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抵達卻值得追尋的詩與遠方 “世界屋脊的屋脊”阿里紀行
2018年12月07日07:41

原標題:難以抵達卻值得追尋的詩與遠方 “世界屋脊的屋脊”阿里紀行

  有人說,中國最極致的地方,是西藏;而西藏最極致的美,在阿里。西藏被稱為“世界屋脊”,而阿里猶如高原蒼老的額頭,有“世界屋脊的屋脊”之美譽。

  阿里,位居中國版圖的最西南。這裡面積達30多萬平方公里,約等於三個浙江省的面積,人口只有11.9萬人,是我國人口密度最小的地區之一。

  阿里,是旅遊者嚮往的天堂。這裏有岡仁波齊、瑪旁雍錯神山聖湖、劄達土林等自然奇觀,有古格王朝、象雄文明留下的燦爛文化,有國家級天文台、暗夜公園等觀測星空的科技體驗。

  近期,本報記者深入阿里地區採訪,一次性走訪阿里全部7個縣,為您帶來獨家的文化讀本和視覺盛宴。

  普蘭縣:神山聖湖在召喚

  普蘭縣是我們此行的第一站。

  位於阿里地區南部的普蘭縣,與尼泊爾、印度接壤,是阿裡通往尼泊爾、印度的重鎮和對外貿易通道。

  普蘭,藏語意為“雪山圍繞之地”。曆史上,普蘭縣是兵家必爭之地。公元923年,吐蕃後裔吉德尼瑪袞逃到普蘭境內稱阿里王。1841年至1842年,在英國發動第一次鴉片戰爭之際,克什米爾的森巴部落以朝拜神山聖湖為名入侵阿里地區,史稱“森巴戰爭”,戰火一直燒到普蘭縣境內。至今,普蘭縣還留存有森巴戰爭的遺蹟。

  從名義上看,森巴戰爭因神山聖湖而起。事實上,神山聖湖對眾多人來說,也是畢生的嚮往。

  神山是指岡仁波齊,聖湖是指瑪旁雍錯,都位於普蘭縣巴嘎鄉境內。岡仁波齊海拔6656米,被佛教、印度教等視為“神山之王”“宇宙中心”,每年從世界各地到這裏轉山的人絡繹不絕。每逢藏曆馬年,朝聖者最多。我國政府出於保護聖山的考慮,禁止任何人攀登岡仁波齊峰。

  論“個頭”,岡仁波齊在西藏算不上太高的山,但它造型卻別具一格,外形像一座金字塔。峰頂如白色銀冠戴帽,山身似水晶玉石砌就,山腰像七彩裙裾飄逸,四周群峰如八瓣蓮花環繞。

  早晚時辰,當晨曦或晚霞照上峰體,就會出現“日照金山”的瑰麗景象。不過,岡仁波齊周圍常常雲霧繚繞,想見一次它的“真容”,也需要靠些許運氣。

  岡仁波齊東南約20公里處是瑪旁雍錯,湖面海拔4588米,面積412平方公里。瑪旁雍錯被認為是印度教濕婆神沐浴的地方,是純潔的象徵,飲用湖水能洗百世罪孽。2015年,印度曾派出名人團赴瑪旁雍錯取回聖水,加入到印度聖河戈達瓦里河,供印度教徒沐浴,在中印關係史上書寫了一段“聖水外交”的佳話。

  可以說,神山聖湖對於印度教徒的意義猶如麥加之於穆斯林。能夠到神山聖湖朝聖一次,是多數印度香客畢生的夢想。印度議會印中友好小組主席塔維·倫傑所著的《神山聖湖的召喚》一書中,生動描繪了印度香客赴“岡仁波齊—瑪旁雍錯”的朝聖之旅。書中寫道:如果沒有這次旅途,生命將永不會如此有意義。

  為了滿足印度信眾的需求,1981年起我國接受印度香客經普蘭縣入境朝拜神山聖湖。2015年我國正式開通印度官方香客經乃堆拉山口的朝聖新路線。據統計,今年前三季度,巴嘎鄉旅遊接待人數已達14萬人次,其中外籍香客遊客人數6萬人次。

  隨著朝聖香客和遊客的增多,神山聖湖面臨著不小的環保壓力。有的轉山者為了節約體力,把垃圾丟在了轉山途中。為此,在有關部門支持下,巴嘎鄉今年啟動“垃圾銀行”試點工作,鼓勵遊客和群眾在景區拾撿垃圾兌換西藏特色紀念品,探索破解高原景區垃圾收運難題。

  轉山人數的增加,也給當地幹部增添了“煩惱”。岡仁波齊轉山道長達53公里,平均海拔超過4800米,最高處海拔5700多米,高寒缺氧,且不通公路,香客、遊客以徒步或騎馬方式轉山,需要3天時間,途中容易出現高山反應,引發各種疾病,給巴嘎鄉帶來巨大救援壓力。

  鄉幹部說,他們經常半夜接到救援請求,有高反的,凍傷的,迷路的,暈倒的,突發疾病死亡的。每年都有香客死在岡仁波齊,他們多是就地被天葬。接到請求,鄉幹部就和轄區民警、醫生上山救援,有的時候是通宵救援,且隨時面臨狗熊追趕、墜崖等危險。巴嘎鄉衛生院醫生達娃說:“能否休息好,要看運氣,多的時候一晚上會接到五六起救援請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