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需要“藥方”改善經濟
2018年01月04日04:11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發表講話。@視覺中國

  圓桌會議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所長?劉中民

  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員?王建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溫俊華

  新聞背景

  伊朗最高領袖大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2日發表聲明,首次公開回應過去幾天伊朗多地的示威,指責“伊朗的敵人”為示威者提供現金、武器、政策和情報設備,是伊朗動盪局勢的“幕後黑手”。伊朗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阿里・沙姆哈尼更進一步指明“幕後黑手”是美國、英國和沙特阿拉伯。

  伊朗本輪示威於上月28日始發於伊朗第二大城市馬什哈德,隨後蔓延至包括首都德黑蘭在內的多個城市,直接原因是近期部分商品價格持續上漲等經濟和民生因素,示威者後來把矛頭指向政府,反對伊朗的中東政策。

  伊朗協議簽署至今,伊朗經濟發展情況如何,未來經濟民生如何突破?這次大規模示威會對伊朗政治和外交產生什麼影響,外部勢力有沒有插手?本報請來中東問題專家解讀。

  廣州日報:伊朗協議簽署至今,伊朗經濟發展情況如何?伊朗經濟民生發展有什麼突破口?

  劉中民:伊朗協議簽署後,伊朗國內對核協議拉動經濟發展的預期很高,但有幾個因素造成伊朗經濟發展沒有達到人們的預期。

  首先,伊朗經濟發展本身面臨著體製和機製上的不少問題,如法律和市場不健全,對外資限製比較多等,因此歐洲很多外資仍然觀望居多,沒有大量進入;其次,雖然伊朗製定了第六個5年計劃,試圖擺脫對油氣經濟的依賴,但短期內還是擺脫不了。油氣價格低迷,伊朗經濟也難有起色,儘管魯哈尼經過一個總統任期,把失業率從30%左右降低到12%左右,但這個失業率還是比較高的;最後在外部影響上,正好趕上美國總統換屆,特朗普幾乎全盤否定前任奧巴馬的伊朗政策,加大對伊朗製裁,這也給伊朗經濟發展造成了障礙。

  王建:核協議簽署後,伊朗民眾對經濟發展的期待比較高,但後來的一系列事件如導彈問題,令美國加大了製裁,導致伊朗經濟環境並沒有根本好轉。年輕人失業率居高不下,加上近期雞蛋、汽油等物價上漲,政府削減補貼,導致基層民眾生活壓力加大,長期壓抑的一些不滿情緒爆發。

  廣州日報:這次示威會對伊朗國內政治和外交方向產生什麼影響?

  劉中民:這次示威突顯出伊朗當前兩個困境,其一是民眾改革訴求與政府體製惰性的矛盾,體製惰性與民眾改革期待不相適應;其二是國內改革發展與對外關係的矛盾,為抗衡沙特,伊朗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支持敘利亞、真主黨,進一步限製了國內經濟發展。

  在國內製度方面,伊朗的政治體製存在一定的韌性,有宗教與共和製民主選舉的雙重保障,在此製度下,伊朗保守派和改革派相互博弈,產生鍾擺效應,不斷矯正伊朗的發展方向。另一方面,這種體製也存在比較嚴重的惰性,與民眾的改革期待不相適應。因此,此次示威可能會給伊朗保守勢力攻擊改革派提供口實,但因為體製韌性的存在和安保力量的高度忠誠,伊朗保持國內穩定的基本面沒有問題。

  至於外交問題,有示威者不滿伊朗過多介入中東局勢,但其實這並不取決於伊朗本身。特朗普上台後,把伊朗塑造成“地區最大威脅”,不斷挑撥沙特和伊朗的矛盾,進一步惡化了伊朗的生存環境。面對來自國家安全戰略層面的外部壓力,伊朗沒有妥協的空間,不得不應對。外交上的困境也可以用來動員民意,過度收縮反而會失去更多民意。

  王建:此次示威的根本點是民生,應對民眾的不滿,伊朗政府需要把政策關注點更多地轉向經濟發展和民生。如果魯哈尼能以溫和的方式平息示威潮,後續或會適當調整內外政策,把更多的資源投入到國內,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這樣的話改革派的力量將得到加強,否則,伊朗保守派力量將壓製魯哈尼政府。

  對外方面,伊朗可以適當調整外交政策,採取比較靈活的姿態,在某些地區問題上相對收縮,爭取改善與美國的關係,同時通過一些表態與行動爭取歐洲國家和亞洲國家的理解和支持,改善外部環境。

  劉中民:會有一些外部因素存在。特別是在輿論上,西方媒體的偏向性報導,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斷髮推特指責,這些都是在輿論上給伊朗製造麻煩。但目前看來,外部因素不是主要原因,實質上還是發展問題,是伊朗的內部矛盾,在物價上漲,失業率高和年輕人口眾多的情況下,伊朗需要通過擺脫體製惰性,在經濟領域漸進開放,找到改善經濟民生的發展方案。

  王建:此次事件主要還是伊朗的內政。從目前披露的信息看,示威一開始是保守派為反對魯哈尼而挑動的,目前沒有確切證據證實外國勢力前期參與策劃組織。對魯哈尼政府來說,抓住根本點,回應民生要求是明智的做法。

  廣州日報:伊朗稱美國、英國和沙特阿拉伯是“幕後黑手”,有跡象顯示上述國家參與其中嗎?

  核心觀點

  “此次示威可能會給伊朗保守勢力攻擊改革派提供口實,但因為體製韌性的存在和安保力量的高度忠誠,伊朗保持國內穩定的基本面沒有問題。伊朗需要通過擺脫體製惰性,在經濟領域漸進開放,找到改善經濟民生的發展方案。”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所長劉中民

  “此次示威的根本點是民生,應對民眾的不滿,伊朗政府需要把政策關注點更多地轉向經濟發展和民生。如果魯哈尼能以溫和的方式平息示威潮,後續或會適當調整內外政策,把更多的資源投入到國內,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這樣的話改革派的力量將得到加強。”

  ――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員王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