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環登上港珠澳大橋及其人工島 領略“超級工程”的設計之美
2018年02月14日01:17

  【環球時報記者 李司坤】提起港珠澳大橋,人們的第一反應通常是,這是中國的“超級工程”。的確,這座被英國媒體評為“現代世界七大奇蹟”之一的跨海大橋有著多項世界第一的紀錄:它是世界上最長的跨海大橋,有著世界上最長、最深的公路沉管隧道,而在隧道的修建過程中,進行的是世界上最精準的深海對接……然而,被很多人忽視的是,這座大橋還是一座充滿美感的工程。2月3日至5日,《環球時報》記者登上港珠澳大橋及其人工島,穿越海底隧道,成為項目交付驗收前最後一批領略大橋之美的訪客。

圖說:港珠澳大橋青州航道橋上的“中國結”造型索塔。 環球無人機頻道拍攝  

  望向對岸的深情眼眸

  乘著擺渡船在伶仃洋里晃悠了一個多小時,《環球時報》記者終於在視線盡頭看到了港珠澳大橋,它像一條巨龍掩映在伶仃洋晚冬的霧氣里,霧濃了它就淡,霧淡了它就濃。在距離香港不遠的伶仃西航道與銅鼓航道交彙處的海域,有一段6公里多的橋體“鑽入”海里,這是大橋的海底隧道部分。在橋體出入海面的位置,建有東西兩個人工島,起到島隧道轉換的作用。

  《環球時報》記者隨眾人登上東人工島,只見島上的核心區域是一座呈流線型的四層建築,像一艘帶有科幻感的豪華遊輪。“遊輪”頂部是一個貝殼狀的風帽,用於海底隧道的通風。記者觀察到,在風帽面向隧道的方向,有一對排風口,形似一雙眼睛。而在與之相對的西人工島的建築風帽上,也有一對“眼睛”。中國交建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項目總經理部常務副總工程師尹海卿對《環球時報》記者介紹道,這一設計借鑒了貝聿銘設計的多哈伊斯蘭藝術博物館頂部的眼睛造型。記者注意到,兩個風帽上的眼睛造型並不一致,其中西人工島排風口的形狀像是一對“丹鳳眼”,溫柔多情,而東人工島上的眼睛則更像是男性的眼形,陽剛有力。記者從項目工作人員處瞭解到,女性的眼睛代表母親,男性的眼睛代表兒子,這樣的設計,寓意母子倆在隔海的兩座人工島上深情相望。

  《環球時報》記者發現,如果從空中俯瞰這兩座人工島,可以看到“母親”的背後是珠海的方向,雙眼望著香港,而“兒子”則背靠香港,正對著伶仃洋那一邊的大陸。兩雙眼睛望著對方,各自身後綿延的橋體,就像眼裡流淌出的溫柔目光。

圖說:港珠澳大橋東人工島,海底隧道從這裏“鑽出”海面,遠處是香港大嶼山。 環球無人機頻道拍攝  

  白海豚數量不減反增

  在港珠澳大橋跨越的50多公里的海面上,有三處通行航道斜拉橋,其中青州航道橋上的索塔是一對中國結造型,九州航道橋的索塔造型為兩隻風帆,江海直達船航道橋的索塔則是三隻可愛的海豚。三座航道橋造型優雅,與人工島一道,構成一幅“珠聯璧合”的美景。《環球時報》記者查閱港珠澳大橋官方網站,發現這三個索塔的造型各有寓意:“中國結”象徵著三地共建大橋,共結同心的“中國夢”,“風帆”象徵三地共同尊崇的海洋文化,而“海豚”則代表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

  說起海豚,大橋建設過程中還有一個有趣的事實。珠江口由於地理位置優勢,鹹淡水在此彙聚,成了只能生長在鹹淡水交界處的中華白海豚的天然棲息地。港珠澳大橋的修建是否會對白海豚的棲息環境造成影響?令人欣慰的是,經過第三方機構多年的跟蹤觀察發現,自港珠澳大橋施工以來,中華白海豚的數量有增無減,從2009年的1400頭增加到2016年約2100頭,這足以證明,大橋建設過程中,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生態之美不是空談。

  對此,尹海卿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解釋說,原本伶仃洋海底“空蕩蕩的”,現在因為大橋的修建,在海底打下了很多根橋墩,這對海豚們來說,相當於有了嬉戲的場所。另一方面,橋墩打下去後,在海里起到人工魚礁的作用,會被附著一些海底生物,而這些附著物為一些小魚提供了食物,“小魚被吸引過來了,大魚(中華白海豚)自然就跟著過來了”。

  “隧道是我的第二個女兒”

  在參觀人工島上的建築時,《環球時報》記者注意到人群中一位身材高大、歐洲面孔的中年男士對建築內部設計及裝修風格興趣濃厚。這位名為湯米的丹麥男士是一名隧道工程師,參與了港珠澳大橋隧道的設計工作。“我和中交(中國交建)的同事一起共事,研究隧道的受力分佈情況,以及沉管部分的設計”。湯米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他的第一個女兒就是在隧道建設時出生的,“這條隧道就像是我的第二個女兒一樣”。

  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的建設過程持續了7年,這對很多中國交建的建設者來說,意味著人生最美好的年華都獻給了這座大橋。“(2月6日)交工意味著工程完工,最近我們團隊為即將完工而高興,但更多的是不捨,是與7年人生的惜別”,中國交建港珠澳大橋島隧項目總工程師林鳴在5日舉行的工程項目美學研討會上百感交集地說。《環球時報》記者去過多個中國“超級工程”現場,在此前的工程採訪過程中,記者聽到的都是關於項目技術如何先進的介紹。而此次參觀港珠澳大橋,工程人員都具備設計師的思維,非常在乎項目設計的美感。

  我國當下的基建水平已經上升到一個新高度。“倉廩實而知禮節”這個道理,在工程建造領域似乎也適用。中國交建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項目黨群部部長陳向陽對《環球時報》記者感慨稱,過去在國家建設過程中,財力比較薄弱的時候,首先解決的是有和沒有的問題。“過去我飯都吃不飽的時候,你不要告訴我肉好不好吃,首先你要把米飯給我。”陳向陽稱,在基礎設施問題上,過去我國主要解決的是需求問題,改革開放以來,有一定財力了,才考慮質量好壞的問題。“到現在,我們可以選擇的不僅僅是好與不好,還有能不能和美結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