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說2018炒幣青年:不得不讓自己“佛系”
2019年01月13日18:15

原標題:數說2018炒幣青年:不得不讓自己“佛系”

剛結束加班的張聞(化名)打開了自己的數字貨幣錢包。“特意看了下,應該是虧了10%。上一次看的時候還是盈利的”。他說自己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關注過自己的數字貨幣資產總額。

去年數字貨幣集體下行。其中比特幣價格已從每枚1.92萬美元的曆史高點跌落至如今的3600美元上下,跌去超八成。張聞認識在去年高點跟風買入的買家,投進去100萬元只剩下不到2萬元。“我現在心態還好,還願意和你講電話,也是因為虧損不大。”張聞在電話裡說。

張聞表示,他去年經曆了一段心態不斷調整的過程,從焦慮趨向淡然,最終“佛系”。

“130沒賣,13的時候更不賣了”

作為程序員,張聞炒幣已有一年半的時間。他還記得2017年六月那段突然被比特幣話題包圍的日子,知識星球、微信群和朋友圈里不同的人都在談論比特幣,他感覺有必要瞭解,於是在網上搜索資料,讀了中本聰所寫的比特幣白皮書,第一次買了0.3個比特幣。之後張聞擴大了投資的金額與幣種,他沒有透露具體投資數額,“六位數,10萬元級別,但是沒有到100萬”。

不同於股市有休市閉市,數字貨幣每時每刻都可交易,迫使炒幣者快速適應它的節奏,或者選擇麻木。

剛開始炒幣的時候,張聞每天醒來第一件事是看幣價。他曾加了五十多個幣圈相關的微信群,會在上班時間不間斷地刷著各個群,害怕錯過一絲消息。

“大多人都是抱著投機的想法,想一夜暴富。剛開始我也是這樣想的。”張聞承認。他去年最迫切的時期曾每天操作交易,總是為沒能在更高價賣出或更低點多買入而焦慮懊惱。

轉折發生在2018年年中,另一支數字貨幣EOS正式主網上線交易,相當於新股上市。張聞想好了要抓住這次投資機會,就在他從下定決心到最後買入的幾小時時間里,EOS的價格上漲了超過20元,“最後是在五十多塊買的,感覺錢白扔了”。EOS上線後價格曾一度拉高到了140元,張聞沒覺得開心, “賺的時候只會覺得賺得不夠多,就想本來應該可以賺更多”。

這是張聞炒幣至今最後一次往數字貨幣里投錢。EOS經曆了上線的高峰期後價格一路走低,12月以來曾一度跌至個位數。張聞沒有在高位套現離場,當下的打算是長期持有——“130的時候沒賣,13的時候賣怎麼想也不合適啊”。

玩區塊鏈遊戲“薅羊毛”

炒幣在張聞這一年的生活中佔據的份額不算大,他大致數了自己一整年的交易操作,數量不超過10次。面對今年市場整體的頹勢,他一般只在價格變動大的時候關注,日常劃分給數字貨幣的時間基本是過一遍幣圈微信群和朋友圈,以及關注的微博幣圈大V,看是否能找到有用的信息。

張聞已從炒幣伊始加的五十多個微信群裡退了大半,後續又加一些退一些,最後保留了十多個群。熊市讓付出真金白銀的參與者們難有討論的熱情和底氣,張聞說他的大多數幣圈微信群可能一整天都沒有人說話,有也只是聊價格又跌了又漲了這些無關緊要的話。

他的興趣轉移到了一款名為New World的區塊鏈遊戲,每天會為之抽出半小時。張聞將New World解釋成另一個版本的《我的世界》:玩家可以在遊戲中創造事物來改變世界和賺取報酬,區別是在New World中,玩家獲得的是一種名為Nash、可以實際交易的數字貨幣。

New World是免費開放的,官方只收取交易手續費;從另一個角度解讀——提供了薅羊毛的機會。張聞從去年五月前後遊戲上線即開始關注,初衷也是“想賺官方的錢”。他見過厲害的玩家空身入場、快速積累起等價於幾十萬人民幣的數字貨幣。遊戲中玩家建起的建築物等同樣可以換錢。“如果算上New World中的資產的話,肯定是沒有虧的”,張聞以這個標準重新計算了自己的數字貨幣投資。

“假設我辭職炒了幣,該有多慘”

作為程序員,張聞從技術的角度相信區塊鏈。2017年比特幣攀上價格高點時,區塊鏈一度被無數懂行或不懂行的人視為實現財富自由的捷徑而投身其中。

張聞沒有明說自己是否曾想過辭職專門炒幣,他用了假設的說法:“如果上一波我辭職專門搞這個了,現在就是比較慘了。”2018年市場的慘淡讓他慶幸自己還有一份足以解決日常開銷的穩定工作。

張聞有每年寫年終總結定來年目標的習慣,看到他曾定下2018要實現的清單——例如寫代碼技術要提升哪些,他發現可以直接將這些目標沿用到下一年。

體會過賬面財富瘋狂地翻倍後,張聞感覺,自己不再像過去那樣“踏實”了——這曾被他認為是靠技術吃飯的程序員的本分。炒幣在他設想過的通過提升技術拿到升職的路徑之外,提供了另一種似可一步登天的可能。

“賺過快錢之後,覺得踏踏實實就很累,雖然我也沒套現出來。但看到了賬戶里有很多錢確實非常爽,體會過那種感覺之後……”張聞說到這裏,然後短暫沉默。

他計劃等年後再重開投資,正物色著合適的幣種,“現在的價格已經很低了”。但張聞表示,自己從來沒有掌握過合適的賣出時機,這是一個對貪婪的考驗——“看你到底有多貪,貪的話你會一直攥在手裡是等著漲得更高”。

同題問答:

新京報記者 朱玥怡 編輯 徐超 校對 吳興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