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國足參加中超」意義不大 對聯賽傷害明顯
2018年07月23日05:51
國安3-2權健回榜首

  近幾個賽季中超聯賽的榜首之爭還從未像今天一樣如此激烈:世界盃間歇期還是上海上港和山東魯能同分暫居榜首,周中北京中赫國安主場2∶1戰勝河南建業登頂成功,週末山東魯能作客戰勝長春亞泰重返榜首,但今晚中赫國安憑藉強大的攻擊力在主場3∶2戰勝天津權健,積分再次攀升至榜單第一,本輪戰罷,排名前6球隊積分均超20分,今年爭冠、爭亞冠集團球隊數量之多,自然讓球迷大呼過癮。

  這樣的中超聯賽,儘管每輪聯賽還無法避免爭議話題,但已是球迷可以看到的相對真實的中國足球生態圈――民眾熱情和高水平聯賽保障,這是中國足球提升水平的基礎所在。

  正因如此,「國家隊參加明年新賽季聯賽」的說法自從世界盃後在網絡傳開,記者接觸到的幾乎所有業內人士均對這一說法表示「需要慎重」。

  把國家隊作為整體放進聯賽參與競爭的可行性以及可以預見到的效果確實值得論證――在明年新賽季聯賽3月開打之前,國足將於1月參加阿聯酋亞洲盃賽,這是在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之前國足最為重要的國際賽事,而無論在阿聯酋亞洲盃上國足表現如何,2019年和2020年國足再無重要比賽任務(亞洲區外圍賽第一階段的外圍賽對於國足而言難度不大),因此將國家隊「端進」聯賽的實質性鍛鍊意義難言明顯,而與此同時這一作法對聯賽的傷害卻顯而易見。

  剛剛過去的俄羅斯世界盃,讓全球觀眾對於足球的理解進一步加深:除東道主俄羅斯隊、津巴布韋隊和印尼隊之外,總共206個國家和地區的國家隊參加了本屆世界盃的外圍賽,進入決賽週的32支球隊,身後均有強大的民眾足球基礎作為支撐,傳統意義上的來自於足球荒漠地帶的「黑馬」已然絕跡,而小組出線攻入16強的球隊,其社會足球和校園足球的較高水準,當然不容忽視。

  以本週正在人大附中三高體育訓練基地進行的「北京杯」為例,人們不難感受到參賽球隊所反映出的各國足球水平在中學年齡段層面的真實對比。

  這項由中國中學生體協足球分會創辦的中學生國際足球邀請賽已經舉行7屆,今年賽事規格最高,來自俄羅斯、西班牙、日本、南韓、澳州、印尼、阿曼和中國的16支球隊分別參加初中組和高中組兩個組別的比賽,絕大多數球隊的表現正是該國足球水平的縮影。首日比賽北京中赫國安U17梯隊1∶3被日本立命館宇治高中隊逆轉,全場比賽日本高中生球隊節奏緊湊,而已經接近半職業水準的國安U17梯隊無論在體能方面還是球員個人技術方面均無優勢可言。雖然上半場國安U17梯隊憑藉對方防線失誤入球取得領先,但下半場對方攻勢源源不斷,最終整體戰術以反擊為主的國安U17梯隊在最後10分鐘被對手接連入球完成逆轉。一位曾踢過日本J聯賽的業界人士在和本報記者交流時表示,「日本足球的可怕之處在於他們的強大基礎,比如學生年齡段的球隊,我們高水平球隊可能有10多支,但他們可能有100支,可能隨便一所高中學校校隊水平就不低,他們的校園足球是社會托起來的,是建立在全社會對足球的理解和認知上的。」

  事實上這位專業人士的觀點並不「新鮮」――近年來中日足球交流活動頗多,中國足球界人士前往日本考察取經亦不少見,「日本足球緣何能在近20餘年保持亞洲領先」的原因就連普通球迷都能講出一二三四,但在頂層設計以及落實層面,中國足球才只是剛剛邁步,而「提高足球水平」顯然不是只憑熱情便能夠祛病除根的。

  自2004年中國足球甲A聯賽更名為中超聯賽之後,15年來聯賽發展之路並不平坦,就在2004賽季中超元年,便有7傢俱樂部投資人想成立聯盟擺脫中國足協對聯賽的全面掌控――這是中國足球聯賽歷史上球會投資人與中國足協最大強度的一次正面交鋒,儘管事件導火索「黑哨」在6年後被確認有罪,但提出「管辦分離」要求的「G7聯盟」無疾而終。

  以「國家體育總局足球運動管理中心」摘牌撤編為實質性標誌的中國足球「管辦分離」充滿艱辛,2011年韋迪接手足管中心後便有「管辦分離」規劃,曆時6年之久足管中心完成註銷,2015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審議通過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對於「管理機製改革」和「完善職業聯賽體制」其實已有明確表述:按照政社分開、權責明確、依法自治的原則調整組建中國足球協會,中國足球協會與體育總局脫鉤;建立具有獨立社團法人資格的職業聯賽理事會,負責組織和管理職業聯賽,合理構建中超、中甲、中乙聯賽體系。中國足球協會從基本政策制度、球會準入審查、紀律和仲裁、重大事項決定等方面對理事會進行監管。

  但如今中國足協對於中超聯賽的管理權限與舊日足管中心在位時似乎並無太多縮減,換句話說「管辦分離」的效果似乎並未達到球迷預期,中超公司更像是以中國足協的執行公司身份存在:賽事組織運營等繁雜具體事務可由中超公司負責,但規則製定、維護管理等重要權限仍然牢牢掌握在中國足協手中――近兩年中國足協紀律委員會開出的一系列針對中超賽場的罰單以及新賽季前規則的大幅調整皆為明證。

  因此「足管中心」的摘牌,只是中國足球改革「管辦分離」的開始而非結束,在重新成為亞洲頂級球隊闖進世界盃決賽週之前,中國足球仍然處於「夯實基礎」階段,這個過程中的「決策」尤為重要。

  俄羅斯世界盃期間,中國足協考察團曾與俄羅斯足協舉行交流會議,中國足協副主席李毓毅表示目前中國足協的工作「就是一定要讓國足參加2022年世界盃(決賽週)」,「這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只差一步到羅馬》是描述國足無緣1990年意大利世界盃的文學作品,此番俄羅斯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國足又是「只差一步就出線」(12強賽僅差1場勝利便有出線可能),這讓很多球迷堅定認為國足闖進下屆世界盃「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為了達成目標,國足自身建設固然重要,基礎層面的聯賽以及更為基礎層面的社會足球和校園足球,才是國家隊能夠真正代表中國足球水平的註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