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開啟鮑威爾時代 但股債雙殺如同“下馬威”
2018年02月06日06:19

  美聯儲開啟鮑威爾時代 將支持經濟增長和物價穩定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見習記者 吳哲鈺 北京報導

  當地時間2月5日上午9時,傑羅姆・鮑威爾正式宣誓就職,接棒耶倫出任第16屆美聯儲主席,全球第一大央行迎來新掌門。

  鮑威爾表示,美聯儲將支持經濟持續增長以及物價穩定,美聯儲將在金融穩定方面保持警惕,繼續讓金融監管更加有效和高效。鮑威爾還強調了美聯儲在決策上的非黨派傳統。

  上週五,當耶倫出現在美聯儲大樓,熱烈的掌聲響起在一向肅穆有序的辦公區,員工們歡聚一堂,珍重地與她道別。鮑威爾在送別會上盛讚,耶倫長期擔任公職,是美聯儲有史以來最有資格擔任主席的人。

  鮑威爾終於迎來得以展現個人願景的,屬於他的時代。

  漸進加息政策的擁簇者

  奧巴馬提名他時稱其“非常合格”,特朗普提名他時稱“很有信心”,這位長期低調務實、“工齡”五年的美聯儲理事終於從幕後走向台前。美國媒體說他“無趣”――無鮮明性格特質展露於公眾、無花邊新聞供輿論消遣;還說他是“好好先生”――過去五年中鮮有在貨幣或監管政策表決中提出反對意見,從未投票反對過主席提議,發表的觀點也從未大幅偏離理事會的共識,是耶倫漸進加息政策的忠實擁簇者。

  這似乎也給業界帶來某種程度的安心,Northern Trust Corp。首席經濟學家、曾在芝加哥聯邦儲備銀行效力過四年的 Carl Tannenbaum,在鮑威爾獲得提名之初就表達了“如釋重負”之情:“我對美聯儲人事變化的擔憂大大減輕了,鮑威爾當然不是一個到處扔炸彈的人。”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到的多位市場人士認為,非鷹非鴿、立場中立正是鮑威爾獲得青睞的重要因素之一。

  於近期披露的2012年美聯儲閉門會議紀要文本記錄,也顯露出他的謹慎:2012年9月份,美聯儲啟動了新一輪每月400億美元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購買計劃,也就是後來被人們所熟知的QE3,鮑威爾雖投票支持,但並不情願。彼時,他剛加入美聯儲四個月。他在辯論中說:“我們現在正在把大規模的資產購買用作一個直白的就業計劃。現在並沒有令人信服的通縮、衰退或者是金融危機的威脅,這其中任何一個都可以說服我們採取行動並動用我們所有的工具。”

  Evercore ISI副董事長、前紐約聯儲官員Krishna Guha評價道,從某種程度而言,鮑威爾是特朗普兩全其美的選擇,因為他將總體上延續耶倫謹慎和相對偏寬鬆的貨幣政策立場,而且鮑威爾是正宗的共和黨人,他重新考慮後危機時代監管政策的傾向也要大得多。

  就2018年鮑威爾領導下的美聯儲加息步伐而言,於1月31日公佈的最新美聯儲聲明顯示,“同比通脹率預計近期將繼續略低於2%,但將在中期內穩定在委員會2%的目標左右”,“委員會預計,經濟狀況將以一種支持進一步逐步提高聯邦基金利率的方式發展”。聲明發佈後,市場預期3月加息概率由78.4%上升至83.5%,而市場也更加一致預期今年依然加息三次。不過如聲明中提及美聯儲將會進一步緊密觀察通脹水平,早前鮑威爾被提名時在參議院聽證會上也說,“我們必須以數據為指導,這將決定我們的政策道路。”這意味著鮑威爾需在保證經濟增長與預防經濟過熱中找到一個平衡:前者需要達到今年2%的通脹目標,後者則需警惕在過熱時加快加息步伐來給經濟“降溫”。

  他在聽證會上提及,美聯儲官員繼續預期利率將進一步上升,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將保持目前的節奏,逐步縮減。他將竭盡所能實現美聯儲的兩大目標:促進就業最大化和維護物價穩定,同時保持美聯儲的獨立性和非黨派性質。

  美聯儲最新聲明也顯示,今年將繼續執行去年10月份開始的縮表計劃,將在2018年縮減4200億美元,之後每年縮減6000億美元至將QE期間增加的3.6萬億美元完全移除。1月31日最新公佈的美聯儲資產負債表顯示,1月縮表規模為200億美元,步伐明顯加快,其中包括120億美元國債和80億美元抵押貸款支持證券(MBS)。

  聽證會中,鮑威爾還提及,美聯儲將繼續考慮采適度減輕金融公司監管負擔,但並不意味著全面放鬆監管,而是使之更加行之有效,以保護金融危機以來取得的成果。正是這一點令外界猜測,適度放鬆監管的美聯儲或許是鮑威爾時代開啟的最主要區別。

  鮑威爾曾建議放鬆沃爾克規則(即禁止銀行利用參加聯邦存款保險的存款,進行自營交易、投資對衝基金或者私募基金),並放鬆對部分銀行的壓力測試。他還支持重新評估某些施加給銀行董事會的監督義務,以防止董事會因監督清單越來越長而不堪重負。

  在2017年10月初的一次講話中,鮑威爾稱增加監管並不是所有問題的最佳答案。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曾公開抨擊耶倫的貨幣政策立場。東方金誠研究發展副總經理王青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鮑威爾由特朗普親自提名,這意味著兩人在未來貨幣政策、特別是金融監管領域已具有相當共識。因而與耶倫時代相比,鮑威爾掌管的美聯儲和特朗普政府的協調性會有所增強。考慮到放寬金融監管是特朗普政府的主要政策方向之一,未來美聯儲或將在金融監管領域展現與耶倫時代顯著不同的政策傾向。

  鮑威爾表達過美聯儲與市場的溝通機製是否順暢的質疑。他曾在演講中把央行與市場的溝通比作流行漫畫書中的情形:一個人訓斥他的狗不要亂刨垃圾,而在狗聽來只是沒有意義的聲響。他公開表示,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最主要的政策溝通工具之一――一年發佈四次的點陣圖存在缺陷:因為預測是匿名的,不透露個人傾向,那麼當決策者需要對經濟走勢做出回應時就很難得到確認。鮑威爾剛獲提名之際,市場上就一度流行猜測點陣圖上哪些點屬於鮑威爾,以試圖總結他的政策傾向。

  而鮑威爾的這一擔憂不無道理,美聯儲與市場之間的溝通效率影響著政策是否能行之有效,如果過於超乎預期,投資者的非理性反應或將傷害經濟本身。

  “我確信我們能夠改善我們與市場的溝通,而且我們會努力做到這一點。”他曾在華盛頓布魯金斯學會演講稱。因而市場也猜測,他會對這一工具做出改善。

  股債雙殺帶來的“下馬威”

  對於鮑威爾獲得任命,不是沒有表達失望的聲音,一些自由團體如Fed Up就表示,選擇鮑威爾只會讓美聯儲更有利於大銀行。

  金融危機過去十年,美國民眾傷痕纍纍的內心並未痊癒。密歇根大學在1月12日發佈的一項調查報告顯示,在去年11月和12月的調查中,38%的受訪者對美聯儲的信心低於5年前,美國人對銀行、券商、保險公司的信心也在下降。該項調查的總監Richard Curtin在聲明中說,鮑威爾將面臨挑戰,需在多次提高利率的同時維持民眾對美聯儲信心。

  而近日美股暴跌、美債收益率快速上行亦如同對鮑威爾新晉就職的“下馬威”,截至發稿前,這一輪市場大跌已影響多類別資產價格,演化為股債大宗商品“三殺”,大幅打擊市場風險偏好情緒。

  華泰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李超今年1月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曾預言,美國長短端利率比較平是危險的趨勢,當長端利率快速上行時,股債雙殺就有可能發生。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一語成讖,鮑威爾如何應對市場與其對賭加息操作與長期通脹預期,也令各方矚目。

  美聯儲有可能對於平坦化的利率曲線過於自信,仍有可能造成曲線反轉帶來的經濟衰退和小型金融危機,李超亦在最新研報中提示風險。由於華爾街對於利率曲線平坦化的交易一直較為流行,觀察美國國債期貨CFTC投機持倉量,自2017年以來交易國債曲線平坦化的操作造成了長期限和短期限期貨持倉差異,這說明市場仍在和美聯儲對賭加息操作的必要性和長期通脹的預期分歧。隨著美聯儲和市場關於長期經濟和通脹的分歧累積到一定程度,極有可能出現曲線的大幅反轉和市場的動盪。

  此次鮑威爾就職對全球金融市場的影響有限。市場認為鮑威爾的政策偏鴿派,支持漸進式的加息,自從1月2日被提名為下一任聯儲主席後,其政策傾向已經被市場充分預期。聯訊證券董事總經理、首席宏觀研究員李奇霖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目前來看,美國的通脹預期在上升,1月會議也釋放了偏鷹派的信號,預計3月份大概率將加息。在通脹預期回升的情況下,鮑威爾上任後,也難改美國貨幣政策加快正常化的趨勢。”

  而在全球通脹預期升溫的大背景下,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到的市場人士均認為,事實上各項基本面利好確會支撐美國今年的通脹水平回升。莫尼塔智庫高級分析師夏天然對記者提示稱,值得注意的一點是,鮑威爾首先是一個共和黨人,並且此次就任會令特朗普對美聯儲的控製力加強,特別是前文所述的鮑威爾與特朗普預期一致放鬆金融監管這一舉措本身亦會推高通脹水平。

  (編輯:趙海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