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暴跌 巴菲特買蘋果的邏輯
2019年01月12日20:11

  一隻股票,假設從明天起紐約股票交易所關門五年,我就不願意持有了,這樣的股票,我不買。——巴菲特

  最近的朋友圈,被“蘋果暴跌,股神損失慘重”刷屏。

  1月4號,蘋果公司股價單日大跌9.96%,報142.19美元/股,市值一夜蒸發700多億美元。

  作為第一大重倉股,截至2018年9月末,巴菲特對蘋果的持股總計約2.52億股,占蘋果公司總股本的5%。

  其實,因蘋果股價暴跌“損失慘重”的巴菲特,或成最大“贏家”。

  因為在2018年8月30日,巴菲特88歲生日這天,他接受了CNBC的採訪,詳細說了自己買蘋果股票的邏輯,並且透露成本很高,直言“樂意見到蘋果股價下跌”。

  在巴菲特看來,“投資就像打棒球,你要讓記分牌上的得分增加,就必須盯著球場,而不是盯著記分牌。”

  股價短時間內的漲跌起伏,肯定不是股神的關注重點。好的價格買好的公司,才是王道。

  早在21年前的一場演講中,巴菲特就用自己最經典的可口可樂、喜詩糖果等投資案例,說透了自己眼中的好公司和好價格。

  巴菲特到底為啥買蘋果?蘋果算不算好公司?什麼樣的價格才算“好”?

  相信聰明的投資者看完“聰明投資者”扒拉出的下面這些巴菲特精彩發言,會有自己的思考,歡迎留言討論。

  巴菲特買蘋果的邏輯

  記者:您現在持有5%以上的蘋果公司股票。這隻560億美元的股票同時也是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資產配置裡面最大的持倉。您現在還在增持嗎?

  巴菲特:伯克希爾現在只是增持了很小的比例,而且這其中約有600萬股是屬於長期持倉辦公室中的另一位董事的,剩下的才算是我個人投資組合里的增持股票,但我只增倉了一點點——我本來希望能在更便宜的價位進去的。

  不過說句實話這個事情真還是挺難做到的。伯克希爾,或者說我本人,剛開始增持的時候,股價大概在100美元;我可以說是能買多快買多快了,但還是在比較高的價位進去的,具體多高我就不說了,但是真的特別高。

  就個人來說,我很樂意見到蘋果公司股價下跌,因為蘋果公司會很快進行股票回購,事實上它也一直在這麼做。

  如果蘋果公司的股價跌了10%,這就意味著回購數量要超過10%,這就等於在說我的利息升了10%,所以我事實上得益於它的股價下跌。

  如果我有機會再調整一次投資組合,我會儘可能低價買入。

  記者:今天我採訪了一位分析師,吉恩·芒斯特,他提出了一點很有意思的看法,蘋果的股票長期來看是不穩定的,因為它經常處在大漲大跌這兩個極端的交易週期。每次發佈新的手機,都會推高股價,反之如果沒有新品發佈股價就會下跌。

  儘管手機依然只是蘋果公司業務的65%,但是大眾卻似乎不這麼去理解,吉恩想知道您怎麼看待這個現象。是單純的週期現象還是有不同的理解?

  巴菲特:我不這麼去想它。新發佈會做得好我也會很高興,但你知道,我並不關注下季度甚至是明年的收入情況,報表沒辦法提供具體的數據,但你知道成千上百萬的用戶的生活離不開它們。

  你如果看著那款小巧的手機,那幾乎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有價值的資產。而第五大道的商店們永遠也不可能做到這點。

  蘋果有著數以億計擁有相當購買力的用戶,他們可以用手機來交易、學習甚至做些其它的事情,這儼然成了他們的生活習慣。

  每天手機都能幫助他們做各種各樣的事情,這樣貨真價實的資產無異於一筆財富,而且擁有這樣的資產也是好事一件。

  而蘋果公司在推新換舊過程的同時,也在拓展成百上千萬沒去過也永遠沒機會去第五大道的消費者——但是蘋果手機卻成了他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的一部分。

  這款產品不能說不是絕無僅有的。

  記者:您難道不像科技分析師或者公司那樣看待這個問題嗎?

  巴菲特:我只關注了iPad,你的意思是...

  記者:從您對蘋果公司的股票和產品的估值來看待。

  巴菲特:蘋果公司必須繼續推出這款對於大眾來數不可或缺的產品。這款最佳產品能夠查詢當前航班的時間、目前的天氣、股市的行情甚至還能玩遊戲,什麼功能都是應有盡有,而且很重要的一點是它的替代產品也要看起來充滿誘惑。

  不過我所知道的問題之一是我們在傢俱市場運營著龐大的零售業務,如果人們想購買最新的iPHONE之類的產品,而我們又因為某些原因恰好沒貨,也沒辦法賣其他東西給他們。

  他們可能就到我們不想他們去的別的商店去了,當然也可能因為這款產品不是個可替代品而回來。

  當蘋果公司有這樣一款有價值的個人產品的時候——雖然他們總說我有上千款產品,我花了上百萬美元買了一架飛機,但如果讓我使用iPHONE,雖然我使用iPAD很頻繁,但如果要我像所有我的朋友一樣使用iPHONE,我寧可放棄價值上百萬美元的飛機,所以iPHONE的價格很明顯定低了。

  因為現在是在競爭市場裡面,所以蘋果不能推高價格,單考慮iPHONE的實用性和其1000美元定價的機會成本——你想想,你舉辦個晚餐派對都可能要花掉這麼多錢,然後再回頭iPHONE能為你做的,這簡直無可比擬。

  巴菲特眼中的好公司

  我喜歡我能看懂的生意。我用這一條篩選,90% 的公司都被過濾掉了。我不懂的東西很多,好在我懂的東西足夠用了。

  可口可樂,誰都能看懂。這個產品從 1886 年起基本沒變過。可口可樂的生意很簡單,但是不容易。我不喜歡很容易的生意,生意很容易,會招來競爭對手。

  我喜歡有護城河的生意。我希望擁有一座價值連城的城堡,守護城堡的公爵德才兼備。我希望這座城堡周圍有寬廣的護城河。

  護城河的表現形式有很多。我們的汽車保險公司 GEICO 的護城河是低成本。

  汽車保險是必須買的,人們買車險看的是什麼?服務和價格。在大多數人眼裡,各家保險公司的服務大同小異,所以人們買車險最後主要看價格。

  因此我們必須是成本最低的,這是我們的護城河。只要我們的成本比競爭對手又低了一些,我們的護城河裡就多了一兩條鯊魚。

  30 年前,伊士曼柯達的護城河和可口可樂的一樣寬。

  那時候,你想給自己六個月大的孩子照一張相,希望 20 年、50 年後,相片還能一樣清晰。你不是專業的攝影師,不知道照片到底能不能保留到 20 年或 50 年之後,只能選擇最值得信賴的膠卷公司。

  30 年前,柯達深受人們信任,擁有護城河。市場份額算什麼,柯達擁有的是心理份額。柯達的黃色小盒子在整個美國、在全世界所有人的心裡都有一席之地,人們都知道柯達是最好的,這是用多少錢都買不來的。

  後來,柯達的護城河還在,但是卻被削弱了。柯達眼看著富士攻了過來,不斷蠶食柯達的護城河。

  柯達眼看著富士成為奧運會的讚助商。過去在人們心目中,只有柯達才能配得上拍攝奧運會,富士把柯達的光環搶走了。富士搶了柯達的聲譽,也搶走了柯達在人們心目中的份額。富士逐漸開始和柯達平起平坐。

  可口可樂沒這樣的遭遇。現在可口可樂的護城河比 30 年前更寬了。可口可樂每次在某個國家投資開一家新工廠,它的護城河都會變寬一點。

  新工廠不賺錢,要 20 年後才能賺錢。萬事萬物都無時無刻不在發生微小的改變,不是朝一個方向,就是另一個方向。十年後,我們就能看到明顯的區別。

  我經常對伯克希爾子公司的管理者說,加寬護城河,往護城河裡扔鱷魚、鯊魚,把競爭對手擋在外面。這要靠服務、靠產品質量、靠成本,有時候要靠專利或營業地點。我要找的就是這樣的生意。

  在哪能找到這樣的生意呢?我從那些簡單的產品里尋找好生意。

  像甲骨文、蓮花、微軟這些公司,我搞不懂它們的護城河十年之後會怎樣。蓋茨是我遇到過的最優秀的商業奇才,微軟也擁有巨大的領先優勢,但我真不知道微軟十年後會怎樣,無法確切地知道微軟的競爭對手十年後會怎樣。

  我知道口香糖生意十年後會怎樣。互聯網再怎麼發展,都不會改變我們嚼口香糖的習慣。肯定會有更多新品種的口香糖出現,但白箭和黃箭會消失嗎?不會。你給我 10 億美元,讓我去做口香糖生意,去挫挫箭牌的威風,我做不到。

  我就是這麼思考生意的。我自己設想,要是我有 10 億美元,能傷著這家公司嗎?給我 100 億美元,讓我在全球和可口可樂競爭,我能傷著可口可樂嗎?我做不到。這樣的生意是好生意。

  你要說給我一些錢,問我能不能傷著其他行業的一些公司,我知道怎麼做。

  有的生意,我看不出來十年後會怎樣,我不買。一隻股票,假設從明天起紐約股票交易所關門五年,我就不願意持有了,這樣的股票,我不買。

  我買一個房子,五年里沒人給我的房子報價,只要房子的回報率達到了我的預期,我就開心。人們買完股票後,第二天一早就盯著股價,看股價決定自己的投資做得好不好。糊塗到家了。

  買股票就是買公司,這是格雷厄姆教給我的最基本的道理。只要公司生意好,而且你買的價格不是高得離譜,你的收益也差不了。

  我特別走運。19 歲的時候,有幸讀到了《聰明的投資者》。

  我六七歲的時候就對股票感興趣,11 歲時第一次買股票。我一直都在自己摸索,看走勢圖、看成交量,做各種技術分析的計算,什麼路子都試過。

  後來,我讀到了《聰明的投資者》,書里說,買股票,買的不是代碼,不是上躥下跳的報價,買股票就是買公司。我轉變到這種思維方式以後,一切都理順了。道理很簡單。所以說,我們買我們能看懂的公司。

  無論什麼時候,都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樣才能做好投資。

  巴菲特眼中的好價格

  一家公司的確定性如果不是特別高,我不買。但是確定性特別高的話,價格一般都不便宜,實現不了多高的回報率。一件事,誰都做得到,憑什麼有每年 40% 的回報率?我們想的不是怎麼獲得超高的回報率,而是始終牢記永遠不虧錢。

  1972 年,我們買了喜詩糖果。當時喜詩每年能賣出 1600 萬磅糖果,每磅售價 1.95 美元,每磅利潤 0.25 美元,稅前利潤是 400 萬美元。我們花了 2500 萬買到了喜詩,喜詩用不著投入資本。

  我和查理在研究這家公司的時候,我們特別看好的一點是,它有定價權,有提價的潛力。

  1.95 美元一盒的糖果,能否輕鬆提價到 2 美元或 2.25 美元呢?如果能賣到 2.25 美元,每磅多賺 0.30 美元,按 1600 萬磅的銷量,能多賺 480 萬美元,2500 萬美元的買入價很合適。

  我們投資這麼多年,從沒請過諮詢公司。我們眼中的諮詢是去喜詩的店裡買一盒糖果,嚐一嚐。

  我們確切知道,喜詩在加州擁有心理份額,喜詩在人們心中很特別。

  情人節送女孩一盒喜詩,會得到女孩的吻。人們一想到喜詩糖果,就想到親吻。只要我們能在人們心中穩固這個形象,我們就能提價。

  1972 年買入喜詩之後,我每年都在聖誕節的第二天 12 月 26 日提價,因為聖誕節正是我們大賣的時候。

  喜詩是個好生意。這個生意最關鍵的地方在哪呢?大多數人買盒裝的巧克力不是為了自己吃,而是作為禮物送人。

  每年的情人節是我們全年銷售額最高的一天。聖誕季是我們全年銷售額最高的一季。

  現在喜詩每磅售價 11 美元,假設另一種糖果每磅售價 6 美元,多年來,你的妻子心裡裝滿了對喜詩的良好印象,你能想像這樣的情景嗎?

  情人節那天,你走進家門,把一盒糖果遞給你妻子,說:“親愛的,今年我買了便宜貨。”根本不行。喜詩擁有提價的潛力,它對價格不是特別敏感。

  作為喜詩糖果的經營者,要想盡一切辦法保證人們送出喜詩糖果作為禮物時,收到禮物的人會很開心。要保證盒子裡的糖果的質量,要重視糖果銷售人員的服務。

  我們在旺季的時候忙得要命。人們集中在聖誕節前幾週和情人節當天購買,要在店舖外面排很長的隊。

  假設下午五點的時候,我們的一位女售貨員把最後一盒糖果賣給最後一位顧客,這位顧客前面有二三十人,已經等了半天。如果我們的售貨員對最後這位顧客微笑,我們的護城河就變寬了。如果她對最後這位顧客咆哮,我們的護城河就變窄了。

  這是我們看不見的,但它確實每天都在發生,這是我們能否讓護城河更寬的關鍵。要重視產品的整個生產和銷售環節,保證人們一想到喜詩糖果,就有喜詩糖果與快樂同在的感覺。這是這個生意的精髓。

  文章來源:楊天南財務健康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