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人」莽夫疑戴綠帽 通渠水狂淋知客妻
2018年05月28日03:00
涉用通渠水傷人疑兇,被捕時一身潮人打扮送院救治。

【星島日報報道】尖沙嘴一家酒家昨午市前發生淋腐液傷人案,一名「潮人」莽夫疑任酒家知客的「靚妻」紅杏出牆,有人在綠帽疑雲下醋意大發,攜同三支通渠水直闖酒家,向正在上班的妻子「照頭淋」,令其眼及面嚴重灼傷恐毀容,另有五男女職員及食客濺傷,場面混亂;疑兇亦灼傷但未有逃走,還氣定神閒叫茶客:「你哋報警囉!」警員到場將他拘捕送院。

莽夫疑任酒家知客妻子不忠,涉通渠水淋妻釀七人傷。被淋潑腐液四十歲女子何X玲,在尖沙嘴麽地道帝國中心二樓「好彩海鮮酒家」任職知客,她頭部包括臉及眼嚴重灼傷,手腳亦受傷,情況嚴重,留醫沙田威爾斯醫院燒傷部,被捕同齡丈夫何X暾,胸與手灼傷,情況穩定。

其餘五名傷者包括三十八歲姓林女職員、兩名分別姓何及姓黃(四十及五十三歲)男職員及兩名姓張及姓林男女食客,他們手與面部被腐液濺傷,除林女須留醫,其餘四人經治理後已出院。

何女雖年屆四十,但因樣貌標致,且保養得宜,仍不乏外人讚美。據悉,何女甫於數月前受僱出事酒家,但今年一月,丈夫懷疑她紅杏出牆,至三月雙方為此爭執,何女一怒之下提出離婚,並搬離荃灣居所,目前兩人處於分居階段。

昨上午十一時許,何戴上「黑超」黑帽及手持一個白色膠袋,內藏三個載有通渠水的咖啡樽,直闖酒家找妻攤牌,雙方見面一言不合,有人取出一樽通渠水向妻子照頭淋,何婦遇襲後掩面尖叫逃走,途中跌倒再被人淋潑通渠水,面部重創恐會毀容。

當時酒家坐滿茶客,登時秩序大亂,有顧客爭相走避致檯凳翻倒,兩男一女職員制止時,與附近兩男女顧客同被腐液濺中,警方到場前何婦被扶入洗手間清洗傷口,疑兇則將傷人的咖啡樽棄下,他雖然同被濺傷,但仍表現冷靜,留在現場及叫茶客:「你哋報警囉!」

警方趕至將疑兇制服拘捕,他與其妻及另五名傷者同送伊利沙伯醫院救治。酒家地氈被腐液燒黑,凳套亦遭燒穿大洞,出事後用屏風將十多檯封鎖,但仍開放附近的檯凳,有客人無懼事件如常進食,警方事後檢走部分證物包括桌布及椅背套。

有曾與疑兇同坐巴士市民透露,案發前於港鐵九龍站巴士總站候車,其間發現穿著新潮的疑兇手持白色膠袋上車,並喃喃自語:「死衰婆、要淋你」,乘客紛紛避之則吉,疑兇最後於麼地道落車,根據其裝束相信是同一人。

皮膚科專科醫生史泰祖指出,通渠水屬高度腐蝕性化學物料,鹼性濃度高,遭淋中對皮膚造成傷害,即化學灼傷,但要視乎其濃度、分量及受損面積多寡而定。倘眼部被淋中,當中眼角膜受破壞會致盲,如臉部灼傷或會永久留下疤痕「毀容」。

史續稱,化學物料留在皮膚的時間愈長,情況會愈為嚴重,故要即時用大量清水清洗傷口及報警處理,如傷口六成皮膚燒傷,事主在六十歲以上或患慢性疾病,生命會有危險。

執業大律師陸偉雄稱,淋通渠水屬嚴重傷人罪,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