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案或反轉 美國檢方可能不起訴但警方仍在調查
2018年09月14日23:44

  原標題:劉強東案或出現“反轉”,美國檢方可能不起訴,但警方仍在調查中

  來源:北美留學生日報

  9月的明尼蘇達大學,突然湧進了好多陌生的面孔。

  不像東西部的那些大城市里的名校,這座位於美國中西部的大學雖然有上千名中國留學生在這裏就讀,但在新聞媒體上存在感並不高。

  9月初,這裏卻成了中美新聞媒體最關注的地方。

  隨著劉強東性侵案被曝光,這裏就成了這場風波的“暴風眼”。國內外的財經媒體和美國的華人媒體們紛紛派出了記者進駐明尼蘇達大學附近。來“挖掘”這個“大案”背後的真相。

明尼蘇達大學的卡爾森商學院   劉強東就是在這裏被警方逮捕的
明尼蘇達大學的卡爾森商學院   劉強東就是在這裏被警方逮捕的

  如今兩週的時間過去了,來自國內的多家媒體也早早把外派的記者撤回了。貌似這場案子要成了“爛尾”。

  但從種種跡象表明,現在我們可能要面臨有一種可能的結果,那就是美國檢方放棄刑事起訴劉強東。

  以下這篇文章,會給你科普一下美國性侵案中刑事起訴是如何做出的,以及為什麼現在劉強東案會出現這樣一種可能。

  劉強東涉嫌性侵案還在持續發酵,之前日報君曾推送過數篇關於劉強東事件報導,全部來源於一手資料,即便如此,我們距離真相還有距離。

  畢竟,就連明尼蘇達警方,也尚未結束對此案的調查。

  曾經擔任明尼蘇達州檢察官助理的知乎@王瑞恩 幫日報君科普法律知識,讀者一起來跟我們梳理一下吧!

  首先,需要明確,強姦屬於刑事案件。

  對於刑事案件,檢方有權自主做出是否起訴的決定,或者在起訴後撤訴,獨立於受害人的意願。

  令人遺憾的現實是,如果劉強東案中檢方決定不起訴,或者撤訴,受害者基本不可能通過法律途徑令檢方改變決定。

  美國的檢察官享有高度的自主裁量權,並且受到“豁免權”(qualified immunity)的保護,如果受害者不滿檢察官的決定起訴檢方,那麼檢察官可以主張行使豁免權,向法院申請駁回起訴。

  即使,有充足證據表明犯罪事實確鑿,甚至有證據表明檢方在工作過程中存在瑕疵,也不能改變。在這一點上,中美法律存在差異。

  我們來梳理一下訴訟過程:

  日報之前報導過江h案,亞利桑那州檢方在與被告人進行辯訴交易,未經過受害者家屬同意,決定撤銷一級謀殺指控,僅保留了較輕的罪名,這一過程完全符合法定程式。

  按照中國法律,檢察院拒絕起訴,受害者也可以提起“自訴”,越過檢察院直接提起刑事訴訟。

  但是,美國各州基本沒有類似的程式,明尼蘇達州也是如此。

  那麼,檢方在考慮是否起訴時,有哪些判斷依據呢?――

  證據強度

  證據強度直接決定勝訴概率。

  證據強度,又取決於檢方能從警方所提交的證據中獲得多少有利信息,能掌握多少有利證人,能否回應辯護一方提出的“合理懷疑”。

  公訴案件的勝訴率 = 檢察官的“業績指標”

  而且在刑事案件中敗訴,也會帶來諸多輿論壓力,檢方自然不願意打一場證據薄弱,註定會失敗的戰鬥。

  在美國,刑事案件的定罪標準是“排除合理懷疑”,這一標準同樣適用於強姦案。我們上次提到了強姦定義,看似都滿足構成犯罪的要件:

發生了性行為

受害者沒有同意

存在脅迫或者暴力

  但實踐中,辯方依然大有機會提出合理懷疑。本案中,根據日報掌握的可信消息:

  1、受害者的鄰居稱見到兩人手牽著手,彼此依偎走進公寓;

  2、受害者在第一次報警之後,與警察對話的內容足以讓警方認為沒有進行逮捕的必要,直到第二天再次報警後才實施逮捕等等。

  部分陪審員可能認為並不存在非自願的性行為,有可能導致陪審團做出有利於被告人的推論。

  而在美國刑事訴訟程式中,定罪需要陪審團的一致同意,哪怕一兩名陪審員堅持認為存在合理懷疑,檢方也會敗訴。因此,也難怪檢方會在面對潛在不利證據的情況下,對於起訴採取保守的態度。

  受害者可以發起民事訴訟,基於事發時當事人行為,狀告劉強東對其構成“非法限製自由”(false imprisonment),“故意導致精神損害”(intentional infliction of emotional distress)等民事侵權行為,從而要求獲得經濟賠償。

  這也是檢方在作出不起訴決定後,受害者唯一可以選擇的途徑。

  對於劉強東性侵案,日報一直在持續跟進報導,以上分析是來自專業人士對於本案的猜測。

《華爾街日報》對劉強東案的報導
《華爾街日報》對劉強東案的報導

  至於檢方是否會起訴劉強東,日報也一直在同美國的檢方和警方進行溝通。

  雖然目前劉強東性侵案還沒有一個確切的結果,但此案對於京東和劉強東個人來說,影響無疑是巨大的。

  自從9月2日爆出關於劉強東的性侵新聞,至今事件一直在持續不同發酵。

  對於一個企業家和活躍的公眾人物來說,性侵醜聞的背後代價往往是巨大的。

  劉強東,作為京東首席執行官,其公司79.5%的投票權都在他的手上,權力的集中本身就是一把雙刃劍,它不僅意味著高效,更意味著在CEO出現負面新聞時,對公司的影響是巨大甚至致命的。

  從股市來說,劉強東性侵新聞於本週日爆出,週一是美國勞動節假期,美股休市,到了週二京東美股開盤即跌。

(圖片來自Google)
(圖片來自Google)

  據報導,週二當天京東收跌約6%,收於30美元下方,收創將近一年半以來新低。

  週二和週三兩個交易日,京東美股跌幅接近16%,京東市值兩天蒸發逾70億美元。

  而截至週二收盤,數據顯示今年以來,京東股價已累跌超過30%,公司市值縮水到400億美元以內。

  劉強東涉性侵案無疑是京東股票大跌的直接原因。

(圖片來自Google)
(圖片來自Google)

  除了公司市值大幅縮水,京東自身甚至還要面臨訴訟問題。

  原因我們當然已經知道了――京東在CEO劉強東涉性侵後發佈的官方聲明,稱此事為“不實傳言”,並表示劉強東是遭到了失實指控,並稱警方未發現其有任何不當行為。

  這份聲明隨後被美國警方發出的報告和劉強東的監獄照火速打臉。

  當然被打臉並不是京東在此事中的結局,而是開端――

  根據《美國NASDA市場信息披露製度》中“臨時報告”的相關規定:

  “上市公司必須迅速通過新聞媒體向公眾披露有理由認為會影響他們證券的價值或影響投資者決策的任何重要消息,上市公司還必須在通過媒體向公眾披露重要信息之前通知NASDAQ。”

  “在某些情況下,上市公司還應當公開否定那些對自己的證券交易有可能或已經產生影響或有可能對投資者決策產生影響的虛假的或不準確的謠言。 ”(援引自深證證券交易所綜合研究所《美國NASDA市場信息披露製度》)

  在劉強東性侵傳聞出現後,京東有責任向公眾和投資者披露真實的信息,並對相關謠言進行否定,但很可惜,他們的聲明被美國的幾家律師事務所判定為“具有誤導性的商業信息”。

  目前他們正在準備集體訴訟以收回京東投資者遭受的損失。

  也就是說,作為集公司權力於一身的劉強東爆出負面新聞之後,即使見方不對他進行起訴,但京東市值大幅縮水已成現實,也許下一步他們還需面臨被股東集體訴訟的難關。

  雖然,京東並不是因為劉強東涉嫌性侵這件事本身引發訴訟的,而是因為他們給出的聲明誤導了投資者,並且因此造成了投資者的經濟損失,但是歸根結底這次風波也是由劉強東案引起的。

  當然,此次事件不僅對京東造成了重大打擊,對於劉強東個人來說影響也是巨大的。

  中國人有句老話,叫“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名企家劉強東涉嫌性侵”? 事情剛剛在網絡上傳播開來,劉強東立刻就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當然,很多網友願意相信劉強東的為人。這麼多年來,劉強東所帶領的京東集團發展迅速,公司上市後劉強東成為億萬富翁,但依然很“接地氣”,沒有明星企業家的架子。

  但是看熱鬧的人不怕事大,隨著案件的不斷跟進,很多負面的評論也隨之而來,並遠遠蓋過了那些願意相信劉強東的人。

  在社交媒體上,劉強東成了很多人謾罵的對象。

  “劉強東,不僅毀了整個京東集團,你的家人、你的妻子都被你牽連,中國人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圖源:微博截圖)
(圖源:微博截圖)

  甚至還有網友在youtube上傳了視頻,放出了劉強東很多照片,幾乎從頭到尾都是“劉強東是流氓”的惡意畫面。

  一直以來,劉強東個人是一個成功中國企業家的形象。

  但隨著輿論的出現,這些猜測不僅對劉強東造成了很大的傷害,他個人的形象跌落穀底,多年來經營的形像一夜崩塌。

  而在此事件中,除了當事人劉強東受到攻擊,連他的妻子“奶茶妹妹”章澤天也受到了萬人嘲諷。

  作為事件中最無辜的人卻連帶被攻擊和調侃,不知身為人夫的劉強東作何感想。

  如果最終結果是不起訴,那麼劉強東就無需面臨牢獄之災,但此事件的餘波很明顯並不會就這麼過去。

  作為京東的一把手,這次事件崩塌的不只是劉強東個人人設,當然他要面臨的問題也不只是回家解決家庭矛盾。

  不起訴並不能代表性侵併沒有發生過,經過上面的分析,想必大家也能看出來――在國外此類案件中,不光是取證困難,受害者本人也面臨著巨大的壓力。

  去年,荷李活大亨哈維・韋恩斯坦性騷擾事件鬧得人盡皆知,從《紐約時報》記者喬迪・坎托爾和梅根・托黑(Megan Twohey)率先披露韋恩斯坦的大量不軌行為,到後來80多位女性相繼站出來進行指控,韋恩斯坦從此跌落神壇。

  此事後來甚至在美國引發了性騷擾和性侵犯的“全國清算”,女性們紛紛站出來發聲。

  還記得年初那起轟動全美的密歇根州立大學(MSU)校醫性侵案嗎?

  在該校供職的拉里?納薩爾(Larry Nassar)在長達數十年的時間里持續性侵學生,人數達幾百人。

  在東窗事發前的十年間,也有學生對他進行過舉報,但最終不了了之。

  那個肯第一個站出來發聲的女性,是承受著多麼大的壓力、冒著多麼巨大的風險,不是當事人的我們,很難想像。

  目前關於劉強東性侵案還沒有確定的結果,日報也會持續跟蹤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