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2018推特簡史:總統如何推卸油價上漲的責任?
2018年12月10日05:28

  新浪美股 北京時間12月10日訊,2018年4月20日上午,石油市場突震。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Twitter上警告歐佩克,他不會容忍該組織操縱油價。

  當時,投資者可能會把這條清晨的推特視為一位反複無常的總統的又一次爆發。但7個月後,這看起來更像是一場戰役的開場,目的是在油價上漲時轉移指責,在油價下跌時邀功。

  特朗普的長期追隨者在今年4月也會認識到,特朗普不是在挑起一場新的戰爭,而是在重新挑起對歐佩克(OPEC)的宿怨。在2012年大選期間,特朗普在試探政治風向、磨煉自己的“美國第一”(America First)言論時,最喜歡把壟斷組織作為靶子。

  “對他來說,這是一種非常低成本的策略,因為如果他壓低油價,他就會因此獲得讚譽。如果油價上漲,就責怪歐佩克...這完全沒風險。這在某種程度上是相當聰明的。”

  -Derek Brower, RS能源組主任

  可以肯定的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扮演了一個關鍵的角色在石油複蘇以來原油價格跌至12½年期2016年低點。去年,這個由15個國家組成的卡特爾組織與俄羅斯和其他石油出口國合作,將每天180萬桶原油留在市場上。

  但今年推動油價的另一項主要政策是特朗普決定恢復對伊朗的製裁。伊朗是歐佩克第三大產油國。回顧特朗普今年在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推文,可以發現,就在他的伊朗政策推高油價之際,特朗普經常試圖指責該組織。

  特朗普可能會比預期更早部署這一戰略。在充滿混亂、陰謀和內訌的會議結束後,歐佩克及其盟友本週同意新一輪減產,希望阻止油價暴跌。最近,油價暴跌導致布倫特原油價格跌破每桶50美元。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對特朗普的推文進行了註釋,以顯示特朗普是如何利用推特(Twitter)影響圍繞今年油價劇烈波動進行對話的。

  特朗普入主白宮前的推特簡史

  特朗普於2011年8月首次在twitter上談論歐佩克。當時,油價在每桶100美元左右徘徊,共和黨總統初選正在進行,特朗普正準備發表他的政治宣言:“是時候強硬起來了:讓美國再次偉大起來!”

  這些推文遵循的是一個相當可預測的公式:歐佩克(OPEC)正在推高油價,而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正無所事事地坐在一旁,而美國各地的加油站卻在欺騙美國人。

  2011年至2013年間,歐佩克是特朗普的沃土。他在Twitter上發表了50多次有關該卡特爾組織的言論,並分別在Twitter上發帖批評沙特阿拉伯。但2013年9月之後,他基本上沒提到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2014年只在twitter上兩次提到該組織。

  然而,這兩條推特是不同尋常的。在這兩篇文章中,特朗普都引用了推特上的粉絲的話,他們說,美國和美國的關係正在發生變化。油價下跌是因為這位房地產開發商和電視真人秀明星向歐佩克施加了壓力。  

  這種說法在2014年的任何一天都是站不住腳的,但在那個特殊的日子裡,它卻顯示出了十分的大膽。

  特朗普在11月28日發佈了第一條推特,就在前一天,歐佩克拒絕削減產量,以緩解日益嚴重的全球石油過剩。這是石油市場曆史上的一個決定性時刻,引發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衰退之一。儘管如此,特朗普還是預設了這一點。

  4月20日:特朗普的第一槍

  後大約4½年期痛斥歐佩克在Twitter上,特朗普煽動稱:

  這篇推文十分重要並且為今年餘下的日子做好了準備。原油價格在2017年全年都在上漲,但在地緣政治、歐佩克政策和特朗普自己的議程的綜合作用下,油價在2018年上半年加速上漲。

  到4月,特朗普恢復對伊朗製裁的可能性越來越大。這可能會收緊石油供應,並加劇中東本已在醞釀的緊張局勢。 

  美國、英國和法國也在那個月對敘利亞發動了空襲,這增加了華盛頓和敘利亞主要支持者俄羅斯之間發生直接衝突的可能性。與此同時,也門胡塞叛軍向鄰國沙特阿拉伯發射導彈,沙特王儲表示,如果伊朗研製出核武器,沙特將獲得核武器。

  隨著利比亞和委內瑞拉石油產量的下降,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產量開始迅速下降,這加劇了供應方面的擔憂。截至今年4月,該集團已從市場上每日減產約270萬桶,較原計劃高出約90萬桶。

  有報導稱,沙特希望國際基準布倫特原油價格升至每桶80至100美元,這進一步推高了油價。在4月20日召開的歐佩克(OPEC)聯盟會議上,沙特能源部長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對取消產量上限的想法潑了一盆冷水。

  同一天上午,特朗普發佈了2018年歐佩克的第一條推特。

  6月13日:特朗普逃避油價上漲的指責

  特朗普沒提到歐佩克近兩個月,直到該組織年中會議前一週:

  自2014年特朗普恢復對伊朗製裁以來,美國原油價格最近首次突破每桶70美元。石油市場的共識幾乎是一致的:油價上漲的責任主要在於特朗普。然而,特朗普仍堅持認為,只有歐佩克一人有錯。

  由於擔心伊朗政策會推高油價,特朗普政府一直在積極遊說沙特提高產量。特朗普在推特上發文時,產量增長似乎已成定局,美國原油價格已從近73美元的近期高點跌至67美元左右。

  但美國汽油均價仍接近每加侖3美元。油價上漲可能會抹去美國中產階級和工薪階層從減稅中獲得的提振,這是共和黨在2017年取得的唯一重大立法成就。這是11月中期選舉前的一個政治負擔。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指責奧巴馬在2012年大選前與沙特串通一氣壓低油價。

  6月22日:特朗普的最後一招

  在歐佩克年中會議當天,特朗普提出了最後一個要求:

  特朗普得到了他想要的。某種意義上。

  OPEC同意將日產量提高約100萬桶,但該計劃缺乏細節,留給市場的問題多於答案。油價非但沒有回落,反而上漲了。

  6月30日:特朗普向國王訴苦

  在美國油價接近75美元時,特朗普把事情攬在自己的手裡,徑直走向了最高層:

  白宮隨後發表聲明澄清,沙特阿拉伯有能力將日產量提高200萬桶,但目前還沒有開發其閑置產能的計劃。

  特朗普是在美國原油價格在短短四天內上漲6美元之後,向薩勒曼國王發出這一呼籲的。儘管特朗普提到了伊朗和委內瑞拉,但油價飆升背後的罪魁禍首還是他自己的政府。

  在歐佩克宣佈增產4天后,美國國務院一名官員對記者表示,特朗普政府正要求企業在11月4日前將伊朗原油進口降至零。這位官員暗示,幾乎不會有例外。這一強硬立場震驚了市場,油價出現反彈。

  7月4日:獨立日放煙花

  幾天后,隨著美國原油價格達到75美元,汽油價格在一個繁忙的假日駕車週末停留在每加侖3美元附近,特朗普放鬆了:

  在7月4日的週末,美國汽油價格創下四年來的新高。分析人士警告說,川普的強硬的伊朗政策可能會使油價居高不下,並使美國人失去他們通常在秋季得到的汽油價格優惠。一些人說,11月6日,也就是特朗普在伊朗最後期限的兩天后,美國人去投票站參加中期選舉時,實際上可能要花更多的錢買汽油。

  兩天前,有跡象表明特朗普政府意識到自己錯了,白宮組織了另一次與記者的電話會議。一名高級官員反駁了一名級別較低的員工的言論,這些言論導致油價在一週前飆升。

  美國原油價格很快穩定在65美元至70美元之間。

  9月20日:特朗普的時間不多了

  距離美國中期選舉還有六週的時間,油價在75美元附近再度上漲,汽油價格也在每加侖2.85美元附近徘徊。特朗普在推特上寫道:

  特朗普壓低汽油價格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有報導稱,沙特對布倫特(Brent)原油70至80美元的價格感到滿意。歐佩克聯盟的監督委員會也準備開會,據報導,該組織沒有計劃採取進一步行動來控製油價。

  與此同時,在特朗普11月4日的最後期限之前,伊朗的出口下降速度超出了許多人的預期。6月至9月間,伊朗原油日產量下降約80萬桶。在接下來的兩週內,油價飆升至近4年高點。隨著美國原油價格逼近77美元,布倫特原油價格突破86美元,華爾街開始猜測油價將達到100美元左右。

  特朗普在推特上發表最新言論五天后,向聯合國大會表達了自己的不滿,在世界各國領導人面前宣稱:“歐佩克國家一如既往地在剝削世界其他國家。”

  在上週接受《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採訪時,特朗普透露,正是在這個時候,他打電話給沙特阿拉伯,就油價問題斥責他們。下個月,Falih表示,沙特將在10月增產約1,070萬桶,11月將創紀錄地增產1,100萬桶。

  11月12日:油價暴跌,但對特朗普來說還不夠

  特朗普下一次發推特談論歐佩克時,石油市場看上去已經大不相同了。在市場普遍拋售之際,油價迅速下跌,歐佩克(OPEC)正考慮新一輪減產,以遏製油價下跌,這促使美國總統發出警告:

  此前一天,歐佩克(OPEC)聯盟的監督委員會警告稱,石油市場似乎供過於求,產油國可能不得不改弦易轍,削減產量。

  到那時,美國原油價格已經下跌了20%以上,降至每桶60美元左右。投資者不再擔心伊朗製裁導致的石油短缺。現在,他們擔心供應會很快超過需求。

  部分原因是對2019年石油需求增長低於預期的預測。但這也是因為特朗普允許伊朗幾個最大的客戶在未來6個月內繼續進口其原油,儘管數月來他一直威脅要把伊朗的出口降至零。這意味著全球石油供應的下降幅度不會像歐佩克(OPEC)聯盟預期的那麼大,這引發了外界的指責,稱特朗普實際上是在中期選舉前欺騙了沙特,讓油價暴跌。

  自特朗普上一條推特以來,又發生了一件大事:沙特阿拉伯在《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專欄作家賈邁勒?

  11月21日:特朗普利用哈蘇吉危機

  接下來的一週,油價跌至每桶55美元以下,特朗普在Twitter上讚揚了沙特阿拉伯,並敦促該國繼續壓低原油價格:

  一天前,特朗普宣佈他將站在沙特阿拉伯一邊,儘管據報導,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得出結論稱,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可能與哈蘇吉之死有關。特朗普將他的決定很大程度上歸因於他希望保持低油價,保護美國對沙特的武器銷售。

  特朗普在Twitter上對沙特人說的“謝謝”之所以引人注目,有幾個原因。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人們普遍認為這是勸阻沙特減產和提高油價的更廣泛努力的一部分,儘管人們普遍預計歐佩克(OPEC)聯盟本週也會這麼做。

  其次,通過感謝沙特,特朗普做了一件他曾經批評為軟弱和愚蠢的事情。特朗普在2012年3月的一條推特上說,沙特“操縱價格,然後認為我們是白癡,會感謝他們同意釋放更多石油。”我們需要一位知道如何與歐佩克打交道的領導人。

  最後,這條推文提出了一個問題:對特朗普來說,低到什麼程度才算夠低?特朗普並沒有明確表示,但在2012年和2013年的推特上,他說原油的價值不超過每桶30美元,雖然40美元可能可以接受,但25美元是理想的。

  分析人士已經警告說,每桶50美元的油價將開始給依賴水力壓裂等昂貴技術生產石油和天然氣的美國鑽井公司帶來財務壓力。目前尚不清楚這對特朗普的算盤有何影響,也不清楚奧巴馬是否真的打算追求超低價格。

  白宮沒有回應澄清特朗普偏好的油價的要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