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性騷擾”,該如何治?
2018年01月13日08:45

  北航對陳小武的處理,沒有拖泥帶水,堪稱高校在面對性騷擾、性侵醜聞時可資借鑒的典範。本質上,對性騷擾的零容忍,就是對大學聲譽的盡力嗬護,就是對學生的權利負責。

  由老師面向學生,特別是研究生施行的性騷擾常被稱作“學術性騷擾”。近年來,有關這方面報導不時成為熱點,據媒體統計,從2014年至2017年,媒體公開報導過的高校教師性騷擾事件有數起。“學術性騷擾”逐漸露出“冰山一角”,進入人們視野。

  那麼,本應是一片淨土的高校,為何成了性騷擾案件的滋生地,我們又該如何應對?

  不平等的權力關係和缺乏監督製約機製是關鍵!

有專家分析稱,高校教師手握影響學生前途的“生殺大權”,以“掛科”、“延緩畢業”威脅,可決定學生的論文通過與否及能否拿到學位,同時缺乏學校第三方的監督和管理,造成了權力的失控,學生缺乏有效的救濟渠道,也成為了受害學生曝光教師性騷擾行為的一大阻礙。?

大學生雖然生理髮育已經成熟,但是對有關性騷擾的一些認知還存在不足。加之礙於輿論壓力,也使得很多女性在遭到騷擾後不願意說出口。這些因素是高校性騷擾性侵事件發生的深層機製。?

應當出台明確的懲處性騷擾規範

中華女子學院法學院教授劉明輝表示,國家層面的立法尚未對“性騷擾”行為進行判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於2005年8月28日修訂後增加規定,其中第40條,禁止對婦女實施性騷擾,受害婦女有權向單位和有關機關投訴;第58條,違反本法規定,對婦女實施性騷擾或者家庭暴力,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受害人可以提請公安機關對違法行為人依法給予行政處罰,也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博士生鄧喜蓮的看法是:“現行法律對此類的規定太過原則,可操作性差,讓司法部門在對待性騷擾案件時處於無法可依的境地。”?

當務之急是應該出台場景化、可操作的教師行為準則,以保護學生權利。國外高校對性騷擾的規範,往往非常細緻。例如,在防範方面,有的高校甚至規定教師不得進入學生廁所,以避免發生性騷擾糾紛;在規定上,更細化到哪些語言、動作屬於性騷擾;而在如何處罰上,一旦確認存在性騷擾,其處理也非常嚴重,教師不僅可能被開除、列入黑名單,學校還可能面臨重罰。有的國外高校還明確禁止發生師生戀,這是比禁止與學生發生不正當關係更為嚴格的師德規範。?

如何防範“學術性騷擾”

從學生個人來說,儘量減少與老師兩個人獨處,如果發現對方有此傾向,首先要明確地拒絕,在公共場合和正常教學地點談話,如果約到酒店、家中,要有意識避免,不要給性騷擾實施提供機會。一旦發生了,注意保留證據,一般來說性騷擾都不止一次,應提前準備錄音錄像,保留短信、微信等證據。另外,還可以及時呼救、及時報警。?

從學校方面,我們呼籲高校建立防治性騷擾的機製,一旦發現,學校應嚴格處理,甚至解除教職。為學生提供安全友好的學習生活環境,是學校應盡的義務,這不光是師風師德的問題,也是學校的責任。一旦學校建立起這樣的機製,有正規的處理流程,投訴、調查、處理等機製,既可以給學生極大的支持,敢於對性騷擾說不,也是對教師行為的規範和保護。(新華網 盧俊宇 綜合新京報、京華時報、成都商報等媒體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