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製備出最大規模光量子計算芯片
2018年05月15日05:57

原標題:我國製備出最大規模光量子計算芯片

  本報上海5月14日電(記者薑泓冰)美國《科學》雜誌子刊《科學―進展》日前發表了上海交通大學物理與天文學院金賢敏團隊最新研究成果。該研究報導了世界最大規模的三維集成光量子芯片,並演示了首個真正空間二維的隨機行走量子計算。同時這也是國內首個光量子計算芯片。這一成果對於推進模擬量子計算機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近年來,關於通用量子計算機的新聞屢見報端,IBM、Google、英特爾等公司爭相宣告實現了更高的量子比特數紀錄。但業界共識是,即使做出幾十甚至更多量子比特數,如果沒有做到全互連、精度不夠並且無法進行糾錯,通用量子計算仍難以實現。與之相比,模擬量子計算可以直接構建量子系統,無需依賴複雜量子糾錯。作為模擬量子計算的一個強大算法內核,二維空間中的量子行走,能夠將特定計算任務對應到量子演化空間中的相互耦合係數矩陣中。當量子演化體系能夠製備得足夠大並且能靈活設計結構時,可以用來實現許多算法和計算任務,展現出遠優於傳統計算機的表現。上海交大金賢敏團隊通過飛秒激光直寫技術製備了節點數多達49×49的三維光量子計算芯片。這種目前世界最大規模的光量子計算芯片,使得真正空間二維自由演化的量子行走得以在實驗中首次實現,並將促進未來更多以量子行走為內核的量子算法的實現。

  這篇題為《基於光子芯片的二維量子行走實驗研究》的論文顯示,研究人員通過發展高亮度單光子源和高時空分辨的單光子成像技術,直接觀察了光量子的二維行走模式輸出結果。實驗驗證量子行走不論在一維還是二維演化空間中,都具有區別於經典隨機行走的彈道式傳輸特性。這種加速傳輸正是支持量子行走能夠在許多算法中超越傳統計算機的基礎。曾有理論指出瞬態網絡特性只在大於一維的量子行走中才能實現,而以往準二維量子行走實驗由於受限的量子演化空間,無法觀測網絡傳播特徵。該研究首次在實驗中成功觀測到了瞬態網絡特性,進一步驗證了所實現的量子行走的二維特徵。

  過去20年里,增加絕對計算能力的方式通常是製備更多光子數的量子糾纏。中國一直在這方面保持優勢,成功將光子數從4個提高到了10個,但同時也發現增加光子數異常艱難。金賢敏團隊另闢蹊徑,通過增加量子演化系統的物理維度和複雜度來提升量子態空間尺度,開發了更加可行的全新量子資源,對於未來模擬量子計算機的研發具有重要意義。

  量子信息技術已經經曆了廣泛的原理性驗證,是否能真正走出實驗室、走向實用化和產業化,取決於我們是否能夠構建和操控足夠大規模的量子系統,發展的光量子集成芯片技術有望推動量子信息技術的實質性進展。金賢敏團隊在光量子芯片的多層技術和集成上實現了超越,成為少有的同時具有光量子芯片製備技術和量子信息研究背景的團隊。

  目前,光量子芯片的研發仍然處於早期階段,仍然需要在損耗、精度和可調控能力等各項指標上,在材料、工藝和混合芯片構架上,以及在與量子計算、量子通信和量子精密測量系統融合上開展大量研究,構建尺度和複雜度上都達到全新水平的光量子系統,推動量子信息技術的實用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