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殼找房CEO彭永東:傳統產業轉型要把用戶放在第一位
2018年11月09日12:43

  新浪科技訊 11月9日午間消息,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浙江烏鎮舉行,本次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貝殼找房CEO彭永東在大會現場接受了新浪科技等媒體採訪。

  今年4月,貝殼找房正式推出,從原本做鏈家的品牌,到如今做平台,彭永東認為貝殼幹的事情是在互聯網裡面去重構產業。“傳統就是成交能創造價值,互聯網就是給用戶創造價值,而貝殼的核心是重塑在產業裡面要達成共同認知。我們希望推動的價值主流是消費者是第一,經紀人是第二,是你的客戶,品牌第三、平台第四。”

  “以前做鏈家非常簡單,”彭永東發現,行業結構發生變化後,倒逼了整個組織思維發生變化,“目前消費者感覺貝殼跟鏈家差不多,但隨著時間的變化會越來越不一樣,這件事情可能需要些時間。”

  今年租房市場出現了諸多亂象,彭永東分析稱,核心是中間的“B”出了問題,“因為今年全中國租賃市場是一萬億的,我們預計未來五年會到三萬億,會有比較大的增幅。在這個過程中從無序到出現問題,需要更多地去引導,定規則,對貝殼來說是最希望這個行業能夠定一些規則的。”

  談及VR看房的功能,彭永東認為,“今天VR很多都是談概念的東西,但未來VR對行業的改變會非常大”。

  對於傳統產業的智能化轉型,彭永東建議,“核心是所有東西界定是不是成功就一個標準,所有的價值、選擇、組織結構、規章製度任何規則的判斷,是不是以用戶的滿意為第一類。”(澤宇)

  以下為採訪實錄節選:

  媒體:今年4月份正式轉型為貝殼找房,到現在半年時間,您覺得這個過程中改變了什麼?

  彭永東:我認為貝殼幹的事情是在產業互聯網裡面去重構這個產業,這個產業怎麼重構?第一所有的結構的變化,結構的調整到最後全都變成價值這件事情,很多人理解不一樣。互聯網我只要給用戶

  創造價值就是價值,什麼叫傳統?傳統就是成交能創造價值,互聯網就是給用戶創造價值,這兩個價值在一塊就衝突,他們達不成共識,價值中樞不一樣了,所以我們貝殼核心是重塑在產業裡面要達成共同的認知,何為價值?這裡面很多理解大家是不一樣的,雖然我們今天說用戶第一,但實際上我認為很多談用戶第一的時候是沒有做到的,包括我也認為,今天貝殼做的很多事情,定的規則也容易衝突,就是用戶第一和經紀人第一,到底兩者之間的衝突到底誰第一?這也是規則問題。就是說這兩者之間我們在一邊走,在一邊打磨規則。我跟他們聊,你做平台的認知是什麼?因為以前在做鏈家,做品牌是非常簡單的,因為它的價值中樞和規則的邊界很容易界定,因為平台是容納更多緯度的價值都在平台上存在,才能稱之為平台,因為能容納更多,但你的價值主流就一個,只能這波人,那你只能靠鞏固,以前做鏈家非常簡單。

  倒逼整個組織思維在發生變化,底層主流價值觀的變化這件事情總是這樣的,大家說說有道理,但是遇到具體衝突還是這樣,智能在過程中不斷地去調整,我們今天聊的很多事情全是在規則和衝突。因為整個行業結構發生了變化,根本變化是加了一層,以前是品牌、店,現在是平台、品牌、店,加了一層的事情不是那麼容易,因為結構發生了變化。最後回到一點,所有價值只有一個原因,把用戶放在第一位,這個是非常重要的。

  我越來越覺得我們是一個培訓學校,我們怎麼給行業製造好的服務者,大家有能力同時價值觀正。所以我認為這幾個月比較大的感受。

  媒體:到底是有什麼契機讓你覺得必須要做轉型?

  彭永東:任何組織都生存和發展,當他面臨巨大挑戰的時候。2014年當時我們想把鏈家打敗做一個互聯網。當時還面向發展,因為增長是一個永恒的命題,如果一個組織不增長,就意味著所有人將沒有未來。因為人才的價值會得到重新配製,人才跟水一樣,價值能得到發揮。你要想怎麼去增長?無非兩個思路。這個世界上沒有增量,都是我的敵人,用暴力摧毀的方式;第二個方式是帶他一塊來,這兩個思路我第一認為是這樣的,這個當時我有一個假設,就是自己玩和帶別人玩,這波人會不會被改變,因為我們的鏈家以前只招新人,教他怎麼正確做事,這個是不容易改的,他今天這麼做明天還這麼做。第二我們沒能力改變老人,所以我們只能自己幹。

  大家都有邊界,這個邊界就是能力邊界和利益邊界,如果你的利益邊界過大,因為你能力做不到才做封閉,是你能力的問題。

  媒體:貝殼從4月份到現在發展的速度包括規模符合您的預期嗎?

  彭永東:我們大家有判斷,到年底我們要說什麼事,現在貝殼流量的增長和店增長差不多,有些是我原來沒期望到的。這個規則本身的適應度沒法打分,只能靠評估。包括我們自己團隊能力的迭代,第一規則本身的迭代包括我們自己團隊的成長,我認為還是有距離的。我們被整個倒逼著往前跑,但是在表現上應該差不多。

  媒體:現在貝殼跟鏈家兩個平台,這兩個平台大概是怎麼樣的?就是您會投入精力的比重,未來會考慮完全打通嗎?

  彭永東:你可以理解為貝殼和鏈家,鏈家網的App本身也是平台的一個可以調撥的流量,實際上可以理解為今天貝殼九百多萬,鏈家六百多萬合在一起,是整個的流量資源。

  消費者感覺貝殼跟鏈家差不多,好像也沒什麼差別,主線都沒有特別大的差別。但隨著時間的變化會越來越不一樣,這件事情第一可能需要些時間,就是說對於住的類目能成為一個入口,這件事情貝殼會成立一個。

  媒體:VR看房這塊在用戶的體驗是很好的,改變用戶看房的方式,未來還會使用哪些新技術來改變咱們平台服務客戶的方式?

  彭永東:一個事情做的很深很透不太容易,VR也是剛剛開始。所有企業一樣,你做了三年以後我們回顧一下做什麼事是正確的?你發現沒有很多是對的,你有一件事做的很強就可以。VR對行業的改變會非常大,所以我們今天做事是這樣的。像VR、AI是很重要的力量。但是他們都沒數據,本身我們也不會特別念這個事情,只要有任何新的東西對我有幫助,我們絕對不拒絕,絕對不拒絕任何能給你帶來好的地方。

  任何有價值的東西沒有三年時間我認為是打不透的。所以VR有很大的交互優化的空間,因為不同的人喜歡,瀏覽習慣、特點、交互的方式,有好多好多可以優化的地方。

  媒體:像您剛才提到的VR看房包括賣房的平台,其實都不能算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變革,您說要顛覆這個行業的根本在哪兒?

  彭永東:就是說其實今天VR很多都是談概念的東西。一個概念能落下去並沒有那麼容易,或者它要去做很多變化,所以我覺得這個變化對我們來說,很多新的東西應該是真正的用下去,核心是改變了整個交互。不僅僅是一個擺設,或者說在過程中可有可無,因為東西可有可無對產業沒有本身的變化。所以像VR,它要真正的使用,在這個過程中能帶來很多變化。比如今天像成都80%都是VR,他是投資最大的資源來做這個事,而不只是個概念。比如我們在VR上投入根本說不上什麼KPI,但是它的投入是比較巨大的。這件事情總是一步一迭代,我們今天拍了40萬套房流量,每月新增10萬VR數據,就是說發現一個有意思的行為,這種戶型50萬,每個戶型之間是有相似指數的,發現冰箱、床、沙發在這種戶型裡面都是怎麼擺的都是有規律的,包括壁紙,都是有40萬套的數據。很多人做的室內設計一大堆,其實都非常缺數據本身,所以我第一認為像這樣的東西,很顯然也很難。我覺得對貝殼來說我們談的更多的是我們認為要堅決投的事情。第二個就是為時尚早,等真把VR用到場景裡面,因為我認為每個人買房都有矩陣的,所以我一直想通過一個團隊把這個搭建出來,因為我覺得任何一套房子有任何變化,對於這種數據的應用還尚早。

  媒體:今年租房的問題比較多,您是如何看待今年租房市場出現的這些問題?

  彭永東:因為租賃今年全中國是一萬億的,我們預計未來五年會到三萬億,會有比較大的增幅。所以在這個過程中這個產業會發生非常大的變化。這個產權屬於大B,或者屬於政府,分散式供給所有的供給側都來自於個人,今天來自於個人得佔比超過90%,來自於大B只有10%,未來C和C之間,分散式供給有兩種路徑,一個是居間模式C2C,還有公寓模式,C2B2C。今天在租賃裡面出了什麼事?C2B2C的B比較野,因為你來租房你先交錢,交錢再拿下一家房,然後我再拿你的房給下家房,就是這個小B實際上是沒有規則的,沒有監管的,所以造成了套利的市場,因為這也是市場混亂的所在。今天我自認為未來得租賃C2C、C2B2C的模式會存在,中間的B不是誰都可以幫的,因為在這個市場裡面產業變化是這樣的,從無序到出現問題,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拍死的,還有一個路徑是怎麼去引導,怎麼去定規則,怎麼在行業裡面做的還不錯的那些承擔更重要的角色。因為對我們自己來說是最希望這個行業能夠辦法一些規則的。今年主要是B出現問題,這是核心的所在。

  媒體:您認為現在稱職的B是什麼樣?

  彭永東:所有的資金這件事情一定是要透明監管的,這個資金的使用,是要被監管起來的。只要你能做到這一點,這個拿去套中間就沒有了。這是核心的東西。市場上其實做的也有做的不錯的。貝殼也在做嚐試,中間的小B如果想入駐在平台上要做監管,就要做一些承諾,比如說租戶不租了要把押金退回來這種機製。

  媒體:現在的數據你們會考慮在這個基礎上做一些生活服務的民生嗎?就類似於以前萬鏈這種,家裝、家政這些?

  彭永東:家裝我們會上,短期家政我們不會特別的介入,搬家、小裝小修這些都是比較供給式比較稀疏,需求也比較稀疏的,這些我們可以嚐試。

  媒體:今天上午聽了互聯網你的演講您提了一個觀點,您說中國的居住行業正在向互聯網向物聯網轉型的過程中,像未來物聯網化的生態下,家居行業有哪些增長點?

  彭永東:人和人的連接,人和物的連接,都在談連接,我認為這個世界會變成這樣實體不動了。大家都拍實體,今天就是說實體是一個一個點,這個點可能是房子、車等等,重要是連接。在這個過程中連接造成了這個世界的複雜,所以從這個過程中,今天很多物是比較簡單的物,連接背後是感知,我和你連接後我很容易感知,所以怎麼能更好的感知這個物,因為越容易感知我就越容易判斷,越容易做決策,數字化的還原。房子是數字化表達非常的難,變成是感受這個力量,互聯網有沒有可能被替代,替代這種感受。所以這是今天大家做互聯網,物和物之間也有感受,完之後核心還是回到人,人是主角,所有物與物的連接都是幫人感受這個世界。我認為在這個過程中,在這個房產的服務裡面,人和人的感受,人和物的感受差異還是依然的,所以今天做VR,是為了加強人和物的感受,因為我把這個房子數字化還原越逼真,越真實,確定度至少可以提高30%。人和人的感知要對人本身,服務者的數字化還原,核心都是圍繞這個,再往後走,以VR作為核心來承載一些智能化家居的應用都是有可能,但是對我們團隊的挑戰是構建出來。我們現在做一件事,把這個房子VR看完以後把整個東西全去掉,然後自動的識別家居,可以改你房間的裝修,然後可以體驗換不同的房子會什麼樣。這些東西都是可以的。

  媒體:您認為在傳統的產業進行數字化轉型當中需要注意些什麼問題?您有什麼建議?

  彭永東:我認為沒有什麼傳統的企業,因為傳統這個詞是個挺好的詞,如果你能生存下來,你按照原來的方式生存下來就叫傳統,你換種新的方式生存下來,在時間的使用上是新的,並不代表傳統生存不下來。面對新的一些價值之後,你會不會改變原來的穩定的狀態。一旦達到穩定就不想動,其實就是從結構開始,所有人都不想動,因為所有的人都習慣了在這種模式底下怎麼做事。下午的會大家一起拍照,這個高的場,都有一個結構在。我認為打破這種結構很容易,傳統的思維他想的是為什麼打破?以前的互聯網殺進來,都要握手言和,那又回到根本問題。所以傳統企業傳統思維為什麼變?過程中要麼感受到一種沒有感受到威脅,要麼他有更大的使命和願景,如果沒有這兩個加入,如果他是被逼的,我認為十有八九是搞不定的。因為如果是被逼的,往往都很變形,逼的時候他就會病急亂投醫。實際上它不是真正的核心,核心是所有東西界定是不是成功就一個標準,所有的價值、選擇、組織結構、規章製度任何規則的判斷,是不是以用戶的滿意為第一類,如果是你就非常牛,因為所有技術都為你所用,如果你不是你就會排斥那件事,所以傳統思維所謂的變可能也基本變不下去。它只要一改變結構,突然你發現這個內部組織是最大的。就說這一做,好的東西沒出來,壞的東西全出來了,好的東西要等很長時間才出來。所以結構把你拉回來,破費結構不太容易。

  媒體:轉型貝殼找房,您當時的願景是什麼?

  彭永東:其實我們想做一件事,就是我們這波人到底被什麼所驅動的?說實話我自己被驅動的就是說,我認為如果消費者本身,如果我朋友說鏈家朋友挺好的,第一我會很開心,如果說體驗很差,我就覺得有點不太好意思,這是我的驅動,如果消費者真的很滿意我,我會很開心的;老左的是如果整個行業得到根本性的改變,他會被激勵。`

  是不是比如做北京做的比較好就差不多了,我們非常正式的聊過這個問題,如果大家都不願意折騰,那就幹著得了。後來我們發現如果我們真的是讓這個行業發生根本性變化還是到2014年。2014年我動作比較大,那段時間種下了一個堅定的一些東西,就是初心。我們的使命裡面就要推動行業的正循環,如果這個產業能形成正的循環我們會非常開心,或者我們會被這個事情所激勵。

  媒體:在這個行業裡面怎麼樣算是線上和線下最好的結合?

  彭永東:我剛剛談過,其實是兩波人的融合,這兩波人到底是價值觀的融合,因為從線上的來說是讓用戶的體驗好,對線下這波人是怎麼能做好業務,所以它是有矛盾的,所以線上線下融合的本質是底層的衝突。所以我認為理想是這樣的,我們只有一套核心的價值,我們希望我們推動的價值主流是消費者是第一,經紀人是第二,是你的客戶,品牌第三、平台第四,這是我們排的次序。大家達成共識,以消費者的滿意作為最終的。

  這兩波人在一起,今天對於整個產業互聯網裡面我認為是非常稀缺多個視角。線上的這些同事加入的時候,第一你們一定要精銳這個行業,他是有他自己的存在的根本的關鍵點的,要懂行業,不要進來之後就打破,這是不行的,因為行業的存在有一定的道理。即使你打破你也要知道道理在哪兒,關鍵點在什麼地方。第二個建議是一定不能帶溝裡去,我後來觀察,因為一個組織裡面這波人是做產品的,這波人做業務,他們之間的場是一樣的。如果做業務的這個場子比較強,做產品的比較弱,基本上用戶很難享受到服務。

  這個行業裡面什麼是你認為不合理的?或者說這個行業不應該存在的,應該趕緊打破。在這個行業中對這波人一定要敬佩這個行業,但是也要打破,所以這個是很矛盾的兩個點。而且產業互聯網的挑戰在於它的整個的流程是複雜的,很多角色參與,在整個過程中流程的背後實際上是規則,規則的背後實際上是價值觀,所以對產品的經理想做產業互聯網,它可不是做PC互聯網只做交互,它不只是交互還要做策略,其實現在行業是非常需要的。對他們來說就是要懂行業,然後感覺存在的東西是不對的,但是我們要告訴他們很多東西其實在倒逼這波人。對於線下這波人,或者說傳統的這波人主要有兩個事,第一價值觀的挑戰是把用戶的滿意放在第一;第二個就是互聯網,一定要會把互聯網當工具去用,不要去排斥它,也不要拒絕它,也不要不想被成長,你要用好這個工具。很多人說在一個組織裡面,發現一個特點就是他只要把產品當成甲乙方,我認為基本上是很難做到的。

  媒體:在這個行業里大家對貝殼有一個很大的憂慮,你們既是裁判員又是數據源員,這個憂慮你怎麼看?這個憂慮是現實的嗎?

  彭永東:這個憂慮非常現實。我上次去南京找品牌主他有十幾家店,我說你願意加入貝殼嗎?他說不願意。我說你有什麼擔心?最擔心什麼?聊到最後一個核心問題我認為是個體解放。這個行業裡面創造價值的是誰?我認為這個行業里麵價值最小化的創造價值單元是服務者和被服務者,經紀人是服務者,所以過去所有體系裡面,這個行業的結構裡面所有體系裡面都認為,經紀人是我的附庸,我被他牢牢掌握著。所以是個體主義的解放。貝殼在做的時候,我認為服務者有他的個人意識,他要成長,他要進步沒辦法,因為今天西方個體主義的崛起是一樣的,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判斷選擇自己的發展。你突然發現很多擔心是什麼,不是擔心你想做什麼,我聊到最後他就擔心這件事我能給他們創造什麼價值。

  核心是你要想想你給經紀人創造什麼價值,所有的穩定結構都是價值創造,不創造價值都不應該存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