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業未來:費率優勢不再 向數據服務、B端支付拓展
2018年05月23日02:32

  本報記者 張奇 北京報導

  日前有消息稱,央行正在研究全額上收試點支付機構備付金。

  這也被部分人士認為是“最嚴備付金新規”。其實在2017年初央行要求支付機構將20%左右的備付金進行集中存管之時,便指出最終要實現全部集中存管。

  自2016年以來,伴隨非銀行支付機構風險專項整治工作推進,支付行業也面臨嚴格規範,針對備付金存管、無證支付清查、條碼支付規範等製度文件先後下發。與此同時,部分支付牌照被註銷,行政處罰也較為密集。

  “我覺得還是積極的影響。”一位股份製銀行網絡金融部人士表示。他說,之所以監管方面堅持備付金集中存管,斷掉支付機構和銀行間的直聯,其實還是從整體風險把控角度來進行的政策安排,希望整個支付市場本身更加風險可控。

  支付業發展過程中雖有風險暴露,不過整體發展勢頭良好。“從2010年正式給予身份,到現在已8年,受益於國內經濟發展,支付市場越來越大,參與者越來越多,並且我國的移動支付在國際市場也比較領先。” 北京網絡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趙鷂稱。

  至於未來發展趨勢,易觀分析師王蓬博認為,新的規則下,費率優勢不再,支付正在變成標準化產品;同時支付服務商行業滲透將加速,未來精細化數據運營將成為衡量支付企業競爭力的重要標誌。此外,多位受訪人士認為,未來B端業務發展仍存在空間。

  迎來規範

  國內的第三方支付服務產生較早,或可追溯至2003年,不過彼時規模較小。

  伴隨著市場擴容,2010年央行出台《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要求非金融機構提供支付服務應獲取牌照。2011年5月26日,央行正式發放首批27家第三方支付牌照。

  此後,支付公司數量及支付市場都在快速增長,與此同時,支付行業發展的“四梁八柱”正逐步搭建。“央行2012年就開始進行第三方支付監管框架的完善,包括製定和發佈專項製度,建設相應監管基礎設施等。”趙鷂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他認為,從2010年發佈2號令、2011年發放第一批支付牌照至今,央行對第三方支付牌照一直是強監管,風險發現早、出手整治也早。不過,個別風險事件亦難以避免。如2014年8月,浙江易士企業管理服務有限公司發生挪用客戶備付金事件,涉及資金5420.38萬元。為此,央行於2015年註銷其支付牌照,這是全國首例。

  2016年10月,央行會同13部委製定並印發《非銀行支付機構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拉開了對支付行業整治序幕。具體內容包括兩方面:一是開展支付機構備付金風險和跨機構清算業務整治;二是開展無證經營支付業務整治。

  進入2017年,監管政策更加密集。年初要求支付機構將20%左右的備付金進行集中存管,年末再要求,2018年起交存比例將由20%左右提高至50%左右。此外,當年11月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無證經營支付業務整治工作的通知》,12月發佈《關於規範支付創新業務的通知》、《條碼支付業務規範(試行)》。

  與此同時,2017年8月網聯在京註冊成立,央行要求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機構受理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全部通過網聯平台處理。“影響最深刻的是先斷再聯,上網聯平台,徹底規範接入、交易和數據,成為支援系列監管舉措落地的有力抓手。” 支付行業觀察人士吳全認為。

  此外,支付機構面臨的處罰似有增多之勢,甚至部分支付機構被註銷牌照。

  中國支付清算協會近日發佈的《中國支付清算行業運行報告(2018)》顯示,自首次發放第三方支付牌照起,中國人民銀行累計發放271張,截至2017年底該數據減少至218家,28張支付牌照被註銷,部分支付牌照被整合。據瞭解註銷原因不一,包括重大變更未報監管審核,挪用備付金、造成備付金缺口,未實質開展業務,持續虧損等。

  央行副行長範一飛在人民銀行2018年支付結算工作會議上強調,支付結算監管要統籌處理好“放管服”三者的關係。在始終強調嚴“管”,嚴厲打擊支付亂象,規範市場秩序的同時,還要謀劃做好更高層次的“放”和“服”工作,更好地發揮支付結算工作對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基礎性作用。

  未來方向:數據服務、B端支付等

  趙鷂認為,支付業未來的發展方向首先是開放,國內走出去,國外引進來,進一步提升我國第三方支付市場競爭水平;其次應加快支付立法。3月21日,央行發文明確了外商投資支付機構準入和監管政策,並於5月2日收到世界第一公司(WORLD FIRST)關於申請支付業務許可的來函。

  業務層面,王蓬博認為,隨著一系列監管落地,支付正變成“標準化”商品。大型的第三方支付企業曾依靠更低的費率和高額的補貼迅速占領市場,但隨著網聯的建立,接口費率的優勢即將被迅速拉平。此外,由於激烈的市場競爭,巨頭為了獲取更多的場景數據將移動支付向場景縱深佈局,付出的補貼將會更多。

  “未來想靠備付金髮展肯定行不通,不過可以依託數據等提供其它服務,這是大型支付機構正在部署的事情,”前述網絡金融部人士認為,“多年發展,支付機構得到了很多業務以外的收穫,除備付金收益外,最典型的就是數據。大部分數據都存留在支付機構,對數據的把握能衍生出很多業務,比如風控反欺詐、評分、資產類業務等。”

  第三方支付一直有2B、2C兩大模式之爭。易寶研究院等發佈的一份報告指出,雖然當前C端支付佔據了第三方支付市場規模的絕大部分,但行業新增用戶流量已經遇到了天花板,未來幾年極有可能演變為微信、支付寶兩大巨頭的C端存量用戶黏性之爭,而B端支付伴隨著互聯網+賦能傳統產業的改革,有望迎來新生。

  “因資金量較大,重要性更強,所以對公的電子賬戶現在沒有全面開放,可以說這方面支付公司還沒有打開大門,在對公領域還有空間。”前述股份製銀行網絡金融部人士稱。另有業內人士直言,供應鏈金融是支付在B端應用的重要場景,而且能夠很好的服務實體經濟需要,但是現在做得比較少。

  業內人士認為,伴隨著科技進步,未來支付場景亦會發生更替。“不排除以後技術更加進步,相應孕育出新的產品,如生物特徵技術使用,以後可能不需要手機支付了。現在國外已經在推動無感支付,不用去做支付的動作便完成支付,類似於原來過高速收費站要停車繳費,現在能ETC自動繳費。”趙鷂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