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藥品帶量採購結果呼之慾出:中標價懸崖式下跌利弊幾何?
2018年12月07日01:44

原標題:“4+7”藥品帶量採購結果呼之慾出:中標價懸崖式下跌利弊幾何?

導讀:藥品帶量採購由來已久,多年來在各地都有不同的試點模式,其本質是降低藥價,但在實施中還存在“只招不采”、“二次議價”,企業降價但醫院不能保證採購量等問題。

本報記者 盧杉 上海報導

“4+7”藥品帶量採購靴子落地,又是大量醫藥股應聲下跌、集體翻綠的一天。

12月6日,“4+7”城市藥品帶量採購的申報、議價、談判如期而至。截至當晚9點,主導此次藥品招采的上海陽光醫藥採購網官方網站上依舊沒有公佈最終的中標結果和價格。

但對於當天談判過程中流出的預中標價格和企業名單,資本市場已經直接給出了反饋。

原定流程於6日上午八點半遞交申報材料、十點半申報信息公開、下午兩點議價談判確認,但談判似乎比預想中果決快速得多,午間已有預中標企業和價格名單流出。

下午開盤,A股H股多隻醫藥股集體跳水,不管帶不帶量都被波及。截至12月6日收盤,手上有阿托伐他汀、氯吡格雷申報的樂普醫療跌停;華東醫藥、泰格醫藥跌幅超過9.5%,;恩華藥業、恒瑞醫藥、科倫藥業、信立泰、複星醫藥、海辰藥業、海正藥業、恩華藥業等數十隻個股跌幅超過5%。

醫藥股下跌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中標價格的大幅下滑,成都倍特的富馬酸替諾福韋二吡呋酯片和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韋降幅均超過了90%;降幅超過50%的藥品超過11個;富馬酸替諾福韋二吡呋酯片最小規格0.59元(降幅96%),恩替卡韋0.62元(-94%),阿托伐他汀鈣片0.94元(-83%),厄貝沙坦片0.53元(-62%)等報價震驚市場;外資藥企只有阿斯利康(吉非替尼片)和百時美施貴寶(福辛普利鈉片)碩果僅存。

也有中標企業逆勢飄紅,華海藥業、京新藥業分別收漲3.04%、0.3%,華海藥業盤中一度漲停。預中標企業名單中,浙江華海藥業產品最多,共有6個,分別是厄貝沙坦片、鹽酸帕羅西汀片、利培酮片、厄貝沙坦氫氯噻嗪片、賴諾普利片、氯沙坦鉀片。京新藥業、揚子江、成都倍特、江蘇豪森、石藥等企業有多品種入圍。

對於目前流出的預中標情況來看,“中標藥企價格下降得有點太厲害了,這樣可能會造成不可持續的情況。到時候供應不上或是出現質量問題,可能比價格問題還嚴重。”12月6日,上海市衛生和健康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表示,“而對於採購方來說,其實價格合理是最好的,而不是價格越低越好。最好的下降辦法是螺旋式下降,比如每年下降20%左右,不能採用休克式療法。”

事實上,這場從今年9月就引發國內醫藥界震盪、推進藥品商業模式改革的“帶量採購”才剛剛開始。

“超級採購”

今年9月11日,國家醫保局主導試點聯合採購相關方在上海召開座談會,介紹了聯合採購的要求及操作方法,並公佈了第一批帶量採購清單。明確參加此次帶量採購的11個試點城市分別為4個直轄市:北京、上海、天津、重慶以及7個大城市:廣州、深圳、瀋陽、大連、西安、成都、廈門。

這是國家醫保局成立後第一個最大規模的聯合採購項目。

根據今年8月國家醫保局在北京召開集中採購座談會的內容,帶量採購將以通過一致性評價的產品試點,按照“不分質量層次,唯一中標,70%市場份額”的思路執行,推動藥價下降。

當時消息一出,由於帶量採購對大部分仿製藥企業來說意味著長期的價格壓力,醫藥板塊為此經曆了過去幾個月的最大單周跌幅,全周醫藥指數下跌超過5%,業界對於進一步提高集中度和試點範圍的帶量採購利弊也爭吵不休。

11月15日,上海市陽光採購網正式公佈《4+7城市藥品集中採購文件》, 明確採購數量和品質,根據已批準通過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仿製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目錄和按《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關於發佈化學藥品註冊分類改革工作方案的公告》〔2016年第51號〕化學藥品新註冊分類批準的仿製藥品目錄。經聯採辦會議通過以及諮詢專家,文件中也確定了31種採購品種(指定規格)及約定採購量。

其中,阿托伐他汀口服常釋劑型(20mg)採購量為15672.18(萬片/萬袋/萬支)(下同),氯吡格雷口服常釋劑型(25mg)為18320.56萬,氨氯地平口服常釋劑型(5mg)為29382.02萬,單品種均採購量過億。

因此,該政策也被認為是對原研藥廠家的大幅衝擊,同時大幅利好通過仿製藥一致性評價的廠家。此前發佈的正式文件中沒有明確採購量占試點城市公立醫療機構藥品總用量的占比,銀河證券報告測算稱採購總量有所下降,僅占實際需求總量的30%-50%。

對於11個城市試點,“此次帶量採購的核心是通過以量換價,相較於之前的採購,現在有回款保證採購量、保證市場,讓價格明顯下降”,金春林此前對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第二是減輕企業的銷售成本;第三,如果沒有了回扣空間,藥品的過度使用也能得到解決,從機製上引導規範用藥。”

當時業界預計原研廠商不會參與價格競爭,因此只有1家通過一致性評價的產品,降價幅度將較為緩和。因廠商將不再需要市場推廣,銷售費用有望大幅縮減(目前銷售費用率在30%-40%)。3家通過的品種,降價幅度或超過40%,尚未通過一致性評價的品種恐將丟失11城市市場。

瑞銀證券中國醫藥行業分析師林娜此前表示,文件中未明確非聯合採購地區價格是否隨之聯動,可能影響企業降價積極性;未明確此次中標價格是否為以後醫保支付價。“此次方案短期利好通過一致性評價且市場份額較低的企業,利空未通過評價的品種、原研藥以及市場份額已經較高的廠商;聯合帶量採購將大幅降低仿製藥價格,節省醫保資金向專利藥傾斜。”

配套措施未明確

6日下午,有媒體消息稱,預中標阿奇黴素的企業在與政府的談判中,因為對於進一步壓價沒有接受,造成阿奇黴素流標。阿奇黴素共有兩家企業進行競標,石藥歐意500mg規格的報價為5.36元,超出最低價172%。

中標價格降幅過大、報價過高流標只是此次招采的爭議點之一。

藥品帶量採購由來已久,多年來在各地都有不同的試點模式,其本質是降低藥價,但在實施中還存在“只招不采”、“二次議價”,企業降價但醫院不能保證採購量等問題。

對於此次招采,此前有藥企負責人表示主要關心兩方面,一是“4+7”採購影響巨大,“仿製藥降價、替代原研沒錯,優質企業如以最低價中標,傷害很大。而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企業是否有供給能力?能否保證質量?二是創新藥降價幅度如何?如果不能有很好回報,未來如何驅動企業創新?”

“現在的做法是把省(市)級集中採購提升為11個城市的集中採購,採購的集中度明顯提高。提高採購集中度有利有弊,合理的做法應當區分不同的產品採用不同的集中度。”北大縱橫管理諮詢集團高級合夥人王宏誌此前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對於專利藥、獨家生產的藥品來說,提高買方集中度,可以打破賣方的壟斷局面,有利於形成合理的採購價格,但對於市場上競爭充分的藥品而言,提高買方集中度容易形成買方壟斷,使買賣雙方力量失衡,買方的議價能力過強,導致成交價格過低,容易出現企業為了中標不惜一再壓低價格、中標後才發覺已經無利可圖,不得不退市的局面。”

預中標情況一出,業界對於接下來落實的配套細則要求更高、擔憂的方面也更多。

“對於中標企業來說,如何保住成本、保證質量是挑戰;對於未中標企業來說打擊太大。”金春林認為。

招采文件明確“集中採購以結果執行日起12個月為一個採購週期”,但對於醫院來說,這些採購量是否要在一年之內強製性完成?如完不成有什麼措施?“目前好像還沒有剛性配套措施作為說明。”

另一方面,仿製藥並非100%等同於原研藥,一些醫生可能認為在臨床上還是原研藥的效果好於中標仿製藥品的效果;對於病人來說,在藥品上也有一定的依從性,“他吃慣了這個藥,突然買不到了,硬要換另一個藥,到時候可能也會有一些問題”。

從支付上來說,目前文件也未明確採購的預付款、回款支付等方式。

金春林指出,“這幾個方面需要多關注,以防這項政策帶來的負效應。價格不應該斷崖式下降。如果下降幅度如此之高是合理的,那說明之前90%都是浪費;如果不合理,那這個價格就是不可持續的,藥品的質量可能會下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