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核變量劉夏:中美貿易戰已經打響
2018年02月05日13:38

  美元,特朗普的武器

  文/劉夏(雲核變量金融董事總經理、對衝基金經理,曾任職於倫敦德意誌銀行、瑞士銀行,精通外彙與商品現貨、期貨期權交易策略與投資組合)

  2017年初,一個老外用一百萬美元換了690萬人民幣,在中國吃喝玩樂,浪了一年花了60萬人民幣,上個月,又用剩下的630萬換了100萬美元回國了。

  這都得益於貶值的美元。

  美元不光對人民幣貶值,對全球主要貨幣都在貶值。從2017年1月至今,美元指數從103.82一路跌至 88.42。美國經濟持續好轉、GDP增速穩超歐洲、美德債收益率差保持穩定、美股屢創新高,按宏觀基本面分析邏輯,美元指數早就突破100了,事實恰恰相反。為什麼?

  第一,此次美元下跌,不是由於市場對於美元、美聯儲或者對美國經濟的悲觀,也不是資本從美國流出帶動美元貶值。事實恰恰相反。從交易行為動態來看,美國的投資者已經從risk-off轉向risk-on的模式了。也就是說,投資者已經從持有低收益的現金、債券等低風險資產轉向高風險的股市。避險貨幣美元的下跌正反映了美國經濟前景不斷被看好。目前特朗普政策的重心是增加美國企業的出口競爭力,貶值的美元可以降低融資成本,與財政政策一起發力。

  第二,弱美元是特朗普“公開口頭操作”的傑作。

  美聯儲干預美元彙率的一項重要溝通方式被稱作“公開口頭操作”。曾任美聯儲主席的伯南克在回憶錄中寫到,美聯儲主席在新聞發佈會中往往故意採用模糊性的表述,以免引起彙市與股市的過激反應。除了對於經濟前景和貨幣政策前景的模糊性點評,這幾位美聯儲主席從來都不對美元彙率進行直接評價。作為美聯儲主席的他們深知“口頭干預”對市場,尤其是對美元彙率的影響。

  然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一切都變了。特朗普是一個非常激進的人。在一位認識他幾十年、曾獲得普利策新聞獎的記者口中,特朗普恐怕連總統工作的職能都還搞不清楚。因此,他操縱美元彙率的各種言論就見怪不怪了。

  2017年1月,美元仍在103的頂部徘徊時,特朗普對《華爾街日報》公開發言表示:“美元已經過度強勁,部分原因在於中國壓低本幣彙率。”此言一出,美元基本見頂。2017年4月12日,特朗普說:“我認為美元正變得過於強勁。”隨後幾個月間,美元從101一路下跌至94。2017年7月25日,特朗普再次評論美元:“我希望美元不會過度強勁。強勢美元除了聽起來很好,會帶來很多負面影響。”

  特朗普非常清楚他的口頭干預對美元彙率的影響,並且正把這當成一種武器。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每次放話都通過梅鐸旗下的《華爾街日報》。要知道,這兩家人關係不一般,Ivanka Trump和Wendi Deng Murdoch可是好閨蜜。早在2011年,就有媒體指出,梅鐸收購的《華爾街日報》已經更加偏向政治,變成了為所有者商業利益服務的工具。

  第三,美元的下跌是特朗普政府的有意推動,預示著貿易戰已經打響。美國力求促進外資回流、維持美股股價、增強美國貿易競爭力。

  特朗普一直鼓勵資本回流美國。他的號召也受到了不少美國大型跨國公司的響應。比如,蘋果公司已經準備把海外巨額利潤彙回美國了。美國企業的海外利潤是以當地貨幣計價的,在美元貶值的情況下,就可以換回更多的美元回到美國。就如文章開頭的例子,老外拿著一百萬美元換成的人民幣在中國消費,如果期間人民幣兌美元升值了,那麼最後他再換成的美元必定會變少了。因此,吸引這個老外把錢換回美元當然要讓美元貶值。美國企業資金回流也是同樣的道理。

  有分析駁斥美元貶值帶動美國企業境外資金回流美國的說法,說如果資本回流,大量換取美元會造成美元升值,因此美元貶值旨在使美元資本回流不成立。然而,全球有近6萬億美元的日均外彙交易量,且資本回流是一個多方式的、外彙及其他金融衍生品市場立體聯動的長期過程,而不能簡單理解為換彙。因此,特朗普創造的低價美元的確在為美國的資本回流創造有利條件。

  如果短期企業的境外資金不回流怎麼辦?放心,特朗普也很清楚,這會對美股繼續起到支撐。美元貶值的情況下,美股上市的大型企業海外利潤的賬麵價值自然也會增多。2017年,撐起美股的科技公司中,蘋果總市值8000億美元以上,Google亞馬遜股價破1000美元,前五大科技公司股價平均漲幅超過50%。這般漲幅跟弱美元不無關係。

  特朗普現在正在打反全球化的貿易戰。什麼意思?很簡單,以美國優先為原則,貿易上保護本國利益,提高美國的競爭力。那麼問題來了,這種對美國有好處別國吃虧的deal,如果貿易對手國不同意怎麼辦?不同意沒關係,特朗普讓美元先行貶值,打彙率戰,你不同意也沒轍,美元貶值後自然就提高了美國的貿易競爭力,同樣能達到特朗普的目的。這也是為什麼說美元貶值已經成為特朗普手中的有利武器了。一個國家的彙率,是當今全球經濟貿易中最重要的武器。

  好,那接下來美元會怎麼走?前面我們已經分析過近期美元貶值的原因了。重申一次,目前美元的走勢跟美國經濟基本面不同步,是政治武器,也是交易行為所致,而非宏觀經濟的映射。因此,美元接下來怎麼走恐怕要看特朗普想讓美元怎麼走。

  就在上個月底,美元已經跌至89。當市場開始擔心美元過度貶值時,特朗普突然話鋒一轉:“最終我希望看到強勢的美元。”什麼意思?美元這波下跌的階段性底部將至。

  市場很買賬,特朗普此次發言後,美元的跌勢開始放緩,就在上週,跌勢放緩的美元也促成美股大跌,釋放了美國股市中前期的漲幅。

  在我此前多篇文章中對美股、原油、黃金都有所解析。待其他市場價格到位――原油上探80、黃金跌向1200,美元將很快見底。美元見底前,我們將看到美股、商品、國際貨幣,甚至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繼續發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