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預言美國經濟衰退正在逼近 亞洲國家準備好了嗎
2018年12月10日00:24

  專家預言美國經濟衰退正在逼近 亞洲國家準備好了嗎

  參考消息網12月10日報導 澳州東亞論壇網站12月2日發表澳州國立大學克勞福德公共政策學院亞洲經濟研究局研究主任亞當·特里格斯的一篇文章,題為《隱約到來的美國衰退對亞洲意味著什麼》。以下是文章摘錄:

  預言美國經濟衰退的信號遠非準確無誤。然而令人震驚的是,現在竟有那麼多的信號正在閃著報警的紅燈。美國的下一次衰退只是時間問題,而不是會不會發生的問題。縱觀各種指標,2020年前後出現衰退的可能性更大些。這將對亞洲的經濟體產生重大影響。它們最好現在就做好準備。

  1966年,經濟學家保羅·塞繆爾森曾諷刺道,股市預言到了“過去5次衰退中的9次”。從那以後情況沒有發生多大變化。經濟學家在是什麼因素推動美國經濟的繁榮——蕭條商業週期的問題上仍存在分歧。於是,人們找到了許多經驗性的“衰退預測指標”。

  目前這些預測指標中至少有5項正在亮起紅燈。其中之一就是美國的商業週期。美國經濟從未在不發生衰退的狀況下安然度過10年以上時間,目前這個時間點正在迅速逼近。

  另一個指標是美聯儲的立場。美聯儲過去5次升息週期中的4次都伴有隨之而來的衰退。由於最新的加息已經在進行,投資者預期在2019年12月之前至少還會有4次加息。鑒於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順週期”財政刺激措施——即在經濟已經過熱時繼續給予刺激,可能還得有更多次的加息。

  利率差是另一個正在報警的指標。過去60年里,走平的收益率曲線——即短期和長期利率開始趨於一致時——已經預言了每一次衰退。

  還有一個衰退的預測指標是經濟中還有多少閑置產能。美國過去10次衰退發生前出現過產出缺口的縮小封閉。目前美國的產出缺口接近於零,就業正在走向超越充分就業,而且雖然通脹和工資水平走勢緩慢,但它們正在開始發生變化。

  還存在其他因素——大多是來自特朗普的,它們也提示美國經濟即將減速。特朗普減稅措施的刺激效應將在2019年和2020年消退,沒有證據表明減稅措施實現了所承諾的通過提高投資和生產率促進持續增長的目標。

  由於跨境供應鏈的存在,特朗普的貿易戰——相當於是對美國企業和消費者徵稅——正在以不可預知的方式拖累經濟增長。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預測,按照目前的趨勢,到2020年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增長率下降1/3,從而會使承受衝擊的能力大大減弱。其他人也已經預言美國將在2020年左右陷入衰退,包括美國銀行美林金融管理部、經濟學人智庫以及接受全國商業經濟學家協會調查的2/3的經濟學家。

  美國經濟的放緩對於亞洲將具有重大影響。IMF估計,美國經濟增長率下降1個百分點通常會使新興市場的增長率下降0.6個百分點。而這一次可能會出現更為複雜的故事。

  亞洲經濟體之間貿易的大幅增長已經導致一些人認為,亞洲不那麼依賴於主要工業化經濟體了。事實恰恰相反。亞洲的區域內貿易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與來自主要工業化經濟體的需求相關的跨境生產鏈推動的。據IMF的分析,亞洲對美國的貿易依賴實際上有增無減。

  對國際批發融資依賴的增加已使亞洲的銀行更容易受到全球去杠杆化進程的影響。倫敦商學院的海倫妮·雷伊說,正如近期美聯儲加息對亞洲經濟體的影響所證明的,全球經濟仍然一如既往地受到美國貨幣政策立場的影響。

  最大的擔憂並不是發生火災,而缺乏用來滅火的水。從曆史上看,在低迷時期美聯儲需要降息5個百分點來支持美國經濟。它目前可以用來刺激經濟的降息空間還不到上述幅度的一半。企業和家庭的資產負債表同樣薄弱。

  可以利用財政刺激。特朗普顯然不反對這麼做。但是,任何一攬子方案現在都必須由一位不受意識形態束縛的總統與民主黨控製的眾議院和共和黨控製的參議院協商通過。他們在刺激措施應該呈現何種樣貌的問題存在截然不同的觀點。許多共和黨人寧願不採取任何刺激措施。儘管他們認同基礎設施投資的好處,但這種投資不大可能迅速產生必要的短期刺激。

  在沒有財政刺激的情況下,美聯儲將回歸量化寬鬆(利用新建立的央行儲備回購買債券以壓低長期利率)或某種其他形式的非常規貨幣政策。

  即便這樣做也具有政治風險。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20%。美國國會的許多人——既有左翼也有右翼——都以懷疑的態度看待量化寬鬆(更不用說像直升機撒錢這樣的做法)。在美聯儲遭到更多攻擊的情況下,尤其是如果它被指責造成了經濟衰退的話——就像“特朗普邏輯”肯定會試著去做的那樣,那麼美聯儲可能會堅持自己的獨立性。

  唯一確定的事情是波動性,尤其是對亞洲而言。上一輪量化寬鬆政策曾導致資金大量湧入亞洲以尋求高收益。除銀行以外的新興市場企業的美元債務翻了兩番。相反,如果風險增加,流回美國的資本將推動美元升值,從而給已經在與美元債務積累苦苦搏鬥的新興市場造成更大壓力。

  亞洲的經濟體可能會對新一輪量化寬鬆所帶來的投資增長表示歡迎。但這也會給它們的彙率、股票和債券市場造成巨大破壞。這將會使經濟體中試圖改革薄弱的金融體系的宏觀金融管理變得更加困難。

  在下一次風暴來襲之前,亞洲最好建立起其內部的緩衝手段。(編譯/曹衛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