

  他非常勤奮,精力旺盛,和喬布斯一樣是個典型的工作狂。他每天淩晨4點半起床,收發郵件,然後去健身房運動一個小時,6點剛過就到達辦公室。在每週日的晚上,他都要安排電話會議,為下一週的工作作準備。

  有一次在從加利福尼亞飛到新加坡的18個小時航程中,庫克一分鍾也沒闔眼,一直在為Apple的亞洲運營回顧做準備。飛機清晨著陸後,他迅速洗了個澡,便參加了廠家12小時的會議。會議結束,當地的CEO都筋疲力盡了,而他仍想繼續研討。

  IBM的前同事評價他說,“蒂姆總是第一個到、最後一個走,他是會議桌上最聰明的人”;而讀書時,從七年級到十二年紀,庫克一直是票選的“最勤奮的學生”。

  他的生活和工作同樣自律。他白天吃蛋白棒,午餐吃得很簡單幾乎一成不變,比如雞肉和米飯,以至於連硬件主管都能夠幫他毫無差別地點餐。

  喬布斯不只一次說,庫克跟自己是“一樣的”。“他和我看待問題的方式是一樣的。我們的設想差不多,我們也可以在高級戰略的層面上進行互動。”喬布斯說,我會忘記許多事,他總是能提醒我。

  庫克也說,他和喬布斯的視點總是如出一轍,“對我來說,他的個性並不重要,他的想法、品味、與眾不同的視角,所有這些都還在Apple完整保留。”

  過去,他和喬布斯算得上完美拍檔。庫克靠著自己的運營能力將錢堆滿Apple的金庫,這些鈔票是喬布斯持續創新的支柱。

  但他一直很低調,甚少有人發現他的光芒。直到,他成了Apple這艘巨輪的掌舵者,綻放光芒的時候似乎要來了。

  跳出天才陷阱

  但一切沒有看上去那麼容易。

  庫克所掌握的Apple到處都是喬布斯的影子,艾薩克森的《史蒂芬·喬布斯傳》讓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Apple=喬布斯,喬布斯=Apple。看上去,喬布斯已經成為了一個傳奇,一個即便死亡也無法被抹去的願景家。

  似乎庫克再怎麼努力也無法跳出天才陷阱,他好像也不想成為喬布斯第二,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替代史蒂夫?不。他不可替代!”

  但庫克必須找到一個方式,讓他能夠維持自身地位,同時能夠繼續喬布斯著名的創新之路。此刻,Apple公司雖足夠龐大,但也不再像起步階段那麼靈活,一些資深高管陸續離開,管理成為了這個階段Apple公司的第一命題。

  喬布斯的離開無疑加重了管理難題,庫克必須要留住管理團隊——一個每一個人離開Apple公司,都可以做CEO的團隊。

  他的做法很直接——給每位資深副總裁一份巨額股份紅利,他們中的大多數每人收到15萬股,相當於6000萬美元。就這樣,他留下原本打算離開的、被喬布斯認為沒人可以幹預其設計的靈魂設計師喬納森·埃維。

  當然,想要續寫神話,還需要足夠暢銷的產品。喬布斯在這方面給了庫克足夠的寬容和信任。他在去世前建議庫克,“我絕不希望你問喬布斯會怎麼做,做對的事情就可以了”。

  也是因為這樣的信任,庫克做了一些喬布斯完全不會做的事兒,而這些事兒讓人們看到庫克的才能。

  2012年10月23日,Apple推出了7.9寸的iPad mini。從市場策略來看,iPad mini主要是為了打壓風頭正盛的小尺寸Android平板;從產品本身來說,其機身小巧,但價格更低廉,因此iPad一面世,就受到了市場的熱捧。2013年,iPad銷量達到歷史最高,而iPad mini則成為歷史上最暢銷的平板電腦產品。

iPad曆年銷量
iPad曆年銷量

  iPad mini甚至引發業界評論,“在小尺寸平板這件事上,喬布斯錯了”、“iPad mini是重新定義小屏幕平板電腦市場的產品”。

  過去,喬布斯堅持認為“顧客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他拒絕七英吋平板電腦,就像他覺得最適合人類的手機屏幕大小是3.5英吋,而超過這個最佳尺寸的手機則鮮有顧客問津一樣,他一直覺得自己才是最懂消費者的。

  和喬布斯的剛愎自用相比,庫克更加看重用戶的想法和意見,他認為用戶可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可他們未必不知道怎樣去選擇。

  事實證明,無論在小尺寸平板電腦和大屏幕手機上,喬布斯都誤判了。2014年9月,iPhone 6系列誕生,而後便成為最暢銷的Apple手機。2015年iPhone銷量2.3億台,達到歷史最高水平。2015財年淨利潤同比增長35%,而2014財年這個數字是6.7%。

  毫無疑問,庫克逐漸扛起了Apple的大旗。2015年財年的最後一天,Apple公司的市值達到5832億美元,四年間,市值增長了68%。

  爭議與無奈

  但這蒸蒸日上的業績背後褒貶不一。

  2007年,初代iPhone發佈,智能手機開始萌芽,喬布斯掌管下的Apple的競爭對手是NokiaN95的滑蓋設計、黑莓curve;而庫克的戰場上,有Samsung、HTC、華為、小米、OV,以及不斷崛起的後起之秀,更加洶湧、複雜且變化莫測。

  這些後起之秀正一點點蠶食iPhone的市場。相關數據顯示,在2012年第一季度,Samsung已經超過Apple成為世界排名第一的手機製造商,並在當季度出貨量達到4220萬部,而Apple則為3510萬部,讓Samsung達到這種銷量的是Galaxy。

  在這種情況下,iPhone 5第一週達到500萬部銷量,iPhone 6成為最暢銷的手機實屬不易。退一步講,倘若庫克像喬布斯生前堅持的那樣,執意小屏手機,那麼又怎麼會有iPhone歷史上最暢銷的手機呢?如果沒有推出大屏手機,Apple又怎樣和崛起的Samsung、華為、小米、OV抗衡呢?

  但即便如此,依然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懷疑庫克的創新能力。消費者們覺得5、5S失去了4、4S雙面玻璃金屬邊框的美感;6、6P的大屏幕和醜陋的外形不是Apple的風格;6S又被說成沒有創新、炒冷飯、容納了一些可有可無的功能。

  庫克真的對產品一無所知麼?2011年4月,庫克說了一句很有設計水準的論斷:“第一代的LTE芯片組使得手機在設計上進行了太多的妥協。”這足以證明,他在產品設計上也展開過深度的思考,而不是簡單地聽設計者的一面之詞。

  雖然,消費者的質疑此起彼伏,但華爾街投資者們難掩對庫克的喜愛。“數據證明了他的實力”、“無論從各個指標來看,庫克都做得很出色”等讚美聲不絕於耳。

  可隨著iPhone XS/XR推出,這種喜愛馬上變成了質疑。2019年庫克寫信稱第一季度要少賺90億美金,華爾街給出的判斷是:iPhone的失誤是“嚴重的”,並暗示其弱勢“主要出現在新的XS/XR型號中”。

  8年來,質疑從未消失,但庫克本人卻顯得很淡定。“我覺得,人們應該自己決定他們想要如何描述我。但我要說的是,無論所知甚多還是根本一無所知的事情,我都會請求其他人的幫助,因為他們都擁有非凡的能力。”

  如今,面對複雜的市場環境,庫克必須全力出擊,競爭對手的每一個動作都不能忽略,因為每一款新產品都可能成為主流,而Apple隨時可能被取代。

  但可惜的是,Apple依然陷入了被圍剿的窘境。

  封閉還是開放

  2012年8月,經過2個月的審判後,AppleVSSamsung的專利案有了結果——美加州地方法院作出一審判決,稱Samsung電子侵犯Apple若干專利,須向對方賠償10.5億美元。

  當晚,專利專家弗洛里安·繆勒發送出最後一則推特信息:幾年後,聖何塞(加州第三大城市,專利案在此審判)的判決有可能——我再重複一遍,是有可能會被人們銘記,成為把Android送入螺旋式下跌的轉折點。

  如今看來,這話說得非常打臉。IDC調查結果顯示,2013年第二季度,大約80%的智能手機安裝的是Android操作系統,Apple的市場份額下跌了超過3個百分點,僅占13.2%。

  Apple手機的市場份額正一點點被蠶食,如今這種趨勢越發明顯。IDC調查結果顯示,2018年第二季度,Samsung手機市場份額為20.9%,華為手機的市場份額為15.8%,Apple的市場份額為12.1%。

iPad曆年銷量
iPad曆年銷量

  這樣的結果並非偶然,而是在40多年前就埋下了伏筆。

  20世紀80年代,Apple沒有授權他人使用麥金塔操作系統,而微軟則將其操作系統授權給多個硬件製造商使用,並最終主宰了操作系統市場。

  2007年1月,Apple發佈初代iPhone,沒有授權他人使用iOS系統。11月,Google研發了Android系統,並將這個系統授權給不同的手機廠商。

  在喬布斯看來,Google的Android系統就像被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很多人都在利用這個系統,而像Motorola那樣的手機廠商也因此起死回生。

  但對於用戶來說,搭載Android系統的手機、平板電腦以及電子書閱讀器,無論在設計和價位方面都給了他們更多的選擇。

  過去,Apple將軟件的開發和售賣權牢牢掌握在手中,獲得了不菲的收入。因為封閉,Apple手機用戶有了極佳的用戶體驗,但拒絕開放,則給了競爭對手趕超的機會。

  更糟糕的是,財報顯示,手機對銷售額貢獻從高峰的66%下滑到62%。另一個顯著的跡象,從全球來看智能手機的出貨量已經見頂了,增量競爭變存量博弈,市場越發殘酷。

  哈弗商學院教授克萊頓·克里斯坦森在《創新者的窘境》中建議Apple開放自己的操作系統並對外授權專利技術,從而促進革新進程,極大地增強Apple在行業中的核心地位。

  但封閉是40多年來Apple的特點,開放操作系統顯然有些“冒天下之大不韙”的風險,庫克該如何續寫神話呢?

  守成不易

  他在為Apple尋找新的增長點。

  2014年9月,Apple推出了Apple Watch。因為應用起來存在某種局限,這看上去是個冒險的舉動,但好在險中有勝,Apple Watch的整體表現還算是說得過去,2016年第二季度,Apple賣掉了160萬塊手錶,目前已佔據可穿戴設備市場47%的份額。

  此外,庫克還大幅度提升了Apple服務業務的營收。從2013年開始,App Store、iCloud、Apple pay等帶來的收入持續上漲,2018財年逼近總收入的20%。

  他的視線也不僅僅局限在美國和歐洲。2012年3月,庫克首次訪華,在他看來,中國未來超過美國成為Apple最大的收入貢獻國,只是時間問題。過去8年,庫克總共來到中國13次,他甚至開通了新浪微博,中國也被列入新品首發國。2015年,中國市場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市場。

各地區銷售額/百萬美元
各地區銷售額/百萬美元

  2011年8月,庫克從喬布斯手中接過一個算得上神話的公司,稍不注意就進入了天才陷阱中。當初人們質疑他的能力,但他用業績漂亮地回擊了質疑。

  在Apple賣出的14億手機中,有超過90%是在庫克時期賣出的。同時,在他的帶領下,Apple公司的市值一路狂奔。2011 年,庫克從喬布斯手中接管Apple公司,當時Apple的市值為 3460 億美元,也就是說Apple萬億市值中近三分之二是在庫克作為Apple CEO 的任內達成的,即便如今Apple的市值跌落至7200億美元,庫克也在8年間創造了過去Apple35年創造的市值。

  超高的市值為Apple公司贏得了超過2000億美元的現金儲備,位列世界第一。這些現金是Apple公司賴以生存的命脈,有了堅實的後盾,喬納森帶領的設計團隊才可以不斷研發新的產品。

  他不畏懼失敗,經常聽《I Lived》來鼓勵自己:“希望你勇敢一躍,不必害怕那墜落之感……希望那人群大聲呼喊,他們呼喊的正是你的名字。”

  過去,沿著天才喬布斯的步伐,庫克開創了屬於他的Apple時代。但庫克還不是一個神話般的存在,活在天才陰影之下的他,每天都在遭受質疑。

  如今,Apple因為產品不夠創新再次陷入困境。人們又開始發問:庫克是誰?為什麼是他?他能否繼續守住Apple的江山?

  答案,在他手中。

  參考資料:

  《史蒂夫·喬布斯傳》

  《庫克:Apple的後喬布斯時代》

  《蒂姆·庫克:Apple改變了世界,他改變了Apple》

  《後帝國時代:喬布斯之後的Apple》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