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莓樂隊主唱逝世 聽聽她歌里的愛與溫暖
2018年01月17日00:05

  中新網1月17日電 (卞磊) 當地時間1月15日上午,愛爾蘭搖滾樂隊“小紅莓”主唱多洛絲・奧・瑞沃丹(Dolores O'Riordan)被發現在倫敦一家酒店猝逝,終年46歲。

  回首桃樂絲的一生,這個以獨特唱腔聞名於世、才華橫溢的女主唱以《行尸走肉》(Zombie)、《在陽光下消失》(Dying in the Sun)等等名曲蜚聲國際,用空靈的唱腔歌頌愛與和平、家人與溫暖、思念與追憶。並啟發了世界各地以及華語樂壇多位音樂人。

資料圖:愛爾蘭搖滾樂隊小紅莓主唱多洛絲 奧 瑞沃丹(Dolores O'Riordan)。

  “夢想終究會實現,不會迷茫永遠。”

  “And they’ll come true, impossible not to do。”

――《Dreams》,1993

  “每天你都有機會和別人擦肩而過,你也許對她一無所知,不過也許有一天她會成為你的朋友或者知己……”和《重慶森林》的這段獨白一樣,桃樂絲的歌聲像夢中會面的老友,你也許不熟悉,卻陪伴多年。《重慶森林》中王菲演唱的經典歌曲《夢中人》就翻唱自小紅莓樂隊的《Dreams》。那年,王菲還叫王靖雯。

  出生於1971年9月6日的桃樂絲,生於愛爾蘭利默里克郡。90年代初期,當另類搖滾崛起,發端於朋克、以吉他為主且曲調優美的歌曲充斥電台時,桃樂絲於1990年接任了樂隊“小紅莓看見我們”的主唱,而樂隊也隨後改名為“小紅莓”。

  在小紅莓樂隊推出《Linger》、《Zombie》等金曲後,名聲大噪。這些年來,小紅莓專輯全球銷量超過3800萬張, 5張錄音室專輯中4張專輯登上了Billboard200強專輯榜的前20。歌曲《Dying in the Sun》因被選用於2002年世界盃,成為被國內樂迷傳唱的經典曲目。

資料圖:小紅莓樂隊的歌里,不只有年輕叛逆時的憤怒。他們用硬式搖滾的柔情歌曲,詮釋了最好的情歌。

  “我坐在你的椅子上,挨著壁爐的火……記得你是多麼珍貴。”

  “I sat on your chair by the fire. Precious years to remember(away)。”

――《Joe》,1996

  回首桃樂絲的一生,有過光芒和榮譽,也有過不少痛苦與心酸。經曆過與搖滾團體“杜蘭杜蘭”前經紀人為期20年的婚姻,育有3個孩子;曾被診斷患有躁鬱症、進食障礙;樂隊隨成員們“單飛”沉寂過6年……

  但小紅莓樂隊的歌里,不只有年輕叛逆時的憤怒。他們的專輯里,有著許多關於父親、母親以及祖父的故事――1996年的這首《Joe》,就是桃樂絲為紀念祖父所作。小紅莓用硬式搖滾的柔情歌曲,詮釋了最好的情歌。

  桃樂絲在中國開完演唱會接受採訪時曾說,“我們很迷戀自己的家鄉……我們的家人和老朋友都還留在利默里克,它如此之小,生活節奏如此一成不變。”

資料圖:桃樂絲是90年代歐美最具代表性的女主唱,她獨特的拖腔唱法曾啟發過許多女歌手。

  “當暴力帶來了沉寂,我們都是罪魁禍首,難逃其咎。”

  “When the violence causes silence, we must be mistaken。”

――《Zombie》,1994

  桃樂絲是90年代歐美最具代表性的女主唱,她獨特的拖腔唱法曾啟發過包括王菲、田馥甄等許多女歌手。她清爽小平頭造型,也影響了關淑怡、范曉萱等人,成為個性女歌手標榜個性與轉型的標誌。

  有人說,在桃樂絲的歌里能嗅到玫瑰花凋落,有一種悲傷的個人特色和冷酷的核心,堅定而獨立。

  1994年,小紅莓樂隊代表作之一《Zombie》發行,這首“嘈雜而憤怒”的反戰歌曲由桃樂絲獨立作詞。鏗鏘有力的歌曲中痛斥了戰爭,呼籲和平,為人們帶來了頑強而樂觀的生命力量。2005年,該歌曲經李宇春翻唱,被中國歌迷熟知。

資料圖:桃樂絲逝世消息傳出後,各界人士紛紛致意。愛爾蘭總統希金斯發表聲明程,感到非常悲痛,認為她的逝世對愛爾蘭音樂及藝術而言,是莫大的損失。

  “鳥在天空翱翔……微風拂面……願你青春永駐”

  “Birds in the sky……I feel the breeze……Hope you never grow old。”

――《Never Grow Old》,2001

  “人們在多年後還深深地記得你,這聽起來多瘋狂”,桃樂絲在中國開完演唱會接受採訪時曾說。這不瘋狂,2018年1月15日這天,世界所有歌迷都在重溫那些熟悉的旋律。有歌如斯,如坦途,如奇峰,如旖旎風水,淩波微步。

  桃樂絲逝世的消息傳出後,各界人士紛紛表示哀悼。愛爾蘭總統希金斯說,她的逝世對愛爾蘭音樂及藝術而言,是莫大的損失。粉絲們也在官方推文下緬懷桃樂絲,“她是我DNA的一部分,是我生活的背景樂。”

  從盒式磁帶到雲端數據傳播的流媒體時代,斯人已逝。桃樂絲與小紅莓樂隊的故事走到最終章,但她帶著明顯的愛爾蘭口音和凱爾特風格旋律的歌聲,陪我們走了許久,也還會依然陪我們走下去。

責任編輯:葉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