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崇明中學:“自主教育”培養一代代“逐夢人”
2018年12月02日15:09

原標題:上海崇明中學:“自主教育”培養一代代“逐夢人”

  新華社上海12月2日電 題:上海崇明中學:“自主教育”培養一代代“逐夢人”

  新華社記者吳振東、朱翃

  在上海市崇明區城橋鎮聚訓村,記者見到了一個忙碌的年輕身影,他就是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秦秋煒。2014年本科畢業後,他放棄了去大機關工作的機會,義無反顧地回到家鄉,選擇做一名“村官”。

  秦秋煒是崇明中學2010屆畢業生,曾任校學生會主席。他不後悔今天的人生選擇,並感恩於崇明中學3年的學習生活。“是母校的教育讓我學會學習,學會負責,學會追求,更讓我走出了課堂,去瞭解自己的家鄉。我熱愛腳下的這片土地,願意紮根在這裏。”

  上世紀90年代中期,崇明中學提出了“在生活管理上學會自理,在知識探究上學會自主,在品格修煉上學會自律,在誌向追求上學會自強”的教育思想,開啟了“自主教育”的辦學特色。其核心要義,就是讓學生會生存、會學習、會負責、會追求。

  彼時,學校管理者認識到,崇明中學的學生雖然有海島子弟待人淳樸、做事認真的特有品格,卻因為崇明交通不便、地域閉塞等客觀原因,存在自主意識淡薄、自我能力脆弱、學習相對被動和見識不廣的“短板”。

  崇明中學校長吳衛國表示,學校希望通過“自主教育”“自主發展”理念的落實,引導學生學會規劃自己的生涯,拓展自己的“情懷”,樹立更遠大的誌向。

  由此,學校的教與學開始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教師們從課堂的主體變成學生的夥伴,變成了課堂的參與者和引導者。學生們走上講台,大膽講出自己的設想,再仔細小心地求證——沿襲了幾十年的“你教我學,你講我聽”的教學模式,變成了學在教前、以學促教的翻轉課堂。

  同時,崇明中學構建了一系列滿足學生發展的課程體系。每個學年,學校供學生選擇的拓展型課程超過50門;研究型學習的課題庫目前已收集課題200餘項,學生還可自行提出研究方向,校內教師如果不能指導,學校則會積極聘請“校外導師”給予幫助。此外,院士、作家以及各行各業“大咖”名人,越來越頻繁地走進崇中校園,和學生們笑談人生理想與追求。

  從被動接受到主動求知,“自主教育”喚醒了這些年輕人內心的自我意識。對於自己需要怎樣的事業與人生,他們的思考也變得具體和生動。

  20多年前,崇明中學5名學生自發組織了考察家鄉的活動。如今,這一活動被命名為“崇明百里行”,成為學校最重要的社會實踐課。迄今為止,已有數千名崇中學子參與其中,以“行走”的姿態瞭解鄉土文化、社情民情,足跡遍佈崇明三島。

  秦秋煒當時和同學們進行一項田野調查,沒有經費,他們就主動上門找政府機關“化緣”。“幾家單位在認真聽了我們的課題介紹後給予了經費支持,而我們也把調研情況反饋給了他們。”秦秋煒說,“‘百里行’活動不僅鍛鍊了自己的實踐本領,更堅定了自己服務家鄉的決心。”

  吳衛國介紹說,“崇明百里行”考察活動每年都會有一個明確的主題,學生圍繞主題組成小組,獨立完成考察任務。以鄉土文化主題為例,學生完成了“崇明曆史古建築調查”“崇明中學曆次校址遷徙的時代背景探微”“崇明扁擔戲的研究與傳承”“繼承崇明傳統家訓家風研究”等一系列考察,深入瞭解了家鄉的曆史底蘊,感悟到鄉土文化與中華傳統文化的緊密聯繫。

  懂得了自主教育,有了自主發展的意識,崇明中學的學生便有了更明確的人生目標、更堅定的事業追求。

  2016年2月,美國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IGO)宣佈發現了引力波。一個叫胡一鳴的年輕人參與了這項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研究,他是土生土長的崇明人,崇明中學2007屆畢業生、清華大學博士後,目前任中山大學物理與天文學院副教授。

  當年高考填誌願,胡一鳴“任性”地只填了一所學校的一個專業——南京大學天文系,而在此之前,他已獲得另外一所重點高校的預錄取資格,放棄的理由很簡單:“那裡沒有我喜歡的專業。”這個從崇明中學天文社團走出的學生,就這樣“輕率”地決定自己的人生。

  崇明中學前校長董耀棠理解並欣賞這個孩子的勇氣和決心,決定親自為他寫一封推薦信。在推薦信中,董耀棠介紹了胡一鳴的各項情況,然後以一個教育工作者的身份深情地寫道:“素質教育就是要造就這樣一批特長明顯、誌向高遠、素質優良的人才,這遠比培養純粹為解決謀生手段的人,要有意義得多。”

  得益於改革開放帶來的經濟發展,崇明中學搬出了老舊的平房,成為一所現代化寄宿製高級中學,漂亮的校舍讓當時的很多家長“眼前一亮”;得益於改革開放以來教育理念的革新,崇明中學持續開展“自主教育”“自主發展”實踐,為學生終身發展打下堅實基礎。面向未來,崇明世界級生態島建設與上海教育綜合改革的深入推進,必將為學校發展注入新的活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