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之華》遇冷:二十年後的“情書”不再動人?
2018年11月15日00:05

原標題:《你好,之華》遇冷:二十年後的“情書”不再動人?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1月15日電 (任思雨)猶記得電影《情書》帶來的青春記憶,二十多年後,岩井俊二帶著書信題材的華語電影《你好,之華》歸來。

  陳可辛監製,秦昊、周迅、杜江、張子楓等人主演,截止14日14時,《你好,之華》上映6天獲得票房5550.9萬,而同期的商業片已有9億票房。這位著名的日本文藝片導演,能讓他的故事成功“落地”中國嗎?

電影《你好,之華》海報

  日式文藝的“水土不服”?

  豆瓣上,《你好,之華》的評分從剛上映時的7.8分降至7.2分,與8.8分的電影《情書》相比,這在岩井俊二的作品中處於比較偏低的水平。

《你好,之華》豆瓣評分7.2分。來源:網頁截圖

  從經典的《情書》到《四月物語》《關於莉莉周的一切》,再到《你好,之華》,岩井俊二的電影一直有著非常獨特的個人氣質:校園與青春,少年少女的暗戀故事,情節細膩緩慢,畫面有自成一派的“岩井美學”。

  《你好,之華》講述的也是“信件”與“遺憾”的故事,之華(周迅飾)的姐姐之南因抑鬱症自殺去世,之華代替她參加同學會,卻意外遇見了年少時的傾慕對象尹川(秦昊飾),她決定用寫信的方式與尹川聯繫,但用的仍然是之南的名字。

《你好,之華》劇照

  和之南曾為戀人的尹川把信寄回了老家,於是在老家的之南、之華的女兒,也加入了通信的行列。過去與現實不斷交織中,之南生前的故事被一點點揭開。

  通過信件,電影串起三代人的故事,最終,他們都走出陰鬱,開始新的生活。

  這更像是一個有些典型的日式文藝故事。“岩井俊二+陳可辛+周迅”的配置,很多人都充滿期待,但電影上映後還是遭遇了不小的質疑。打出差評的觀眾表示,與《情書》相似的電影框架,但故事落地中國後,在邏輯方面有點“不接地氣”。

電影《你好,之華》預告海報

  有觀眾評論,信件交流太古老,人物情感有些太含蓄,網友“二火山”說,岩井俊二想用一段日式純愛鋪出中國家庭的大群像,力求所有角色都面面俱到給足故事,這麼多條線讓後半段顯得雜亂無章。

  因為線索較多,一些人物的邏輯顯得不是特別通順。例如,尹川說他一開始就知道同學會上遇見的不是之南而是之華,但是他還是給之華髮了“一直喜歡你”的短信,並延續著之後的互通來信,這讓一些觀眾感到費解。

  還有之南為何突然拋棄尹川選擇和脾氣暴躁的廚師張超結婚、之南女兒因信感動想認尹川做父親……岩井俊二在採訪中表示接下來還會拍後續,但這些線索的留白讓整個故事顯得有些“浮”。

  文藝的配置,到位的感情

  儘管對故事和邏輯有所疑問,但是,少有人疑惑電影里的演技和感情的表達。

  以往的電影里,岩井俊二關注的多是少年時期的情愫,而《你好,之華》延長到了中年時代,用中年人的視角回望青春時代的遺憾、再轉身告別。

電影《你好,之華》劇照

  《你好,之華》的故事發生在大連,冬季的城市有一種特有的灰濛感,學校的樓梯、教室里的木桌,在暖色調的打光下,有著很典型的年代記憶。編劇史航觀影后說,電影中樓房都像是自己住過的,穿的衣服也像那時候的,讓他感到親切。

  有深諳內地電影市場的陳可辛做監製、演技在線的周迅、秦昊,還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張子楓、胡歌,讓這個略顯平淡的電影顯得不會“跳戲”。

  周迅打破了以往的銀幕形象,扮演了一個母親,她的表演很“淡”,陳可辛評價說,這個角色“不演不搶”,她像配角把所有人物和故事串起來,這不只要演技,還需要年齡、心態配合才可以。

  年輕的張子楓一人分飾兩角,電影評論里,很多觀眾都認為她是電影中最出彩的角色。演少女之華時,她告白被拒絕,抽泣的樣子看哭了螢幕前的不少人。

電影《你好,之華》劇照

  平日帥氣的胡歌一反形象,飾演之南的丈夫張超,他造型邋遢、有家暴傾向,出場僅僅十幾分鍾,就有觀眾在影院看完後說“很想揍他”。

  平靜的結局,溫暖還是輕浮?

  如果說《情書》講述的是青春的美好,《你好,之華》則是在不停地面對“錯過”。尹川錯過之南、少女之華錯過少年尹川,電影叫“你好,之華”,但其實一直沒有人給之華寫信。

  長鏡頭、暖色調、克製的情感,《你好,之華》里雖然涉及到抑鬱症、家暴等現實主義的內容,但岩井俊二仍然是用“溫柔”的筆觸來處理,這也是被一些網友詬病的內容。

電影《你好,之華》劇照

  尹川回到之南的家鄉,打開了自己的心結;之華曾被拒絕、被看穿,但她和尹川還是微笑著握手再見;寒假結束,之南和之華的孩子們都開始了新的生活。

  電影的開頭是葬禮,感情基調是憂傷的,但是每個人沒有在痛苦中一直沉淪下去。他們因為書信相逢,又在追溯過去中獲得力量,繼續在自己的世界向前走。

電影《你好,之華》劇照

  之南生前經常受到家暴,但是電影的結尾處,她留下的遺書里寫的不是抱怨或痛苦,而是在說,每個人都走在自己獨特的人生道路上,有艱難的時候,也有痛苦的時候,要對未來有希望。

  對於這個結尾,有觀眾說被“暖”到,但也有很多觀眾不買賬,認為這個結尾太過輕描淡寫。

  《情書》上映的二十多年後,岩井俊二依然在說“願你活成最好的樣子”,日式文藝故事成功落地中國,也許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