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變、失敗、財務危機......馬斯克的人生至暗時刻
2018年02月18日11:41

  來源:36kr

  原標題:馬斯克的人生至暗時刻

  編者按:2008年,馬斯克曾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與第一任妻子離婚後,遭到前妻和媒體的狠狠羞辱;獵鷹1號連續三次發射失敗;他掌管的SpaceX和Tesla兩家公司都面臨嚴重財務危機,馬斯克個人也已破產,不得不靠向朋友借錢來的方式來勉強維持公司運轉。他在2008年所經受的一切可能早就讓其他人崩潰了,他不僅生存了下來,並且持續專注於他的工作。在危機中依舊專注工作的能力和永不放棄的精神成就了今天的馬斯克。很多人只看到馬斯克今天收穫的鮮花和掌聲,卻看不到他曾經所遭遇的嘲諷和冷落。

鐵甲奇俠馬斯克
鐵甲奇俠馬斯克

  2007年年初,當導演喬・費弗洛準備開始拍攝電影《鐵甲奇俠》時,他租用了休斯飛機公司位於洛杉磯的一片建築群。休斯飛機公司於80年前由霍華德・休斯建立,曾是美國主要的防務與航天供應商。這片建築群由一排排連接在一起的飛機棚組成,用作這部電影的製片室。它給飾演《鐵甲奇俠》劇中主人公托尼・史塔克的演員羅伯特・唐尼帶來了許多靈感。看著其中一個較大的飛機棚,那年久失修的樣子令唐尼不免有些傷感。而就在不久之前,這些建築則承載了一個偉大人物的宏偉創想。這個人特立獨行,令業界震撼。

  唐尼聽說有一位名叫埃隆・馬斯克的人,能夠比肩休斯,並在10公裡外建立了屬於自己的現代工業王國。與其憑空想像休斯的創業人生,唐尼覺得不如切身體會一下馬斯克的真實人生。於是,2007年3月,他來到SpaceX位於埃爾塞貢多的總部,並最終在馬斯克本人的陪同下參觀了那裡。“我不是一個會被輕易撼動的人,但是這傢伙和這地方讓我大開眼界。”唐尼這樣感歎道。在唐尼看來,SpaceX就像是一個巨大而新奇的五金店。熱情洋溢的員工們在工廠里不停地穿梭著,忙著擺弄各種機器。年輕的白領工程師和流水線上的藍領工人們合作緊密,他們看起來發自內心地對這份工作充滿了激情。“你能感受到,這是一家不同凡響的創業公司。”唐尼說。

  除了參觀工廠尋找靈感,唐尼更希望能夠窺探馬斯克的內心世界,於是他們一起巡視工廠,到馬斯克的辦公室坐一會兒,並且共進午餐。唐尼非常欣賞馬斯克,因為他不是一個臭氣衝天、焦躁不安的技術狂人。與此相反,唐尼覺得馬斯克的“怪癖”是可以理解的――他並不是那種自命不凡的人,並且可以和員工一起並肩作戰。在唐尼看來,影片中的主人公史塔克和馬斯克是同一類人,他們一旦抓住一閃而過的創意,就為自己的想法傾其所有。當唐尼返回《鐵甲奇俠》的拍攝地時,他特別要求費弗洛在史塔克的工作室里放一輛TeslaRoadster。這輛車子被擺放在距離史塔克桌子最近的位置,象徵著電影演員、電影角色和馬斯克之間的密切聯繫。在《鐵甲奇俠》上映後,導演費弗洛聲稱馬斯克為唐尼詮釋托尼・史塔克這個角色提供了許多靈感。媒體對這個說法照單全收,導致馬斯克在公眾面前的曝光率不斷增加。漸漸的,馬斯克在人們心目中的形象由PayPal的創辦者逐漸轉變為SpaceX和Tesla背後的一位特立獨行的富豪。

  馬斯克十分享受日益增加的曝光率,在滿足了他自尊心的同時又帶來了許多樂趣。他和他的第一任妻子Justin在貝萊爾買下了一棟房子。他們的鄰居有音樂製作人昆西・瓊斯以及視頻《狂野女孩》(Girls Gone Wild)的製作人,還臭名昭著的成人網站創始人喬・弗蘭西斯。馬斯克和幾位PayPal的前任高管冰釋前嫌,在統一多方意見後,共同製作了電影《感謝你吸煙》(Thank You For Smoking),並且在電影里使用了馬斯克的私人飛機。馬斯克並不酗酒,但他依然積極穿梭於荷李活的夜生活以及社交圈。在一次採訪中,馬斯克提到他的生活由10%的花花公子和90%的工程師組成。

  Justin也著迷於他們當下的生活狀態。作為一個科幻小說作家,Justin開了一個博客詳細記錄他們的家庭生活以及他們在城里的各種奇妙經曆。Justin的博客一度變得非常受歡迎,因為人們能從中一瞥這位與眾不同的CEO私下裡的生活。馬斯克看起來魅力十足,大家從博客中知道了很多他的生活瑣事。沒想到,Justin博客公開的私人生活卻成為後面一系列事件的預警,很快成了馬斯克的噩夢。

  媒體已經很久沒有遇到像馬斯克一樣的傢伙了。PayPal公司的成功令這位互聯網鉅子看起來更加光彩奪目。與此同時,馬斯克總是保持著一絲神秘感。他奇怪的名字,以及他不惜重金投資宇宙飛船和電動車的大膽超前行為,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並為之折服。有人形容馬斯克為一半花花公子,一半宇宙牛仔。他收藏的汽車令這一形象更加深入人心。他有一輛保時捷911、一輛1967系列捷豹、一輛哈曼寶馬M5,還有一輛邁凱輪F1。媒體發現馬斯克總是喜歡提出一些宏偉的設想,儘管他的承諾往往只是空頭支票,但媒體依舊十分喜愛馬斯克,因為他所談論的話題遠比其他人要宏偉得多。Tesla成了矽穀博主們的寵兒。博主們時刻關心著Tesla的動向,任何風吹草動都能讓他們激動不已。同樣,追蹤SpaceX的記者們也無比興奮,因為這家年輕的公司觸怒了波音、洛克希德,甚至令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蒙羞。馬斯克所做的只不過是將他投資的奇思妙想推向市場。

  馬斯克在公眾和媒體面前做足了秀,但他卻開始為他的事業感到憂心。SpaceX的第二次發射失敗了,Tesla的財務報告也越來越不盡如人意。馬斯克在這兩個項目開始時擁有近2億美元的資產,然而,當近一半的資產被用掉後,兩個項目都沒有取得明顯的進展。當Tesla的延期交貨演變成公關危機時,馬斯克身上的光環也消失殆盡。矽穀開始談論馬斯克打了水漂的巨額投資,那些幾個月前還對馬斯克讚不絕口的記者開始處處針對他。《紐約時報》報導了Tesla變速系統的問題,汽車網站嘲諷TeslaRoadster永遠也出不了廠。到2007年年末,事態變得更加糟糕。矽穀著名的八卦博客“矽穀八卦”開始爆料馬斯克的過去。網站的首席作者歐文・托馬斯挖掘出了Zip2和PayPal公司的歷史,爆料馬斯克作為CEO曾經被公司驅逐,令馬斯克作為創業家的信譽度大大降低。歐文將馬斯克形容成一個濫用他人資產的職業操盤手,他寫道,“馬斯克能夠實現部分童年幻想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事實是,他正在親手毀掉他的夢想,因為他不願意向現實中的製約條件妥協。”與此同時,“矽穀八卦”將TeslaRoadster評為2007年科技公司最失敗的項目。

  婚姻危機的爆發,媒體的狠狠羞辱

  當馬斯克的公司出現問題、個人名譽受損後,他的家庭生活也開始出現危機。在格里芬和澤維爾出生之後,馬斯克在2006年年底又迎來了三胞胎――凱、達米安和薩克遜。馬斯克說,Justin在生完三胞胎後患上了嚴重的產後抑鬱症。“2007年春天,我們的婚姻開始出現裂痕,我們的關係變得岌岌可危。”馬斯克這樣回憶道。在Justin的博客中,馬斯克變得不再浪漫迷人,她總是覺得沒有人把自己當成一位作家或者是和丈夫地位相同的人,大家都認為她只是一隻沒有什麼內涵的花瓶。

  當時間從2007年邁向2008年時,馬斯克的生活變得更加動盪不安。Tesla基本上必須從頭開始Roadster項目,而SpaceX還有許多人住在誇賈林環礁等待著“獵鷹1號”的下一次發射。馬斯克的資金被這些項目迅速榨乾,導致他不得不變賣自己的邁凱輪跑車和其他私人財產來換取更多的資金。馬斯克會儘量避免員工受到當前財政狀況的影響,親自監管公司里每一筆大型支出,並且鼓勵員工們好好工作。同時,馬斯克也開始訓練僱員們在金錢和效率之間做出正確的選擇。對於許多SpaceX的員工來說,在金錢和效率之間進行權衡是一個新鮮的命題,因為傳統的航天公司總是能從政府得到大筆資助,不會有這樣的生存壓力。SpaceX的早期員工凱文・布羅根說,“馬斯克週日也總是在工作,我們交談的時候他就會講講自己的哲學理念。在他看來,我們每天所做的事情決定了消耗資金的速度,而我們每天會花費10萬美元。這種矽穀式的創新想法十分超前,洛杉磯的航天工程師並不會完全適應。有時候,馬斯克會拒絕購買一個2000美元的配件,因為他期待你能夠找到更便宜的配件或者自己發明出更慳錢的方法。但他又可以不惜花費花9萬美元租用一架飛機將東西送往誇賈林環礁,因為這樣做可以節省一整天的工作時間。馬斯克預期10年後,公司的日營收可以達到1000萬美元,所以時間是當前最緊要的問題。我們的進度每拖延一天,就相當於損失1000萬美元。”

  因為事態緊急,馬斯克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Tesla和SpaceX上,這無疑讓他的婚姻問題加速惡化。馬斯剋夫婦有一個保姆團隊負責照顧孩子們,但是馬斯克並不常常在家。他一週工作七天,並且常常往返於洛杉磯和舊金山兩地。Justin急切地想要改變現狀,因為他們的生活變得令人眩暈並且吃力。在無數次自我反省後,Justin厭惡了自己作為花瓶的形象,她渴望能夠重新成為埃隆的同伴,找回他們之間最初的激情。沒有人清楚馬斯克向Justin坦白了多少,Justin聲稱她一直被蒙在鼓裡,馬斯克從不向她透露任何關於家庭財政狀況的信息。但馬斯克的一些朋友卻無意中瞭解到他的財政狀況每況愈下。2008年上半年,私募基金ValorEquity的創始人兼CEO安東尼奧・格雷西亞斯曾和馬斯克一起共進晚餐。格雷西亞斯是Tesla的投資人之一,與馬斯克是關係很好的朋友和合作夥伴,他感到馬斯克對未來十分悲觀。

  2008年6月16日,馬斯克辦理了離婚手續。馬斯剋夫婦沒有立即公開離婚的消息。9月,Justin終於正式發表了第一篇關於離婚的博文,她寫道,“我們曾有過一段美好時光。我們在年輕的時候就結為伴侶,相依走過了漫漫長路,而現在我們走到了盡頭。” 離婚以及媒體的報導讓Justin能夠更加自由地在博客上書寫自己的生活感想。在接下來的博客中,她詳細描述了他們的婚姻是如何結束的、她對馬斯克的女友及未來妻子的看法,以及他們的離婚細節。公眾第一次接觸到馬斯克令人生厭的一面,人們得以通過第一手資料瞭解他私下裡的強硬作風。

  對馬斯克來說,Justin的每一篇博客都將引發更多的公關危機,這無疑令他面臨困境的公司雪上加霜。他多年來苦心經營的形象和事業一起轟然倒塌,一切都變成災難。不久,馬斯剋夫婦的離婚案變得更加引人注目。主流媒體也開始跟蹤報導他們離婚後的法院判決,尤其是Justin開始爭取更多贍養費一事。在馬斯克經營PayPal期間,Justin曾經簽署過一份婚後協議,但是她現在聲稱自己當時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和興趣好好研究這份協議中的條款。Justin發表了一篇名為“掘金者”的博文,並且揚言她正在爭取離婚後得到他們的房子、贍養費、兒童教育費、600萬美元現金、馬斯克持有的Tesla股份中的10%、SpaceX股份中的5%以及一輛TeslaRoadster。在離婚案中,公眾更傾向於站在Justin這邊,因為他們不能理解為什麼一個億萬富翁要拒絕妻子看似合理的請求。馬斯克的問題在於他的大部分資產都投進了Tesla和SpaceX的股票,而這些資產很難套現。這對夫婦最終達成和解,Justin得到房產、兩百萬美元現金、每個月8萬美元贍養費、17年的兒童撫養費以及一輛TeslaRoadster。

  公司面臨嚴重財務危機,獵鷹1號第三次發射再次失敗

  2008年6月中旬,在簽署離婚協議後的幾週里,馬斯克陷入了深深的恐懼。到7月底的時候,馬斯克意識到他的現金只夠勉強撐到年底。SpaceX和Tesla都需要資金注入以支付員工們的工資,但當時的世界金融市場一片狼藉,所有的投資都被迫暫停,沒有人知道這些錢該從哪裡來。如果公司里的項目進展得順利,馬斯克就會對籌集資金更有信心,然而這些項目都不盡如人意。

  SpaceX在誇賈林環礁的第三次發射成了馬斯克最頭疼的問題。為了“獵鷹1號”的再次發射,他的工程師們已經在島上滯留了許久。正常的公司都會著眼於當前最緊迫的任務,但是SpaceX並沒有這麼做。馬斯克在4月的時候將“獵鷹1號”和一隊工程師送到了誇賈林環礁,然後讓另一隊工程師著手開發“獵鷹9號”――一艘有9台發動機的火箭,能夠取代“獵鷹5號”以及即將退休的航天飛機。

  SpaceX並不能保證發射成功,但馬斯克為了能夠得到NASA的高價合約而不斷推銷這款火箭。

  2008年7月30日,“獵鷹9號”在得克薩斯進行了一次成功的啟動測試,9個引擎全部點燃並且產生了85萬磅的推力。3天后,在誇賈林島,SpaceX的工程師們點燃了“獵鷹1號”,並開始祈禱發射成功。“獵鷹1號”火箭負載了空軍的衛星和NASA的幾台實驗設備。SpaceX計劃將這375磅的貨物送入軌道。自上一次發射失敗後,SpaceX對火箭進行了重要的改造。傳統的航天航空公司為了降低風險不會輕易改變設計,但馬斯克堅信,儘管應該盡力保證火箭能成功發射,但是SpaceX不斷革新技術與之同樣重要。“獵鷹1號”最大的變化就是更換了新版的、調整過冷卻系統的“默林一號”引擎(Merlin 1)。

  2008年8月2日,第一次發射實驗在倒計時的最後一秒被臨時終止。SpaceX立即重新部署,準備在同一天進行第二次發射。這次一切看起來都非常順利。“獵鷹1號”在沒有任何問題的情況下成功升上天空。加州的SpaceX員工們通過網絡直播觀看了發射全程,大家激動得歡呼起來。然而,就當一級箭體和二級箭體要進行分離時,火箭突然發生故障。事後人們分析發現,在分離的過程中,新的引擎突然產生沒有預料到的巨大推力,導致一級箭體和二級簡體相撞,從而造成火箭的頂端和引擎損壞。

  這次發射失敗讓SpaceX軍心大亂,公司的員工都開始嗚咽。所有人都身心疲憊。馬斯克立刻趕來安慰員工並鼓勵他們回到崗位繼續工作。他的鼓勵具有神奇的魔力,所有人都冷靜了下來,開始分析剛才發射失敗的原因,並且試圖解決問題。公司里死灰複燃,一切從絕望變回充滿希望。馬斯克在公眾面前的回應也充滿了正能量,他在發言中稱SpaceX計劃用另一艘火箭嚐試第四次發射,第五次發射也在緊密計劃中,‘獵鷹9號’計劃毫無疑問也會繼續下去。

  事實上,第三次發射失敗帶來了一連串的問題。因為第二級火箭沒有正常啟動,導致SpaceX無法確認他們是否真正解決了導致第二次發射全軍覆沒的燃料晃動問題。SpaceX的工程師們相信他們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迫切地期待著第四次發射,至於導致第三次發射失敗的推力問題,他們相信已經用簡單的方法解決了。但之於馬斯克,情況要嚴峻得多。

  第四次發射是馬斯克的背水一戰

  馬斯克說,“如果我們沒有解決第二次發射的燃料問題,又或者發射過程中出現了其他我們之前沒有預料到的問題,就一切都完了。”SpaceX已經沒有足夠的資金進行第五次發射了。馬斯克已經投入了一億美元,並且因為Tesla的緣故,他已經沒有任何多餘的經費了。“第四次發射是背水一戰。”馬斯克說。如果SpaceX能夠在第四次發射成功,那意味著他們能夠取得美國政府和潛在商業客戶的信任,“獵鷹9號”和更多雄偉的計劃才有機會被提上檯面。

  直至第三次發射,馬斯克都一直保持著萬分投入的狀態。任何耽誤發射的人員都會進入馬斯克的黑名單,馬斯克會訓斥他們,要求他們為延期負責,但更多的時候,他會盡己所能去解決問題。

  第四次發射前,嚴苛的要求和緊張的期待讓人們開始犯愚蠢的錯誤。一般來說,“獵鷹1號”的箭體會用駁船運輸到誇賈林島上。但這一次馬斯克和其他工程師們心情急切,沒有耐心等待漫長的海上運輸,於是他租了一架軍用貨機,打算將火箭先從洛杉磯運送到夏威夷,再送達誇賈林島。這是個好主意,但是SpaceX的工程師們卻忘了考量艙壓會對不足1/8英呎厚的箭體造成什麼樣的影響。當飛機在夏威夷準備降落時,機艙內的人們聽到貨物在O@作響。“我一回頭,發現火箭的表面都變皺了,”SpaceX航空電子設備前主管布倫特・阿爾坦說,“我讓飛行員立刻將飛機升高,他照做了。”火箭就像是飛機上的空水瓶,兩側的大氣壓力使它不斷變彎。據阿爾坦估算,在飛機被迫降落前,他們只有大約30分鍾的時間解決這個問題。於是他們拿出口袋里的小折刀,將箭體外側的熱縮包裝割開。接著他們發現飛機上有一個維修工具包,便用扳手把火箭上的一些螺絲擰開,好讓內部氣壓與飛機儘量保持一致。飛機降落後,SpaceX的工程師們立刻打電話給公司高層,告訴他們運貨過程中發生的災難。那是洛杉磯時間淩晨三點,一位高管主動把這個糟糕的消息傳達給了馬斯克。當時大家認為需要花三個月才能將火箭修好,因為火箭有幾處凹陷了,燃料箱里用來防止燃料晃動的隔板也斷裂了,還出現了其他一系列問題。馬斯克命令隊伍繼續前往誇賈林島,同時派遣出攜帶修理配件的增援團隊。兩週後,火箭就在臨時搭建的飛機棚里修好了。

  SpaceX的第四次發射於2008年9月28日舉行。SpaceX的員工們在此之前已經連續6周不停歇地輪班工作。他們作為工程師的驕傲、希望與夢想都在此一搏。儘管誇賈林島上的工程師們把之前的發射都搞砸了,但是他們對這次發射非常有信心。他們之間的許多人已經在島上工作了好幾年,體驗過人類史上超現實的工程師工作。如果這次發射成功,他們所經受的煎熬與汗水才沒有白費。

  28日下午,SpaceX團隊將“獵鷹1號”推上了發射台。它高高聳立,周圍的棕櫚樹隨風搖擺,湛藍的天空飄過幾縷雲朵,讓它看起來就像是來自小島部落的某件奇特的藝術品。同時,SpaceX完善了網絡直播策略,準備將每次發射過程都展示給公眾。發射前,兩位市場部高管又花了20分鍾將發射中大大小小的技術問題全部介紹了一遍。這一次,“獵鷹1號”沒有搭載任何貨物,因為無論是公司還是軍方都不希望再有東西爆炸或掉入海中,所以火箭搭載了360磅的虛設貨物。

  SpaceX沒有被賦予任何發射任務而僅僅是完成一次發射表演的事實並沒有降低員工們的熱情。當火箭節節攀升,SpaceX總部的員工們爆發出了熱烈的歡呼聲。接下來的每一個裡程碑都伴隨著欣喜若狂的口哨和喝彩聲。在一級箭體脫離後,二級箭體經過90秒的啟動開始飛行後,員工徹底陷入狂喜之中,整個網絡直播室充滿了他們欣喜若狂的叫喊聲。整流罩在發射後大約3分鍾時打開並落回地面。最終,在9分鍾的旅途過後,“獵鷹1號”按計劃停止工作,世界上第一枚私人建造的火箭完成了此次壯舉,進入了軌道。500個人花費了6年時間――比馬斯克原計劃多了四年半,終於創造了這個現代科學和商業的奇蹟。

  財務危機依然嚴重,開始靠借錢維持公司運轉

  慶功派對結束後,這場勝利所帶來的激情與喜悅漸漸褪去,捲土而來的則是SpaceX嚴重的財務危機。SpaceX的“獵鷹9號”項目得到了更多支援,而另一艘計劃未來能夠給國際空間站運輸物資,甚至某天能把人類送上太空的“龍”飛船也得到了生產許可。根據以往的經驗,這之中任何一個項目的成本都在10億美元以上,但是SpaceX必須找到方法用不到10億美元的零頭完成兩個項目。同時公司的薪水大幅度提高,並且搬到了位於加州霍桑更大的總部。SpaceX已經簽署了一份商業合同――為馬來西亞政府發射一顆衛星,但是發射和付款都得到2009年中旬才能完成。在這之前,SpaceX得為了支付員工薪水而苦苦掙紮。

  媒體不清楚馬斯克的經濟狀況如何,但是他們對Tesla岌岌可危的財政狀況一清二楚,並以每日取笑消遣它不穩定的財務狀況為樂。“汽車真相”(www.thetruthaboutcars.com)網站於2008年5月開設了一個名為“Tesla死亡倒計時”(Tesla Death Watch)的欄目,並且發佈了一系列文章。這些博文拒絕承認馬斯克是公司的創始人,將他描述為從天才工程師艾伯哈德手中偷走了Tesla的投資人兼董事長。當艾伯哈德在博客上談論成為Tesla顧客的利與弊時,得到了這個網站的大力支援。英國著名汽車電視節目《最高檔》(Top Gear)將Tesla批得一無是處,使它看上去好像還沒上路就已經沒電了。“人們像是看笑話一樣關注‘Tesla死亡倒計時’,但那其實非常殘酷,”金巴爾・馬斯克說,“有一天甚至同時出現了50篇談論Tesla會如何滅亡的文章。”

  緊接著,2008年10月,“矽穀八卦”重出江湖。它首諷了馬斯克代替德羅里正式出任TeslaCEO,理由是它認為馬斯克過去的成功僅僅是因為好運。緊接著它發表了Tesla的一位員工寫給廣大民眾的一封郵件。這篇報導稱Tesla剛經曆一輪裁員風波,關閉了其在底特律的辦公室,並且銀行里只剩下900萬美元的資金。“我們有超過1 200份訂單,這意味我們從顧客手裡拿到的幾千萬現金全都被揮霍一空,”這名Tesla員工寫道,“同時,我們只交出了不到50輛車。事實上,我曾經說服了一位好友花6萬美元購買Tesla,我無法昧著良心做一個旁觀者,任由我的公司繼續欺騙廣大群眾和親愛的顧客。Tesla能夠被簇擁都是因為這些顧客和群眾,他們不應該被欺騙。”

  是的,絕大部分的負面關注是Tesla理應承受的。馬斯克卻感到,2008年人們對銀行家和富人的仇視心理將他變成了眾矢之的。“我簡直是被手槍輪番掃射,”馬斯克說,“有很多人在幸災樂禍,這在各個方面都對我十分不利。Justin通過媒體來折磨我、媒體中總是出現Tesla的負面報導,以及SpaceX第三次發射失敗的報導,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傷害,讓我嚴重懷疑自己的生活過不下去了,汽車做不下去了,自己正在經曆離婚訴訟以及所有的這一切。我感覺自己一無是處。我覺得我們撐不下去。我覺得說不定一切都完了。”

  當馬斯克瀏覽SpaceX和Tesla的財政狀況時,發現只有一家公司有機會存活下來。“我只能選擇SpaceX或者Tesla中的一個,或者將資金分成兩半,”馬斯克說,“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如果我將資金分開,可能兩家公司都沒法活下來。如果我將資金全都給其中一家公司,它生存的概率會更高,但這也意味著另一家公司肯定要倒閉。我為此翻來覆去思考了許久。”就在馬斯刻苦苦思索時,美國的經濟環境急劇惡化,馬斯克的財政狀況變得更加艱難。而當2008年進入尾聲時,馬斯克的錢用完了,不得不向好友斯科爾借錢,他也不再使用私人飛機來往於洛杉磯和矽穀,他開始乘坐西南航空這種廉價航空。

  由於每個月要花費400萬美元左右,Tesla需要完成新一輪融資才能夠在2008年存活下來。為了給員工們支付每週的薪水,馬斯克只能在和投資人周旋的同時求助朋友。他向每一個他想到的可能擠出一點錢的朋友發出了真誠的請求。比爾・李給Tesla投資了200萬美元,謝爾蓋・布林也投資了50萬美元,許多Tesla員工都為了幫助維持公司運轉出了錢。金巴爾在金融危機中損失了大部分資產,但他還是賣掉了自己所剩無幾的財產來投資Tesla。Tesla向購買了Roadster的顧客收取了預付款,馬斯克需要這些錢才能讓公司繼續運轉,但是很快,這些資金也用完了。

  恐慌之中拿到了NASA 16億美元的合同款

  2008年12月,馬斯克同時啟動了幾項計劃,試圖挽救他的公司。他聽到傳聞說NASA即將為國際空間站簽訂一份補給合約,而SpaceX因為第四次發射成功,所以有機會贏得這份據稱超過10億美元的合約。馬斯克動用關係提前接觸了華盛頓方面,發現SpaceX可能是這份合約的頭號候選人。於是,他不惜一切試圖讓大家相信公司有足夠的能力克服困難,將太空艙送入國際空間站。而Tesla方面,馬斯克只能再次去請求現有的投資人,希望他們能在聖誕前夕再籌集一批資金以避免公司倒閉。為了給投資人一點信心,馬斯克竭盡所能將自己僅剩的財產和資金投入了公司。在得到NASA的允許後,他從SpaceX借了一筆錢資助Tesla。他試圖在次級市場上賣出自己手上太陽能安裝公司SolarCity的股份。他也在戴爾試圖收購一家由其表弟創辦、自己參與投資的數據中心軟件公司Everdream時賺到了1 500萬美元。“這聽起來像是駭客帝國,Everdream這筆買賣拯救了我的生意。””馬斯克談起自己的金融策略時說。

  馬斯克自己籌集了近2000萬美元,並要求Tesla現有的投資人也拿出同樣多的資金。投資者們答應了他的要求。2008年12月3日,當他們在進行這輪融資的文書最終確認時,馬斯克卻發現了一個問題。創投機構VantagePoint Capital簽署了所有的文件,但卻沒有在最重要的一頁籤字。馬斯克立即致電VantagePoint的聯合創始人及管理者艾倫・薩爾茲曼(Alan Salzmann)詢問情況。薩爾茲曼回答公司對這輪融資有些疑問,因為他們降低了對Tesla的估值。“我有一個好主意。我已經把命運都押在了上面,我現在真的很難籌到錢。現在銀行里的資金只夠支付下週的薪水。所以除非你有別的主意,可以請你投入你認為合理的資金數量,或者盡力通過這輪融資以免公司破產嗎?” 馬斯克說道。但薩爾茲曼拒絕了他的請求。

  VantagePoint拒絕談論這件事,但據馬斯克說,薩爾茲曼的計策是為了瓦解Tesla,使之破產。投資公司想要將馬斯克驅逐出Tesla,重組資產,讓自己成為Tesla的最大股東。接著他們就可以將公司賣給底特律的汽車製造商或者專註銷售電子動力傳動系統和電池組,而不是造什麼電動汽車。“VantagePoint在逼迫一個懷有更廣闊夢想的創業者忍氣吞聲、放棄夢想,”德豐傑的合夥人及Tesla投資人史蒂夫・尤爾韋鬆說,“也許他們習慣了用這招兒逼CEO屈服,但馬斯克不吃這一套。”相反,馬斯克冒了一個更大的風險。Tesla將這輪融資從股東權益融資變為債務融資,因為VantagePoint無法干涉債務融資。但棘手的是,德豐傑這類風險投資機構並不開展債務融資交易,對於一家幾天內就可能倒閉的公司而言,說服投資人和銀行改變投資策略是非常艱巨的任務。深諳遊戲規則的馬斯克決定虛張聲勢。他告訴投資人他可以再次從SpaceX借4 000萬美元來完成這輪融資。他的戰略奏效了。“如果機會變得稀缺,那麼自然而然,人就會變得貪婪並且更感興趣,”尤爾韋鬆說,“這也更便於我們回到公司說,‘現在情況就是這樣,投還是不投?’”這輪融資最終完成於聖誕前夕,再遲幾個小時Tesla可能就要宣佈破產。當時馬斯克只剩下幾十萬美元,甚至無法第二天給員工支付薪水。最終,馬斯克為這輪融資貢獻了1200萬美元,剩下的部分都由投資公司提供。對於薩爾茲曼的行為,馬斯克說,“他應該為此感到羞愧後悔。”

  與此同時,在SpaceX,馬斯克和高管們在恐慌中度過了12月。根據媒體的報導,NASA合約的頭號競爭者SpaceX突然失去了航天局的寵愛。曾經差點成為SpaceX聯合創始人的邁克爾・格里芬成了NASA的新老大,開始處處針對馬斯克。格里芬絲毫不關心馬斯克咄咄逼人的商業策略,他認為馬斯克打擦邊球的行為不符合商業道德。其他人則猜測格里芬是嫉妒馬斯克和SpaceX。但是,2008年12月23日,SpaceX卻收到了一個巨大的喜訊。NASA里的工作人員不斷給格里芬做工作並最終成功幫助SpaceX成為國際空間站的供應商。SpaceX因此收到了16億美元的款項,作為為國際空間站提供12次運輸的費用。聽聞SpaceX和Tesla交易順利,馬斯克激動地流下了眼淚。

  馬斯克就是這樣一個人,一個赤手空拳來到美國打拚、失去了一個孩子、被記者和前妻在媒體上狠狠羞辱、用盡畢生心血的公司處於倒閉邊緣的男人。他比任何人都更刻苦,並且能夠承受更多壓力,他在2008年所經受的一切可能早就讓其他人崩潰了。他不僅僅生存了下來,並且持續專注於他的工作。”在危機中依舊專注工作的能力讓馬斯克在其他管理人員和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經曆過那種壓力的人大多數都退縮了,他們會出現決策失誤。但是馬斯克卻變得更加理性,依舊能夠做出清晰並且有遠見的決定。壓力越大,他做得就越好。任何見識了他所經曆的一切的人都對他懷有敬意。

  參考鏈接:https://www.cbsnews.com/news/billionaire-elon-musk-on-2008-the-worst-year-of-my-life/;https://www.inverse.com/article/38615-elon-musk-biggest-failures

  編譯組出品。編輯:郝鵬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