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去哪兒6》遭延播 風口上的親子綜藝該去哪兒?
2018年08月31日17:36

  萌娃缺席暑期檔,《爸爸去哪兒6》遭延播

  風口上的親子綜藝該去哪兒呢?

爸爸去哪兒
爸爸去哪兒

  《爸爸去哪兒6》開播前20分鍾突然宣佈延播。同期延播的還有親子綜藝《想想辦法吧爸爸》,聯繫國家廣電最近出台的防止未成年人節目出現商業化、成人化和過度娛樂化傾向規定,不難得出結論。台轉網的親子綜藝再次迎來網絡監管風口,也為以親子題材打造商業爆款的製作團隊帶來思考。另外,本期起,本欄目的視頻版將在揚眼同步上線。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張楠

  開播前“爽約”稱要精細調整

  近期節目組高調公佈本季的嘉賓是陳小春父子、耿樂父子、包貝爾父女、楊爍父子、“實習奶爸”何猷君。陳小春再次帶兒子jasper參加節目,還接受記者的採訪,爆料節目已經進入拍攝。之前“實習奶爸”原定為範丞丞,已經遭遇一輪換人風波。對於此次延播,節目組表示,“一直懷著匠心對節目內容進行精細調整,因此不能如期與大家相見。”

  不言而喻的是,近日《未成年人節目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出爐,令親子節目受到收緊的政策影響。據悉,廣電總局對相關領域的整治力度大大加強,繼短視頻、網絡遊戲以及直播平台、偶像養成類選秀節目過度娛樂化整頓之後,《規定》提出,防止未成年人節目出現商業化、成人化和過度娛樂化傾向。比如其服飾、表演應當符合未成年人年齡特徵和時代特點,不得誘導未成年人談論名利、情愛等話題;未成年人節目不得宣揚童星效應或者包裝、炒作明星子女;禁止利用不滿十週歲的未成年人作為廣告代言人;節目製作過程中,不得泄露、質問或者引誘未成年人泄露個人及其近親屬的隱私信息,不得要求未成年人表達超過其判斷能力的觀點;情感故事類、矛盾調解類等節目應當尊重和保護未成年人情感,避免未成年人親眼目睹家庭矛盾衝突和情感糾紛;接受群體為未成年人的節目應當每隔30分鍾就提示休息等等。

  網絡平台也不再是“避風港”

  廣電出拳親子綜藝不是第一回。2015年7月,廣電總局發出《關於加強真人秀節目管理的通知》提出,“真人秀節目應注意加強對未成年人的保護,儘量減少未成年人參與,對少數有未成年人參與的節目要堅決杜絕商業化、成人化和過度娛樂化的不良傾向以及侵犯未成年人權益的現象”。2015年9月起實施的新《廣告法》也做出明確規定:“不得利用不滿十週歲的未成年人作為廣告代言人。”2016年4月,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發通知,將從節目數量、節目內容、播出時間等方面對真人秀節目進行引導調控,原則上不允許再製作播出明星子女參與的真人秀節目。

  一系列政策的發佈,令2014年到2015年蓬勃的螢屏親子綜藝受阻。《爸爸回來了3》、《閃亮的爸爸》、《加油小當家》這些節目都不再播出,眾多節目台轉網播出。但由於親子市場巨大,親子綜藝結合素人元素後仍繼續發酵新節目。比如素人娃入住明星家庭的《二胎時代》,引發隔代教育話題的《花樣爺爺》。

  如今看來,隨著廣電總局的監管趨嚴,網絡平台也不再成為“避風港”。曾經的《爸爸去哪兒》總導演謝滌葵打造的同類型親子節目《想想辦法吧爸爸》本來將於暑期在優酷推出,也遭遇“延播”。官宣嘉賓陣容是李承鉉戚薇的女兒Lucky、黃貫中朱茵的女兒黃鶯、曹帥的兒子曹浩軒、洪天明的兒子洪大仁、洪竟N,該陣容還頗令人期待。

  為何一再觸雷?

  不能僅是名利雙收的平台

  更應謹慎保護未成年人

  《爸爸去哪兒5》堪稱2017年收視、口碑雙豐收的綜藝大贏家。播放量達53.1億,豆瓣評分達8.2分,微博熱搜、彈幕評論更是滿屏飛。節目中,不少明星都迎來事業第二春,明星娃也收穫不少“媽媽粉”。最近也有爆料稱,上一季嘉賓陳小春因為節目身價暴漲,本季再次參加繼續引爆熱度,個人演唱會也將於今年開啟。

  “咋回事啊,還能不能好好播了?我還等著看小海綿!”“我想看小小春呢,幹嘛呢,真是的!”有網友對“限童令”表示不滿,以觀眾的角度來看,節目中的孩子都很可愛。但也有觀眾對於明星高調曬娃有微詞,“有些明星沒有什麼作品,但能上的親子節目都上過了。明星子女跟普通孩子並沒有分別,有什麼好炒作的。”還有網友認為,有些親子綜藝中的細節處理並不恰當,比如“在節目里暗暗給孩子牽一些感情線,這麼小的孩子懂什麼啊。”確實節目中傳達的細節都要慎重。《爸爸去哪兒》第4季中,“實習爸爸”董力與萌娃阿拉蕾這對“父女CP”曾引發爭議。4歲萌娃阿拉蕾說:“長大後我要嫁給你”,就有觀眾提出,“怎麼能宣傳‘父女戀’”。儘管嘉賓也解釋這隻是表達喜愛的一種方式,但綜藝的“放大”作用不可小覷。此外,明星親子綜藝中展現的明星優渥的家庭環境和吃穿用品也招致炫富嫌疑。

  業內人士認為,收視率和純娛樂不是絕對目標,真人秀在“掙快錢”的誘惑下,要警惕過度商業化、過度消費未成年人,給缺乏社會經驗和認知的未成年人帶來負面效應。不要讓綜藝變成明星名利雙收的平台,更不要讓節目增加社會的焦慮感。還不曾帶孩子參加親子綜藝的佟大為表示,“再好看我們也不上,因為我沒想好怎麼解決一個問題:孩子瞬間被關注,之後這個關注又過去了,她肯定會覺得很失落。這種事情或許會改變孩子未來的價值觀。”而張嘉譯則認為,“每個人對孩子的教育都有自己的方法,我只想孩子做一個普通人。”

  如何打破魔咒?

  深耕教育話題,

  從“喪偶式育兒”到“巨嬰”

  業內人士也告訴記者,親子綜藝產生共鳴,在於帶娃問題的現實投射。全家帶娃在綜藝中曇花一現,“喪偶式育兒”不斷凸顯。《爸爸去哪兒》、《媽媽是超人》都折射爸爸在教育關心子女中缺位問題。由此,明星效應和中國家庭的特殊化結構,使得明星親子類節目成為緩解焦慮的致幻劑。

  不同背景的奶爸以及性格迥異的孩子,總是會引發大家的圍觀討論,教育方式也帶來啟發。比如在《爸爸去哪兒》系列節目中,嚴格型教育、放養型教育、陪伴型教育因爸爸們的性格和教育觀念的差異,都有分明呈現――黃磊愛的鼓勵、max從一刻不能離開吳尊,到可以單獨和其他小朋友去執行任務的成長蛻變。上一季中忙於工作疏於親子關係的陳小春對孩子過於嚴厲等。對親子節目的關注體現了為人父母或將為人父母的網友對於孩子的焦慮。

  心理學家武誌紅提出“巨嬰”概念:大多數成年人,心理水平是嬰兒。記者也注意到,這在明星親子綜藝中也凸顯。早在《旋風孝子》的親子節目中,過分溺愛包貝爾的包媽媽偷看兒子上廁所,強行帶兒子去醫院體檢等行為,就引起爭議。最近熱播的《我家那小子》24小時跟拍單身大齡明星,其間長輩催婚、催生的焦慮以及空巢青年的孤獨與無奈展露無遺。衣食住行、事無鉅細,宣稱“完全沒有自我,用整個生命去對待我兒子”的朱媽媽也引發思考。娛評人表示,處理不好“愛的供養”,將產生欲逃離而不得的痛苦,或者像電影《小偷家族》里的每個“壞人”,在“逃離原生家庭”後又會產生“無枝可依”的孤獨感。

  不斷增多的親子節目,最終並不能為父母們幾何式增加的現實焦慮買單。但親子綜藝放下明星光環,多在緩解現代親子焦慮方面深耕和做出科學引導,或將成為發展之道。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