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之血》 成龍也救不了華語科幻
2017年12月26日11:10
《機器之血》
《機器之血》

  一向“製霸”賀歲檔的成龍這次也不“靈”了!今年賀歲檔,成龍攜新片《機器之血》和陳凱歌執導的《妖貓傳》、鄧超領銜主演的《心理罪:城市之光》同日上映,上映首日以超高的排片獲得當日票房冠軍,然而次日《妖貓傳》以25%的排片占比“逆襲”。影院給《機器之血》最高的排片率25.6%,但上座率僅有4.5%。至截稿前,《機器之血》累計票房勉強過2億,這無疑是成龍近年來在賀歲檔成績最差的一次。

  如今已經63歲高齡的成龍大哥,確實高產,今年春節檔、國慶檔、賀歲檔都沒有缺席。國慶檔《英倫對決》以7.1分的高分收穫5.6億的票房。《機器之血》12月22日下午豆瓣評分開放後,直接掉到5分不及格,僅好過8%的動作片、10%的科幻片,與同期上映的《芳華》、《妖貓傳》相比更是相差甚遠。

  《機器之血》最大的問題是陳腐和老套,雖然套上科幻的外衣,但骨子裡仍是傳統的動作格局,科幻內核非常薄弱,造型和設定大面積模仿荷李活。加之成龍大哥難以在動作戲上玩出花樣,羅誌祥與歐陽娜娜的表演陣容也無力撐住場面,給觀眾頗高的心理期待造成了巨大落差。幕後花絮中,成龍大哥還說“明年就要拍《機器之血2》”,這樣的勇氣和精神實在讓人不禁捏一把汗,如果水平依舊沒有提高,實在很難吸引觀眾再進影院。

  爛度30

  導演:張立嘉

  主演:成龍/羅誌祥/歐陽娜娜/夏侯雲姍等

  類型:動作/科幻

  出品:合一影業/和頌世紀/萬達影業等

  片長:110分鍾

  上映:2017年12月22日(中國內地)

  評價規則

  ●依照電影的各項元素,分析“爛”度。

  ●每項最爛為5坨便便,爛度不足則依次遞減。

  ●十項元素合計後,超級最爛片為滿分“50坨便便”。

  故事

  國慶檔期上映的《英倫對決》好不容易讓觀眾們一睹成龍的深沉轉型風格,這次《機器之血》除去打鬥的戲份,整部影片講故事說劇情的戲大概只有20分鍾,主線勉強講得通,但細節和部分場景禁不起推敲。例如成龍飾演的父親匿名跟蹤歐陽娜娜飾演的女兒整整13年,天天出現在她身旁,女兒就是不覺得這個大叔奇怪。即使這個設定成立,這13年里,成龍對女兒的暗中照顧也太疏忽了,連其被靈媒偷錄也不清楚,對女兒一直以來的噩夢也漠不關心。

  主角

  成龍盡了全力,片中動作戲份的篇幅比《英倫對決》多出許多,但為何效果不及《英倫》?主要是動作的創意受身體局限無法提高,看在歌劇院內部綵排時用繩索的幾個場面就令人心酸,如果是以前,成龍定能在道具上玩出更多的花活。

  配角

  如果說成龍的父親形像在片中顯得缺乏個性,只剩下單純的苦情和責任,那歐陽娜娜飾演的女兒簡直是零個性,既看不出她是成熟還是幼稚,也看不出她是樂觀還是悲觀,最後的跳傘戲中她明顯是笑場了。而羅誌祥的角色則是另一種混亂的極端,不僅要承擔大部分笑點(不論好不好笑,都和整體氛圍格格不入,彷彿話劇舞台上開了一個綜藝窗口),而且立場和智力也隨著不同場景飄忽不定。

  造型

  科幻造型方面充滿了中二和cosplay的精神,士兵們的《創戰紀》加特種部隊盔甲,女反派的大披風,男反派好似施瓦辛格在《蝙蝠俠與羅賓》中的急凍人。機器心臟帶著電動剃鬚刀的質感,彷彿哪家電商在推銷智能機器產品。還有羅誌祥的惡劣的女裝,歐陽娜娜的胸替,都充滿了低級的性引導。

  音樂

  配樂平平無奇,算是動作電影的標配。主題曲《英雄故事》倒是懷舊氣息濃鬱,有些蒼涼的昇華作用。

  台詞

  中規中矩,沒有很蠢的台詞,也毫無亮點,基本是和塑造人物沒什麼關係。但羅誌祥的台灣普通話,如“你以為你是蜘蛛俠啊,吐絲(shi)”,以及歐陽娜娜吐字不清的中式英語,都讓影片的專業性打了折扣。

  特效

  《機器之血》後期宣傳稱電影有13分鍾真槍實戰的槍戰戲、子彈就打光了一萬兩千多發、用了1700個鏡頭,如常被提到的“大哥首次打上雪梨歌劇院”,而這場打鬥戲份細節展現極少,基本都是用大遠景介紹環境,而精彩的打鬥動作幾乎也被弱化,最後的幾個動作甚至有摳像的痕跡。

  人設

  片中反派可謂是無敵組織,不僅沒有任何曆史背景鋪墊,也沒有任何後續劇情講解,總之就是全世界無國不知無人不曉的罪惡組織,無論是哪個國家的空軍都擊落不了他們的飛船,他們能遨遊世界、暢通無阻。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的飛船,造型和類型都跟《星球大戰》的極其相似。反派毫無犯罪的專業性,成天穿著所有人都知道你是犯罪組織標配的盔甲四處遊蕩,對自己的身份沒一點遮掩。

  類型

  角色設定究竟是在現代?還是未來?還是後現代?用的武器也是一會是激光槍,一會又是實彈槍,連道具都不停在穿越。總的來說,《機器之血》就是一個假借科幻外衣的噱頭,依舊是一部為成龍定做的動作電影,導演想盡辦法植入新科技的元素,但每個情節都沒有邏輯感,更沒法給觀眾共鳴的真實感情。雖然有“再生人”的引子,但依舊是一部蒼白的動作片,所謂的高科技也只是為反派登場提供了一個蹩腳的藉口。

  價值觀

  沒有突出的觀念輸出,都是基本的一貫類型片訴求,家庭親情至上,正義戰勝邪惡,雖然反派的目的很不清晰,搞不清是要統治世界還是要複仇。不過全片雖然有執法意圖,但正面角色灰色違法行為也不少,反倒更像是幫派對抗。

  撰文/文娛編輯部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