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水基金達利歐:過快緊縮可能帶來風險
2018年03月02日07:07

  專訪橋水達利歐: 過快緊縮可能帶來風險

  記者 周艾琳

達利歐始終強調建立在極度求真和極度透明基礎上的創意擇優,這套原則引發了全球各行各業管理人士的關注
達利歐始終強調建立在極度求真和極度透明基礎上的創意擇優,這套原則引發了全球各行各業管理人士的關注

  [ 如果讓通脹達到2.5%,其實不會出現重大危機。但如果過快收緊,屆時經濟情況急轉直下,就很難應對 ]

  橋水基金屹立40多年不倒,且穿越了多次金融危機,目前這家全球最大的對衝基金資產管理規模已經高達1500億美元。這背後究竟是靠什麼“原則”驅動的?

  2月26日起,橋水創立者達利歐帶著濃縮了過去幾十年生活、工作的“聖經”的《原則》(Principles)一書,開啟了密集的中國行程。他始終強調建立在極度求真(radical truthfulness)和極度透明(radical transparency)基礎上的創意擇優(idea meritocracy),這套原則引發了全球各行各業管理人士的關注。2月28日下午,達利歐在上海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的專訪,詳細解讀了橋水的原則、交接班進度以及對後QE時代全球市場的看法。

  後QE時代擔憂貧富差距和經濟衰退

  目前正值美國經濟超長擴張期的晚期,稅改導致經濟出現過熱跡象,而美聯儲又處於退出QE的微妙時期,疊加前期美股閃崩,各界似乎都想知道――這一次會怎麼走向終結?

  達利歐認為,其實每一次危機前後情形都相差不多。“例如1930~1932年就很像2008、2009年,經濟都面臨債務問題,利率降至0,央行開始印錢,擴大資產負債表;1932~1937年和2009年至今很像,央行購買金融資產、資產價格高企。同期,貧富差距開始擴大,當前10%高淨值人士的財富等於90%人員財富的總和。”

  目前達利歐最為擔心的就是要如何處理未來的經濟衰退,他對記者表示,下一次美國經濟衰退很可能出現在2~3年內,並大概率將和下一次總統選舉時間重合,“屆時事態將如何演化,將是極具挑戰性的。”

  與此密切相關的是,達利歐擔憂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從而催生民粹主義或社會衝突,“如果富人和窮人共享一個‘預算大餅’,在經濟衰退時就會出現激烈衝突,因此如何學習曆史經驗很重要。全球目前都存在這種現象。”

  談及此前的美股閃崩,達利歐表示,現在他還不認為全球股市處於泡沫期,哪怕是估值高企的美股。“因為泡沫期會有很多債務融資行為,而且跟曆史平均利率水平相比,當前利率仍處於低位,利率低,估值自然就會擴張。”

  對於美聯儲迎來更為鷹派的新任主席鮑威爾,達利歐憂心忡忡。“過度寬鬆比起過度緊縮要來得好。如果讓通脹達到2.5%(美聯儲的目標為2%),其實不會出現重大危機。但如果過快收緊,屆時經濟情況急轉直下,就很難應對,而且現在的社會、政治風險也會影響到緊縮的實際進程和效果。”

  橋水養成的“原則”

  這本涵蓋達利歐的生平經曆和橋水公司治理理念的《原則》,包含21條大原則、139條小原則和365條子原則。

  “大部分新員工都很難適應橋水的文化,1/3的人在18個月內就會離職。”達利歐告訴記者。極度透明的文化成了一些謠傳的源頭,這些謠傳部分來自於離職員工的爆料,包括稱橋水是一個“恐懼和威脅的集合”,原因是公司內部始終處在一個實時監控的狀態中,所有會議都會被錄音,這讓員工非常不適應。

  然而,達利歐也表示,很多橋水投資官都在公司供職很久,並對這套文化表示認同。“幾乎所有東西都會被錄像,大家可以實時自我檢視,每個人也都歡迎互相批評指正。”

  達利歐對記者表示,橋水100%的投資行為都是由算法引領的,而更令人詫異的是公司內部管理有40%其實也是以算法實現的。

  對於這套“人員管理算法”,達利歐介紹稱,“美國大選後的一個星期,我們的研究團隊召開了一次會議,討論特朗普當選對美國經濟的意義。自然大家的看法和角度是不同的。‘點收集器’收集這些觀點,從幾十個維度評分,每當有人對另一個人的想法有話要說時,他們只需在表格里標記,並提供從1到10的評級。”

  這個工具幫助人們表達意見,也會幫助他們從更高層次觀察,找出評價最佳意見的客觀標準。

  “點收集器”背後是一台正在工作的計算機。它將建議反饋給每個人,並從所有會議中收集數據,繪製了一張描述人們是如何思考的清單。

  可以說,它是在算法的引導下運作的,瞭解一個人有助於更好地匹配他們的工作崗位,也可以幫助橋水決定每個人的工作職責,並根據每個人的優勢權衡公司的決定,這被稱為“可信權重”(Believability)。

  交接工作成最大挑戰之一

  橋水和達利歐現在面臨的最大挑戰,無疑就是交接班。

  早在去年3月1日,達利歐就稱將不再擔任聯席首席執行官(CEO),但仍繼續擔任聯席主席和聯席首席投資官(CIO)。

  “要讓一家由創始人引領的企業,擺脫對於創始人的依賴,並向下一個階段過渡,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達利歐告訴記者,其實從8年前開始,他就著手交接班工作,但出現了不少挫折。“預計這仍可能要花上1~2年時間。”

  達利歐也透露,之所以推行算法決策,除了可以實現理性決策,也可以幫助橋水擺脫對創始人的依賴。“寫下你的原則和決策過程,然後把它們變成算法,讓電腦與你同步作出決策,並且互補,能達到復合型學習的效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