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比百年美股 A股處於什麼時代?
2018年08月01日23:44

  中國經濟在居民賬戶、宏觀賬戶和產業結構轉型等方面都和美國的70年代末-80年代初相似。過去10年的A股,既有美股70年代的滯漲特徵――轉型遲緩的“滯”壓製了盈利水平的提升,生產要素的“脹”壓製了估值和企業的長期成長,也有美股80年代崛起的曙光――新經濟行業占比上升,產業新舊更替明顯加快。

  從美股80年代映射未來10年A股的投資機會:(1)消費股存在結構性機會,可選優於必需;消費升級在不同層級人群中出現分化;互聯網零售等新興產業對傳統消費和零售產生重大影響。(2)技術改變了文娛教育的內容和形式,但居民對精神消費的追求是不變的內核。(3)金融業的未來十年,既有居民端理財和財富管理的需求上升,也有金融壓抑給金融業帶來的結構分化。(4)老齡化和政策推進藥品醫療器械自主創新投入加大,中國的醫療醫藥器械特別是創新藥行業未來有巨大的成長空間。(5)未來中國科技互聯網和高端製造最重要的投資機會來自於進口替代和邁向價值鏈中上遊的行業。

  文:天風宏觀宋雪濤/聯繫人向靜姝

  一、引言

  百年美股,既是一部金融史,也是一部產業史、經濟史。曆史總會以不同的形態重蹈覆轍,改變的是技術,不變的是新技術替代舊技術,新產業替代舊產業,新經濟替代舊經濟。我們研究美股的百年曆史,發現從技術到產業,從產業到宏觀,從宏觀到微觀的個體和企業,再到資產價格,都相互聯繫。瞭解宏觀經濟、產業和技術的變遷史,能夠幫助我們預測產業發展的趨勢,理解微觀個體的行為,對於投資而言至關重要。

  曆史上的長牛股,多數都是站在了當時產業變遷的趨勢上。回顧百年美股只是研究宏觀經濟和資本市場關係的切入點之一,我們最終的目的是想從美股的曆史中看到――中國經濟的未來,中國產業變遷的方向,以及下一個十年中國資本市場的投資機會。

  二、今天的中國相當於美國的哪個階段?

  2.1 中國人口結構類似美國70年代末-80年代初

  1945年二戰結束後,大批美國軍人從戰場返鄉,掀起了一輪生育高峰,美國戰後嬰兒潮出現在1950-1960年,1946-1964年間出生的美國人多達7800萬人。

  中國的戰後人口恢復情況比較曲折,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後,中國也在1949-1957年間出現了一輪生育高峰,8年間人口淨增了1.05億,人口自然增長率從千分之16上升到千分之23.2。但之後1958-1961年的大躍進和三年饑荒,致使死亡率突增,出生率銳減,1957-1960年,死亡率從千分之10.8上升到千分之25.4,出生率從千分之34墜落到千分之20.8,1961年的出生率僅有千分之14。

  所以,中國真正意義上的戰後嬰兒潮出現在1962-1970年,這一時期人口出生率最高達到千分之43.6,平均為千分之36.8。1971年之後,出生率開始有計劃地下降,1979年出生率回落到千分之17.8。中國的第二輪嬰兒潮出現在1981-1990年,是60後嬰兒潮的次生潮,人口出生率從1980年的千分之18.2上升到1987年的千分之23.3。

  由於二戰後中國的生育高峰比美國晚了10年左右,人口年齡結構也滯後於美國15年左右,而人口年齡結構決定了房地產週期,房地產週期又決定了金融週期和債務週期,因此中美的房地產週期和金融週期大致相差10年。

  美國勞動人口(15-64歲)占比在1978-1980年見頂,中國同年齡段人口(15-64歲)占比也在2010年左右達到頂峰。2016年,中國65歲及以上人口占比達到10.8%,老齡化水平接近美國1977年。整體上看,中國的人口年齡結構、勞動力結構、老齡化水平近似於美國70年代末-80年代初。

  五、結語

  不管是宏觀還是過去十年A股市場的表現,都將今天的中國指向70-80年代的美國。美國的消費品、服務業、金融醫療和科技股在80年代的璀璨表現,在投資機會上給予中國一定的確定性參照;但曆史的車輪不斷向前滾動,全盤照搬無異於刻舟求劍,機會在於擁抱趨勢和未來。

  相關閱讀:《百年美股:一部經濟史》《百年美股2:1987重演》

  註:[1] https://www.natureindex.com/

  [2] 奢侈品是和必需品相對的概念,隨著收入的上升,對奢侈品的需求的上升程度高於收入提高的比例。也就是價格彈性(需求變化的百分比/價格變化的百分比)大於1的商品。

  風險提示

  政策長期不確定性;中美關係長期衝突加劇

  團隊介紹

  宋雪濤 | 宏觀團隊負責人

  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經濟學博士,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特邀項目研究員,著有多篇學術論文、人民銀行工作論文、CF40系列叢書等。

  李雪

  牛津大學金融經濟學碩士,主要負責國內宏觀和產業經濟研究。

  向靜姝

  倫敦商學院碩士,主要負責海外宏觀和大類資產配置研究。曾任Man Group AHL(倫敦)量化分析師。

  趙宏鶴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碩士,主要負責貨幣、財政政策和金融市場研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