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蘿莉、教“磕炮” 喜馬拉雅、荔枝等音頻平台涉黃
2018年04月28日14:02

  原標題:征蘿莉、教“磕炮”、內容挑逗露骨,這幾個音頻平台竟涉黃!有人稱“聽得受不了”

  來源:南方都市報 作者:劉苗

  監管風暴之下,直播平台涉黃內容刹車,短視頻平台“少女媽媽”內容被下架。

  而在各類社交音頻語音平台,或赤裸或隱晦的色情內容正以多種新形式蔓延,受眾不乏未成年人。

  南都記者近日調查發現,在荔枝等音頻平台,“磕炮”教程、劇情類ASMR內容大打色情擦邊球,部分內容露骨;在Hello等語音平台,有用戶連麥公開“磕炮”,還有人以此牟利;在陌陌等社交平台,甚至有人發佈明確針對未成年人的有償交友信息,言語挑逗……

一些音頻語音平台,存在以“磕炮(kp/kpp)”為主題的“教程”、“房間”等。
一些音頻語音平台,存在以“磕炮(kp/kpp)”為主題的“教程”、“房間”等。

  音頻平台教“磕炮”

  語音平台可“不單純連睡”

  “嬌喘是最基本的,光喘不夠,還要有節奏感,由緩到急,由輕到重……一定要放得開,你越放得開,越能刺激到對方。”

  這是荔枝音頻平台上一段教授如何“磕炮”的語音片段。“磕炮”又稱“磕泡泡”,是一種虛擬性行為。據上述《磕教程》男主播“X燁”介紹,“磕炮就是兩個人通過言語什麼的刺激對方,(滿足)那方面的需求想像和(到達)高潮……”

  在不到11分鍾的教程中,“X燁”用誘惑的聲音傳授“磕炮”訣竅,涉及嬌喘、台詞場景設計、模擬濕吻等多個環節,並頻頻示範如何通過呻吟、言語挑逗、模擬音等滿足收聽者的生理需求,內容露骨。

  該音頻以動漫人物做封面,已被播放超過1.5萬次,收到評論88條,有評論說“賊刺激”,“聽得我激動”,“喘得好專業”,還有不少人約主播“互磕”。

  光聽還不過癮?在Hello語音平台,搜索“kp/kpp”(即“磕炮”)、“連睡不D”(即“不單純的連麥睡覺”),可找到大量“房間”,用戶可選擇“上麥”現場互動,也可以配對後私下“互磕”、“連睡”。

  “有跟房主磕泡泡的嗎?要先試活兒啊,只跟活兒好的磕。”

  4月20日,南都記者在該平台進入一個名為“kpp給房主找”的房間,女主播“X曦”正不斷慫恿進房間的用戶“上麥”現場“試活兒”,有不少男用戶響應。

  而另一個“kpp現場版,安靜聽”房間內,女主播“X笙”正在呻吟,還不時模擬親吻的聲音,言語間充滿挑逗與性暗示。其“精湛”的技藝引來其他用戶拜師,“X笙”讓對方“上麥”,並現場指導對方如何“磕炮”。

  與其他用戶互動過程中,“X笙”透露自己還在上學,平時喜歡“pia戲”(類似於給劇情配音),因此有些演技,並能駕馭各種音色。她還向在線用戶討要虛擬禮物,表示送禮物達一定數額後,會在晚上單開房間請打賞者加入,“我會上鎖,你懂的”。

部分QQ群以“磕炮(kp/kpp)”為主題,不乏未成年人參與,甚至有“有償”服務。
部分QQ群以“磕炮(kp/kpp)”為主題,不乏未成年人參與,甚至有“有償”服務。

  部分“磕炮”QQ群多半成員“00後”

  還有“有償”服務

  網絡“磕炮”群體中,疑有不少未成年人參與。

  南都記者搜索發現,有大量QQ群以此為主題,一些以“00後”為標籤。

  4月9日,南都記者以14歲女生身份加入一個近2000人的“磕泡泡”QQ群,群資料顯示,其成員75%為00後。

  入群後,不斷有成員讓記者“爆音、爆照”。群成員發佈交友信息很活躍,有成員自稱17歲,要求“會文愛、聊騷”的加他“處對象”,還有成員找人“哄睡覺”。

  4月20日,騰訊QQ安全團隊發佈公告稱,近期接到舉報,有部分未成年人通過網絡平台,以文字、語音等方式進行帶有“性挑逗”的不良行為,即所謂的“文愛”、“磕炮”等。QQ安全團隊根據舉報線索共計排查出涉及相關不良行為QQ群280餘個,涉及群主及管理員帳號合計600餘個,已全部進行封停處理。

  不過,南都記者近日用“kpp”、“磕”等關鍵詞搜索,仍能找到不少“磕炮”QQ群。

  在南都記者新加入的一個“連麥kpp”QQ群裡,有人問“這是什麼群”,群主回答“網絡啪啪的,尋歡的,你去下載幾個群文件錄音就知道了”。南都記者在群文件中找到大量“磕炮”錄音,內容挑逗露骨;還有自稱16歲的成員在群裡交流“磕炮”經驗,言語赤裸。群資料顯示,該群50%為90後,33%為00後。

  除了私下或公開“磕炮”,還有人以“有償磕炮”為名,從事虛擬色情交易。

  4月20日,南都記者在Hello語音平台進入一間“有償kpp”房間,據房主留下的QQ號添加其為好友。該房主報價,語音“磕炮”12元一次,視頻“磕炮”30元一次,“露臉要加錢”,還可根據需要穿製服或使用道具。對方提供了其在Hello平台的ID號,要求南都記者先充值30鑽(即30元),之後再通過微信提供“磕炮”服務。此外,其還向記者兜售自慰視頻,報價6元一個。

  在南都記者加入的幾個“磕炮”QQ群中,也有不少成員提供有償“磕炮”或“文愛”服務。有成員發廣告“有償文愛圖愛視頻嬌喘”,還有成員主動報價:“文愛”10元一次,“劇情自挑”;“連麥嬌喘”、“視頻磕(不露臉)”、“視頻磕(露臉)”分別報價10元、50元、60元一次,優惠價80元以上服務“全包”。

一些平台播放的部分音頻內容包括性暗示或赤裸的性挑逗,聽眾不乏未成年人。
一些平台播放的部分音頻內容包括性暗示或赤裸的性挑逗,聽眾不乏未成年人。

  “刺激”廣播劇播放量上萬

  未成年人“邊趕寒假作業邊聽”

  “美女下屬XX總裁”、“隔壁性感XX的調戲”、“濕噠噠黏糊糊的舔耳XX”、“裸色XX”……這是在荔枝、蜻蜓、喜馬拉雅等音頻平台上,一些ASMR、“中文音聲”、廣播劇的標題,不少音頻內容包括性暗示或赤裸的性挑逗。

  ASMR發源於國外,意為“自發性知覺經絡反應”,俗稱“顱內高潮”,興起初衷本是為了通過各類模擬音效緩解人的精神壓力。

  然而,一些所謂的“劇情向” 或“中文/同人音聲”以ASMR為幌子,通過發出喘息、舔舐、吮吸等聲音,配合“劇情”,大打色情擦邊球。

  比如,南都記者在喜馬拉雅平台發現,一位名叫“柳XX”的ASMR主播推出多個“原創同人音聲”,包括《性感的XX教師》、《姐姐教XX做淫》、《XX人妻》等,有聽眾評論稱“聽得受不了”,“喘的非常帶感”,“色情主播,我要報警了”等。

  此外,在上述音頻平台,還有一些以“H”、“肉”為關鍵詞的播單,其中收錄了大量內容露骨的廣播劇,不少內容播放量在幾萬到幾十萬不等。這些廣播劇大多以動漫形象做封面圖,聽眾不乏未成年人。

  比如,南都記者在荔枝平台發現,一個名為《XX迷情》的廣播劇已被播放7.7萬次,下載超4000次,內容涉及同性群交,情節聳動,台詞挑逗露骨,配音演員“敬業”的呻吟喘息,更為劇情增加衝擊力。

  在該劇的172條評論中,除表達“聽著就爽”、“好刺激”等感受外,還有大量疑似未成年人在交流。如,有人稱“邊趕寒假作業邊聽”,有人稱“邊上空中課堂邊聽”,還有多條評論詢問,“我11/12/14歲,還有救嗎?”獲“過來人”回覆:“我9歲入坑,現在14,俗話說一如腐門深似海,從此節操是路人”,“我爸媽都不知道我汙到不行”。

在陌陌等社交平台,有用戶發佈明確針對未成年人的交友信息,部分內容露骨。
在陌陌等社交平台,有用戶發佈明確針對未成年人的交友信息,部分內容露骨。

  大叔征“蘿莉”願給零花錢

  有人自曝猥褻小學生

  在陌陌等社交平台,甚至還有成年人發佈明確針對未成年人的有償交友信息,部分內容言語挑逗,包含性暗示。

  南都記者在陌陌平台看到,主題為“00後”、“大叔vs蘿莉”和“學生”的圈子,分別有成員10.8萬、8.6萬和4.4萬。除同齡人之間交流外,這幾個圈子也是針對未成年人“有償交友”的高發地,“資助女學生”、“收00後義女”類的帖子並不少見。

  4月8日,南都記者在“00後”圈子看到,一男用戶自稱34歲,發帖“征滿17歲在京的蘿莉,可以長期的,有意私聊”。該用戶頭像是一張卡通表情圖案,上面的文字是“誠信約炮,只進入你的身體,不進入你的生活”。他還在一個標註為16歲的女性用戶照片下留言,“同在北京,妹子來私聊?每次見面可以給你一些零花錢,怎麼樣?”

  此外,一31歲男用戶發帖徵友,明確說要找“小妹妹”,“中學生或高中生”;一女用戶多次發帖“找弟弟”,其在內文中稱,“想幫一個18歲以下的弟弟吸XX,有沒有喜歡姐姐的”,每次發帖均能收到幾十條評論響應。

  甚至,還有人發帖自爆猥褻小學生。4月9日,南都記者在陌陌“學生”圈子看到,一位名為“X仔”的男性用戶發帖稱,“今天我的小學生給我口,發現現在孩子活真好”。有人在評論中讓他幫忙介紹一個“小女學生”,他說“可以啊,你給我什麼好處呢?”有評論說“你可以死了”,他回覆“來這圈子在這裝正經,快自己退了吧。”南都記者隨即舉報,1小時後,該網帖被刪除。

  此外,還有疑似未成年人發帖索要紅包、禮物,甚至販賣“私房照”。

  一名為“XX醬”、資料標註17歲的女用戶,發佈動態多為身穿洋裝、白絲襪、cos服,紮雙馬尾的不露臉照片或短視頻,配文“這周多上一天課”等正常內容。

  根據其個人資料語音介紹中留下的QQ號碼,南都記者添加她為好友後,對方發來一張“福利”廣告,報價“大尺度私房露臉照88.88”,“永久會員:6套私房+後期更新 188.88”,“會員有專屬視頻”。

  “XX醬”告訴南都記者,她今年17歲,照片中是她本人。她還發來打馬賽克的照片縮略圖,稱88.88元能買到150張“福利”照片,並讓記者發QQ紅包或者微信支付,“付款秒發”。

  律師:

  互聯網平台應為未成年人提供特殊保護

  南都記者體驗發現,上述平台註冊程式便捷,只要輸入手機號和短信驗證碼,填寫性別、年齡並上傳頭像,即可完成註冊。

  其中,只有Hello平台提示“本軟件只供18歲或以上用戶註冊”。不過,註冊時年齡可隨意選擇,並無相關審核機製。在南都記者加入的幾個“磕炮”QQ群中,也有不少“00後”成員表示,在“玩Hello”。

  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統計,截至2017年6月,我國19歲以下青少年網民近1.7億,約占全國網民的22.5%。

  打開手機點點手指,即有海量內容撲面而來,信息獲取從未如此便捷。然而,缺乏審核或區隔的不良內容在各平台肆意蔓延,或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造成危害。

  華中師範大學性學教授彭曉輝:

主播在語音平台公開“磕炮”並收取虛擬禮物,或其他形式的有償“磕炮”,均可定性為性交易;如果有未成年人參與,則涉嫌犯罪。“虛擬禮物背後肯定有收益,只要促發了對方性興奮和性喚起,且有即時的錢物支付,都屬於性交易。”

  陝西恒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趙良善:

根據我國各項法律法規及政策性規定,網絡色情是否符合我國法律關於“淫穢”的定義,主要看行為標準和行為評價標準。行為標準即出現了直接以性行為為對象的表達行為就構成“淫穢”;行為評價標準即無論是否直接以性行為為對象,只要該表達是露骨宣揚色情淫蕩形象,就構成“淫穢”。

公開“磕炮”或發佈露骨廣播劇等,都是採用音像方式公然傳播色情、低俗內容,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符合“淫穢”的表現方式,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罪;如向不滿18週歲的未成年人傳播淫穢物品,要從重處罰。

  北京嶽成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嶽嬪劍

互聯網平台應為未成年人提供特殊保護。未成年人在網絡平台註冊賬號屬於民事行為,8週歲以下的孩子無民事行為能力,不能註冊賬號,8週歲以上屬於限製民事行為能力人,其民事行為應取得監護人同意。“平台應落實主體審核義務,如發現賬號是未成年人註冊,應給予額外關注與保護,如限製登錄時間、時段、瀏覽內容及充值行為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